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章 处置结果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瞧见地上一堆跪倒在地求活的中山装,徐晓晓充分的意识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她本以为凭着洪国泰的身份,我们会投鼠忌器,却不曾想闻铭根本就不理会这些东西。

    她意识到,面前的这帮人,显然都是亡命徒,可管不了这三七二十一。

    所以她怂了,没有了之前的高冷,哽咽着将昨天的事情说了清楚。

    真要干,她叫来的这一大帮子人都活不了。

    所以她怂了,没有了之前的高冷,哽咽着将昨天的事情说了清楚。

    事实上,昨天的那些人,并不是去救她的。

    她们这些人,在某些公子哥儿的眼中很重要,在洪国泰的眼里也很重要,为博美人一笑,他们愿意做出很多出格的事儿来,比如此时此刻的模样,但在那帮老家伙的眼里,却什么都不是。

    那些人,找上门来,只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黄胖子,和他所传的南海一脉绝学。

    听到杂毛小道这般说,闻铭收起了那扇散发着血腥幽冥之气的门,咖啡馆中顿时就发出了一阵古怪的声音,随后有阳光透过窗户,从外面射了进来。

    不过他们开心了,我们这边就不太高兴。

    闻铭平静地说道:“冤有头、债有主,我不是第一天出江湖来混,是非轻重,我还是能够分清楚的,不过刘宗主也要约束好自己的手下,真要是有几个不长眼的,我也不介意帮你清理门户。”

    有人想知道南海一脉的传承,包括修行法门和剑技。

    事实上,昨天的那些人,并不是去救她的。

    小龙女有些疑惑地望着这位有些欧美范儿的帅哥,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不会把那女人杀了吧?”

    当然,除去黄胖子这事儿,肯定也是很重要的,而这个意愿,显然是来自于那位总局的孙老,以及他家里面那几个准备取代慈元阁的小辈。

    相思痛的毒药,是魅族一门里一位叫做金艳喜的长老提供的,而金艳喜则是魅族一门在京都这儿的负责人。

    同样,她也是魅族一门宗主的有力竞争者,正是因为有了这人的存在,刘子涵这个当家的宗主,才不得不远走魔都和金陵等地去发展手下。

    京都这儿的修行圈子,其实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大家彼此都十分明了。

    洪天秀一帮人里面,有一人跟金艳喜有些联系,故而求得此药。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找到吴美凤,随后就被跟踪的缘故。

    简单一句话,将这帮人压得更是不敢动弹。

    而之所以清辉同盟会参与进来,则是因为那些人知道了闻铭这帮人的身份。

    这帮人根本就是一伙儿的。

    而昨天那些人之所以这么快找过来,是因为在黄胖子得以逃脱之后,这帮人立刻就盘查了京畿乃至河北等地的名医,并且借助着地头蛇的优势,迅速找到了回春柳,各种威逼利诱,总之是想尽了办法,最终在他的帮助下,最终找到了地方。

    按理说,闻铭请这位回春柳过来的方法比较特殊,全程都蒙着眼睛,他应该是找不到的。

    但这位回春柳是个极为聪明的人,凭着路上的动静和对于炁场的感应,以及气味的分辨,居然能够将地方猜测得八九不离十。

    而之所以清辉同盟会参与进来,则是因为那些人知道了闻铭这帮人的身份。

    他们也知道闻铭与清辉同盟的矛盾。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本着这一做法,他们找到了清辉同盟的人,结果双方一拍即合,清辉同盟立刻派了人过来,在短暂的时间里,将这防卫森严的地下密室给一下子攻占了去。

