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小龙女和替死鬼
    林齐鸣的话语让我愣了一下,而他瞧见我的脸,也是愣了一下。

    两人大眼对小眼,都有些懵。

    我用自己的声音低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说是针对你们陈老大的圈套?”

    林齐鸣听到了我的话语,立刻明白了我的身份,苦笑着说道:“我们其实是自愿进白城子的,那帮家伙打算拿我们当诱饵,在这儿对陈老大设伏,没想到他没有来,你却来了……”

    啊?

    林齐鸣的话语让我豁然开朗,之前的种种疑团,一下子就得到了解释。

    我说能够当上大局扛把子的林齐鸣,可不是一般的小喽啰,武副局长和阎副局长等人又不可能一手遮天,怎么可能在没有充分证据之下,就将他给抓进白城子里面来呢?

    原来他们是自愿的。

    不光林齐鸣是自愿的,布鱼和董仲明都是自愿的,他们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之下,愿意用这样的方式来自证清白。

    有人想要用他们作为诱饵,将黑手双城引来这儿,但作为林齐鸣而言,他自然知道现在的黑手双城,已经不再是他们的陈老大,对于他们的结局其实并不关心。

    既然如此,他们也不介意来白城子这儿走一遭,将事情的主动权掌握在手里。

    但现在的问题在于,那帮人放的诱饵,并没有引来黑手双城,却把我给引到了这儿来。

    从当前的局势来看,很明显做局的人,并非武副局长那帮人。

    要不然也不会出现像司马辜这样的人。

    武副局长也给骗了,所以才会选择在这样敏感的时候,吩咐人对林齐鸣等人下手,落人话柄,而那布局的人则是在背后推波助澜,使得徐淡定也知道了这个消息,方才委托我过来瞧一下。

    那布局的人,想要吸引的是黑手双城,却没有想到来到这儿的人,却是我。

    而我因为担心林齐鸣、布鱼等人的人身安全,误打误撞,冲到了这儿来,双方一见面一沟通,这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林齐鸣让我赶紧逃,我自然不会啰嗦什么,转身就是一阵狂奔。

    然而就在我冲到了那边的铁索桥边上时,突然间一股阴风,从头顶之上倏然而落,让我的头皮下意识地一阵发麻。

    不好,有古怪。

    我此刻处于极度敏感的状态,任何一星半点儿的危险,都会被我放大到极致,所以对方虽然算得上是悄无声息,但我还是立刻就反应过来,直接拉开了距离。

    唰!

    一道炸响,铁索桥边的钢铁扶栏被斩断,火花四溅。

    有一个虚影拦在了我的跟前。

    这玩意通体一身黑灰之色,淡如薄影,穿着宽大的长衫,脑袋之上,带着一个高高的帽子,活脱脱像是那地府来的黑无常。

    刚才将那钢铁扶栏斩断的,正是它手中的一根招魂幡那玩意看似柔软,却有着如刀一般的锋利。

    而就在我停住脚步的时候,身后也有身影浮动。

    我侧过身子,余光处瞧见这玩意与前面那个一般模样,只不过通体呈现出惨白的颜色来,介于实质和灵体之间的状态,就如同那对应的白无常。

    哈、哈、哈……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底下的幽冥火海之中传来,紧接着我瞧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跃上了离我这儿有六七米的另外一道铁索桥上来。

    那少女穿着一件月白绣花小毛皮袄,加上银鼠坎肩,头上挽着随常云鬓,簪上一支赤金匾簪,别无花朵,腰下系着杨妃色绣花棉裙,作古人打扮,但双脚却没有穿鞋。

    不但没穿鞋,连袜子都没有一双,衬托出她一对小脚丫子的晶莹,宛如刚剥的鸡蛋一般滑嫩。

    她站在那铁护栏之上,双脚踮起,就跟跳芭蕾舞一般,小脸儿长得格外精致,虽无妆容,却胜在清新脱俗,十分漂亮。

    这位宛如跳芭蕾舞一般的小姐姐一出现,便欣喜地说道:“等了你这么多天,你终于来了。”

    啊?

    我眯着眼睛打量对方,冷笑一声,说我天天来。

    那少女笑了,说别装,你不是司马辜。

    我说那我是谁?

    少女右手一抓,却有一根如同哪吒三太子乾坤圈一般的玩意浮现,在她的手中不停抖动,发出宛如蜜蜂一般“嗡、嗡”的声响来,而她则笑颜如花,说你是黑手双城,入魔的黑手双城,对不对?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那你又是谁?

    少女骄傲地挺起胸来,说道:“我姓龙,你叫我小龙女便好……”

    小龙女?

