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十六章 会议结果
    会开完了。

    听到徐淡定这平静的语气,我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电话里谈事儿不太方便,我问清楚了时间地点,然后挂了电话。

    出来的时候,牛娟瞧见我脸上颇有几番兴奋,忍不住笑道:“什么事儿这么激动?”

    我笑了,说是好事。

    我没有说太多,牛娟也没有问太多,而是换了另外一件事情,说对了,你还记得许智华、秦观和向立志他们不?

    我说怎么不记得,去年回家,我还碰到过他们,一起吃过饭呢。

    牛娟听到,笑了,说是这样的,我跟许智华最近刚刚有过联系,她问我,说有时间的话,可以组织一下同学会,让我们那一届的老同学聚一聚——出社会这么多年,大家也是好久没见了,想想也挺不容易的……

    我笑,说她是约你呢,还是约闻铭啊?

    外面也有几人,想来是跟着他们干活的。

    牛娟听到,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来,说你知道啊?

    我说是啊,我上学时的梦中情人,居然喜欢闻铭,而且还托我找过闻铭,想要他的电话号码,这事儿我如何记不得呢?

    牛娟有些抱歉,说这个……我听闻铭说你有一个女朋友,而且是个大美女,倾城倾国的样子,你应该不会介意?

    我说不会,不过闻铭这些年来,没有找过?

    他说你们谁有电话?

    许多传承百年、几百年的小家族、小宗门,都在这一期的严打工作中泯灭,许多名声鹊起的修行者,都躺到了泥土里去。

    牛娟叹了一口气,说他啊,他的感情比较复杂,受过一些伤,这些年来,一直在找一个人,却找不到,我有时候在想,其实他跟许智华凑成一对,也许会好一点儿,就不会有的时候抽雪茄抽得很凶,还没事儿老喝酒了……

    听到牛娟这样的身边人从这个角度叹起闻铭,我有些意外。

    闻铭闯荡江湖多年,在我眼中,是相当成功的,不但一身本事深不可测,而且还作为大中华区的血族大头目,手底下不知道掌管了多少人。

    牛娟听到,笑了,说是这样的,我跟许智华最近刚刚有过联系,她问我,说有时间的话,可以组织一下同学会,让我们那一届的老同学聚一聚——出社会这么多年,大家也是好久没见了,想想也挺不容易的……

    不过他私底下的感情生活,我还真的没有时间过问。

    我跟牛娟一路聊了两句,到了审讯室这边来,我笑了笑,说这事儿我们回头好好研究。

    牛娟也是跟我稍微提一下,这事儿还得闻铭点头,所以礼貌地说道:“好,你忙。”

    我进了审讯室里,结果发现原本十分骄傲的大长腿此刻哭得稀里哗啦,眼神却固执得很,小龙女在旁边憋得难受,一直等我进来了,方才噗嗤一笑,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我瞥了一眼浑身淋得湿透的大长腿,然后朝着屈胖三打了一个手势。

    关于这次会议,还有许多可聊的地方,徐淡定捡完了重要的事情说过之后,然后问起了我来:“刚才吴盛跟我说了一点儿,黄胖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牛娟有些抱歉,说这个……我听闻铭说你有一个女朋友,而且是个大美女,倾城倾国的样子,你应该不会介意?

    屈胖三没有把大长腿搞定,心中多少有一些不开心,不情不愿地走了出来,说怎么了?

    我说徐淡定出来了,萧大哥在他旁边,让我去见他,你去不去?

    屈胖三说不去。

    现在差不多是半夜时分,街道并不堵,所以时间并没有花太多。

    我说你不去,那我就自己过去了?

    屈胖三想了想,然后说道:“哎呀啊,我还是去——那帮人开会,到底是个什么结果?”