    本来此事可以不用那般血腥的,但清辉同盟和闻铭这些年你来我往,累积了一些仇恨,故而动起手来,就没有留什么情面。

    最后的结果,是洪家这儿重新找回了黄胖子,并且救出了徐晓晓,而清辉同盟则拿了这儿的物资,并且杀了不少眼中钉、肉中刺,算得上是皆大欢喜。

    不过他们开心了,我们这边就不太高兴。

    仇,算是解下了。

    而且还是血仇,这事儿走到现如今的这一步,洪家的人没有想到,甚至可以说是低估了我们的决心和愤怒。

    所以才会有今天的这一场冲突。

    刘子涵对于此事所知不多,她只是听到徐晓晓和吴美凤的一面之词,觉得可以通过自己的面子来化解此事,而徐晓晓却并不这么认为,所以才会叫上了洪国泰来帮忙。

    我们离开了咖啡馆,乘车回到了之前的那个临时聚集地,闻铭让我们稍微等一下,又吩咐了吴格非等幸免于难者去处理接下来的工作,然后带着徐晓晓进了一个房间里。

    但这些事儿,无论是金艳喜,还是洪天秀,又或者是清辉同盟的人,都是不知道的。

    他们把问题想简单了,把我们也想简单了。

    之所以会犯这样的错误,大概也是太过于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我们。

    真正知道挫折了之后,徐晓晓才明白这世界上还有许多事情,并不是自己用美貌和楚楚可怜就能够解决的,而洪国泰也明白了有的事情不是自己的权位可以化解的。

    大概听完了这些,闻铭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

    之前我们还以为是我和屈胖三带着徐晓晓过来引发的暴露,却不成想居然是败在了回春柳的这儿。

    这事儿也太凑巧了,早知道这家伙有这样的手段,那将他给废了就好。

    只可惜,这世间并没有什么后悔药。

    思索了一会儿,闻铭看向了杂毛小道,说我来决定?

    最后的结果,是洪家这儿重新找回了黄胖子,并且救出了徐晓晓,而清辉同盟则拿了这儿的物资,并且杀了不少眼中钉、肉中刺,算得上是皆大欢喜。

    杂毛小道点头,说嗯。

    闻铭不是那种黏糊的人,遇事也绝不退后,看向了刘子涵,说你这个弟子,我要了,没意见吧?

    要了?

    我有些诧异,不知道闻铭要干嘛,而刘子涵却是问都没有问,整个人仿佛老了十几岁,叹了一口气,说晓晓是我魅族一门中悟性最高的年轻人之一,在门中,是把她当作未来的宗主来培养的,所以一直到现在,臂上还有守宫砂,我在这里求个情,如果……

    闻铭没有理会,平静地说道:“那就再培养一个接班人吧,这样有胸没脑的女人,真要当了宗主,你会后悔的。”

    刘子涵叹气,没有再说话。

    而闻铭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说道:“金艳喜和吴美凤这两人,我来处理,刘宗主没问题吧?”

    对于这个,刘子涵反倒并不可惜。

    小龙女有些疑惑地望着这位有些欧美范儿的帅哥,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不会把那女人杀了吧?”

    她点头,说没问题,不过还请不要伤及其余的人,拜托了。

    所谓小宗门的小头目,那不过是气话。

    闻铭平静地说道:“冤有头、债有主,我不是第一天出江湖来混,是非轻重,我还是能够分清楚的,不过刘宗主也要约束好自己的手下,真要是有几个不长眼的,我也不介意帮你清理门户。”

    所以才会有今天的这一场冲突。

    双方约定妥当,刘子涵表示了认可。

    事实上,从一开始刘子涵都比较支持我们这边,站好了队,闻铭也不会为难于她。

    只诛首恶。

    杂毛小道说你们去办事儿吧,这些人我帮你们看着,改跪还是得跪,不要以为穿了一层皮,就可以为所欲为,回头我给徐师兄打个电话,让他们的领导过来领人。

    处理完了这边的事儿,闻铭放下了徐晓晓,然后回过头来,看向了洪国泰这帮人。

    他皱着眉头,回头过来看了一眼杂毛小道。

    杂毛小道说你们去办事儿吧,这些人我帮你们看着,改跪还是得跪,不要以为穿了一层皮,就可以为所欲为,回头我给徐师兄打个电话,让他们的领导过来领人。

    他除了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之外,还在这一次的会议中增补为全国道教协会的副理事长,地位很高。

