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元朝遗脉
    在我的眼中,白城子无疑是强大而恐怖的,这所有的光环,最主要是来自于它身上的神秘。

    在许多的江湖人看来,白城子简直就是一个地狱般的存在。

    这里有着全国最庞大的监狱系统,有着许多强大的看守,当初8341出来的强者们,一大半去创建了宗教总局,而另外一小半,则创建了这个震慑住了无数修行者的白城子监狱。

    这些人的强大,曾经让无数修行者闻风丧胆,也让强大得如同茅山宗、青城山等顶尖的宗门,都最终关闭了山门。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我不会因为邪灵教两次攻破白城子,将人劫走而小看对方半分,也不会因为那个假冒我的茶叶货从中逃脱而轻视。

    在我看来,这些在外界传得沸沸扬扬的事情,指不定其中有多少的黑幕呢。

    此刻的我,需要稳下心思来,度过这一重重的难关。

    毕竟我现在盯着的,是袁俊的身份,如果我暴露了,那么袁俊必将受到牵连,虽然这里面涉及到党派斗争的缘故,但从白城子的角度来说,袁俊的这种行为,其实已经算得上是一种背叛了。

    有这样的事情在,袁俊就很难在白城子再待着了。

    这对于许多在白城子待了大半辈子的修行者来说,这可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来的路上,徐淡定跟我简单谈起过白城子的事情。

    当初之所以会选择在这么一个地方建城,最主要的原因,并非是附近强大的军工企业和一望无垠的大草原,又或者别的事儿。

    白城子坐落于此的唯一原因,是这儿,是元朝龙脉最后的残余之地。

    曾经的元朝,从成吉思汗铁木真统一漠北,建立了蒙古帝国,开始对外扩张,向后攻灭了西辽、西夏、花剌子模、东夏、金朝等国,然后南灭南宋,一统中国,最巅峰的死期,整个漠北、华北、东北、西藏、西域、中亚、西亚、东欧都臣服于蒙古铁骑的马蹄之下,一时辉煌无双。

    然而这样的政权,百年而亡,剩下的其余汗国,也独木难支,纷纷衰亡。

    风水学说之中,只要能够打得天下,建立朝代,必有龙脉。

    元朝的龙脉在哪里,这个说法很多,有人说在成吉思汗起势的地方,有人所在中都、大都,有人说在遥远的漠北,或者说是中东,众说纷纭。

    但现如今比较肯定的说法,应该就在白城子一带。

    或者说,就在白城子监狱之下。

    那些投身于白城子之中修行的顶尖高手们,正是享受着元朝残余龙脉的滋润,在此修行,看守囚犯,只不过是顺带为之。

    要不然谁愿意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即便是残余龙脉,但想一想当年横扫天下的蒙古,想一想让欧洲人为之丧胆的“黄祸”,就能够知道,这龙脉力量的强大了。

    白城子的顶尖强者,其实也是朝堂之上的另外一股势力,只不过很少有发表自己的声音而已。

    它其实是另外的一个皇家供奉团,只是职能不同。

    因为种种特殊的原因,使得白城子真的如同一个小城一般,许多普通人进入其中,需要签署保密协议,有的很可能要在这儿待上一辈子,而即便不是,也需要待到退休之后,签署了极其严格的保密协议,方才能够离开。

