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十五章 审问徐晓晓
    这一次的地遁术,比以往来得更加艰难。

    听从了屈胖三的吩咐,我在被他拉着之后,直接启用了地遁术,结果感觉到一阵没由来的疲惫,回过头来,这才发现带着的不但有屈胖三和小龙女,而且屈胖三手上还拖着另外一个人。

    那位大长腿的妹子,居然也给屈胖三虏获了来。

    我真的是日了狗。

    我有点儿郁闷,指着那个陷入昏迷之中的妹子,说这是个什么意思?

    屈胖三一本正经地给我解释,说那个糟老头子虽然被你打败,但油滑得很,一时半会儿抓不住,那帮人又来势汹汹,还带着枪,又是公家人,一旦冲突,跳进黄河里都洗不清,与其如此,还不如抓一个人,回头好好审一审。

    我说道理我都懂,但你能不能别把手放在人家拿啥上面?

    呃……

    在我和小龙女表情古怪的注目下,屈胖三淡然自若地缩回了手,说我只是想看一看她还有心跳没有刚才急了一点儿,手难免重了,要万一弄死了,到时候挺麻烦的。

    我说是么?

    我有点儿诧异。

    屈胖三一本正经地说道:“那是当然的,我从来都不会骗人的。”

    吴盛说没事儿,任何事情,都难免会碰到意外,而且说起来,这事是我连累了你们倘若不是我介绍了吴美凤那女人给你们,也不会发生这种事儿。

    我点头,说也对,哎呀?看着女孩儿挺有料的,不知道是什么罩杯啊……

    屈胖三说应该是d吧?

    呃……

    短暂的交谈之后,我们没有继续逗留,很快就离开了这里,随后我给吴盛打了电话,讲明了此刻的局势,吴盛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样子,我让刘仟去避避风头,我也去罗胖子的茶馆,等徐师兄出来之后,看看风向再说吧。”

    我说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小龙女不愿意,说凭啥啊,人也是我帮你扛过来的,这一路我说什么了没,怎么看好戏的时候,却偏偏赶我走了?

    吴盛说没事儿,任何事情,都难免会碰到意外,而且说起来,这事是我连累了你们倘若不是我介绍了吴美凤那女人给你们,也不会发生这种事儿。

    简单聊过之后,吴盛问我现在去哪里,是来茶馆呢,还是别的。

    我们这儿需要审人,带去罗胖子那里,显然不太好,相比较而言,还是闻铭那里更安全和适合一些。

    我说我去朋友那里,你不用管。

    那位大长腿的妹子,居然也给屈胖三虏获了来。

    洪天秀的背后,是总局的孙老,另外还有一大群的关系网,这些人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吴盛所能够惹的,他虽然可以藏起来,但还是有许多的事情要安排,所以也没有跟我太多废话,匆匆挂了电话。

    呃?

    我挂了电话,和屈胖三、小龙女蹲在离拆迁区不远的一处巷道里,回头看了一眼陷入昏迷之中的大长腿,有点儿郁闷。

    怎么办?

    如果只是我们三个人,打个的,直接就走了,但带着这么一大长腿妞儿,还真的有点儿不好办。

    这车做得折腾无比,好不容易到了附近,我下了车,终于摆脱了碎嘴司机。

    好在屈胖三这人别的没有,花点子一茬接一茬。

    大长腿怒道:“你敢?”

    屈胖三一本正经地说道:“那是当然的,我从来都不会骗人的。”

    他眼珠子一转,便让我拿了点儿零钱,去街角小卖铺买了两瓶二锅头,然后往大长腿的身上淋了上去,其间免不得在人家的身上占点儿便宜,搞得那妹子一副快要醒过来的样子,弄得我心惊胆战的。

    小龙女瞧见,也不拦着,反而吃吃的笑。

    我说我去朋友那里,你不用管。

    我有点儿诧异。

    难道在她的心中,色色的男生,更加有吸引力?

    难道在她的心中,色色的男生,更加有吸引力?

