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十章 死亡宣告 为@请叫我大拿 加更
    我愣了一下,说他怎么了?

    闻铭叹了一口气,说我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这副模样了,还好我的人认出了他的模样来,救得及时,没有死。

    我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他什么状况?”

    闻铭说死不了,但只有半条命了。

    我走到跟前来,伸手去搭黄胖子的手,发现他经脉尽断,除了心脏处有微微的跳动之外,整个人居然没有几分生机,再瞧他的周身,到处都流脓渗血,看模样闻铭已经给他处理过了伤口,但还是没有控制住,有极为腥臭的腐烂气息从皮肉里渗透出来,让人闻之欲呕。

    我说确定过什么情况没?

    闻铭说应该是中了毒,我对这个不是很懂,通过关系去请了医生,不过是西医,讲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总是不到重点,另外想办法去津门请懂行的名医来了。

    我检查了一下黄胖子的别处,又拍了拍他的身体,结果发现他依然陷入昏迷之中。

    中毒?

    我最初入门,学的是巫蛊之道,陆左的传承到了我这儿,该有的都传了,镇压山峦十二法门我也是倒背如流,不过这些东西,我并没有时间下来将其沉淀,故而了解的也并不算多。

    不过从目前来看,黄胖子身上多处受伤,虽然绑得跟木乃伊一样,但伤口处一直流脓出血,并没有止下来。

    再加上腐烂的伤口处有恶臭溢出,的确是中了毒的样子。

    倘若是聚血蛊苏醒的时候,我可以让聚血蛊将这毒素给吸出来,简单得很,但此刻聚血蛊沉睡,除了我自己之外,它没有办法对黄胖子起到什么帮助。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是谁把他弄成的这个样子?

    闻铭叹息,说我也不知道,我的人是在阴沟里发现他的,当时的确有别人在附近找寻,但至于是谁,我下面的人能力不强,也不敢乱追下去。

    我说黄胖子这个样子,怕是活不了几天了。

    闻铭说那位师傅已经在路上了,具体什么情况,等人来了再说吧其实即便是没救了,我也有办法的……

    我愣了一下,这才问道:“你是说,让他变成你的后裔?”

    闻铭点头,说对,这是实在没办法的一招儿,当初牛娟也是濒临死亡,才给我转化了的,这事儿谈不上好不好,就我个人而言,最是知道这里面的不便,所以倘若是有希望,肯定不想让他来走我的老路……

    我点头,问他:“王明现在在哪儿呢?”

    闻铭说之前来过信,说找李皇帝聊过一次,双方并不是很愉快,甚至还吵了一回,不过后来李皇帝提出了一个要求,说只要找到那东西,就算是将那法门交给他也可以,所以现如今估计是在帮着找东西呢。

    我将我这次去往白城子的事情,跟他讲了一遍,说白城子是龙潭虎穴,那李皇帝也是当今天下之间的枭雄人物,修为十分高强,会不会有问题?

    闻铭笑了,说他李皇帝厉害,王明也差不到哪儿去,这点倒用不着担心。

    他对王明的修为十分信任,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随后闻铭问起了小龙女的来历,我如实回答,他沉吟了好一会儿,说你觉得她可以被信任么?别把我们的底子摸清楚,回头将我们给一网打尽哦?

    我笑了,说这事儿屈胖三既然同意,想来应该是有一定的把握。

    闻铭是知道屈胖三前一世的身份,所以对他也很有信心。

    既然是屈胖三点头同意的,问题应该不大。

    我又问起了关于黄胖子的一些事情来,闻铭如实作答,我又检查了一番,心中虽然很是担忧,但却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等回头了,我静下来的时候,好好想一想,在我所学的种种手段里面,有没有能够帮得到忙的。

    出来之后,闻铭张罗了一桌酒席,请我们几人吃饭,牛娟和另外一个叫做吴格非的男人作陪。

    那位吴格非,也是闻铭的后裔之一,目前负责京都这边的工作。

    我们几人是多日未见,聊起分别之后的情形,倒也不缺话题,只不过多了黄胖子病情的阴影,吃得倒也不是很痛快,酒也少喝。

    在有外人在的情况下,小龙女比较矜持,并没有那天的豪爽和彪悍,就好像是受气小媳妇儿一样,吃得可小心了。

    搞得闻铭频频看我,大概是觉得这姑娘的表现,跟我刚才的描述大相径庭。

    饭没有吃完,有人过来通报,说医师到了。

    闻铭赶紧起身,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说好。

    酒席之上已经谈过了黄胖子的事情,所以屈胖三和小龙女都不避讳,当下也是随着闻铭一起去见医师。

    医师是蒙着眼睛过来的,一直到我们刚才见面的地方,方才取下眼罩来。

    与想象中的老中医不同,这位是一个四十多岁、正值壮年的汉子,脸色有些枯黄,左边的眼睛是白色的,显然是失明了,唯独右边的眼睛黝黑晶亮,显得十分有神。

    医师姓柳,单名一个茶字,在津门一带十分有名,人称回春柳。

    闻铭对回春柳十分恭敬,拱手说道:“此番请得先生过来,手段有些粗鄙,还请先生不要怪罪。”