    我说具体的我也没有问,就约定了一下在茶馆里见面,到时候好好聊一聊。

    谈了结果,又聊起过程来。

    屈胖三说我进去收拾一下,然后马上走。

    他进了审讯室,没多一会儿就出来了,而小龙女也跟着出了来,屈胖三不太乐意带她,说我们就是去办点事儿,你在这儿守着这个女人,回头了,我们再过来就是。

    小龙女不远,说我不,咱们说好了的,你们去哪儿都得带着我,约法三章我遵守得规规矩矩,你们可别想抛下我。

    小龙女说我们可以找这般的人帮忙看一下啊?

    我笑了,说真不是想抛下你,就是去见几个朋友,你去不合适;再说了,这女人放在这儿,也得有人看着,不然挺危险的,咱把人弄过来,总得负点儿责任,你说对不?

    小龙女说我们可以找这般的人帮忙看一下啊?

    这个时候牛娟就在旁边,笑着说道:“对,简单三两人,帮着看,问题也不是很大的……”

    小龙女又撅着嘴巴说道:“你们是去见谁?别以为我没听到啊,是不是徐淡定出来了?听你们说得他那么神,是不是很厉害,我要去,跟着你们长长见识!”

    屈胖三无语了,说行行行,带上你还不行么?一会儿到了地方,你别说话,带着一对眼睛就行了。

    很快,我们被引到了密室里来,这儿除了徐淡定和杂毛小道之外,吴盛也在里面。

    这边我跟牛娟交代了一会儿,然后由牛娟派人开车送我们去罗胖子的茶馆附近。

    现在差不多是半夜时分,街道并不堵,所以时间并没有花太多。

    到了茶馆附近,我们下了车,绕了圈子,瞧见身后没有什么人,这才找到了茶馆那儿去。

    来到店前的时候,都已经打烊了,我们按着约定的暗号,三长一短,吱呀一声,小门开了,罗胖子将我们迎了进来。

    现在差不多是半夜时分,街道并不堵,所以时间并没有花太多。

    很快,我们被引到了密室里来,这儿除了徐淡定和杂毛小道之外,吴盛也在里面。

    外面也有几人,想来是跟着他们干活的。

    我说你不去,那我就自己过去了?

    双方见面,少不得又介绍起小龙女的身份来,对这事儿我有些无奈,毕竟人是白城子出来的。

    杂毛小道看向了徐淡定。

    我以为徐淡定和杂毛小道会介怀,却没想到两人均是朝着我暧昧一笑,反而和和气气地跟她打起了招呼,而小龙女来的路上,已经知道了这两位的身份,本以为人家会将自己给赶走,却没想到这般亲切,一颗心终于放到了肚子里。

    我笑了,说真不是想抛下你,就是去见几个朋友,你去不合适;再说了,这女人放在这儿,也得有人看着,不然挺危险的,咱把人弄过来,总得负点儿责任,你说对不?

    杂毛小道是个很擅长调节气氛的人,三两句话儿,将小龙女逗得小脸儿发红,让她娇羞不已。

    我说具体的我也没有问,就约定了一下在茶馆里见面,到时候好好聊一聊。

    寒暄过后,屈胖三有些迫不及待地进入正题。

    杂毛小道看向了徐淡定。

    这事儿得有徐淡定来说,毕竟他开会的时间比较长,而他则是后半段才被通知介入的。

    徐淡定点头,然后把事儿徐徐述来。

    这一次的会议,之所以会开这么久,是因为它并不仅仅只是一次单独的事件,又或者是几件彼此关联的时间,而是涉及到中央、地方和江湖上几大势力的角力和斗争,并且力图在和谐发展的前提下,弄出一个提案来,因为事情的重要性,所以出席此次的人员级别相当高,高到很多人都想象不到的地步。

    一直到会议结束的时候,领导发表了类似于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之类的重要讲话,指导接下来的工作。

    之所以会这般,是因为前段时间朝堂上实行了类似于“禁武令”的法案,对于一切涉及修行者的案件,都从重从严,这使得在此期间受到波及、陷害和诽谤的江湖人士数不胜数,无数人家破人亡,而江湖却并未趋向平稳,反而是不断地激化了矛盾,让仇恨的种子越烧越旺,风云翻滚,不断有血案爆出,将江湖元气给消耗一空。