    无解。

    将大长腿弄得浑身酒气,就跟从酒吧街里捡尸回来的妹子一般,屈胖三看向了小龙女,说去,扶着她。

    小龙女嫌弃大长腿一身酒味,说为什么啊,干嘛不让陆言扶着,他肯定乐意。

    屈胖三说你傻啊,她这样儿本来就挺让人怀疑的了,陆言现在这一副猥琐样儿,一出去,别人肯定要打电话报警110的,你扶着,问题就简单很多了……

    经屈胖三一提醒,我这才想起改变模样来。

    瞧见我变成一个木讷小哥的模样,不情不愿地将大长腿扶起来的小龙女一脸羡慕,说陆言,你这是什么手段,简直是太棒了,能不能教我?我可以拿我的本事跟你换,行不行?

    我笑了笑,说不行。

    屈胖三催促道:“走了,走了,那玩意儿是天赋,我还想学呢,要会早会了。”

    三人边说边走出街区,小龙女扶着大长腿,而我则拦了一辆的士来,上车的时候,的士司机皱着眉头,说嗨呀,您这酒味可真的,我车刚洗的啊,别吐在车里面。

    可不,这酒全部都泼身上了,味儿怎么可能不大?

    可不,这酒全部都泼身上了,味儿怎么可能不大?

    小龙女、大长腿和小流氓屈胖三上了后排,而我则上了副驾驶室,跟司机赔笑,说不好意思哈,我这妹子就喜欢夜店泡吧,一喝就往死里喝,得亏我小妹撞见,不然给坏人捡了去,指不定闹出多少岔子来……

    屈胖三笑了,说你要看,我也不拦着你,不过本大人审讯呢,比较不好看,你不要唧唧歪歪哈?

    大长腿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瞧见我们三人,恶狠狠地奋力一挣扎,结果却发现自己给捆得严严实实,下意识地大声叫道:“放开我,放开我……”

    司机打量了一下车里面的几个人,有女的,有小孩儿,警惕性没了,忍不住笑道:“嘿,你这当哥哥的也正是费心了。”

    我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说可不是,操心操碎了。

    司机师傅忍不住聊起了捡尸的话题来,说不过你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我就经常搭到好多年轻人,女的喝得死死的,直接倒在酒吧外面,男的甭管认不认识,抬起就走,去酒店开房……

    三人边说边走出街区,小龙女扶着大长腿,而我则拦了一辆的士来,上车的时候,的士司机皱着眉头,说嗨呀,您这酒味可真的,我车刚洗的啊,别吐在车里面。

    我瞧见他越侃越来劲儿,忍不住咳了咳嗓子,说大哥,车里还有孩子呢……

    呃?

    司机这才收敛一些,跟我聊起了别的来,不过话里话外,还是跟我说了一个道理现在的年轻人,可比咱们那个时候开放,你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

    她对我说道:“有人找你。”

    听他这意思,恨不得让大长腿给人捡了去,最好还是他。

    不过也怪不了他,毕竟那大长腿的模样长得真是不错,就跟电视上的明星一样,特别是一对大长腿,哎哟哟……

    我这般一联想,顿时就各种念头纷呈而至,黄帝御女经的种种法门浮现于脑海,弄得我那个难受啊……

    这车做得折腾无比,好不容易到了附近,我下了车,终于摆脱了碎嘴司机。

    大长腿突然挺起了胸来,说他是燕地洪家的人,背景深厚得很,好多的支持者,你们抓了我,坏了他,肯定活不出京都的,现如今把我交出去,或许还有得商量,否则就只有一个死字……

    随后又是辗转,终于回到了闻铭那儿来。

    不过他人不在,出去了,牛娟在这儿守着,我不跟老同学客气,管她要了一个审讯室,牛娟很快就安排了一个房间,小龙女将人扔在了地上,又帮忙捆上手脚,正准备在旁边看热闹呢,结果屈胖三就开始赶人清场了。

    小龙女不愿意,说凭啥啊,人也是我帮你扛过来的,这一路我说什么了没,怎么看好戏的时候,却偏偏赶我走了?

    大长腿突然挺起了胸来,说他是燕地洪家的人,背景深厚得很,好多的支持者,你们抓了我,坏了他,肯定活不出京都的,现如今把我交出去,或许还有得商量,否则就只有一个死字……

    屈胖三笑了,说你要看,我也不拦着你,不过本大人审讯呢,比较不好看,你不要唧唧歪歪哈?

