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惊天变故
    听到听筒那里传来一个沉闷的男人声音,我愣了一下,说找一下牛娟。

    不对劲儿。

    刘子涵?

    这名字听起来怎么那么熟悉呢?

    我有点儿诧异,正思索着,旁边的徐淡定却不给我猜测的机会,在我耳边轻声说道:“魅魔刘子涵。”

    魅魔刘子涵?

    是啦,是啦,这位可不就是魅族一门的门主么,没想到她与杂毛小道之间,竟然会这般的熟稔,倒也真是让我有些意外。

    杂毛小道并没有跟刘子涵客气太多,将当前的情况在电话里简单说了一遍,听到这话儿,魅魔刘子涵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人在魔都,现在太晚了,一会儿我让人看一下,乘早上最早的班机回京城来,你让那位千面人屠不要过度紧张,相思痛的解药我有,让他别急着动手,人是不会有问题的。”

    刘子涵?

    杂毛小道笑了,说没事儿,他脾气虽然暴躁,但还是比较听我的话。

    刘子涵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

    得……

    敢情杂毛小道在拿着我的名号吓人呢,不过我也有点儿奇怪,怎么看起来那位凶名赫赫的魅魔,对我好像挺怕的样子。

    杂毛小道又问道:“这件事情,你参与了没有?”

    刘子涵在电话那头叹气,说嗨,我现如今的情况,你又不是不了解,手下的人四分五裂,各自为政,虽然表面上还奉我为宗主,但实际上,背后有大金主的那些个长老和大姐,个个都有自己的想法……

    杂毛小道说没你的事儿,那挺好的,你好不容易洗白了,别因为这件事情又闹翻。

    我有点儿诧异,正思索着,旁边的徐淡定却不给我猜测的机会,在我耳边轻声说道:“魅魔刘子涵。”

    当我们准备进去的时候,有一辆车子从远处高速冲了过来,差点儿跟我们撞上。

    刘子涵叹息了一声,然后又跟他做了保证,这才挂了电话。

    杂毛小道将手机还给了吴盛,然后对我说道:“问题不大,相思痛的确是魅族一门的独门毒药,不过作为宗主,刘子涵还是有解药的。”

    我有些好奇,说萧大哥你跟那女人,怎么好像挺熟悉的样子?

    我比较关心此事,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在我的印象中,魅魔之前可是邪灵教的人,而杂毛小道则是出了名的邪灵教克星,双方的关系按理说应该是敌对关系才对。

    杂毛小道笑了,说说起来,她束手就擒、改过自新,我还是担保人来着,这点儿小事,倒也算不得什么……

    他并不避讳什么,跟我们聊了两句往日之事,然后说道:“这件事儿说起来,还真的怪不了她一个当老大的,将以前的那些事情都放弃了,又没办法找到继续的盈利点,那么很容易就会被人抛弃的,她现如今维持着如今的场面,已经算是十分难得了……”

    他跟刘子涵辩解两句,而徐淡定显然是注意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上来。

    魅魔刘子涵?

    他问我,说你跟那位不老神鹰洪天秀交了手?

    我点头,说对。

    徐淡定说那人死了没有?

    我摇头,说没,不过功力被我给破了,气脉紊乱,估计修为会大损……

    徐淡定摸着下巴,说这事儿有点难办了。

    我有些心虚,说啊?是不是我办错事儿了啊,这个……

    徐淡定摆了摆手,说你用不着自责,洪天秀此人心眼极小,在京都这儿有些势力,力量也很强,不过并不是我们惹不起他,恰恰相反,这家伙跟总局的孙老是拜把子的兄弟,而那位孙老督办的,又正是慈元阁的事情,我们本来就准备跟他们过招的。

    我比较关心此事,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徐淡定说这次会谈结束之后,当下朝堂和江湖的局面将以维稳为主,一切有可能造成群体事件的事情,都会被严格重视,也尽可能避免发生,特别是江湖上的事情,实行问责制,慈元阁这件事情,办得太不漂亮了,本来这一次都已经有人准备翻起来了的,既然如此,不如就趁着这股劲儿,直接翻案吧。

    我说朝堂上面的事情,我不懂,不过有什么事儿需要吩咐的,您尽管吩咐。

    徐淡定笑了,说倒也无事,我自会处理,而你们则好好休息一下,等明天那刘子涵过来,给黄小饼解了毒,我们再聊后面的事情。

    现在的时间,差不多是凌晨两点多,我打过去的时候,一直不在服务区。

    我说好。

    徐淡定又看向了吴盛,说你的事情也别着急,我回头给总局那边打个电话,让他们压一压特勤四组,别见风就是雨,拿着鸡毛当令箭,到处搞事儿,你这边稳一点,明天应该就没事儿了搞也只是他们下面的人在乱搞,相信今天这会开完了,各个领导回去,将事情宣传清楚,问题应该不大。

    他说得很轻松,毕竟当前的局面,表面上看好像是单独的个体事件,但其实是因为上面走得太急了,有种摸着石头过河的意思。

    要说之前的严打,完全是武副局长那帮人搞出来的,但凡有点儿智商的人,都不会相信。

    若是没有一定级别的大佬拍板,他们怎么敢乱来?

