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章 饕餮海渔女
    第十四卷天下风云出我辈第七章饕餮海渔女

    哼!

    是个正常人,都觉得闻铭此刻的话语,实在是有点儿太狂妄了,而金长老与andy吴也是如此,先是一愣,随即冷笑了起来。

    金长老如同看一智障般地打量着闻铭,冷冷说道:“老婆子我虽然奉她刘子涵为宗主,但论起辈分来,我却比她高出一辈去,她与你的交易,在我这儿,根本不成立我敬你是江湖上一鼎鼎有名的人物,此刻离开,我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但若是再闹下去,定要让你知晓,魅族一门之中,还有硬骨头,不是随你欺辱的……”

    闻铭哈哈一笑,脸色却越发地冷了。

    他说没有人欺辱你,只不过你勾结清辉同盟和洪天秀的人,将我的地方杀了一个遍,我的亲朋好友和属下,以及这些年来的积累,全部都一销而空了,就这些血债,只要你们两人的性命,这也算欺凌?

    金长老听出了闻铭话语里面的杀气来。

    她眯眼打量着闻铭,说哦,瞧你这意思,是准备拿老婆子我来开刀立威呢?

    闻铭笑着说道:“不知道金长老有没有看过无间道这么一部电影。”

    金长老冷哼一声,说老婆子对这些洋玩意儿不感兴趣。

    闻铭耸了耸肩膀,说那可是太遗憾了,不过我可以跟你分享一下,电影里有一句话,我特别喜欢,叫做“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混江湖的,永远都没有温情脉脉,也不会有只许你杀人,不能别人动你的道理。

    出来混,就得做好心理准备。

    你魅族一门说你与此事并无关系,那么黄胖子是怎么中的相思痛,知晓相思痛的回春柳又为何能够这么快被找到,我们来找你andy吴的时候,为何会被跟踪,而你门下的这位大长腿为何会出现在追逐现场,那帮人杀了人之后,为何又会第一时间将徐晓晓给放了?

    你们不是一伙儿的,谁是一伙儿的?

    按照闻铭的誓言,魅族一门在京都的这一大帮子人,没一个能够跑得掉,现如今看在刘子涵的面子上,已经退让到了现在这一步,你还想怎么样?

    闻铭的杀意凛冽,而金长老作为经历过江湖风云几十年的老江湖,自然感受得到了。

    撒泼耍赖加上吊,在这样的场面中,施展不开来。

    但金长老却并不畏惧。

    她在邪灵教待了那么多年,自然有着一身的顶尖本事儿,要不然也不可能在离开邪灵教之后,与魅魔刘子涵分庭抗礼。

    她甚至都不想争辩太多,往后退了一步,旁边的墙面突然裂了快来,飞扬的木屑之中,有一根龙头铁木杖浮现,然后落到了她的手上来。

    金长老的脸上,有簌簌掉落的粉末。

    这些化妆品平日里可以遮住脸上的瑕疵,让自己变得更加美丽,但是在战斗中,任何的一点外物,都有可能改变结局。

    她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故而一下子就展现出了最强大的状态来。

    金长老身子动的那一刹那,andy吴也动了。

    她与金长老十分默契,足尖一点,冲着不远处的小姑娘目莲大吼一声:“走,去外面叫人!”

    话音未落,她已经冲向了客厅那边的窗户。

    她是从邪灵教那个年代走来的,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知道我们出现在这儿,大门口一定有人堵着。

    金长老到底能不能敌得过我们,这还另说,重要的是将事情搞大,让外面的姐妹和山门护法知晓,一旦这儿的拼斗传播出去,用不着多久,立刻就会有外力介入此事。

    这儿毕竟是京都,天子脚下,而且还是这么紧张的风口,任何一丁点儿江湖拼斗,都是极为敏感的。

    如果真的弄成那样,她们这边固然得挨板子,但挑起事端的人,更是难辞其咎。

    无论是andy吴,还是金长老,其实都在赌。

    她们在赌我们不敢把事情闹大。

    从这一点上来说,这帮日子过得太过于舒坦的女人,到底还是少了一些警惕性,跟一直处于焦虑之中的刘子涵相比,差得太多。

    古话说得好,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就在andy吴冲向窗户的时候,有血色的光芒从不知名处荡漾而出,传播的速度宛如疾电一般,还没有等andy吴靠近窗户,那红色血雾就已经将整个别墅里面充得满满,将这儿孤立起来,宛如一个封闭的空间。

    无论是冲向窗户的andy吴,还是冲向大门口的目莲,最终都没有能够如愿离开。

    我抬头望,瞧见了那扇虚掩着的门。

    它悬浮于一楼客厅的吊顶处,我都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而当它封闭空间的时候,闻铭已经和金长老交起了手来。

