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一章 别了吾友
    吴盛说不用,就是跟你们说一个事儿那个魅魔刘子涵打了电话过来,说她已经到京都了,问到哪儿过来跟你们见面。

    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感受着对方的力量。

    时光一逝永不回

    往事只能回味

    忆童年时竹马青梅

    两小无猜日夜相随

    春风又吹红了花蕊

    闻铭眯着眼睛,说道:“到底是谁干的,我不管,总之有一点,所以在这一次事情里面染上鲜血的人,我都要从肉体上将其摧毁,让他不能得活,逍遥法外……”

    你已经也添了新岁

    你就要变心

    像时光难倒回

    我只有在梦里相依偎……

    这些人,很强。

    这个秘密基地,被人突袭了。

    牛娟死了,这个曾经的高中同学长得并不算漂亮,甚至可以说毫无特点,普普通通,扔进人群之中都无人注意得到,但即便如此,她跟我和闻铭还是有过同窗的岁月,而且记忆中她跟那帮斤斤计较的小姑娘不同,成熟得更早一些,所以比较宽容,许多同学跟她的关系都比较好。

    在此之前,我们还谈论着过一段时间,准备张罗一场同学聚会,把许智华、秦观和向立志等人都叫上,好好地吃一顿饭、聊一会儿天。

    牛娟还准备撮合许智华和闻铭,想着让他回归正途,用不着再受情伤困扰。

    然而此时此刻,她却躺倒在了血泊之中。

    她的胸口处一片潮湿,心脏被掏了出来,头被斩下,脑袋滚落一旁,白色的脑浆、红色的鲜血涂了一地,让我只能够瞧见半张脸。

    我并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

    时光一逝永不回

    所以这件事情,最终还是由我们自己来处理。

    我见过不少的尸体。

    我甚至杀过不少人。

    但此时此刻,瞧见当前的画面,我发自内心地涌出了一股呕吐的冲动来。

    因为此刻躺倒在地的,是我非常重视的朋友。

    而且闻铭的身份也比较特殊。

    她居然死了……

    闻铭眯着眼睛,说道:“到底是谁干的,我不管,总之有一点,所以在这一次事情里面染上鲜血的人,我都要从肉体上将其摧毁,让他不能得活,逍遥法外……”

    我愣在原地,不知道过了多久,整个人好像丢了魂儿一般,而这个时候,又听到有人在我耳边大声说着什么,好一会儿我方才回过神来,这才得知处于重病之时的黄胖子也不见了。

    任何与牛娟之死相关的人,都得陪葬。

    不但如此,被囚禁于此的大长腿也不见了踪影。

    这个秘密基地,被人突袭了。

    啊……

    望着面前的一片狼藉,费尽心血弄出来的根据地变成如此模样,闻铭终于忍不住了,怒吼一声,旁边的气息充斥空间,奔涌不息,整个建筑都在抖动,仿佛地震了一般。

    因为此刻躺倒在地的,是我非常重视的朋友。

    商议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

    这种力量,才是闻铭真正的实力。

    此刻的牛娟,安详地躺在了地上,仿佛睡着了一般,老鬼的心情平复了一些,瞧见我刚才所作的一切,叹了一口气,说你其实用不着这么做的。

    而到了这个时候,我方才从悲伤之中走出,虽然依旧难过,头脑却还是清楚的,瞧见杂毛小道走到了闻铭的跟前,将他抱住。

    他在闻铭的耳边,低语了几句,仿佛是在劝说。

    我像木头人一样,脚步僵硬地走上前去,心中充满了内疚,苦涩地说道:“闻铭,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闻铭抬起了头来,双眼布满了血丝,仿佛有血海在里面涌动,想要淹没一切。

    他极度的痛苦,不过却并没有失去理智。

    此刻的闻铭,就好像一座随时都可能爆发的活火山,不过却没有对我有任何敌意。

    他一字一句地说道:“跟你有什么关系?别乱往自己身上揽责任。”