    小龙女嗤之以鼻,说你也不想想我是什么地方出来的,会怕这个?

    屈胖三不再多说,待牛娟离开之后,舀了一瓢早已准备好的凉水,直接浇到了大长腿的头上去。

    哗啦啦……

    司机这才收敛一些,跟我聊起了别的来,不过话里话外,还是跟我说了一个道理现在的年轻人,可比咱们那个时候开放,你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

    大长腿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瞧见我们三人,恶狠狠地奋力一挣扎,结果却发现自己给捆得严严实实,下意识地大声叫道:“放开我,放开我……”

    屈胖三任她叫了好一会儿,没了气力,方才缓缓说道:“你也瞧见了,你就算是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

    大长腿这时大约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红着眼睛说道:“这是哪里?”

    屈胖三说这儿是哪里,你不用管,也管不着,只需要知道几点事情第一,这儿归我管;第二,你也归我管;第三,你乖乖配合,我们相安无事,你若是不配合,自然有你的苦头吃。

    不过他人不在,出去了,牛娟在这儿守着,我不跟老同学客气,管她要了一个审讯室,牛娟很快就安排了一个房间,小龙女将人扔在了地上,又帮忙捆上手脚,正准备在旁边看热闹呢,结果屈胖三就开始赶人清场了。

    我有点儿诧异。

    大长腿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方才哼了一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屈胖三说你若是想吃苦头,只管嘴硬,若是不想,我们好好聊一聊表个态吧。

    大长腿抬头看了屈胖三一眼,说想问什么?

    屈胖三往后一退,坐在了一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像大爷一般晃了晃身子,然后说道:“先说你叫什么吧。”

    大长腿沉默了几秒钟,说道:“徐晓晓。”

    屈胖三很满意对方的顺从,高兴地说道:“很好,很不错的开始,徐晓晓,好名字,听着就是个美女那么我们废话少说,直接开始吧,那个老头儿,到底什么来头?”

    大长腿冷笑,说你们不是知道么?

    短暂的交谈之后,我们没有继续逗留,很快就离开了这里,随后我给吴盛打了电话,讲明了此刻的局势,吴盛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样子,我让刘仟去避避风头,我也去罗胖子的茶馆,等徐师兄出来之后,看看风向再说吧。”

    屈胖三说道:“我想听你说。”

    大长腿突然挺起了胸来,说他是燕地洪家的人,背景深厚得很,好多的支持者,你们抓了我,坏了他,肯定活不出京都的,现如今把我交出去,或许还有得商量,否则就只有一个死字……

    她突然来了劲儿,屈胖三的脸就黑了,一下子跳下椅子,指着她鼻子说道:“你好大的胆子,信不信我叫人把你给轮了大米去?”

    屈胖三不再多说,待牛娟离开之后,舀了一瓢早已准备好的凉水,直接浇到了大长腿的头上去。

    我跟她来到了电话间,拿起座机的话筒,听到那边传来徐淡定的声音:“我出来了,箫掌教在我身边,你有空的话,我们见一面。”

    大长腿怒道:“你敢?”

    屈胖三转过过来看我,说上。

    大长腿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方才哼了一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愣了,说上什么?

    屈胖三恼怒道:“你还是不是男人啊?这都不懂?就是脱下你的裤子,去恶狠狠地和谐她!上……”

    呃……

    我有点儿郁闷,不知道他闹的哪一出,正不知道说些什么话儿来配合呢,结果有人敲门了。

    我说道理我都懂,但你能不能别把手放在人家拿啥上面?

    大长腿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方才哼了一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开门,牛娟站在外面。

    她对我说道:“有人找你。”

    我忙不迭地出了门,牛娟跟我说:“有你的电话。”

    我跟她来到了电话间,拿起座机的话筒,听到那边传来徐淡定的声音:“我出来了,箫掌教在我身边,你有空的话,我们见一面。”

    <b>说:<b>

    今天晚上有活动,几个兄弟喝小酒,明天早上若是九点半之前没有及时更新的话,那么就拖到中午,然后下午加更。

    当然,准时的话,当我没说这话儿

    不好意思,内容敏感,被审核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