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淮安医院
    小郭姑娘没有任何犹豫,小鸡啄米一般点头,说好啊。

    我瞧见她答应得痛快,知道她没有明白我的意思,赶忙跟她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的离开,而你,需要找人帮忙,将这两个茅山叛徒送回茅山去,懂我意思么?”

    小郭姑娘点头,说我懂你意思,这两人不是已经晕过去了么,只要绑好了,让他们没有反抗能力,我应该没问题的。

    我盯着她,说你确定?

    小郭姑娘犹豫了一下,说要不你帮我再检查一下?

    我走上前去,用随身携带的尼龙绳子将这两人给捆得结结实实,保证他们不能够挣脱之后,仔细打量了一下,那破风长老经脉尽断,一身本事都使不出来,而蒙谊的手脚筋全断,连行走都困难,又吃了我的黑拳,只怕几个小时内是醒不过来的。

    而即便如此,我还是有些担心,要知道修行者除了手脚上面的玩意,还有别的,比如驭鬼养妖。

    毕永就弄了一头虎妖,平日里看不出来,一旦召出,便是一得力帮手。

    我不确定破风长老和蒙谊是否有这样的装备,只有尽可能将他们身上搜了一遍,又回过头来,问小郭姑娘有没有带手机。

    她说有。

    我问那有没有信号呢?如果有,打电话联系人,几个人合作,应该没问题。

    小郭姑娘掏出手机来,结果发现还真的没有信号。

    我有点儿发愁,而小郭姑娘则催我,说哎呀,你快别管我这儿了,实在不行,我在这里等你也行,你快去快回。

    我说毕永此人十分狡诈,糟了这一回,只怕他已经有所察觉,未必会那么容易找到他了。

    小郭姑娘比我更急,说那你还不赶快追过去?你放心,我这儿没事的,真的要有什么意外,我直接将这两人捅死,可不会让他们得逞。

    听到她这般肯定的话语,我不再犹豫,点头,说那好,记住,别心软,真有什么事情,直接动手。

    我没有黏黏糊糊,因为我知道,无论是破风,还是蒙谊,都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他们都只是一把枪。

    毕永才是枪手。

    那个家伙能够在我出现的一瞬间,就选择壮士断腕,必然是怀揣着见不得人的大秘密,如果真的要是给他跑了,那危害性不知道会有多大呢。

    我此刻已经不指望小郭姑娘能够将人送回茅山了,实在不行,直接给这两人一人一刀,也算是清理门户了。

    想明白这些,我嘱咐了小郭姑娘几句,然后又开始了奔行。

    从落星司南的指示来看,毕永离我这儿,已经很远了。

    至少几十公里。

    人的双腿是不可能跑得这么远的,就算是汽车也不行,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基本上可以肯定,那个家伙肯定是用了什么比较特别的手段,至于是那什么虎妖,还是李道子的珍藏版符箓,就不得而知了。

    但我知晓,这一次的追踪,只怕不会跟之前那般顺利。

    毕永应该是察觉了不对劲儿,毕竟这儿离茅山已经有了上百公里的距离,我却能够这么及时出现在这儿,他必然是被什么手段给盯住了。

    至于是什么手段,身为茅山长老,他大概也是能够猜得到的,如何防范,说不定也有办法。

    如果是这样,那么我可就有得头疼了。

    与小郭姑娘分别之后,我继续顺着落星司南的指示往前追逐,一路上也顾不得损耗,用那地遁术代步,追了一个多钟头,从山林来到了田野,又从田野来到了人群聚集之地,最后来到了一个城市的郊区来。

    而就在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我出现在一处医院的停车场附近。

    我掏出了落星司南来,发现指针到这儿的时候,完全定住了,没有任何效果,我使劲儿摇晃了几下,知道它已经失去了毕永的信息。

    我从停车场绕了一下,从医院的牌子那儿,得出了一个讯息来。

    这儿是淮安,一个离金陵并不算远的城市。

    我端着那落星司南,仔细地打量着,发现毕永的确是消失在了这附近,而且是一点儿信息都没有。

    如果他又使用了那符箓或者手段,落星司南的指针虽然轻微,但还是会有反应的,但显然并不是,那么也就是说,毕永是找到了屏蔽追踪的办法。

    是什么办法呢?

