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黄帝御女经,陈抟胎息诀
    有陆左之前帮忙的兜底,我自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不懂事,傻乎乎的否决。

    正如同杂毛小道继任茅山宗掌教一般,我成为外门长老,荣誉和地位都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满满的责任现如今的茅山,外忧内患,漏洞百出,大半人死于此番劫难不说,重建宗门之事来日方长,如何审理这些入侵者,如何协调有关部门,如何将那些出卖茅山的硕鼠找出,如何将这大仇报了去,都是当前领导班子必须面对的问题。

    杂毛小道于我,有知遇之恩,也有救命之恩,我拿他当兄弟,当大哥,而对于茅山宗这个宗门,我的心里也是十分认可的,愿意融入这一个集体,为这个英雄层出不穷的宗门做一些事情。

    现如今既然人刑堂长老都说了,对我没有任何过分的约束,只是希望我能够成为茅山宗客卿一般的人物,参与茅山的决策层,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接下来的时间,在场的人确定了一下当前茅山的领导班子,又聊起了后面的一些安排和事务,以及每个人当前的任务,然后散会。

    我也领到了一个任务,就是代表茅山,完成与屈胖三修复山门的对接,全力保障屈胖三的任何要求。

    呃……

    众人谈及这个事儿的时候,告诉我,说我的责任重大,因为修复山门,防止灵气外漏,这才是茅山最为根本的事情,无论屈胖三有任何的要求,茅山都会全力满足,绝对得将这位小屈先生给伺候得舒舒服服,早日完工。

    很显然,屈胖三平日里狂拽酷炫吊炸天的形象,给除了杂毛小道之外的所有人太多的不安全感,希望本着“近水楼台”的想法,让我来制住他。

    这事儿对于别人来说,千难万难,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件好差事。

    散会之前,大家约好明日将会议的结果公布,并且当着众人的面,本着“事急从权”的原则,完成一个简单的权力交接。

    散场之后,杂毛小道被众人围住,商讨各自的问题,而我走到了清池宫外边的广场处时,却被一人拦住。

    那人拱手,对我说道:“陆长老,刑堂长老有请。”

    啊?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打量对方,瞧见是一个半生不熟的面孔,有些疑虑,那人瞧见,脸上挤出几分微笑,开口说道:“陆长老不用误会,我是王欢喜,跟着冯师兄做事的刑堂子弟,我师父就在不远处的偏殿,且随我去。”

    他掏出了刑堂弟子的黑色令牌,给我打量。

    那令牌上面有刑堂弟子的名讳、堂口与师承,我瞧见之后,这才安心一些,说道:“不好意思啊王师兄,刚刚经历过一场劫难,我有点儿杯弓蛇影,草木皆兵了,哈哈……”

    王欢喜赶忙摆手,说陆长老可别这么称呼我,您的辈分多高啊,叫我一声“欢喜”就好。

    我说比如叫做欢喜哥?

    他给我这充满江湖习气的称呼吓得连忙摆手,我笑了,说你师父也说了,我是外门的客卿,跟你们不是一个系统,辈分什么的,各论各的,用不着太过于拘谨。

    王欢喜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陆长老当真是平易近人啊。

    想了想,他又说道:“我昨天有幸见过您大杀四方的英姿,当真是天神返世,当听说您要加入我们茅山,好多人开心得很呢……”

    两人边说话,边往里走,转过两道长廊,来到了一处花园后面的偏厅,从里面传来了咳嗽的声音。

    王欢喜推门而入,我瞧见刘学道长老坐在厅堂左边的轮椅上,身后站着一道童。

    房间里再无其他人。

    我进了房间,刘学道朝着我笑了笑,说陆言,你来了?

    天可怜见,这位近乎面瘫一般的老道士,我还真的没有瞧见过他有几次笑容的,此刻这般平易近人,让我下意识地后背一凉,总感觉有一些不对劲儿,不过还是客套地点头,说嗯,您找我有事?

    刘学道朝着王欢喜和身边的道童挥了挥手,说你们出去。

    那两人朝着刘学道躬身,然后退出了房间。

    门刚刚一关上,刘学道就开始剧烈咳嗽了起来,我赶忙上前,说您怎么了?

