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树的影人的名
    事情发生得如此突然,让人都有些猝不及防,就连我也没有想到一直为之忌惮的毕永,会这么快就败下阵来。

    不过这事儿虽然让人诧异,但也并不奇怪。

    毕永想尝试用智商压制我,让我陷入他的层层算计之中,最终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为了达成这一目的,他不得不做减法,将许多东西都给舍弃掉,包括自己最为醒来的鱼龙戟都给放了,偷偷摸摸地藏在了那看门老头儿的床下去。

    只可惜他并没有完全能够将我给忽悠住,而一旦如此,他强势的地方就失去了很多可以依仗的东西。

    他之所以会选择如此,大概是出于对自己头脑的自信。

    当然,很明显,他败了。

    啊……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惨叫的毕永并没有引来同伴的同仇敌忾,在电光火石的战斗之中,只有徐涛怒吼着朝我冲了过来,让我为之担心的那两位血族老外,与白宇飞居然毫不犹豫地转身而跑,试图离开这太平间。

    不愧是乌合之众,一点儿情谊都没有,只要是己方落入下风,却是毫不犹豫地将队友卖了出去。

    这不是一个有着信仰和荣誉的团体,每一个人都为自己而战。

    不过对方越是如此,我反而越发放下了心来。

    敌人倘若捏成一个拳头,我或许还会担忧一些,但如果只剩下一两根手指,对我来说,完全形不成任何威胁。

    不过那个徐涛倒是让我有些肃然起敬,虽然我并不太喜欢这种造反的员工,但他在面临绝境之时表现出来的悍勇,反而让我肃然起敬,远比那白宇飞的观感要好上许多。

    不过这并不会成为我放过他的理由。

    啪啪……

    两人错身而过,徐涛腾身而起,直接砸落在了地上,嗷嗷地叫了起来,动弹不得,而我回过头来,瞧见毕永咬着牙还想要去用那断肘拾地上的鱼龙戟时,知道这个家伙还是有些太多的不甘心。

    不过我不会给他任何的机会。

    一步错、步步错。

    路是他自己选择的,既然失败了,那就应该面对当下的结局,而不是选择负隅顽抗。

    我没有理会徐涛,而是一个箭步冲到了毕永跟前来,止戈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长剑锋利,毕永不敢再作动弹。

    他刚刚从假死状态之中走出来,身体的机能还没有完全恢复,身体僵直,冻得瑟瑟发抖,嘴唇乌紫,一边哆嗦,一边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怎么会还在这里的?”

    我笑了,说你觉得以我的智商,早就应该离开了,对吧?

    毕永说你跟我听说的不一样。

    我叹了一口气,说人都是会变的,倘若是以前的我,还真的玩不过你们这帮老江湖,如果不想办法作一些变化,我早就死得坟头草一尺高了毕长老,大家都是体面人,不要做那些让我为难的事情,好吗?

    毕永也长叹一口气,颇有些英雄末路的样子,说唉,我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英雄一世,纵横睥睨,却落到了你这么一个刚出道的晚辈手中,可悲、可叹啊……

    我说你最大的错误,就是背叛了茅山,这才是洗脱不去的污点。

    毕永突然诡异一笑,说我最大的错误,是小瞧了你……

    他说着话,整个人却是仿佛要化作无形一般。

    还想逃?

    我在对方说话的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当下也是伸手过去,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胳膊,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毕永拉向某种未知之处去。

    而与此同时,从他光溜溜的身子臀部处,传来微微的纸张燃烧之气来。

    我以为他浑身光溜溜,什么都没有。

    没想到他居然还能够在五谷轮回之地,藏着一张符箓,准备逃生。

    太奸诈了。

    啊……

    我感受着那力量疯狂的拉拽,下意识地收起手中止戈剑,双手抓住了毕永的断手,使劲儿往回拉。

    我怒声吼叫着,拼死抵御那强大的拉拽力。

    我还就不信了……

    毕永一开始自以为得逞,满心觉得自己就要逃脱升天,却不想我将他紧紧抓住,不得挣脱,力量宛如万钧之势,顿时就变脸了,几秒钟之后,我最终抵御住了那一股力量的拉拽,将毕永给留在了这儿。

    这时他的脸色完全就是一片灰白,眼神都黯淡了几分。

    我差点儿又给晃悠了一下,脾气自然不会很好,当下也是扬手而起,直接给那家伙来了一个大耳刮子,怒气冲冲地说道:“妈蛋,真的是给脸不要脸。”