    我左右打量着,看着来往的车辆,以及远处的医院大楼,心中有些郁闷。

    毕永到底是毕永,老狐狸还真的是不太好对付啊。

    我愣神了好一会儿,终于想起最土的办法,找到了停车场的保安,询问起他有没有见过一个阴阳脸的老头儿来。

    所谓“阴阳脸”,指的是毕永的脸上天生有胎记,左边的半边脸有呈现出暗红色,右边正常,弄得整个人十分丑陋,也很古怪,一般来讲,只要是瞧见这样的模样,很少有人会立即忘记的。

    然而门口的两个保安,都告诉我没有瞧见过。

    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我没有气馁,而是又找了附近的行人和停车场的司机,挨个儿的询问起来。

    大概是我这持之以恒的态度感动了上苍,一个留着一头栗色短发的年轻姑娘抬头想了一下,说你这么说,我倒是记起来了,那人穿着一大褂子,走进医院大楼了,至于阴阳脸……好像是吧,有边儿脸有点红,对吧?

    我点头,说对,他进了大楼?多久之前?

    短发姑娘说大概二十分钟之前吧,他进楼的时候,回头望了我这儿一眼,一对眼珠子跟猫头鹰似的,特别的瘆人,弄得我到现在还挺不舒服的呢……

    二十分钟之前啊?

    我心中琢磨了一下,又问了几句,然后朝那姑娘道谢。

    那短发姑娘从我笑了笑,说客气,帅哥你是干啥的,怎么感觉像警察啊?

    我冲她眨了一下眼睛,说差不多吧。

    短发姑娘掏出手机来,粉红色的外壳,摇了摇,说帅哥方便的话,留个微信号呗,我下次要是碰到麻烦了,还可以找你呢……

    呃,我这是被人撩汉了么?

    我有点儿尴尬,摆了摆手,说执行任务呢,时间紧急,我们下次吧。

    我顺着那短发姑娘指的方向,进了那医院大楼。

    这儿挺大的,前后几栋,有门诊有住院楼,刚才那姑娘的话语提醒了我,我进了大厅里面之后,转手到了走廊边的第一个厕所,进去之后,立刻使用大易容术,变成一个模样平凡的普通人,出来之后,端着那落星司南,在六个楼层上下找寻着。

    我可以肯定,毕永应该就在这附近,他大约是想到了什么办法,将自己的踪迹抹除了去。

    但我相信,杂毛小道的手段并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

    那家伙或许是在某个特定的环境之中,才得以隐匿身形,而一旦离开这个医院,或许就又会被落星司南感应得到。

    当然,这是我的一个猜想,倘若不是的话,那我可能就真的跟丢了毕永。

    如果是那样,那么我真的有点儿无言回返茅山,面对陆左他们了。

    我只有相信前面的一个可能。

    然而我在整个医院,无论是门诊大楼,还是住院部,又或者其余的几个地方转悠了大半天,却都没有任何讯息流出,落星司南也没有任何反应。

    这情况让我有点儿郁闷,到了下午五点多的时候,饥肠辘辘的我终于想起一件事儿来。

    我得吃点饭了。

    这一路追逐让我疲倦不已,之前精神紧绷,还没有觉得,此刻感觉希望渺茫,饥饿和疲惫就浮上了心头来,我伸手往兜里摸了摸,发现随身还带着钱,便问了路过的一护士,然后前往医院食堂那儿去。

    我不愿意离开这儿,别的不说,在这儿守上几天再说,要真的让毕永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跑了,那我的脸可就丢大了。

    这会儿虽然是饭点,但医院的食堂人却并不多,大概是伙食并不太好的缘故。

    我买了票,过去点了一份饭,找了个角落,简单尝了一下哎哟喂,还真的是难吃。

    我也是真饿了,再难吃的东西,也管不得太多,呼啦啦全扒嘴里去了。

    一份吃完,我还没有饱,站起来还打算吃一份的时候,突然间愣住了。

    我瞧见了一个人。

    南南。

    于南南,金陵双器于墨晗大师的孙子,当今之世最有名的制器大师之一。

    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想起手头正好有一份毒龙壁虎的精血要给他,本来打算去过萧家大院后找他的,只不过给茅山的这事儿耽搁了,现在碰到了正好,于是走过去跟他打招呼:“南南!”

    南南听到我的招呼,有点儿诧异。

    他的性子内向而古怪,坐在轮椅上,抬头看了一下我,皱着眉头说道:“你是?”

    我这才想起自己换了脸,南南是认不出来的,于是走到跟前,半蹲下身子,低声说道:“我是陆言啊,有点儿特殊情况,所以没有用真面目示人,你呢,怎么会在这里?”

    南南一愣,说你、你是陆言?

    他的脸上,满是惊讶,仿佛我犯了什么杀人放火的坏事儿。

    <b>说:<b>

    呃,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