    当然,这些也仅仅只是徐淡定的一些说法,仅仅皮毛而已。

    白城子的强大,在于它的神秘。

    谁也不知道那里面,到底会有些神秘东西,会有什么样的恐怖发生。

    就连袁俊这样身处其中的人,也很难讲解清楚。

    他们只能够瞧见一些自己习以为常的东西,而更多的事儿,需要真正发生了,方才能够知晓。

    没有人对这个地方了解,就连他们自己人都如此。

    汽车在开,终于来到了一处小山坡之前,进入夹道往里走,有一个不起眼的门岗,外面攀附着爬山虎一样的绿色植物,将其整体地融入到了夜色之中去。

    我停在了栅栏门之前,降下了车窗,将通行证递了出去。

    黑暗中,走来了两个人。

    一个是持枪士兵,而另外一个,则是与我一般打扮,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

    男人宛如一头黑色的豹子,眼睛晶晶亮,在黑夜里,都能够发光。

    我被他盯着,有一种很不自在的感觉。

    对方检查了我的通行证,又请我出示证件,随后还用一种能够发出红光的仪器扫过了车子,这才开始开闸放行。

    期间我们几乎没有任何交流,两人的脸上,都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冰冷。

    过了关卡,往里走的时候,一路通畅。

    这条路修得很好,笔直的一条线,沥青高速,路上没有什么人,只是偶尔能够瞧见耸立在路边的观察哨,以及巡逻的队伍。

    路过巡逻队的时候,我保持低速,本以为他们会拦住我。

    不过并没有。

    路过的时候,我仔细打量着那巡逻队的人,每一队有八人,其中荷枪实弹的普通士兵五人,身穿黑色制服的看守三人。

    士兵不论,单说那些看守,在我看来,每一个都有着很不错的实力。

    我感觉他们都有茅山精锐弟子的实力,随时都能够拉出去开打。

    很强。

    看起来徐淡定关于白城子底下有元朝遗脉的说法,似乎并非妄言,因为倘若没有这种东西作为支撑,是很难批量性地出现那种高水平的修行者。

    车子行了一会儿,越过了警戒区,来到了一处高墙之前来。

    这是第二道关口。

    从外围进入最核心的监牢里面,一共需要通过六道关口。

    与警戒区的铁丝电网不同,这儿是高墙,伪装性的树墙,将这儿的外围弄成一片林子,大门口处并非铁门,而是一种绘满了古怪符文的木门。

    那木门不是普通的木材,而是阴沉木。

    阴沉木又称乌龙木、乌木、沉木、炭化木、东方神木等,是古时沉于水土之中近乎于碳化的木材我知道阴沉木,也见过阴沉木,自然知晓其价值所在,可以说每一根阴沉木都是价值连城,有着极好的辟邪以及附法的作用。

    这么大的一震扇门都用阴沉木来做,并且弄得混圆天成、融为一体,着实是让人震撼。

    阴沉木最大的功效,就是承载法力,在上面篆刻和布阵,最为强悍,甚至能够激发出强大的远古洪荒之力来。

    我靠近其中,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这比在茅山后院的那些罡风面前,还要强烈。

    到了这个时候,我的心中多少有些紧张,感觉自己一入其中,说不定就极有可能回不去了。

    不过事已至此,我也只有硬着头皮进入其中。

    门口的检查与之前相比,并无其余的区别,而是多了一个脸部识别的功能,守卫里面除了一帮糙老爷们儿之外,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女孩子,大概也就二十四五岁,在确认了身份之后,朝我微微一笑,然后挥手,让我开车进去。

    我穿过那阴沉木的大门,进入了生活区,感觉这儿和外面的某些疗养院差不多,道路宽阔,到处倒是绿树成荫。

    没开五十米,路边有人朝着我招手。

    在车灯的映照下,我瞧见了此人正是徐淡定给我安排的接应者马松松。

    这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华东神学院毕业的,据说与林齐鸣一样,是黑手双城的学生,通过层层政审进入了白城子,也算得上是精英人才。

    不过这样的人,在人才云集的白城子,倒也算不得突出。

    我将车停在了路边,马松松一边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一边嚷嚷道:“好你个袁俊啊,都快值夜班了,你这才回来,真的是够拖拉的……”

    他拉长了嗓子,进了车里之后,低声说道:“徐总派来的人?”

    我这次过来,并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这是为了我自己的安全,也是为了接应者的安全,听到他这般问起,点了点头,说对,我是小白兔。

    呃……

    好吧,这一次我的代号,就叫做小白兔。

    我此刻的模样和袁俊是一模一样,而声音却并不同,那马松松听到了,脸上十分惊讶,伸手过来,说可以啊,你不说话,我根本就认不出来呢这是什么啊,人皮面具么?这也太神奇了吧?

    我笑了笑,伸手与他相握,说雕虫小技而已,请多关照。

    马松松说我只不过是小人物而已,给您引引道,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关照的,反倒是您,像您这样胆敢独闯白城子这龙潭虎穴的,必定是大人物,来日有机会,还请多关照。

    我说彼此彼此。

    马松松说我们换位置吧,我来开车,把车停了,我带你进监牢区去。

    我说好。

    两人换过位置,马松松开着车,然后对我说道:“一会儿进去之后,你尽量少说话,一切由我来处理……”

    他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有一道强光射到了我们这儿来,紧接着有人拦住了道路,朝着这边挥旗子。

    马松松脸色发白,将窗子降下,听到前面有人喊道:“停车,接受检查。”

    <b>说:<b>

    你好,我叫小白兔。

    你好,我叫大灰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