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太平间的蹊跷
    南南到底是专业的,我还在一头雾水的时候,他估计已经将所有的线索都整理出来,得出了结果。

    停尸房。

    这就是毕永的藏身之地,也说明了他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么一个地方消失,除了因为医院这儿人多眼杂、人流复杂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医院这儿的停尸房有冷库,能够让他的身体保持低温,并且迅速进入假死的状态。

    如果我马马虎虎的,一点儿耐心都没有,说不定就真的傻眼了。

    只不过,大概是那家伙做得太过分的缘故,老天都不饶他,以至于恰好南南出现在了这儿。

    我锁定了目标之后,对南南说道:“时间急迫,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咱们来日再见。”

    南南有些担忧,说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我摇头,说不用,你照顾好自己就行。

    南南行动不方便,跟着我帮不上什么忙,不过他的话儿却提醒了我,这大半天的时间过去了,有了这么多的时间,说不定毕永身边会有一些帮手,我还是得注意一些。

    其实即便是毕永身边没有帮手,单凭着他茅山长老的名头,我也得多加谨慎一些。

    我不是膨胀的人,虽然在此情此景之中,我占据了强势的地位,但并不代表着我可以高枕无忧,要知道那毕永可是奸诈狡猾之人,他的谋算周密,未必不会没有后招。

    我打听了停尸房、也就是太平间的方位,居然并不在住院部的负一层,而是在他们这儿后院一处老式红砖楼的地下室那儿。

    那里很静,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人会去。

    我走到门口附近的时候,左右打量一番,没有瞧见什么特别的东西。

    就在我打算进去之时,突然间心中一动。

    我往旁边退了两步,找了一个视线的死角之处,然后遁入了虚空之中。

    在虚空之中的视角层次很多,各种各样的角度都有,无数的景象朝着我的脑海里纷呈而来,仿佛一下子都要塞进里面去一般。

    我需要从这些图像信息里面,找出我需要的东西来。

    然而我没有能够瞧见停尸房里面的情况。

    那儿是一团漆黑。

    这种情况我碰见过,要么是有什么特别的法器遮挡,要么是有人布阵隐藏,不过在这样的一个郊区医院里,出现这样的东西,的确就有些让人生疑了。

    从虚空中走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来到了停尸房的里面。

    这儿的温度很低,比外面低上十几度。

    这还是房间里,如果是那冷藏的柜体里面,温度更低,有的甚至能够达到零度。

    当然,那只是特例。

    停尸房内,并非一片黑暗,还是有亮光的,不过昏黄的灯光在这样的情形下,显得格外瘆人。

    好在我算是去过黄泉路的狠角色,别说是一停尸房,就算是一僵尸洞,也没有半分情绪波动,面不改色心不跳,习以为常。

    这儿的停尸房显然是近年改造过的,跟老式的停尸房并不相同。

    除了正厅中间,摆放着三具刚刚摆放,还没有来得及处理的尸体之外,其余的都是封存在柜式冷藏库之中,那玩意有点儿像是抽屉,一拉一具尸体,在口子那儿写着标识牌,谁谁谁一目了然,十分好找,用不着胡乱寻摸。

    我在这太平间中缓步走着,依次打量着那三具没有来得及放进柜体的尸体。

    两男一女,其中两个都是年纪比较大了的,唯有一个男的是小年轻,看样子是出了车祸,又或者别的什么事故,半个身子都成了筛子,尽管有过清洗,但依旧有暗红色的鲜血渗出来,将那塑料材质的裹尸袋弄得一大滩。

    这三个人,没有一个是毕永。

    这事儿并不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像毕永这么一个谨慎精干的人,在做一件事情之前,必然会将事情办得很圆满,不会给你太多的漏洞。

    他不可能将自己摆在明面上来看,也不可能那么容易被人发现。

    此时此刻的他,应该是躺在某个冷冻柜体里面呢。

    而至于是哪一个……

    我再一次地使用了大虚空术,发现整个太平间一片朦胧,许多的地方都黑暗一片,混沌不已,让我无法瞧清楚这些。

    毕永有过布置。

    那家伙大概是知道我的手段,所以才会弄出这样的东西来,然而这样一来,反而有点儿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却是将他的存在给暴露了。