    所谓小宗门的小头目,那不过是气话。

    听到杂毛小道这般说,闻铭收起了那扇散发着血腥幽冥之气的门,咖啡馆中顿时就发出了一阵古怪的声音,随后有阳光透过窗户,从外面射了进来。

    屈胖三只是笑,却不再说话。

    我有点儿担心那位年轻老板和服务员会仓皇失措的逃走,回头一看,瞧见两人都晕倒在了吧台前。

    也不知道是被打晕的,还是被吓晕的。

    只可惜,这世间并没有什么后悔药。

    同样,她也是魅族一门宗主的有力竞争者,正是因为有了这人的存在,刘子涵这个当家的宗主,才不得不远走魔都和金陵等地去发展手下。

    我们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我、屈胖三和小龙女走在前面,而闻铭则伸出手来,拉着徐晓晓走。

    魅魔刘子涵和杂毛小道依旧坐在椅子上,洪国泰一众人等全部跪倒在地,待我们快要走出去的时候,有人蠢蠢欲动,却听到杂毛小道猛然一拍桌子,冷冷喝道:“叫你起来了么?老鬼治得了你们,我萧克明就治不了你们,对么?”

    简单一句话,将这帮人压得更是不敢动弹。

    闻铭在房间里待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在小龙女有点儿不耐烦的时候,他终于出来了。

    萧克明什么人?

    而且还是血仇,这事儿走到现如今的这一步,洪家的人没有想到,甚至可以说是低估了我们的决心和愤怒。

    这名声压在这儿,胆敢跳脱的,还真的没有几个。

    我们离开了咖啡馆,乘车回到了之前的那个临时聚集地,闻铭让我们稍微等一下,又吩咐了吴格非等幸免于难者去处理接下来的工作,然后带着徐晓晓进了一个房间里。

    瞧见闻铭离开,小龙女舔了舔嘴唇,说这个家伙,好厉害啊。

    啊?

    我、屈胖三和小龙女走在前面,而闻铭则伸出手来,拉着徐晓晓走。

    事实上,从一开始刘子涵都比较支持我们这边,站好了队,闻铭也不会为难于她。

    屈胖三笑了笑,说他哪里厉害了?

    小龙女说在咖啡馆里面的时候,他祭出来的那东西,很神秘,也很恐怖,让我有一种心很慌的感觉,说句实话,如果真的拼起来,我未必是他的对手。

    思索了一会儿,闻铭看向了杂毛小道,说我来决定?

    屈胖三笑了笑,说他哪里厉害了?

    屈胖三只是笑,却不再说话。

    闻铭走的修行道路,与我们并不相同,除了是传奇导师南海剑魔的弟子之外,他还是一名中国式血族,拥有着能够在阳光下自由行走的特权,并且还能够肆无忌惮地发展后裔,培植庞大的势力。

    这些才是最恐怖的,假以时日,闻铭以及他的后裔,或许能够取代清辉同盟,成为另外一个潜力巨大的势力。

    闻铭在房间里待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在小龙女有点儿不耐烦的时候,他终于出来了。

    他的嘴唇旁边,有些许鲜血。

    小龙女有些疑惑地望着这位有些欧美范儿的帅哥,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不会把那女人杀了吧?”

    只诛首恶。

    闻铭冷冷一笑,说杀了她?不,我不会这么便宜她的。

    但这些事儿,无论是金艳喜,还是洪天秀,又或者是清辉同盟的人,都是不知道的。

    小龙女一愣,说那你怎么她了?

    闻铭平静地说道:“没什么,就是让她的那守宫砂没了……”

    呃……

    小龙女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来,而屈胖三则是哈哈大笑。

    闻铭不开玩笑,而是跟我们谈到:“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黄胖子救出来他关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徐晓晓也不知道,但魅族一门的长老金艳喜却知道,萧老大在帮我们拖时间,所以我们得抓紧了……”

    这帮人根本就是一伙儿的。

    <b>说:<b>

    魅族一门宗主的接班人,得是处子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