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劫后新生
    我一觉睡醒过来,感觉这辈子都没有睡得这般香,就好像是吃了安眠药一般,那畅快淋漓的感觉,如同长期便秘的病患吃了泻药,哗啦啦,哎哟喂……

    我起了床,伸一下懒腰,瞧见天色居然已黄昏,吓得我赶忙爬起来,在脑子里算了一下时间,知道这一觉十几个小时就过去了。

    我走下阁楼来,没有在房间里找到屈胖三。

    我找遍了整个阁楼,都没有瞧见一个人儿,想必是在我睡觉的时候,大伙儿都有事儿出去了。

    我出了门,阁楼门口旁边有一个水池子,是从附近山泉处接来的水,竹管子打通,拧开木塞,清凉的山泉水哗啦啦地就流了出来。

    我就着山泉水简单洗漱完毕,这时从转角处走来一个小道姑,约莫八九岁的年纪,梳着一个可爱的道髻,一对大眼睛如同黑珠子一般,滴溜溜地转着,小心翼翼地对我说道:“陆长老,你醒了?”

    她的话语娇滴滴的,就像黄鹂鸟儿一般清脆,我瞧见她小鹌鹑儿一般楚楚可怜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说对呀,你叫什么名字?

    小道姑低头,说我叫百合。

    百合?

    咳咳……经历过那么多年的网络冲击,我的脑海里下意识地就朝着“污”的方向想去,老司机一下子就翻了车,下意识地笑了起来,弄得百合一阵莫名其妙,无辜的小脸蛋儿红彤彤的。

    我又问她,说其他人儿呢?

    小道姑还没有说话,这时旁边突然多出了一张包子脸来,冲着我挤眉眨眼,还吐舌头,说陆言陆言,你真的好懒啊,大家都忙得后脚跟踢头,就你呼呼大睡。

    啊?

    我瞧见包子从旁边蹦出来,不由得一愣,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包子撅着嘴,说茅山是我的地盘,我怎么不能在这儿?

    我脑子反应过来,知道陆左出山,将她和朵朵给找了回来,于是问道:“朵朵呢?”

    包子郁闷地说道:“屈胖三去修补茅山山门前的大窟窿,朵朵就跟在旁边,夫唱妇随,好让人羡慕,我帮不上什么忙,就来秀女峰这儿待着了。”

    哦。

    原来屈胖三已经去修补山门了,想必是朵朵来了,那小子的劲头儿上来了,都用不着我这个监工。

    包子的小嘴儿不停,吧啦吧啦地说着:“……你知道你睡觉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事儿么?”

    我说怎么了?

    包子说茅山变天了,可恶的符钧下台了,变成了普通长老,而小明又成为了掌教真人,吃惊吧?

    我点了点头,说好吃惊啊。

    包子一脸气愤,说你哪有吃惊啊,你是不是知道这件事儿?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这小姑奶奶解释,而就在这个时候,山道那边跑来一姑娘,却是李诗楠,她冲着这边喊道:“百合,掌教真人来了,问起陆长老起床了没有。”

    百合回过头去,说起来了,起来了。

    李诗楠快步走来,满头大汗,而到了我跟前,却是躬身行礼,说见过陆长老。

    我拱手,说李师姐。

    李诗楠连忙摆手,说您叫我名字就好对了,掌教真人来秀女峰了,问起你有没有醒,若是醒了,让我请您去观音殿。

    这时包子才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衣袖,说陆言、陆言,你怎么变成长老了?哪门子的长老啊?

    我笑了,说你不知道么?

    包子一脸茫然地摇头,说不知道啊。

    我指着旁边的小道姑百合,说让她跟你解释吧,我先去见萧大哥。

    没有来得及理会这凶猛的萝莉包子,我跟着李诗楠来到了秀女峰的观音殿前,杂毛小道正在跟施长老交代着什么,瞧见我进来了,便冲着施长老一拱手,交代两句,便迎了过来,对我说道:“走,我们出去说两句。”

    我朝着施长老拱手,然后与杂毛小道走出了殿前来。

    他对我说道:“我听学道长老说起了你的事情,知道你在修行陈抟胎息诀,第一次的时候,特别重要,所以今日召集众人宣布昨天会议结果的时候,就没有让人来叫你,只是宣布了你的任命……”

    我有些汗颜,说不好意思,第一次弄这个,有点儿不熟悉,没有控制好时间,耽误大事儿了。

    杂毛小道摇头,说倒也不必,改天带你去众人面前认识一下便是了对了,学道长老传你的这手段,可还好使?

