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风雨欲来
    我本以为这一次要空手而归,却没有想到屈胖三居然看穿了这儿的障眼法,整出了这么一玩意儿来。

    仔细打量,我瞧见这玩意就好像一幽灵浮游,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身形是一彪形大汉,一脸狰狞恐怖的恶模样,不过给屈胖三掐住了脖子,再凶恶都变成了呲牙咧嘴,无比滑稽。

    它被擒住,却还是个死脑筋,那种刺耳的声音在我们耳边响起:“衙门八字开……”

    说完这五个字,它就直勾勾地看着我们。

    这是对暗号?

    我愣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对道:“有理无钱你莫进来?”

    那玩意机械地说道:“错误,错误……”

    屈胖三气乐了,空着的右手扬起,噼里啪啦地扇了过去,虽然没有听到啪啪声,但没一会儿,那玩意的脸就肿了,跟包子一样,又红又亮,根本没法看。

    到了这个时候,那玩意才哭丧着脸,说你们不讲规矩。

    屈胖三不满地说道:“什么狗屁规矩?赶紧领路,我们跟古二是患难好友,这一次过来,是特地看他来着,而且还带了药,来给他治伤的。”

    那玩意拱手,说你们是?

    屈胖三又要发作了,我赶忙上前,说他叫屈胖三,我叫做陆言,真的是古二爷的朋友,不骗你。

    那幽浮终于笑了,说哦,哦,我想起来了,二爷一直念叨着你们呢。

    屈胖三似笑非笑,说念叨什么?

    幽浮一哆嗦,不敢说话,而屈胖三则自顾自地说道:“是不是在骂我们言而无信?”

    幽浮整个的身子都在颤抖,缩成一团,不敢说话。

    屈胖三怒气冲冲地说道:“那个老杀才,大人费尽了千辛万苦,帮他去搞药,差点儿死掉,结果却被他在背后这般编排咱爷们,真的是行行行,大人还不伺候了,走了。”

    他故作生气,将那玩意一扔,转头就走。

    他一走,那幽浮吓得直哆嗦,赶忙拦在了屈胖三的身前,苦苦哀求道:“屈爷,你可别走啊!要让二爷知道我把您气走了,回头非扒了小的皮,将我打入深渊,永世不得超生……”

    它为虚物,根本拦不住屈胖三,被穿体而过,我瞧见屈胖三气势汹汹,那幽浮跪下来的心思都有,忍不住笑了。

    我上前拉住了屈胖三,故作责备地对那幽浮说道:“还不快带路?”

    那幽浮慌忙点头,手一挥,那贴了封条的铁门吱呀一声就开了,露出了黑黝黝的空洞来。

    一股凉飕飕的阴风从里面吹出,让人下意识地就哆嗦了一下。

    我拉着假意离开的屈胖三往里走,一边进去,一边问道:“这儿干嘛搞得阴森森的啊,你家二爷在这儿还想做什么不法勾当不成?”

    那家伙惨兮兮地说道:“哎哟,能做什么不法勾当啊?这不是最近江湖上的风声有点儿紧,好多宗门稍微站错队,就给各种理由折腾不休,而那些散人更加惨,变着法儿地刁难我家二爷在这京都,更是避不过,他接过了两次邀请,都是上面想请他出来,去公门做事,二爷拒绝了两次,然后就闭门谢客,躲到了这儿来。”

    屈胖三说他原来不住在这儿?

    那家伙说原先也在,只不过现在躲得更加深了一些而已。

    走进这地下室,能够瞧见几间的破烂店铺来,拆除得有一段时间了,再往里走就是狭窄的居所,七拐八折的,不知道之前住了多少人,那家伙带着我们一直往里走,屈胖三问它名字,它告诉我们,说它叫做阿贵。

    阿贵是古二爷之前的一长随,再一次意外事件中,给古二爷的仇家算计而死,灵魂受创,不得往生,二爷心疼这娃儿,就找了麻衣门的老大铁齿神算刘帮忙,将它塑形,弄成这般模样,长期跟随身边,也算是有个伴当。

    此时的阿贵,可以算作是一鬼魂,只不过没有太多的业力,也用不着往生。

    屈胖三撇嘴,说那就是一鬼王咯。

    阿贵谦虚,说什么鬼王啊,我距离鬼将,都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古二爷现如今的居所,在长廊尽头一处小套间的夹层下面,通过一个狭长而曲折的通道,来到一个宽敞的防空洞来,这个防空洞看样子有些年头了,估计城市改造的时候被废弃了,此刻又被古二爷给重新捡了起来,经过装修和重建之后,焕发出了新的生命来。