    上面的想法肯定是觉得要用强硬一些的手腕,将这些“侠以武犯禁”的江湖人士给镇住,却不曾想劲儿有点使过了,不但没有让局面稳定下来,结果反而外忧内患,烽烟四起,直接就玩脱了。

    徐淡定说那人死了没有?

    现如今连茅山宗这样的顶尖道门都遭受劫难,要万一继续下去,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总会有爆发的一天。

    刘子涵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

    而到了那个时候,光凭着那点儿皇家供奉团,未必能够镇得住无数愤怒的修行者。

    所以得走缓和的路子。

    反正在这段时间里,那些不容于上面大佬眼中的刺头,大多数都已经解决干净了。

    武副局长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为了替罪羔羊、牺牲品。

    当然,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玩意,所以将他扔出来,也算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多少也平息了一部分人的怒火。

    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我的脸直接就黑了下来。

    不过即便如此,上面还是特别的注意平衡,各方势力的分布,还是被当权者玩弄在鼓掌之中。

    从上面跳下了几个人来。

    当我们准备进去的时候,有一辆车子从远处高速冲了过来,差点儿跟我们撞上。

    所以现如今上层的态度表露出来,风气就会往好的方向发展。

    徐淡定说那人死了没有?

    我不是生气被人挂了电话,而是觉得有一些奇怪,在闻铭的秘密老巢里,居然有人不知道牛娟或者他闻铭的,这事儿就实在是太奇怪了。

    事情谈得差不多了,徐淡定离开,而我掏出了手机来,想给闻铭打个电话,通知一下他当前的情况。

    既然魅族一门的宗主,魅魔刘子涵亲自送相思痛的解药过来,那么就用不着去找王明的干女儿了,毕竟听他说这事儿挺麻烦的,要万一真叫来了,还不知道如何解释。

    能不麻烦,最好就别麻烦。

    现在的时间,差不多是凌晨两点多,我打过去的时候,一直不在服务区。

    难道闻铭已经回去基地了,所以手机没信号?

    还好我记得那边的座机号码。

    打了三通过后,杂毛小道伸手去抓起了大衣来,说不对,我们过去看看。

    我又拨打了闻铭秘密基地的电话,结果好久都没有接,一直到我不耐烦,准备挂掉的时候,终于有人接了。

    听到听筒那里传来一个沉闷的男人声音,我愣了一下,说找一下牛娟。

    牛娟?

    魅魔刘子涵?

    而到了那个时候,光凭着那点儿皇家供奉团,未必能够镇得住无数愤怒的修行者。

    现在的时间,差不多是凌晨两点多,我打过去的时候,一直不在服务区。

    当然,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玩意,所以将他扔出来,也算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多少也平息了一部分人的怒火。

    那人愣了一下,说你是谁?

    我被对方问得也愣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

    不对劲儿。

    我说你甭管我是谁,牛娟或者闻铭在不在,让他们来接电话。

    那人骂了一句“神经病”,然后挂了电话。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我的脸直接就黑了下来。

    我不是生气被人挂了电话,而是觉得有一些奇怪,在闻铭的秘密老巢里,居然有人不知道牛娟或者他闻铭的,这事儿就实在是太奇怪了。

    那人骂了一句“神经病”,然后挂了电话。

    我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性。

    出事了。

    我越想越不对劲儿,赶紧找到杂毛小道和屈胖三,将我的担心说了出来,听完我的讲述,杂毛小道皱眉,说不会吧,老鬼我是知道的,他这人十分谨慎,按理说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你再打一遍问问。

    我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性。

    我当着他们的面,又拨打了电话,结果没有人再接听。

    打了三通过后,杂毛小道伸手去抓起了大衣来,说不对,我们过去看看。

    当下我们也没有再在茶馆休息,而是分别乘坐了两辆车,赶往闻铭的那个仓储中心去。

    两地相隔不远不近,而且这会儿又是凌晨两三点时间,路上的车并不多,所以一路过去,倒也还算通常,半个多小时之后,我们赶到了地方。

    当我们准备进去的时候,有一辆车子从远处高速冲了过来,差点儿跟我们撞上。

    就在我们忍不住准备反击的时候,车子戛然而止。

    从上面跳下了几个人来。

    为首的一个,却正是之前出去办事儿的闻铭。

    杂毛小道好久没有跟闻铭相见,上前打招呼,却没有想到闻铭并不太热情,而是说了一句“出事了”,然后带着我们往里面走。

    原本安保措施十分严密的物流中心,此刻一个人都没有。

    一路来到了地下室的入口处,大门敞开着。

    这是怎么回事?

    我有点儿懵逼了,而闻铭则已经带着人进到了里面去,没多一会儿,从里面传来了一声愤怒至极的怒吼。

    听到听筒那里传来一个沉闷的男人声音,我愣了一下,说找一下牛娟。

    这张脸,我很熟。

    这吼声,有点儿像是受伤的孤狼在咆哮。

    我的心一紧,快速冲到了下面去,结果发现通道处好多的尸体,到处都是鲜血横流,这场面瞧得我心头发紧,不知所措,随后我瞧见闻铭在通道尽头处,跪倒在地,抱着一具无头尸体。

    我冲到了跟前,瞧见无头尸体的不远处,还有半边破碎的脸。

    这张脸,我很熟。

    我摇头,说没,不过功力被我给破了,气脉紊乱,估计修为会大损……

    是牛娟。

    <b>说:<b>

    此处请配上权力的游戏的bg。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