    我三两巴掌,将毕永直接给扇晕了去。那可怜的茅山长老在这样的情况下,毫无还手的能力,两眼一闭,晕死了过去。

    我掏出了来之前茅山给的捆仙绳,将人捆得结结实实,又将另外一位徐涛也给捆住。

    弄完这些,我又遁入了虚空之中。

    半分钟之后,我出现在了停车场,白宇飞和另外两人正匆匆忙忙地朝着一辆黑色的别克g18赶了过去。

    他们想逃。

    我在虚空之中,瞧见了这些人脸上露出的惊慌面孔,突然间感觉到了几分莫名的满足。

    树的影儿人的名,现如今我陆言也是一个江湖上有名的腕儿了。

    正是因为我的名声和战绩,使得这帮人对我产生了恐惧和畏意,这才是毕永一直避免与我正面交锋的原因,也是这些让我都感觉有些棘手的家伙,在瞧见毕永被擒的一瞬间,并没有选择一拥而上,若是转身就逃的原因。

    对于毕永来说,正如同他之前跟破风所说的一样,他自己都未必比得上那任何一位无面剑主,而我却凭着一把剑,将那些家伙宰鸡一样弄死了去。

    而且在此之前,我还杀了他们那么多的高手。

    即便那个时候的我,是被虚清真人附身,但对付他来说,也的确是绰绰有余。

    所以他宁愿智取,也不愿力敌。

    这帮人也是。

    当然,心理上的满足,并没有消解我心中的仇恨,这帮无事生非的家伙是茅山遭劫的最大元凶,本着除去敌人有生力量的原则,能杀一个,就杀一个。

    我怕他们联合起来,但如果是一团散沙的话,不妨趁乱动手,痛打落水狗。

    铛!

    眼看着这帮家伙就要接近那辆别克pv,我没有对这些人动手,而是直接闪身出现在了车厢的副驾驶室。

    在这儿等待的司机,已经将车子发动了,随时准备离开。

    瞧见突然出现的我,他吓了一大跳,待瞧清楚是一陌生人之后,毫不犹豫地从怀里摸出了一把黑黝黝的手枪来,抖动扳机。

    我没有做别的,而是伸手过去,将他的手腕折断。

    子弹依旧出了膛,全部打在了他的胸口上。

    随后我又遁入了虚空之中,止戈剑带着凌厉的剑锋,落在了白宇飞的跟前来。

    啊……

    这家伙也是一个凶悍之人,抓起那杆折叠钢抢,朝我刺来,舞弄中,体现出了几十年的基本功,却是一个顶不错的强人。

    然而他身边的另外两位,却着实有一些不太给力。

    当我出现在白宇飞身后的一瞬间,他们两个不但没有选择进攻,而是仓惶地陡然跳起,然后化作了一大蓬的蝙蝠,朝着天空飞了去。

    这尼玛,还真的是吸血鬼。

    只不过,这也太胆小了吧?

    我的止戈剑乃杂毛小道精心打造的顶尖法器,一阵激斗,三五秒钟之后,白宇飞手中的折叠钢枪应声而断。

    就在我准备削去对方头颅的时候,那家伙见已到绝路,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跪倒在地,口中大叫道:“陆爷饶命,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牙牙学语的孩子……”

    听到他这老土得掉牙的求饶之语,我这一剑愣是没有斩下去,人却忍不住地笑了起来:“你特么的就不能来点儿新鲜的?”

    白宇飞苦笑着说道:“陆爷,我们也就一小喽啰,杀了你也是脏了您的剑,饶了我吧?”

    我本不是什么暴戾之人,在这文明世界,能不杀人,最好不杀人。

    咱得以德服人。

    听到对方求饶,我没有一杀了之的想法,沉思了几秒钟,然后说道:“懂事么?”

    白宇飞说懂。

    我说那行吧,起来,去把毕永那家伙给我弄出来,我们开车回茅山。

    呃……

    白宇飞有点儿郁闷,自己明明是过来接应毕永离开的,结果这回反倒是将人给送回去,这事儿可不是操蛋么?

    我瞧见他有些犹豫,说怎么,不想干?

    白宇飞赶忙摇头,说哪能呢?

    这家伙选择了合作,我没有跟他啰嗦,带着他重新回到了小红砖楼底下的太平间,又降服了那徐涛,然后让这两人押着昏迷的毕永,回到了停车场的别克车前面来。

    回到车上,我才发现那司机并没有死,只是受了重伤。

    我让白宇飞来开车,徐涛和司机在后排相互包扎,而我则坐在副驾驶上,放平了,舒舒服服的半躺着。

    至于毕永,给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然后扔在了第三排。

    我让白宇飞将车开出医院,朝着高速走去,然后又问他拿了手机,打电话给最近的茅山联络人,让他来接应。

    随后我半躺着,闭目而眠。

    我都有微微鼾声了,车里一堆人,却没有一个敢造次的,都给我镇住了,大气都不敢喘。

    <b>说:<b>

    茅山刑堂办事,不相干的人闪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