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紧急任务
    我第二天早上在与徐淡定的通话之中,提及了慈元阁的事情,本以为这事儿应该能够和后天之事一起解决,却不曾想徐淡定告诉我,出手整治慈元阁的,并非是武副局长,而是另有其人。

    那人是局中元老,与王红旗、许映愚和苟老等人一辈的老8341,目前的态度是中立,是计划拉拢的对象。

    这一次出手,他们只不过是浑水摸鱼罢了。

    至于原因,是那位元老有子侄跟慈元阁有恩怨,现如今想要趁势拿下慈元阁,并且将其收编了。

    趁火打劫。

    这事儿很多人都不耻,但那位元老作为跟王红旗一个年代的宿老,至今依旧发挥着余热,在墙倒众人推的这时候,倒也不会有人会站出来多惹是非。

    这就是慈元阁此刻真正的困境,再加上罗胖子说的那些理由,造成了慈元阁当前局面。

    这事儿不是不可以扳,不过需要时间。

    一口气是吃不成胖子的,也不可能一下子撂倒所有的敌人。

    政治博弈的原则,就是团结大多数人,打击一小部分人,在此之前,需要尽可能团结大多数人的力量,所以慈元阁的事情,需要稍微搁置一下。

    对于徐淡定的解释,我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徐大哥,慈元阁并不仅仅只是关系到我陆言一人,事实上,无论是陆左,还是萧掌教,又或者王明和老鬼闻铭,他们每一个人,都与慈元阁的大东家方志龙,以及首席供奉黄小饼有着莫逆之交,如果某些人因为一下个人的私利,公器私用的话,我想后果可能会不堪设想。”

    听到我的话,徐淡定也陷入了沉默。

    我的话不多,也不会像屈胖三那般时时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但一般来讲,都会实事求是,十分真诚。

    事实上,慈元阁并不仅仅是我们这些人的事情,整个江湖都在看着一个广结善缘、处处讲究公平正义的宗门,现如今说被打倒就被打倒,而且吃相还如此难看,你让大家怎么想?

    没有人会觉得这是在立威,有些人或许会恐惧,但更多的人,心中生出来的反抗精神,会传染给更多身边的人。

    到了那个时候,威信这东西,说没就没了。

    徐淡定沉默许久,然后说道:“这件事情,我需要跟龙虎山和其他人商量一下,不管结果如何,我会尽快答复你。”

    他给出了承诺,而且明显不是忽悠我。

    谈完了这个让人心情沉重的话题,徐淡定又问道:“你跟京城的古二爷关系不错?我上次听你说,你们之前拜访过他那里?”

    我点头,说对,怎么了?

    徐淡定说看热闹不嫌事大,我们现在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这位古二爷在京中的部委之中颇有能量,回头我让吴盛陪你去找他,帮着说一下,看看能不能让他们那边也给一些压力,让事情给弄妥下来。

    啊?

    我愣了一下,说你是不是找错人了,那位古二爷现在都给逼得躲起来了,倘若是在朝堂之上有实力,怎么可能如此?

    徐淡定笑了,说他怎么跟你说的?

    我将我们那天与古二爷见面时得到的信息跟他简单地说了一下,徐淡定哈哈一笑,说能够挤进天下十大评选五十人候选名单的,有几个善茬?你们也许不知道,他有一个师弟,在朝中的地位颇高,连我们都不得不认真对待,不过两家可能有一些嫌隙,他这才没有跟你们提起,但此番之事,多一份力量,就多一分成功的可能,你还是得出面,努力一下。

    听到徐淡定的话,我不再拒绝,说好,我尽量。

    打过了电话,屈胖三打着呵欠走了过来,我把自己得到的信息都跟他聊了一会儿,屈胖三哈哈大笑,说古老二那老狐狸,我早就知道他藏着掖着了他要真的走投无路了,早就跑乡下去了,还来什么大隐隐于市,还躲什么防空洞,简直笑话。

    我说你既然知道,那看着我义愤填膺的模样,也不拦着一点?

    屈胖三嘻嘻笑,说这是让你吃一堑长一智,免得整天傻乎乎的,给人骗得团团转。

    早点是京都地道的油条豆浆,罗胖子请我们吃豆汁,我实在是不敢再尝试,只有敬谢不敏了。

    没多久,吴盛开车过来接我们,然后前往回龙观一带。

    白天的时候,那地方人来人往,又有人瞧着,倒也不太好进,不过这难不倒我们,逮了个机会,我们从一处窗户处进入,然后一路走到了那个破落房间里来。

    我找不到地道的机关,只有敲了敲墙面,说道:“阿贵,出来。”

    那儿毫无动静,等了两分钟,屈胖三急了,出声威胁道:“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真不出来,我就要动手了啊……”

    呃……

    还是这家伙有威慑力,话音刚落,墙面上浮现出了一张狰狞鬼脸来,却很是阿贵。

    它一脸郁闷地说道:“各位老大,现在是白天唉,阳气这么浓烈,我没事儿出来,活不长久的。”

    屈胖三说少废话,带路。

    阿贵看了一眼吴盛,说他是谁?