    刘学道咳了一阵,用手巾捂住了嘴巴,方才缓过气来,不过没有跟电视上的桥段一般,手巾拿开,并无鲜血,而他则长长舒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没事,就是之前过那一线天的时候,受了一些罡风,年纪大了,抵抗力难免有些低,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我说那就好,您也别太操劳了,有的事情,多交给年轻人去干,您放心,既然成为了茅山的外门长老,我一定会尽心尽力,不让旁人看轻的。

    我以为他叫我过来,一为勉力,二是敲打,却不曾想他却只是点了点头,然后问道:“我大约听过一些你的事情,知道你对于睡觉这事儿,特别有需求?”

    啊?

    我愣了一下,有些尴尬,说您听谁说的啊,我这个人,平日里瞌睡倒是蛮少的,没那么懒。

    刘学道笑了笑,说刚才人多,有些话我不太好当众说出,所以私底下跟你交流一下既然是客卿,自然是有薪资和酬劳的,我茅山只是道家宗门,并不是慈元阁或者荆门黄家那样的江湖大豪,钱财之物少之又少,但千年传承,道门典籍却是数之不尽,作为外门长老,你有在藏经阁随意浏览借阅众典籍的权力,另外虚玄真人还让我再传你一门秘法。

    啊?

    我说这个,多不好意思啊?

    刘学道此刻没有了刑堂长老的威严,反而是平易近人地说道:“正如虚玄真人所说,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那是不现实的事情,茅山宗又不是资本家只是我知道你所学颇杂,不知道什么适合你,所以问了一下萧掌教关于你的情况,经过考虑,现在有两门功法,可以供你选择。”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其一为黄帝御女经,此为茅山秘藏的顶级双修功法当今之世,顶尖的双修功法有四部,分别是藏教密宗的大欢喜禅,龙虎山的龙虎双修术,魅族一门的欲女心经,以及我茅山的黄帝御女经。此法据传是黄帝内经未传世的章节,乃九天玄女传授,若是有双修伴侣,彼此交流,辅助主修法门,事半功倍,最适合半路入道之人使用。”

    我有点儿尴尬,说这个嘛……

    刘学道又说道:“不过我听了萧掌教的话语,却想起另外一门法子来你也许并未知晓,我也是半路出家,属于带艺入门,我的祖上,有一门功法,叫做陈抟胎息诀,乃北宋仙人扶摇子所传,本身相比其他顶尖法门,倒无太多可取之处,但唯独一点,那便是睡梦修行,于梦中觉醒……”

    我听着刘学道介绍起那什么陈抟胎息诀,顿时就是怦然心动,恨不得猛地一拍大腿,大喊道:“老板,来一打!”

    使得,这个陈抟胎息诀,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因为它和聚血蛊,简直是太配了。

    之前聚血蛊的每一次觉醒,让我于梦中参透,都需要我在危急存亡之时,方才爆发,以至于我习惯性地成为了“坐牢专业户”,然而随着地遁术和大虚空术的出现,使得我变成了当世之间最难把握的修行者之一,现在能够抓到我的人,可以说是少之又少。

    而且人家又不是西游记里面想吃唐僧肉的妖怪,在打听过了我的事儿之后,在抓到我的那一刻,最有可能的动作,不是将我给囚禁起来,若是一刀把我给捅了。

    这样才保险。

    那么问题来了,没有再被人囚禁的机会,我如何能够再在聚血蛊之上有所突破呢?

    横不能让我将自个儿给关起来吧?

    所以这个时候,刘学道的这个陈抟胎息诀,正好就解决了我的大问题,就好像是瞌睡来了递枕头,简直是太贴心了。

    只不过……

    那个黄帝御女经,听起来也挺不错的啊,倘若是我能够学了,来日的时候,与虫虫做一些羞羞的事情,还能够增强修为,这简直是太美妙不过了……

    哎呀,好难抉择呢。

    我有点儿犹豫,那纠结的表情落在了刘学道的眼中,他突然笑了起来,说既如此,两道法门都传于你罢。

    啊?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有些激动,下意识地拒绝,说这怎么好意思?

    刘学道摆手说道:“相比你对茅山的帮助和贡献,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儿,切莫推辞,你我都是同门,扭扭捏捏,小儿作态,实在是太跌份了你且过来,这两门手段,全在我的脑子里,听我给你慢慢说来……”

    两小时之后,我走出了清池宫,越过那还带着血腥味儿的广场,忍不住地抬头望天。

    当下月朗星稀,已然是后半夜。

    正是睡觉的好时候啊……

    <b>说:<b>

    睡觉去,睡觉去&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