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拼命三郎
    这些人,像参观动物园里面的猴子一般,意味深长地打量着我。

    大概是等待着黑手双城到来的这一段时间实在是太过于无聊了,所以他们才会有着这样的恶趣味,并没有一拥而上将我拿下,而是如同玩弄老鼠的猫一般,遥遥看着我,个个都笑嘻嘻的,仿佛我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然而这是他们的想法,我并不这么认为。

    在我看来,虽然这一次我是出门踩狗屎,遭了那无妄之灾,但并不代表我就要栽在这儿。

    我一身的本事都还没有使出来呢,如何能够服软?

    咱不是那种人。

    陆左当初跟我讲过一句话,那就是面对着现如今身居高位的那帮权威们,过分的屈从,只会自取其辱,勇于站出来,展示出自己的肌肉,那才是真正的猛士。

    所谓“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正是如此。

    陆左能够“万万年”,我为何不能?

    只是……

    我不能够使用出自己招牌的手段来,要万一给人瞧出了端倪,那么我就算是逃出了这儿,估计也要背一辈子黑锅,再也没有办法自由出入阳光之下。

    这才是我当前最大的窘境。

    怎么办?

    我脑子飞速运转,却感觉头疼无比,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对方瞧见我脸色阴晴不定,忍不住笑道:“怎么,是在等你的帮手么?”

    帮手?

    我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今天夜里在白城子闹事儿的人,可不仅仅只是我一个。

    除了那个躲在化粪池里不知道待了多少天的冒牌货之外,还有一个御使飞剑的家伙闯入其中来,特别是后者,要知道江湖上的飞剑,有一把算一把,一个萝卜一个坑儿,每一把都有名气,能够做到这等境界的人,必然也是顶尖的修行者。

    只是……

    你们这帮家伙是有多淡定,居然个个不慌不忙地在这儿蹲守着我,那边的事儿,都交给下面的小弟去做,至于么?

    这也太过分了。

    我心中郁闷,表面上却淡定无比,平静地举起了双手来,说诸位,别打架,我声明一点,在下对白城子并无恶意,之所以来这儿,就是因为你们自己内部腐朽,杀人灭口的事情都做得出来,我路见不平而已……

    国字脸冷冷说道:“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我说我若是投降了,能够得到什么待遇呢,请教一下?

    国字脸没有说话,反倒是那赤足少女小龙女“噗嗤”一笑,然后说道:“白城子这样的地方,是监狱重地,任何人没有手续闯进来,都属于大不敬的冒犯,不过你也别担心,念你一身本事,修行不易,我们不会杀了你的,顶多就是把你囚禁起来,这辈子留在白城子罢了。”

    她脸带笑意,不知道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

    这是个脑子犯二的不良少女,我不想跟她交流,而是瞧向了仿佛是众人中心的国字脸,说这位兄台,她说的话,代表了诸位意见?

    国字脸抿着嘴,思索了几秒钟,方才回答道:“凭着一身本事四处招摇,如你这般的,迟早要祸国殃民,不如留在白城子。”

    这话儿显然是认可了小龙女的话。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叹了一口气,说明明有和平解决的办法,诸位真的一定要用强权压人?

    独眼老头哈哈大笑,说别把自己说得那般委屈,能够跑到这儿来,还冒充司马辜,你觉得你算是什么好鸟儿……

    我身子一弓,随后挺起了腰杆,浑身的骨头噼里啪啦一阵作响。

    我伸展起了筋骨来,然后缓声说道:“我之前的时候,曾经听司马辜跟我说过,镇守白城子的诸位,虽然名声不显于世间,但个个都是高深莫测之辈,或有天下十大之能,在下唐突,与人争斗之前,喜欢问一句名号,还请各位赐教……”

    小龙女冷哼,说别整得像那么一回事儿,好像你很牛一样……

    她话还没有说完,却被独眼老头给拦住了。

    因为这个时候,我没有了畏畏缩缩的样子,整个人挺拔起来,散发出了强烈的气势。

    炁场不断鼓荡,将我的周遭充满了回旋的气流。

    他人老成精,也看得出来,面前的这个神秘人,并不是任他们随意揉捏的小角色。

    国字脸也感觉出来了,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他眯眼打量着我,好一会儿,方才站了出来,朝着我拱手,然后朗声说道:“李皇帝,没名号,家父是与王红旗争宗教总局失败的奔雷手李高扬。”

    独眼老头朝我遥遥一拱手,认真地说道:“酆都阴曹马赫秀,人称马恶鬼。”

    那位沉默的大妈拱手,说道:“黄天电母梁灵,人称梁电母。”

    少妇冲我妩媚一笑,吃吃地说道:“小哥哥你听好了,奴家叫做楚莲城,没名号,你叫我楚娘子就好。”