    屈胖三翻了一下白眼,说管得着么你?

    阿贵一脸委屈,说真不拿我当人看。

    这般说着,它也不敢怠慢,弄开了通道,然后引我们往防空洞里去。

    旧地重游,我们到的时候,古二爷正在吃早餐,一大碗炸酱面,油乎乎的,瞧见我们,热情地招呼我们要不要来一碗。

    我瞧见他精神不错,询问起了他的身体状况来。

    古二爷很激动,掀开了盖在腿上的毛毯,指着断截处,说自从服用了那毒龙壁虎的精血之后,这本来已经结痂定型的伤口处就开始麻麻痒痒的,而且还有一股一股的暖流,能够感受到生命能量的流动……

    说到这儿的时候,他的眼睛都红了,哽咽地说道:“想不到我居然真的还有再站起来的一天,一想到这个,我就高兴得睡不着觉。”

    我瞧见他的眼珠子都是血丝,知道他这话儿不假。

    屈胖三宽慰几句,说注意休息什么的,然后话锋一转,说老古,我们对你是真不错,出生入死,陆言还给人剐了一身皮,才给你弄来这东西,也算是君子一诺,然而你呢,却还隐瞒着我们……

    他这话儿一说出口,古二爷就有点儿炸了,激动地问怎么回事。

    屈胖三是设套的高手,层层引导,用责备的语气聊起,听到后来,古二爷叹了一口气,说我明白了我那小师弟,的确是做的不错,现如今也身居高位,只不过两家好久都没有来往了,我也当做是没有这么一师弟……

    屈胖三劝道:“一家人哪有隔夜仇?再说了,你的那些徒子徒孙在外面讨生活,还不是人家在暗中照顾?这么多年过去了,孰对孰错,谁能说清楚,你就不能给人家低一个头?”

    古二爷来了脾气,梗着脖子,说凭什么我给他低头?

    屈胖三瞪了他一眼,说怎么着,在我面前,你还想装大爷了不是?

    他一变脸,古二爷顿时就软了。

    他当初之所以选择跟着我们,就是欣赏敬佩屈胖三这人,姿态放得很低,现如今又是蒙受大恩,哪里敢对屈胖三发脾气?而屈胖三敲打了一会儿他,又软语相劝,说现如今陆言这边有困难,你就放下那点儿不值钱的面子,真的有那么难么?

    屈胖三软硬兼施,又抓又打,搞得古二爷直接懵了,没多久就举着双手投了降。

    他说罢了、罢了,往日之事,谁能说得清楚,与其将这恩怨带到坟墓里面去,不如现在化解,也给孩儿们留点香火情分吧行了,我这就陪你们走一趟吧。

    劝动了古二爷,又是一番折腾,中午的时候,我们陪着古二爷和他孙女古娜一起,去见了古二爷的那位小师弟。

    见面是在紫禁城边的一家私人会所,场景很私密,两个老人斗气了几十年,再一次相见,却是一笑泯恩仇,然后抱头痛哭,泣不成声。

    随后的事情自然没有什么难度,在古二爷的牵线搭桥下,我们与那位小师弟见过了面,也算是认识了。

    而后面的谈判,我们也并不参与,由吴盛出面来谈。

    我们吃过饭,然后直接离开。

    回来之后没多久,吴盛打了电话过来,说搞定了。

    随着时间推移,好消息也越来越多,具体的虽然没有,但能够感觉到事情在一步一步地推动。

    一直到了第二天晚上,突然间徐淡定打了一个电话给我。

    电话那边的徐淡定显得十分严肃,对我说道:“陆言,有件事情,我必须紧急通知一下你。”

    我说怎么了?

    徐淡定说我们这儿的事情被泄露出去了。

    啊?

    我一下子愣住了,赶忙问道:“那怎么办?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徐淡定说该找的人都找了,该做的事情都做了,他们翻不了天,但我害怕他们从另外的地方动手,所以有件事情想要求你……”

    我说你只管讲。

    徐淡定说我担心有人会对林齐鸣他们不利,需要你和屈胖三去白城子,暗中保护林齐鸣他们,可以么?

    <b>说:<b>

    白城子,去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