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青城剑客
    我扬名立万、风光无比的事儿,讲自然要讲,但那个踉跄摔倒的人影,却让我想起了一个可能来。

    那个强势闯入白城子的御剑者。

    尽管那人符合了我关于高手的所有想象,按道理也应该如他出场一般,来去无踪的离开,不应该在这小草丘前跌倒,但是在这白城子的附近,鸟兽难入,寻常人更是避之不及,谁能出现在这个鬼地方呢?

    这么说来,那人倒极有可能是那个家伙。

    只是……

    我看了屈胖三一眼,说怎么办?

    屈胖三笑了笑,说过去看一看呗,倘若认识,将人救出来,倘若不是,管杀不管埋。

    他倒是简单粗暴。

    我赶忙跟着他朝着西北边儿的那草丘跑去,走到跟前的时候,一道剑光浮现,没有朝着我们进攻,而是浮于半空之中,微微颤动,随后有声音传来:“别过来,不然我可不客气了。”

    他说是这般说,但无论是我,还是屈胖三,都能够感受得到这人的虚弱。

    他显然是受了很重的伤。

    屈胖三笑了,说阁下请不要太过于紧张,收起你的剑,免得误伤了人——我们不是白城子的人,就是过来瞧一眼,看看是哪位豪杰,能够在白城子这个地方杀进又杀出。

    他这话儿是诓人了,而对方却并不知情,冷哼一声,说白城子,总有一天老子要将他给全部破了去……

    他话儿还没有说完,屈胖三却已经撞到了他的跟前来。

    他伸手一抓,将那人蒙在脸上的布条扯开,嘻嘻一笑,说原来是你?

    那人一惊,猛然反抗,却被屈胖三压住,说傻子,你再这般胡来,刚才的那些话,可就只能是吹牛波伊了——别担心,我们不是白城子那一伙儿的,也不会把你怎么样。当务之急,你是得先把身上的伤治好再说……

    那家伙听到,将信将疑,而屈胖三又指向了我,说你看我这位兄弟,人家也是闯白城子,不但完好无损地离开,而且还给人客客气气地送出来,可比你强。

    那人抬起头来看我,也是一愣,说怎么是你?

    我眯眼一打量,忍不住笑了,说这还真是巧了,想不到我们能够在这儿碰面……

    那人我却是认得的。

    他叫做李腾飞,青城山的,我们曾经在西北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

    双方算不得多熟悉,不过当时我并没有觉得他有多强。

    就是这个人,乘着飞剑,闯入了白城子?

    我有点儿不敢相信,要知晓,御使飞剑,凭借着诸般手段,如臂指使,这并不算什么,江湖上能够办到的,也是不少;但倘若能够将它踩在脚下,御剑飞行,又是另外的一回事儿了。

    那事儿,听起来都有点儿像是神话了。

    正如同陆言一般,他在破而后立,大彻大悟之后,学会了操控空中的风火水土四元素,凭空飞行,宛如传说中的地仙,这事儿就让无数人视之为奇迹。

    而今夜的这一幕,那人脚踩飞剑,如同话本之中的剑侠一般,御空飞行,也着实是惊艳无比。

    倘若说那人是平沙子这样的人,我或许会相信。

    但我面前的这一位,却不太像。

    我忍不住问道:“我之前在里面的时候,瞧见有人一人一剑,闯入白城子,那人可是你?”

    李腾飞点头,说正是在下。

    居然正是他?

    我下意识地打量起对方来,这才发现一段时间没见,李腾飞的身上多出了一些我看不透的东西来。

    尽管我讲不出这是什么东西,但他给我的感觉,却是低调深沉了许多。

    这人像一团迷雾,让人看得不透。

    我收起轻视的心来,拱手说道:“阁下御剑飞行的手段,天下一绝,失敬失敬……”

    李腾飞苦笑,说那不是御剑飞行。

    我说那是什么?

    李腾飞避而不谈,却在这个时候回想起来,说你就是使神剑引雷术的那人?

    我愣了一下,说哦,你知道?

    李腾飞说我当时虽然在跑路,但也知晓里面的大概情形,那真龙当真十分恐怖,只不过你为何要帮他们,将那向往自由的真龙给封印住呢?

    我说你有所不知,真龙是真龙,但它还是域外天魔虚无,倘若不封印,只怕外面会遭殃,生灵涂炭。

    李腾飞显然对白城子的恨意很浓烈,冷冷哼了一声,说白城子那些人说的话,你也信?

    屈胖三这时插嘴问道:“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阁下应该也是公门众人,为何会对自己人这般刻薄?”