    经过讨论,我们大概定出了好几个有可能做出这事儿的嫌疑人来。

    杂毛小道点头,说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

    闻铭眯着眼睛,说道:“到底是谁干的,我不管,总之有一点,所以在这一次事情里面染上鲜血的人,我都要从肉体上将其摧毁,让他不能得活,逍遥法外……”

    我走到尸体跟前来,伸手过去,从闻铭抱得紧紧的手中,将牛娟的无头尸体接了过来。

    因为此刻躺倒在地的,是我非常重视的朋友。

    闻铭一开始并不愿,然而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时,终于温柔了几分。

    牛娟是他的同学和朋友,同样也是我的。

    你已经也添了新岁

    尽管我与牛娟多年未曾见面,但是感情仍在,也经历过同样的一段时光。

    闻铭放开了手。

    我接过了牛娟,又将人带到了地上不远处的半边脑袋前来,将两者挨着,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将双手覆盖在了身体和头部的连接处。

    别看他们现如今如此隐忍,跟朝堂的有关部门相处得如此和睦,但血族就是血族,特别是没有摆脱血液诱惑的他们,打心底,都是冷酷无比的存在。

    他一字一句地说道:“跟你有什么关系?别乱往自己身上揽责任。”

    大易容术。

    这是我第一次作用于自己身体之外的人体,混沌境的天赋在这一刻有些难以施展,然而几秒钟之后,有流淌的血肉组织从我的双手之中荡漾而出,落到了那些残缺的地方去,将牛娟另外的半张脸,给补全了去。

    我用自己身上的肉,补在了牛娟的头上去。

    到了最后,原本身首分离、脑袋只有半边的牛娟,囫囵个儿地躺在了地上去,而我则掏出止戈来,将我与那部分组织的联系给切断。

    断开的那一瞬间,疼痛迅速蔓延,痛彻心扉。

    我所作的,只不过是让她的遗容,变得稍微正常一些,没那般恐怖而已,并无别的作用。

    然而我却夷然不动。

    因为它再痛,也没有我的心痛。

    然而我却夷然不动。

    此刻的牛娟,安详地躺在了地上,仿佛睡着了一般,老鬼的心情平复了一些,瞧见我刚才所作的一切,叹了一口气,说你其实用不着这么做的。

    刚才做的这些,对我的身体还是有着一定的伤害性,但并不能够将牛娟给救活过来。

    她已经死彻底了。

    两小无猜日夜相随

    尽管我与牛娟多年未曾见面,但是感情仍在,也经历过同样的一段时光。

    我所作的,只不过是让她的遗容,变得稍微正常一些,没那般恐怖而已,并无别的作用。

    另外,这个地方的防卫如此森严,不是自己人,是不可能找寻得到的。

    我咧嘴笑了,却笑得十分难看。

    我说我愿意。

    千金难买心头好,我之所以花了这么大的气力来做这事儿,其实也就是让自己充满内疚的心中,稍微得到一点儿安慰。

    我能够做的,也只有这些。

    弄完这些,我感觉疲倦不已,闻铭伸出了手来,与我相握。

    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感受着对方的力量。

    牛娟是闻铭的同学,也是我的同学,她的死,我们都有责任,也有责任帮她复仇。

    任何与牛娟之死相关的人,都得陪葬。

    任何与牛娟之死相关的人,都得陪葬。

    这是我和闻铭达到的共识。

    确定了这一点之后,我们没有再继续儿女情长的悲伤,强行压住心头的痛苦,开始了接下来的扫尾工作。

    事实上,接下来,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首先的一个原则,那就是江湖事,江湖了那帮家伙冲到了我们的家里来杀人放火,轻骑而来,扬长而去,而我们要做的,并不是报警,将此事交给有关部门去处理。

