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直接击毙
    简单一句话,让马松松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我瞧见他表情有些古怪,忍不住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吗?”

    马松松摇头,说不用,我们坚守岗位,看好自己的地盘就行了,不过一会儿可能会有上面的人过来查看工作,你稍微准备一下,不要露馅了。

    我说要是问起我,我该怎么办?

    马松松说没事的,一切有我,只不过今晚可能会乱上一阵子靠,到底怎么回事啊,不会这么巧吧,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我说到底怎么回事呢,有人潜入是什么鬼?

    马松松说你别急,预警系统就是这样的,有可能是误报,也有可能是别的原因,我们不要妄动,在这儿等结果就行了。

    他一边说着话宽慰我,一边手上不停,不断地在操作台上拨动着各种按键和开关。

    在我们面前的,除了操控台之外,就是一个巨大的液晶屏幕,这主屏幕至少有两百多寸以上,由四块液晶面板拼凑而成,另外旁边还有十多个显示器,马松松的眼睛不断从每一个监控器上掠过,打量着每一个画面。

    他说得轻松,但快速的操作,却还是能够让我感觉到了紧张的气氛来。

    随着马松松的操作,与西边a级特殊监区的几个主要出入口都被单独调了出来,他将图像放大之后,回头对我说道:“我没时间看他们几个,画面我单独调到你面前的显示器上,这里是操控平台,你负责盯着这儿,不出什么意外就好……”

    我点头,说好,没问题,你忙你的,这些交给我。

    我移动座椅,来到了跟前,全神贯注地盯着面前四个二十一寸的显示器,上面有着林齐鸣、布鱼和董仲明三人监房的情况,以及外面的图像集合。

    尽管有警报声响起,但并没有任何声音传递到里面去,所以他们都在沉睡之中,并无异状。

    我目光打量了一会儿,余光处又去看别的地方,瞧见在监牢外面的长廊上,有大量的行动人员在集合,另外还瞧见佩戴肩章的高级看守人员出现,正在指挥人手,朝着西边的方向挤了过去。

    我有些好奇,说怎么样,人排查到了么?

    马松松摇头,说不清楚,我们这儿的监控系统是分开的,各监区互不关联,除了本监区之外,唯一能够瞧得,就是外面总体的情况。

    他调出了外面的画面,我能够瞧见有队伍在集结,至少上百人,而且大部分都是荷枪实弹。

    这帮人穿着与迷彩服的士兵,以及黑色制服的看守并不一样,看上去十分专业。

    马松松对我说道:“这是白城子的别动队,大部分人都是有着修行基础的,他们手中的枪械也都是特制的,有专门破防的,也有装了银弹头、麻醉剂等等的,是专门用来对付修行者以及其他异常生物的,十分专业……”

    我听他讲述着这些人的强大,没有多说什么。

    事实上,这样编制的队伍,我并不是没有见过,在天山神池宫,在茅山,我都有瞧见过不少,甚至亲手宰杀过的,也有许多。

    因为没有真正动过手,我不知道这些人的战力如何,但是对于大部分的修行者,这帮人还是挺有威胁的。

    许多正统的修行者因为民国时期的心理伤痕,和传承下来的潜规则,对于枪械之物,向来都保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认为热兵器是对于修行者的一种侮辱,故而很少有人会选择拿枪说话。

    这与当前的国情有关,也跟修行者对于自己心境的追求有关。

    但不可否认,修行者用上了枪,那种快速的反应力,以及远比普通神枪手更加准确的枪法,还是具有极为强大的威胁。

    警报仍然在响,红光闪烁,将紧张的气氛传递到了每一个角落。

    不过白城子这儿的机制十分成熟,并不会因为一两个疏漏点,就会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而是因为这样的警报,瞬间发挥出了巨大的动能来,庞大的机器开始高速运转。

    没多久,监控室这儿的房门被人敲响。

    随后“滴、滴”两声,有人刷卡进来,听到这声音,马松松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对我低声说道:“领导视察,估计是我们的顶头上司司马辜,赶紧起来,跟着我做。”

    他话语刚落,走进来好几个人,领头的是一五十岁的半老头子,穿着与我们一般的黑蓝色制服,不过肩章却多了几个杠和星星。

    马松松朝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朗声说道:“报告大队长,重刑监区值班员马松松、袁俊正在监察监区所有地区,请指示……”

    我与他一起站立,一起敬礼,显得十分自然。

    那半老头子走进里面来,摆了摆手,说特殊时刻,用不着多礼,怎么样,这边没什么问题吧?

