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腾飞重返江湖
    重瞳真人?

    我虽然入这行当的时间不算长,但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又跟当今天下顶尖的豪杰一块儿混过,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当今江湖的格局和过往。

    重瞳真人又名重瞳子,名列青城三老之中,早年间雄踞川陕,后来因故受伤,故而将精力集中于兵器之上,兵解成了鬼仙。

    后来邪灵教攻占青城,青城三老皆战死疆场,早已随风而逝。

    当然,后来我从孤狼吴盛口中知晓,那位重瞳子当初只是跌落山崖,不知踪影,或许还活在人世之间。

    我们当初还怀疑突入宗教总局禁闭室里,将那姓武的队长斩杀,并写下“血债血偿”的人,极有可能是他老人家。

    只不过,李腾飞为何又说重瞳子被关在白城子呢?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李兄,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以乱讲,重瞳真人德高望重,并非有罪之人,白城子如何能够将他拘于囚室之中呢?”

    李腾飞瞧见我不信,也不解释,笑了笑,没有说话。

    我眯眼,说这件事情,你真的确定?

    李腾飞被我逼问,又陷入了沉默之中,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回答道:“是一个人跟我说的,但具体是谁,恕我难以奉告。”

    屈胖三这个时候突然说道:“莫非是平沙子?”

    李腾飞的眼皮一跳,随即露出了不屑的表情来,冷哼一声,说这个家伙的确是青城山的人,不过与我并不熟悉,或者说,青城山只是他的出处而已,要不然他和他的师父无垢子,当初也不会在青城山受难的前后,根本就不露面……

    听着李腾飞的话语,我知道青城山一脉,或许对于平沙子这个人并不太喜欢。

    除了李腾飞所说的原因,更多的,想必也是因为平沙子本身的性格吧。

    这个人,的确是不太讨人喜欢。

    屈胖三笑了笑,然后说道:“你也算是体制内的人,这一次的行动,也着实太过于鲁莽了一些,今天的事情,是瞒不住的,即便是逃脱了,只怕也会暴露出你的身份来……”

    李腾飞哈哈一笑,然后说道:“我在西北吃了多少年沙子,早就腻歪了,本来还打算把自己这条命卖给朝廷,现如今……呵呵,道爷我已然挂印而去,爱谁谁吧!”

    他说得决绝,显然是早就有了这样的心思。

    他或许在出发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自己后面的路该怎么走,倒也并不是一时冲动。

    很明显,李腾飞在西北局的时候,待得还是挺认真的,当初我们在西北局与他见过一面,但是的他英姿勃勃,意气风发,而现如今再瞧他,显然已经不再是那为国捐躯的状态了。

    李腾飞是寒了心。

    我不确定让他失望的,是武副局长那帮人,又或者是别的内斗,但能够肯定,这位被人称颂的飞剑驭者将会退隐江湖了。

    这是一件让人遗憾的事情。

    从我简短的接触来看,李腾飞此人本事也有,性子还算沉稳,这样的人,再过几年,必然也是一位顶尖儿的人物。

    只可惜,他对上面已经是太过于失望了,所以才会心生退意。

    车子靠近了人群聚居之处,李腾飞提出要下车,自行离开,我们虽然出言挽留,但李腾飞与我们到底还是只能算萍水相逢,并不愿意与我们有太多的接触。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屈胖三拿出了一个小瓶子来,递给了他。

    瓶子里有三粒丹药,能够让他短时间维持伤势,不过像他此刻的情况,最好还是静养,要不然很容易出现意外的。

    李腾飞接过了瓶子,朝着我们拱手。

    他说大恩不言谢,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江湖再见。

    这家伙在西北吃多了沙子,按理说应该锻炼出一身干练,不过说起这江湖黑话来,倒也是一套一套,好像是混迹多年的枭雄。

    望着李腾飞的身影隐没到了附近的民居阴影处去,屈胖三挤到了副驾驶室上来,一边给自己系上安全带,一边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个家伙,身上有故事啊……”

    啊?

    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屈胖三叹息道:“你觉得这人的修为如何?”

    我愣了一下,斟酌了一会儿,方才说道:“他啊,怎么说呢?我感觉还行吧,在当今之时,算得上是一流的高手,倘若是再配上飞剑,却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

    屈胖三笑了,说你看人挺准,不过又还是差了一点儿事。

    我说这话怎么讲?

    屈胖三看着我,说你觉得一个能够独闯白城子,而且还杀了一个来回、最终逃出来了的家伙,真的有那么简单么?