    许多传承百年、几百年的小家族、小宗门,都在这一期的严打工作中泯灭,许多名声鹊起的修行者,都躺到了泥土里去。

    许多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也成为了烈士,牺牲到了工作中。

    再加上境外势力的入侵,国内各种反动势力、黑道、邪道势力的复苏,反而弄得一片烽火,到处一团乱。

    总之就是一句话,有人故意制造混乱,把大好局面给搞砸了。

    既然如此,就得有人来负责。

    会议期间,武副局长被当场进行了双规,并且民顾委和全国道教协会以及多方的相关部门将会介入此事的调查工作中来,查明这位新晋权贵是否跟境外势力有勾结……

    武副局长成为了这一次混乱事件最大的背锅侠,而接替他的,依旧是与他有着相同背景的人。

    我进了审讯室里,结果发现原本十分骄傲的大长腿此刻哭得稀里哗啦,眼神却固执得很,小龙女在旁边憋得难受,一直等我进来了,方才噗嗤一笑,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外面也有几人,想来是跟着他们干活的。

    不过那位并没有武副局长的激进,与各方势力的关系,倒也还算是不错。

    从这方面来讲,我们这边算是胜了。

    不但如此,杂毛小道还在这一次的会议之中崭露头角,为黑手双城据理力争,保住了他的地位,并且让朝堂上的有关部门低头,帮忙全力找寻黑手双城,并且将他的最终处置权,交给了茅山。

    我瞥了一眼浑身淋得湿透的大长腿,然后朝着屈胖三打了一个手势。

    听到牛娟这样的身边人从这个角度叹起闻铭,我有些意外。

    小龙女又撅着嘴巴说道:“你们是去见谁?别以为我没听到啊,是不是徐淡定出来了?听你们说得他那么神,是不是很厉害,我要去,跟着你们长长见识!”

    这事儿其实是挺难的,好在黑手双城之前在各方都有一些人脉,故而也是磕磕绊绊地弄了下来。

    杂毛小道看向了徐淡定。

    谈了结果,又聊起过程来。

    双方见面,少不得又介绍起小龙女的身份来,对这事儿我有些无奈,毕竟人是白城子出来的。

    这个时候的谈话就轻松许多,徐淡定告诉我们,说这一次白城子的人也参与了会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在几个关键议题上面,对这边表达了很大的支持。

    杂毛小道则告诉我们,林齐鸣和布鱼也参与了此处的会谈,看样子,他们接下来可能又要升了。

    他还跟我说他跟林齐鸣聊了两句,差不多知道了白城子的事情。

    说到这里,杂毛小道笑了,拍着我的肩膀,说在这件事情上面,你做的不错。

    关于这次会议,还有许多可聊的地方,徐淡定捡完了重要的事情说过之后,然后问起了我来:“刚才吴盛跟我说了一点儿,黄胖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他进了审讯室,没多一会儿就出来了,而小龙女也跟着出了来,屈胖三不太乐意带她,说我们就是去办点事儿,你在这儿守着这个女人,回头了,我们再过来就是。

    不过那位并没有武副局长的激进,与各方势力的关系,倒也还算是不错。

    我把目前的情况跟他们简单说了一些,杂毛小道听到,忍不住笑了。

    他说你们谁有电话?

    吴盛在旁边听到,赶忙把手机递了上来,杂毛小道有些笨拙地解锁,然后按了一个电话出去。

    没多一会儿,电话接通了,杂毛小道直接说道:“是我,萧克明。”

    那边传来一个女人娇媚的声音:“哎呀呀,真是稀客,大掌教居然打电话给我,今天是吹了哪阵风?”

    杂毛小道说:“别废话,刘子涵,我找你有正事……”

    说:

    昨天的事情抱歉,我定时好了之后,去朋友家喝酒,结果十点多才知道章节没出来。

    我在朋友家一看,发现审核给和谐了,原因很可笑,具体就不说了。

    有点儿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