    金长老的龙头铁木杖宛如金石一般,挥舞之间,卷起一道又一道的狂风。

    这些狂风落在那金碧辉煌的装修和贵重家具之上,屋子里原本的格局弄得一片混乱,到处都是地砖和墙皮的飞溅,以及木器化作碎屑的响声,而面对着这位金长老的攻击,闻铭显得轻松许多,他空着双手,一边在与金长老交手,一边引导着那些血色迷雾,将整栋别墅封锁的漏洞给堵住。

    十几个回合之后,金长老往后一跃,整个人落到了原本的餐桌之上。

    目莲原来准备好的丰盛早餐,此刻散落一地。

    我瞧着地上金黄的煎鸡蛋,有些可惜。

    而金长老显然是慌了神,没有再跟闻铭来那种你来我往的硬把式,而是将手中的龙头铁木杖猛然往下一戳,突然间有滚滚的黑气,从那铁木杖之中迸发了出来,化作七八条张狂奔涌的黑色毒蛇,獠牙显露,而蛇群之中,又冒出了一个长着精致脸孔的女娃娃来。

    那女娃娃有两岁多大的样子,眼睛明亮,倘若不仔细看,粉嫩粉嫩的,就跟寻常的孩儿一般可爱。

    然而当我仔细瞧的时候,才发现她的鼻子之下,全是一张大嘴。

    那嘴都不像是人类的嘴,半边脸都是血盆大口,上面布满了锋利的牙齿,咔嚓作响,刺耳的声音从中传出,却是将她刚才那根龙头铁木杖给当做了甘蔗棍儿,吞进了肚子里去。

    闻铭没有向前,而是有些慎重地往后退了两步,微微笑着说道:“有点儿意思。”

    金长老的脸上充满了怨毒,桀桀笑道:“真当我们这些孤儿寡母是任人揉捏的面团儿么?我这女儿养了四十多年,一直没有给外人知晓过,今天就拿你们两个来尝尝鲜吧……”

    闻铭认真打量了一会儿那满脸都是牙齿、全身雪白的女孩儿,好一会儿,方才缓缓说道:“饕餮海里面的渔女?”

    金长老双目一亮,说哦,你居然还知道饕餮海?这真的就有意思了……

    闻铭平静地说道:“饕餮海是三界之中最危险的所在,据说是饿鬼道和修罗道的界河,在那里充满了能够吞食生灵和灵魂的饕餮鱼,对于修行者来说,简直就是死亡之地,而饕餮海的渔女,其实是死于海中强者的亡魂,从鱼腹之中挣脱而出,介于实物与灵体之间的存在,没想到,你居然有一个……”

    金长老的双目之中,流下了两行热泪来。

    她神情略微激动地说道:“为了这一缕魂魄,我亲手将我女儿杀死,用她的尸身融练,将她整整折磨了十年,这才让其完美匹配,又费了五年功夫,找寻到了无数器物,方才炼成此物,用你这样的家伙来给她裹腹,或许能够让她凝为实体来我儿受尽屈辱,终于等到今天了!”

    闻铭冷笑,说你的这手段,想必是从邪灵教里弄来的吧?

    金长老说是有如何?

    闻铭说邪灵教中的典籍,本来就残破不全,贸然习用,很容易走火入魔的……

    金长老桀桀而笑,怨毒地望着我们,说我知道,所以才会一直藏在手杖之中,不曾用出,若不是你燕尾老鬼的名声太过于响亮,将我逼到了绝境,我又如何舍得让它出来呢?

    她伸出手来,朝着那舞蛇的饕餮海渔女挥了挥手,然后温柔地说道:“乖女儿,吃了他,你才不会饿……”

    原本表情有些呆滞的那小女孩儿听到这话语,顿时变得无比凶悍。

    她目光走移,落到了老鬼的身上来。

    啊……

    小女孩儿一张嘴,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叫声,刺破空间,我感觉脑袋仿佛被重锤恶狠狠地敲击了一下那般,“嗡”的一声响了起来,而随后瞧见那小东西宛如一道幻影,似利箭一般射到了老鬼的跟前来。

    老鬼往后一退,随手抄起一把实木椅子砸了过去,却不成想小女孩整个人伏在上面,抓住了椅子,三两口,却是将其咬得一阵破碎。

    老鬼又退,却是抄起旁边的一铁架子来。

    结果刚刚砸出去,铁架子只剩下了一半,紧接着是半边的沙发,大理石茶几,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些全部都进了那女孩子的肚子里面去,而她的肚子,却没有鼓起来半分。

    十几秒钟的时间,一楼这儿为之一空,而那饕餮海渔女的速度也渐渐跟上了闻铭的节奏,仿佛下一秒钟,就要将他给吞进肚子里去。

    就在这个时候,老鬼伸手,猛然咬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凝聚出了一片鲜血来,猛然一洒。

    哗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