    我靠,小姐姐,你的杨过徒儿呢……

    我有点儿无语,不想跟这位犯了中二病的女孩儿在这里浪费时间,当下也是足尖一点,冲向了前方的那位黑无常去。

    我是在与少女说话的时候,一瞬间发动的,她有点儿措手不及,而那两位黑白无常却不会被动。

    它们一直都是盯着我的,我身子微微一动,它们立刻反应过来。

    我冲得如万钧雷霆,然而对方却在一瞬间抖动起了手中的招魂幡来,朝着我猛然一扇。

    招魂幡上,莫名涌出了一股古怪的吸力来,让正在向前冲的我一阵心神摇曳。

    啊……

    我感觉到心神不宁,眼前一阵摇晃,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团漩涡。

    这种战斗方式,是我之前没怎么遇到过的。

    对方强的,并不是恐怖的修为,而是我很少有触及过的精神、神魂领域,那招魂幡微微一摇晃,我整个人都感觉天旋地转,当下暗道不好,努力保持着神台的一丝清明,然后用牙齿咬了舌尖一下。

    剧痛让我在这个时候保持住了清醒,转动身子,离开了身后那白无常的陡然攻击。

    我避开了对方的攻击,而旁边的铁护栏再一次的遭殃,给轻轻刮了一下,一大片直接被拍飞,从高空落到了十多米之下的幽冥火海之中去。

    哐啷……

    回身传来,我往后一跃,却瞧见这个时候,在半空中的栈桥四周,又多出了好几人来。

    有一个独眼老头儿,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妈,还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少妇。

    最后一个,是一个长着国字脸,就好像央视电视剧里面的男主角一般正气凛然,而我瞧向他的时候,他也正好瞧向了我。

    那男人缓缓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当年邪灵教来劫狱,放走风魔、魅魔的时候,我曾经与黑手双城打过交道,他不是黑手双城,没有那人的底蕴和豪气……”

    独眼老头儿跃上了一处铁笼子监牢的顶上,双手古怪前伸,冷冷说道:“比起黑手双城,他还差得远。”

    我听他说话的时候,瞧见不远处的黑白无常,随着他的呼吸起伏。

    那两个凶悍无比的黑白无常,居然是这独眼老头控制的傀儡?

    好厉害!

    这帮人在一瞬间出现,显然是早就埋伏于此,而从我此刻的观感来讲,这帮人的确是个个强大,就连刚才那赤足少女,都有着让人敬而远之的力量。

    虽然没有较量过,不知道对方的真实水平,但我也知晓,之前马松松跟我讲的那事儿,虽然有些出入,但差不远。

    这些人,说不定真有人跟天下十大差不多。

    元朝遗脉,而且还是与宗教总局一般,同样从8341分离出来的白城子,果然是名不虚传。

    藏龙卧虎。

    他们是被设局者请出来对付黑手双城的阵容,那帮人知道黑手双城的实力,所以才会请来这么强大的阵容,只可惜李逵没有来,来了一个李鬼。

    想到这里,我顿时就郁闷得不行。

    我是出门踩狗屎了么?

    越是这么想,我越是生气,不过还是心存侥幸,苦笑着拱手,说道:“各位,不好意思哈,我这个人呢,啥都好,最大的缺点就是容易迷路我走错路了,各位让条路出来,大家各自相安无事,你们看可好?”

    哈、哈、哈……

    围着我的好几个人都哈哈大笑,那三十多岁的少妇妩媚地说道:“这位伪装成司马辜的小哥哥,你以为我们这儿是窑子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独眼老头笑了,说哎,楚莲城,你可别这么说,窑子那是旧社会的说法,在我们新社会,可没有这种东西。

    楚莲城?

    这个少妇,就是在监狱墙上放那幽冥乌鸦、监视整个白城子上空的楚莲城?

    而那楚莲城则眼波流转,指着独眼老头儿说道:“马赫秀你个老不休,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你的那些破事,要我说出来么?”

    “别!”

    独眼老头连忙摆手,指着那赤足少女小龙女说道:“我的乖乖外孙女在这儿呢,给点儿面子。”

    两人一阵笑闹,旁若无人,而我则是一股的火气,指着不远处躺倒在地的那帮人,说这些人在监牢区意图谋杀毫无抵抗的犯人,准备杀人灭口,你们在这儿熟视无睹,反而要抓我一个见义勇为之人,这是什么道理?

    我怒气冲冲,而那国字脸则平静地说道:“这些人自然该死,不过我们的任务,就是抓住任何试图营救林局长的闯入者。”

    那小龙女嘻嘻笑道:“这位大叔,别装神弄鬼了,拔下你的人皮面具,让我们瞧一瞧,您是何方神圣!”

    <b>说:<b>

    一言不合就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