    我们下来的时候,空气十分清新,并不浑浊,显然这儿的通风条件还挺不错的。

    门口这儿,守着两个年轻人,瞧见阿贵带着我们下来,立刻就围了上来。

    阿贵跟他们说明了我们的身份,但对方依旧表示迟疑。

    我瞧见他们如临大敌的态度,也能够感受到这儿比较紧张的气氛来,显然古二爷的日子也并不是很好过。

    他之前或许还能够在这儿小隐隐于市,当一个逍遥自在的修行者,过着自家小日子,但这一次参加了天下十大之后,在总局那儿有了备案和档案,而且还跟我们走得挺近的,那就被人给盯上了。

    双方在门口这儿发生了一点儿争执,不过并不算什么,很快,来了一个穿着红色运动服的年轻女子,被他们称之为小师妹的,迎了过来。

    她是古二爷的孙女。

    古二爷从监控器里瞧见了我们,让她赶紧过来迎我们过去。

    这防空洞面积挺大的,至少有几百平,经过一个转折的通道,我们来到了一个大厅处,瞧见古二爷正坐着轮椅,朝着我们这边赶了过来。

    看得出来,他的精神还算不错,而瞧见我们过来,更是高兴。

    我们有一段日子没有见过面了,再一次相逢,倒也热烈,古二爷身边的人不多,除了几个刚入门不久的徒弟之外,最值得介绍的,就是迎我们进来的那个红衣女子。

    小姑娘叫做古娜,模特身材,明眸皓齿,是个美人胚子。

    她显然是听古二爷说起过我们的,在旁边不停地转动黝黑的眼珠子,打量着我和屈胖三。

    我和屈胖三并没有卖什么关子,见面之后,寒暄两句,直接开门见山地说起了毒龙壁虎精血之事,并且将装有这药引的陶瓶奉上。

    古二爷一直憋着不问,但心中其实早就活泛开了,就如同煮沸的开水。

    此刻瞧见我们拿了出来,顿时就激动得不能自已。

    人只有真正失去什么,才会懂得珍惜,而此时此刻,坐在轮椅上的他,最想做的,恐怕就是重新站了起来。

    尽管我们当初的承诺,用常识来判断,怎么看都是在骗人,但他心中难免期待。

    此刻当我们真正拿出这东西来,他还是有一些不真实感。

    在确认之后,无论是古二爷,还是他旁边的那漂亮孙女,都表现出了最大的热情来。

    屈胖三在旁边交代了服用的办法,以及一些辅药的搭配和调养,还有后续的一些康复事宜,讲完了这些,然后说道:“嘿,古二,我们赶了一路,上千里的路程,饭都还没吃呢,不弄点吃的,招待一下?”

    古二爷年纪颇大,别人都尊称他一声“爷”,也就屈胖三没大没小。

    不过这个时候他高兴得很,都恨不得将屈胖三放在神龛上供着呢,哪里在意这些,赶忙问要吃什么,当得知是涮羊肉之后,立刻吩咐孙女古娜去准备。

    趁着旁人都去忙着准备火锅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问起了他此刻的状况来。

    情况跟阿贵说得一般模样,古二爷这一次的确是转入地下避祸。

    古二爷祖上虽然是六扇门的,但这等糟粕手艺,在新社会早就用不上了,所以到了他这一辈,就再没有入过公门,不过后来的时候呢,又有了需求,所以几个师兄弟,还有徒子徒孙的,也有在公门里面干活儿的,只不过都得不到真传,并不厉害。

    他这手艺,算是刑狱行当里面的头一份,自然十分吃香。

    倘若是以前,他或许还有些想法,只是经历了员峤仙岛的事儿之后,心思多少也淡了许多,再加上自己行动不便,坐着轮椅,更是如此。

    却不曾想第一次邀请之后,他在公门的师兄弟就有消息传出来,告诉他,上面的意思,是你得进来站队。

    你若是不来,就说明心思不单纯,回头将你弄倒。

    尽管这消息并不确定,但古二爷也是来了脾气,他老人家横了一辈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气?

    所以在第二次邀约来的时候,他就人间蒸发,隐了下来。

    听古二爷说完这些,我想起一事儿来,说你既然在公门之中有些耳目,不知道对最近京都里面的一些事情知晓么?

    古二爷说你想知道谁的消息?

    我说林齐鸣,你知道么?

    古二爷说你讲的,是年纪轻轻就成为东南局大佬、被称为宗教总局少壮派代表的那位林局长么?

    我点头,说对。

    古二爷说他啊,是条汉子,只不过现在被关押在了白城子去,感觉好像要完了……

    <b>说:<b>

    那什么拯救你,林齐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