    一句话问得李腾飞哑口无言。

    他没有说话了,不过眉头却是扯了一下,我这才收起心中的种种疑惑,关心地问道:“你的伤势怎么样?”

    李腾飞苦笑,说中了十几剑,不过没事,死不了。

    屈胖三说你死不了,不过那帮人追来,也走不了了,不如跟着我们一起。

    李腾飞看了我们一眼,说这个……

    屈胖三指着我,说站在你面前的这位,现如今是茅山的外门长老,听说茅山与青城山的关系不错,帮你也是做个顺水人情,你别不知好歹地推脱,搞得大家都难做人……

    他做的事好事,只不过话语难听了一点儿,不习惯的人,还真的有些受不了。

    好在李腾飞也没有太过于矫情,点了点头,说谢谢。

    他受了重伤,屈胖三从崆峒石里弄了一颗丹丸出来,给他服下,又给他包扎了一番,忙完之后,又看向了我,说你怎么样,也受了伤?

    我点头,说对,不过问题不大。

    屈胖三让我解开衣服,然后打量了一下,瞧见我早已结痂的伤口,还是不由分说地给了我一颗治伤的药丸。

    随后我们离开这里,没几步,袁俊开车过来接我们。

    上了车,他对我说道:“政治处打电话给我了,我接了电话,告诉他们,说我被打晕了,身份证件丢失,人在一个乡间废弃的蒙古包里,这样说,应该没事儿?”

    我笑了,说你放心,李皇帝发了话,应该不会追查太严的,不过你和马松松最近得缩着脖子做人,别出头就好。

    袁俊双眼一亮,说我靠,李狱都发了话?

    我说对啊,怎么了?

    袁俊说你跟他有交过手么?我跟你说,李狱是我白城子里,除了那几个隐世不出数十年、不知死活的老祖宗外,最强大的修行者,白城子偌大的威名,大部分都是他硬生生打下来的呢……

    我说哦,是么?

    袁俊说你到底跟他交过手没有啊?

    我点头,说打过一架,不过没有分出胜负来,后来出了点儿岔子,被打断了。

    我说着话儿,自然是有真有假——的确是打了一架,半途截止,不过我们当时其实是已经分出了胜负高低,无论是修为还是手段,我都及不上对方。

    人说六扇门中好修行,这位李皇帝不但人在六扇门,掌握着巨大的资源,而且还一直在白城子这样的地方潜心修行。

    不强反而没道理。

    听到我的话,袁俊叹为观止,说我的天,你居然能够跟李狱平分秋,这也太强了?

    我忍不住笑了,这家伙的脑补能力还真强。

    我都没有说什么,他就说是平分秋了。

    有着李腾飞在旁边,我也不想说得太仔细,只是简单地把我闯入白城子的过程讲了一遍,一直说到我揭穿那个冒充陆言的冒牌货,然后被林齐鸣送走,这时旁边闭目调息的李腾飞突然睁开了眼睛来,说如此说来,我得多谢你——要不是你,说不定我还真的逃不出来。

    我笑了,说你要谢,就得谢那条恶龙虚无,倘若没有它转移仇恨和关注力,说不定我们都得折在那里——不过话说回来,你今天御剑而入,那本事当真漂亮呢。

    李腾飞摇头,说不,那不是我的力量。

    啊?

    不是他的力量?

    我愣了一下,瞧见他显然不太想解释清楚,也就没有再多问。

    说起来,我们只不过是萍水相逢,即便是有一些缘分,也没有必要彼此掏心掏肺地说太多话。

    而倘若对方这般做,我反而会有几分疑虑,想着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袁俊没有送我们多远,车到半路停下了,他把车留给了我们,让我们去找机场附近的联络人,而他则得会白城子去报道了——毕竟还有一个悲惨的故事需要去讲,这事儿关系到他是否还能够继续在白城子里过活。

    袁俊离开之后,车里的气氛更加轻松几分,我坐到了司机位,专心开车,而屈胖三则与李腾飞坐在后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大概是聊了一会儿,李腾飞慢慢卸下心防,开始跟我们聊得多了一些来。

    屈胖三对白城子的高手,特别是那李皇帝很感兴趣,问得比较多,又问起了那恶龙虚无的事情来,而且还特别仔细,仿佛他认识一般。

    如此聊着,他突然话锋一转,问李腾飞道:“是什么,让你生出那么多的执着,来白城子劫狱?”

    车内一阵沉默。

    好一会儿,就在我以为李腾飞准备一直沉默下去的时候,他突然开口了:“我们青城山的重瞳真人,极有可能被关押在白城子里……”

    啊?

    说:

    青城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