    赤足少女皱着眉头,说老妖婆,让人家叫你楚娘子,你好意思么这位大叔,我刚才已经报了名号,你叫我小龙女便好。

    楚娘子被她说了一下,眉头皱起,却冲着我笑,说小哥哥,这位小妹妹可不得了,本来她母亲八个月流了产,是个死婴,却给她外公私自放在碧龙潭中布阵安放,孕育了三年六个月,居然又活了过来,几十条龙灵融入身体,天生龙脉于身,修为冠绝白城子,再给她十年、哦不,五年时间,她必然如同当年的王红旗一般,无敌于天下,你说她厉害不厉害呢……

    啪、啪、啪……

    听到她的话,我忍不住拍了拍手掌,然后叹息道:“果然是六扇门中好修行啊,世间那么多的奇人异士,却不敌阁下几人,只可惜大好年华,无限美好,却得有人给我陪葬,实在可惜……”

    我故作惋惜,语气却桀骜不逊得很,众人听了,纷纷皱起眉头来。

    国字脸李皇帝冷然说道:“刚才我们自报名号,是给阁下面子,也是敬重你一身修为,不是来听你装逼的好了,该你了,报上名来吧……”

    众人瞩目,而我却哈哈大笑,洒然说道:“坐井观天的诸位,想知道我的身份,等我死后,来揭我脸上的面具吧!”

    说罢,我足尖一顿,人如利箭一般,朝着那边的出口跃起。

    “好胆!”

    我的话语让一众心高气傲的顶尖高手恼怒不休,纷纷痛骂,然后果断朝着我出手。

    最先拦在我面前的,是离我最近的那位小龙女。

    小妮子别看年岁不大,小萝莉一般儿的身子,凭空拍来一掌,却有如泰山倾轧,势大力沉。

    罡风扑面,我这才知晓那楚娘子的话语并不仅仅只是威胁和调笑。

    这是真的。

    那小龙女的一身修为十分恐怖,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即便是比起现如今的我来说,也有富余。

    只不过,小娘皮年纪不大,性子未定,故而没有能够很好地把握住自己的优势而已。

    我双手结印,朝着那扑面而来的罡风猛然戳去。

    统!

    手印是外狮子印,而代表的意义,是勇猛果敢,遭遇困难反涌出斗志的表现。

    面临绝境的最好态度,就是向死而生。

    我得拼。

    破!

    一记手印,破去了对方狂风一般的攻击,而侧面却飞过来一根如蛇一般柔软的绳索,朝着我的腰间揽来。

    我身子坠落,正好没处可去,便伸手过去,抓住了那根绳索。

    我想要借力腾挪,却不曾想手掌传来一阵刺痛,紧接着那楚娘子哈哈大笑。

    她在高处猛然一抖绳索,媚笑着说道:“说了破天的大话,还以为是什么狠角色,却不像是一个雏儿我这揽月索之上,荆棘无数,每一处都沾染得有那竹叶青与烙铁头混合的致命毒液,小哥哥,你可别再用劲儿,否则就会立刻毒火攻心,大好年华,一招报销了……”

    她这般一说,周围那暴风骤雨的攻势骤然一停,原本蓄势待发的马恶鬼、梁电母和李皇帝都收住了攻势。

    他们对楚娘子的手段最是清楚,知道她并没有在说瞎话。

    既然这个对手只是个纸老虎,他们倒也不想再费心思,毕竟他们真正的对手,是那位名满天下的黑手双城,而不是一个连脸都不敢露出来的无名小卒。

    抓着那绳索,在半空中晃荡的我,能够感受到从各处射来的同情目光。

    他们在等待。

    这帮白城子的顶尖高手们,在等待着我举手投降,免得毒火攻心,死在这个地方。

    在他们看来,我没有别的出路,如果强行撑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然而拽着绳索晃荡的我,却没有如他们的愿。

    尽管右手给那绳索上的荆棘倒刺弄得鲜血淋漓,毒素也迅速地朝着我的全身蔓延而来,但我却没有半分惊慌,而是顺着那势头,猛然一荡。

    随后,我一跃而下,落到了那边的高架桥阶梯之上去,跌落进了人群之中。

    有人朝着我冲了过来,给我三两下撂翻了去,随后我开始朝着通道那边狂奔而走,而到了这个时候,上面的顶尖高手方才反应过来,大声喊道:“不好,他要拼命了,不能让他走,开启降魔大阵!”

    <b>说:<b>

    太自信!

    的定时出了问题,今天提前更新吧,八点钟去看一下血战钢锯岭,梅尔&iddot;吉布森的片子,应该能够清除一些这几天我父亲天天在家看抗战神剧的阴影吧。

    话说,现在的抗战神剧,没事儿泡妞骑摩托,不种地不工作,到处都是大美女,三两个美女能够消灭一个日本大队,这样的内容,不算是侮辱那些八年浴血奋战的革命前辈么,上级是怎么过审的?

    胡言乱语,大家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