    他脸上带笑,一对金鱼泡般的眼睛里充满了和煦的笑意,让人放松许多,马松松笑着说道:“没呢,我们这儿没啥事老大,到底什么情况啊,怎么突然之间,a馆那儿就闹起来了?”

    半老头子扫量了我们这儿一圈,然后说道:“马赫秀马老的幽府守卫在a监区巡查的时候,发现不对劲儿,于是调集同伴严查,结果发现了前些日子不翼而飞的那个陆言,那小子正躲在监区地下的一化粪池里,闷了好多天,给发现之后,开始四处逃窜,你们这边注意一点,有任何消息,立刻通知指挥部。”

    啊?

    马松松忍不住笑了,说我擦,化粪池?他这么多天是怎么熬过来的啊?吃屎咩?

    众人一阵大笑,半老头子也忍俊不禁,说也许吧。

    马松松说那个冒牌货还真的能躲呢……

    嗯?

    他这话儿一说出口,半老头子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说谁跟你说那陆言是冒牌货的?

    简单一句话,让我后背的汗水都给憋了出来。

    的确,从白城子的角度来说,一个经过了总局和民顾委双重机构认定、并且验明正身的囚犯,怎么看都不可能是假的。

    那么马松松又怎么知道他是冒牌货的呢?

    是我跟他说的啊。

    瞧见面前这位半老头子司马辜,还有他身后的好几名随从,我有点儿紧张。

    倒不是因为我怕他们,又或者别的什么,而是担心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会牵连到马松松和袁俊在这儿的前途。

    好在马松松这人临场应变的功夫不错,嘿嘿笑了一下,说他们那帮小兔崽子都在传,说一个能列入天下十大的家伙不应该这么差,刚才又听到您说他居然萎缩到躲在化粪池里面去,更觉得应该是个冒牌货才对……

    司马辜冷冷说道:“外面的流言不要信,是不是陆言本人,这个你们也不要议论,至于躲在化粪池里,他们苗疆巫蛊,本来就恶心下作,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他表面上不做评判,但话语里,却多多少少有着严重的偏向性,让人心中不痛快得很。

    我站在马松松的身边,听到这话儿,心头多少有些愤怒。

    不过身处此地,我不得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就算别人往“我”身上泼脏水,也只有忍着了。

    马松松赶忙承认错误,说对,我们对谣言的态度,是不轻信,不传播,严令禁止,我记住了,头儿,我错了,保证没有下一次。

    他显然是很得这位司马辜的欢心,听到他的自我反省,司马辜笑了。

    他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好好做事……

    司马辜说着话,又转头看向了我。

    我的心有点儿紧张,害怕他找我问些什么,我若是答不上来,那事儿可就严重了。

    然而还没有等他开口,突然间司马辜身后的随从那儿,传来对讲机的声音:“这里是总监区大门,有人翻过高压围墙,闯入了监区,速度很快,重复一遍,有人翻过高压围墙……”

    那声音很紧急,司马辜伸手,从随从手中接过了电话,然后说道:“我是值班领导司马辜,到底什么情况?”

    对讲机那边紧张地说道:“不清楚,那人突然出现,然后踩着一把飞剑,跨空而来,越过了我们的高墙和法阵,落到监牢区这儿来,瞧那模样,应该是朝着s级特殊监区去了。”

    飞剑,s级特殊监区……

    听到这些名字,司马辜的眼皮一阵跳,很快反应过来,赶紧说道:“立刻拉响橙色警报,并且通知在静修的几位大佬,告诉他们,来者不善……”

    他们正在沟通的时候,大半注意力都给吸引过去的我突然间心头一跳,下意识地回过头来。

    我瞧见林齐鸣、布鱼和董仲明的监房,突然之间,沉重的大门突然打开。

    或者说,是弹开来的。

    什么情况?

    就在我愣住的时候,监控室的对讲机突然响了,有人紧张地说道:“报告,重刑监区空中监牢处,三名在押囚犯试图越狱,监房大门已经被他们打开了,怎么办?”

    马松松一脸懵逼,而这时司马辜突然间抢过了对讲机来。

    他一脸正义地说道:“我是值班领导司马辜,听我命令,不要给我逃犯任何机会,直接击毙!”

    <b>说:<b>

    听我命令,直接击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