    没有几个江湖人受得了有关部门繁琐的手续和节奏,对于他们的办事能力和公正性,也有所质疑。

    而且闻铭的身份也比较特殊。

    血族,这事儿有关部门基本上是不管的,就算是有事儿,也会交给清辉同盟去处理。

    所以这件事情,最终还是由我们自己来处理。

    关于这一点,无论是杂毛小道,还是被临时通知到的徐淡定,都没有持反对意见。

    收敛尸体,简单地清理完了现场之后,闻铭将牛娟的遗体带上车,剩下的工作交由手下人去做,而我们则来到了附近另外的一个藏身处。

    一群人聚在一起,交流着彼此的信息。

    一群人聚在一起,交流着彼此的信息。

    这是我第一次作用于自己身体之外的人体,混沌境的天赋在这一刻有些难以施展,然而几秒钟之后,有流淌的血肉组织从我的双手之中荡漾而出,落到了那些残缺的地方去,将牛娟另外的半张脸,给补全了去。

    经过讨论,我们大概定出了好几个有可能做出这事儿的嫌疑人来。

    最先的一个,自然是清辉同盟的那帮家伙。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闻铭跟清辉同盟的人一直都处于战争状态,那帮在国内扎下了根、甚至获得了官方认可的老吸血鬼们,虽然说在全亚洲都有势力分布,但最强的势力,依旧盘踞在京都这儿。

    好些个家伙,都是从清末民初、民国时期走过来的老不死。

    这些人,很强。

    融合了东方修行法门和西方血族血脉力量的他们,就是上一个世纪的闻铭,经过一个世纪的沉淀,力量不是寻常人所能够想象得到的。

    别看他们现如今如此隐忍,跟朝堂的有关部门相处得如此和睦,但血族就是血族,特别是没有摆脱血液诱惑的他们,打心底,都是冷酷无比的存在。

    这是改变不了的天性。

    但除了清辉同盟,还有好几个嫌疑的对象,譬如魅族一门,以及她们后面的金主,比如找寻黄胖子的洪家,以及洪天秀的拜把子兄弟孙老,和他们背后的势力,又或者我们所不知晓的人物……

    仔细算一算,这些还真的不算少。

    另外,这个地方的防卫如此森严,不是自己人,是不可能找寻得到的。

    那么问题来了,对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这儿?

    你已经也添了新岁

    那么问题来了,对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这儿?

    要知道,基地的人,都是闻铭一个一个选出来的,每一个他都有着足够的信任,相信他们不会反水,毕竟通过血脉的牵制,他们心中但凡有半分反意,就会被闻铭掌控生死,即便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第三代、第四代的后裔。

    最大的可能,其实就是出在我们的身上。

    然而小龙女一直跟着我们在一起,而且瞧这迹象,她也不可能参与其中。

    我接过来,却是吴盛打来的,他跟我问了一声好,然后问箫掌教在不在。

    大家开着会,讨论着各种可能,不知不觉,天色就已经亮了。

    这边的安全点是闻铭的手下吴格非建立的,他早早地叫人买来了早餐,让我们先吃点儿东西,垫垫肚子,让我们不要这么着急。

    吃过了早餐,我们又开始定下计划,准备一个一个的排查。

    商议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

    我用自己身上的肉,补在了牛娟的头上去。

    我接过来,却是吴盛打来的,他跟我问了一声好,然后问箫掌教在不在。

    我说在,要给他么?

    吴盛说不用,就是跟你们说一个事儿那个魅魔刘子涵打了电话过来,说她已经到京都了,问到哪儿过来跟你们见面。

    我开的是外音,杂毛小道听到,不由得苦笑,说人都不见了,哪里还用得着相思痛的解药?

    吴盛说除了这件事情,她还有别的急事。

    我能够做的,也只有这些。

    杂毛小道问什么事?

    吴盛说除了这件事情,她还有别的急事。

    吴盛说刘子涵说她要带一个叫做徐晓晓的弟子,过来登门道歉,还请您这边一定不要误会,她亲自上门过来,跟您一个解释……

    徐晓晓?

    等等,那不是消失不见的大长腿么?

    等等,那不是消失不见的大长腿么?

    <b>说:<b>

    新的一卷,希望你们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