    太平间的异状,让我更加确定了毕永就在这儿。

    我十分镇定地站在原地,然后目光从左扫量到了右边,决定既然如此,我不如每一个抽屉都检查过去。

    毕永想跟我玩金蝉脱壳,那我就给他来一个事无巨细。

    我要让他知道,孙猴子就算是本事再大,也逃不出如来佛祖的五指山。

    我着急了一整天,早就憋着一股劲儿,此刻也是说干就干,当下就开始将每个抽屉盒子都给拿出来,仔细打量里面的尸体面目,试图将毕永给找出来。

    然而这件事情,着实是一件苦差事儿。

    那被规整收入冷藏柜体里面的尸体,基本上都是赤裸着身子,躺在一裹尸袋里面的,根据死去的时间长短,呈现出不一样的状况来,新一些的还好,有的死的时间长了的,浑身僵硬,皮肤发青淤黑,甚至还有些尸液渗出,在低温下,又冻成了固体来。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这些尸体瞧起来,着实有一些吓人。

    哦,说错了,对于别人来说是吓人,而对于我来说,是有一些恶心。

    我费了好一会儿的功夫,终于将左边的整排柜子都瞧过一遍,并没有发现毕永在这儿,这情况让我有点疲惫,而正当我准备打量另外一边的时候,门口那儿却是传来了动静。

    什么情况?

    我左右一打量,闪身躲入了角落的一处拐角处去。

    刚刚一藏好,那铁门就打开了,有人推了车子过来,外面还听到哭哭啼啼的声音。

    原来是又有人去世了,送尸体过这儿来。

    人送来之后,稍微整理一下,又将铁门给锁上,经过这一场变故,我开始加快了速度,很快就将太平间里所有的冷藏柜体都给瞧了一遍。

    然而让我失望的,是所有的柜体我都瞧过了,却没有一具是毕永。

    也就是说,我们的推测是错误的。

    那家伙不在这里。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毕永这家伙在这儿,其实是故布疑阵,让我以为他人在这儿,而那家伙却另外找了去处。

    是这样的么?

    我回想起刚才检查的画面,裹尸袋里面的每一张脸我都认真打量过,的确是没有毕永,而且这个停尸房里,几乎所有的地方我都找过了,根本不可能再藏人。

    我真的错了么?

    刚才我还在笑话毕永“此地无银三百两”,现在就给他打了脸。

    那孙子的心思实在是太复杂了,把我玩得团团转。

    到底怎么回事呢?

    我站在原地,下意识地伸手摸下巴,结果手指上散发出了一股尸臭味儿来,让我忍不住地有点儿反胃,恶心想吐。

    等等,我一定是忽略了什么。

    是什么呢?

    我闭上了眼睛,思考了一会儿,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来,然后直接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下一秒,我出现在了太平间门口的保安室。

    这儿有一个大爷在守门,处理太平间的一应事务,它有点儿像是传达室,在靠门口的高柜子上面,摆着一个二十一寸的彩色电视机,放着当地的新闻。

    而在靠墙那边,则有一个高低床,一老头儿坐在床上,正扒着饭呢,瞧见突然出现的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我们两个大眼瞪小眼,几秒钟之后,老头儿手中的搪瓷盆哐啷一下掉在地上,饭洒落一地。

    他则是低叫了一声“我的娘哎”,直接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他给我吓到,以为是见了鬼。

    我走上前去,伸手按住了这保安大爷的脖子,感觉身体还算正常,并没有因为心肌梗塞或者高血压等毛病吓死了去。

    毕竟是太平间的保安,不管怎么说,身体素质还是行的。

    我没有再理会这些,而是低头下来,朝着那高低床的下面瞧去,很快就从一堆破袋子后面,找到了一包东西。

    那是一整套的衣服,再加上一根两尺长的棍子。

    我伸手往里面探,将东西给拉了出来,瞧见这衣服却正是毕永身上穿着的,而那长长的金属物件,并不是棍子,而是毕永的看家法器鱼龙戟。

    我拿在手上掂量了两下,感觉到这玩意上面蕴含着的气息,十分雄浑。

    很不错的玩意儿。

    毕永的东西在这儿,人必然也在这个地方,只不过刚才我把太平间里所有的抽屉都检查过了,什么都没有发现,那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毕永什么都没有拿,光着屁股走了?

    不对……

    我脑子有点儿乱,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听到门口那儿,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每一下,都很用力,听着不像是什么善茬。

    紧接着有人透过洞口往里面瞧,我下意识地躲开,听到有人说道:“别敲了,那老头睡死过去了,咱直接进去得了。”

    另外一个人冷笑,说这老头儿真好命,本来打算宰了他的。

    <b>说:<b>

    猜猜毕永去了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