    白城子是老虎的屁股,有几人能够摸得?

    我一开始的时候并未觉得,但是经过今天这一遭,多少也感觉到了白城子的森严之处,除了各种各样古怪的法阵、精锐的人手、缜密的计划和精密的设备之外,还有许多的顶尖高手,是我们所不了解的。

    不但我不了解,就连很多体制内的人,都未必知道像马恶鬼、梁电母、楚娘子和李皇帝这些人。

    他们一直藏在阴影处,在那元朝遗脉之上修行者,默默守护着白城子。

    然而李腾飞竟然凭借着一己之力,闯入其中,并且趁乱逃离了去,若说但凭着自己的手段,着实是有一些不可思议,再加上他刚才与我们交流的时候,好些地方都很避讳,含含糊糊,显然是有问题的。

    我说你觉得是什么呢?

    屈胖三指着我,说你,当初没入行之前,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伙,每天为了吃饱穿暖,挣扎在贫困线上,需要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生存,然而几年时间,却成长为如今模样,这是为什么?

    我没有回避,直言不讳地说道:“聚血蛊,倘若没有它,再加上运气,我说不定早就死了。”

    屈胖三拍了一下手,说对,你既然能够上演这样的奇迹,为何别人不能?

    我说你的意思,是李腾飞也有奇遇?

    屈胖三笑了,说是与不是,这事儿我也说不清楚,不过他给我的感觉,很奇妙呵呵,现在的局势,当真是越来越好玩儿了,各路牛神蛇鬼粉墨登场,真的好让人期待啊……

    他没心没肺地笑着,仿佛这事儿越乱越有趣。

    车子被我一路开回了之前的那一处军用机场附近,在一处农家小院里,我们找到了联络人,并且与在京都那边等候消息的徐淡定联络上。

    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徐淡定果然没有睡。

    他似乎一直都在等待着我们的消息,没打两下,电话就接通了,随后他问起了我此刻的情况来。

    我告诉他我受了一些伤,并且有点儿精疲力竭。

    徐淡定则告诉了我,说他在白城子另外的内线告诉了他一些信息,不过有一些凌乱,不完整,他想听我亲自跟他谈及这一夜的经历。

    我没有拒绝,跟他一五一十地说起。

    从化身为袁俊,然后与马松松混进白城子重刑犯监区开始说起,一直到司马辜等人准备对林齐鸣等人栽赃击毙,到李皇帝等人将我堵在监牢,再到我一人单挑群雄,又到我用那神剑引雷术,将那恶龙虚无给轰下来,李皇帝发话让我离开……

    这些事儿,一件件、一桩桩,事无巨细,都被我一一说了出来。

    我没有任何遗漏,最主要的,是怕影响到徐淡定的判断。

    毕竟我们这边的战斗是结束了,但他在京都的事儿,可是还没有开始。

    明天的时候,方才是他和李浩然等人的反击,也是茅山宗与龙虎山,以及江湖势力对勋贵势力、龙脉家族的一次反扑。

    这件事情如果能够办妥的话,后面很多的事情,就能够按照我们的期待发展。

    而如果失败了……

    很难想象,一旦他们和这些支持者失势,那么在获得许可的情况下,武副局长那帮人将会如何反扑,而无数的栽赃陷害也将纷呈而来,说不定过几个月,我们身边的这帮人,全部都是通缉犯了。

    如果是这样,那可真让人绝望。

    正是出于这方面的担心,所以我在说完之后,问徐淡定,说是否需要帮忙,我们可以立刻返京。

    徐淡定听完了李皇帝将我放走的事儿之后,沉默了许久,却是松了一口气。

    他说林齐鸣他们既然没事儿,说明上面对他们的态度还是公允的,只不过也是想要将大师兄引出来而已,武副局长他们在背后推波助澜,甚至还造成了功臣惨死,这事儿,总得有人负责的我这边问题不大,你既然受了伤,便在那儿养伤休息,等待我的消息吧。

    与徐淡定通过电话之后,天色已经有些浅亮。

    不知不觉,一夜都过去了。

    我有些困意,打了个呵欠,问屈胖三要不要睡,他摇了摇头,说我出去办一点儿事情,你在这儿休息吧。

    我问办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么?

    屈胖三哈哈一笑,说算了吧,你忙碌一夜,且休息吧,那事儿我也不是很确定,等回头再跟你讲吧。

    <b>说:<b>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处处不留爷,爷去小卖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