    回春柳冷着脸,说好说,只要答应的诊金给了就行。

    听这意思,人是闻铭花了大价钱请来的。

    简单寒暄之后,闻铭领着回春柳去了黄胖子睡着的房间,那房间不大,所以就我们几个人进去。

    回春柳的脾气不太好,也没有给我们什么好脸色看,但树的影人的名,这么大的名气倒也不是白来的,进来之后,望闻问切的闻,吸了吸鼻子,便说道:“中毒了吧?”

    闻铭拱手,说先生高明。

    回春柳走到了床前来,先是大概地打量了一下人,又伸手去号了脉,随后将黄胖子身上缠着的绷带给全部取了下来。

    这过程有点儿不堪入目,绷带取下来的时候,上面沾染了红黑色的鲜血和黄色的脓,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恶臭。

    我都有点儿恶心,想要呕吐,然而旁边的小龙女瞧见,却颇为好奇。

    她双眼瞪得滚圆,仿佛看什么新奇的事儿。

    果然是白城子那鬼地方出来的,果然不是正常的人。

    回春柳检查过了之后,皱着眉头说道:“这人是干嘛的?”

    闻铭赔着笑,说一朋友。

    回春柳说你找西医帮他包扎过伤口,对吧?

    闻铭说对。

    回春柳大怒,说他这个样子,还包裹得结结实实的,你想干嘛呢?是准备把人弄成木乃伊对么?

    闻铭有点儿尴尬,说这个,我们也不是很懂,所以……

    回春柳挥了挥手,说别说了,他耽搁了最佳的治疗时间,我也治不了了,给他准备后事吧。

    啊?

    这话儿一说出来,我们都急了,我走上前去,说柳先生,不管请你来的人对你多不尊重,但病人是无辜的,还请你看在扁鹊祖师爷的份上,不要断下妄言。

    回春柳眯眼打量着我,说你觉得我是因为他们对我不敬,所以故意不治病人的,对么?

    我拱手,说不敢。

    回春柳冷哼一声,走到黄胖子的床头那儿来,将他的眼皮掰开,说你们自己看,双目无神,魂魄早已游离,气息一断,谁都招不回来他身上中的,应该叫做“相思痛”,这是一种很毒的药,具体怎么弄的我不知晓,却知道它能够让中毒者伤口鲜血不停,一直到死亡为止,一寸相思一寸愁,死前受到最为痛苦的折磨,连梦中都痛苦万分,这毒已经发了好几日,生命力都被耗尽了,就算是扁鹊再世,也救不活他。

    啊?

    闻铭说您知道解药么?

    回春柳摇头,说不知道,相思痛是魅族一门的独门毒药,外人不能知晓,我也是读过祖辈的医书,方才知晓这玩意儿的。

    魅族一门?

    黄胖子怎么惹到那帮人的?

    回春柳解释完毕,收拾医箱,准备走人了,结果这时屈胖三走上前来,开口询问道:“这人之所以没有救,是因为生命力耗尽,生机断绝了,对吧?”

    回春柳点头,说对。

    屈胖三问道:“那如果给他输血,能不能延缓他的死亡?”

    回春柳摇头,说不行,输血是西医的法子,那鲜血是别人的,而不是他自己的,输再多,都不能给他带来分毫生机,反而会因为排斥反应,而加速死亡的到来之前帮着处理的那个家伙,多少也懂一些,所以才没有用你说的这个蠢办法……

    屈胖三思索了一会儿,又问道:“那如果我能够将他的生命力增强,然后再这段时间内将那相思痛的解药找到,人是不是就有救了?”

    回春柳冷冷一笑,说这法子倒是不错,不过你如何增强他的生命力小朋友,别异想天开了,你们真的以为我不想赚这份诊金?那是没办法而已,我可以说,在这长江往北,我柳茶说了没救,那就是没救了,你找谁来都一样。

    屈胖三朝着我示意,我点点头,摸出了一物来。

    我说先生,你先看看这东西。

    <b>说:<b>

    关于上章的&ldquo;清末明初&rdquo;,其实是笔误,应该是清末民初的,民国的民,写得快了,又惯性思维,没有找出来,抱歉哈,我已经订正了,不过还在等待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