    我点头,说是,睡得挺踏实的,只不过并没有能够弄醒我肚子那小东西。

    杂毛小道笑了,说来日方长嘛,这个不用急。

    我说对。

    他跟我简单地介绍了一下今天的事情,包括山门的修复境况,以及那些俘虏的处理,和茅山子弟自查工作的进展……

    他说了很多,我赶忙拦住他,说你现如今刚刚上任,百废待兴,有许多的事儿呢,用不着跟我说这些。

    杂毛小道说这怎么行,你现如今也是茅山的外门长老,按道理说,对这些都应该有知情权的。

    我说咱们兄弟,何必讲究这些?

    杂毛小道瞧见我如此说起,也不再聊这些,而是问我,说陈抟胎息诀是学道长老俗世家族传承,茅山无人知晓,他愿意传给你,已经算是破了例,犯了规矩,这算是一份很大的人情,你得记在心里。

    我点头,说我知道,学道长老在这件事情上面,做了很大的让步,想必虚玄真人的那封信,也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杂毛小道说对,我拿你当自家兄弟,不见外,所以才会跟你说这些。

    我说这是自然,不但是陈抟胎息诀,他还传了我黄帝御女经。

    啊?

    杂毛小道身穿一件黄色道袍,胸口太极八卦,周身云雾刺绣,本来颇有掌教威严,听到这话儿,顿时就绷不住了,笑着说道:“这玩意可真的是有点儿猛,你目前没有女伴儿的话,还是不要修炼的好,要不然到时候扛不住,冰块镇着都没用。”

    我说听你这话儿,仿佛老司机的样子。

    杂毛小道嘻嘻笑,说我虽然是掌教,但对这玩意还真没有太多了解。我修的是另外一门手段,叫做山间花阴基,无需实质接触,只需要闻闻气息,便能完成修炼当初我修为尽废,就是凭着这玩意儿,慢慢接上的经脉。

    两人又聊了一阵,然后杂毛小道问我饿了没,邀我去山下用餐。

    他此番过来,是拿材料的,已经准备离开,我听说大家伙儿都在山下,便也不再这秀女峰待着,跟着他走下上去。

    在茅山宗门之内,为了赶路的需求,大部分时间,用的都是纸甲马。

    这纸甲马其实是一种神行符箓,在茅山宗这样的洞天福地使用,能够缩地成寸,将行动力迅速提升,会画这种符箓的人并不多,所幸的一点,是杂毛小道正好擅长此道,使得他身上随时都有备用的,当下也是带着我风驰电掣下了山。

    我们来到了山门附近,这儿在两天之内,就盖起了许多的简易木屋,杂毛小道带着我来到了不远处的空地,老远儿就听到屈胖三的咆哮声。

    那小子正支使着三十多号人四处干活儿呢,一边指挥,一边叫骂,显示出了极为严厉的一面。

    而在另外一边,我瞧见了陆言,他正在跟冯乾坤边走边聊着。

    我们过来,陆左瞧见,朝着我挥了挥手。

    我和杂毛小道赶了过去,陆左冲着老兄弟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道:“怎么样,我听说你又学了些本事?”

    我并没有隐瞒陆左,将事情跟他讲了一遍。

    陆左也是暧昧地笑,说前面的那睡功挺适合你的,但那什么黄帝御女经,你真得悠着点,到时候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着实有一些浪费精力。

    得,这位也是老司机。

    刚才来的时候,杂毛小道告诉我,说陆左也在这儿帮忙,主要是审问现如今的那些俘虏,尽可能地从他们嘴里挖出更多的线索来。

    我们这边聚在一块儿,大家聊着天,正在耍威风的屈胖三瞧见了我,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他冲过来,就拉着我的胳膊,说陆言你跟我走。

    我给他拽了一下,有点儿愣,说干嘛呢?你不是布阵么,我对那事儿可不懂,帮不了你什么忙。

    屈胖三说你不懂法阵,但懂木雕和石雕啊,茅山里的匠作大师不少,但大部分都死在了前天的劫难之中,现存的这些,手艺都不咋样,看惯了你手里的活儿,我还真的看不上别人的了,来来来,快来帮忙。

    他急吼吼地拉我去当壮丁,而这个时候陆左伸手过来,拦住了他。

    陆左跟屈胖三商量,说借他半个小时,我回头给你,好不?

    屈胖三抬头看了一眼陆左,思考了两秒钟,然后说道:“得,岳父老子发了话,我还能说什么呢?”

    不远处朵朵大声喊道:“屈胖三你说什么呢,我不理你了……”

    一片欢乐,而陆左则把我拉到了一边,然后问道:“陆言,我问你个事儿。”

    我说你讲嘛,我听着。

    陆左的表情变得有点儿严肃了,说小妖化作鸟儿的事,你还记得么?

    <b>说:<b>

    小妖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