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章 左道来了,堵门而战
    两人吵闹一阵,旁边有人走上前来,朝着我们拱手,说两位……

    我转过头来,瞧见来人却是秀女峰的施长老,不敢怠慢,拱手回应,说施长老。

    施长老年纪虽大,但性子温婉,对我说道:“陆言先生,刚才虚清祖伯已经吩咐过了,由你来作茅山的外门长老一职,还请你带领我们,战胜这帮来势汹汹,意图灭绝我茅山一脉的敌人……”

    说罢,她居然纳头便拜。

    她可是茅山十长老之一,地位甚高,眼看着她拜倒在地,我哪里能够让她跪倒,赶忙上前,伸手将其扶住,开口说道:“施长老,这可使不得,刚才的事情,只不过是事急从权而已,算不得数的。”

    施长老被我拦住,又听到我这话语,只以为我不愿意,脸色有些激动,紧张地说道:“怎么算不得数?虚清真人乃我茅山的掌教真人,虽已得道升仙,话语却是金口玉言的……”

    我说这怎么使得,我乃苗疆敦寨苗蛊一脉,如何能够转投茅山?不行,不行。

    施长老说不是转投茅山,外门长老的意思,并不是让你抛弃原本的宗门,这只是一个头衔和职位而已,并非让你改投我茅山……

    我依旧摇头,说我是小辈,在茅山又没什么熟人,使不得的。

    施长老又劝,说你是虚清师伯的弟子,若论辈分,我也得喊你一声师弟,前代掌教真人陶晋鸿都是你的师兄,在场诸人,认你师叔、师叔祖的人不计其数,哪里是什么小辈?

    我依旧摇头,说不行,我此刻之所以出现在茅山,只是适逢其会而已,并无它意;倘若萧克明还在茅山,我自当不作推辞,然而此刻……

    施长老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李诗楠,然后对我说:“萧掌教来过了啊,不信你问她。”

    李诗楠一脸疑惑地望着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很显然,在瞧见了我手中的止戈剑,以及我刚才请神上身时请来的虚清老道之后,她的世界观已经崩塌了。

    在此之前,她或许百分之百地肯定之前瞧见的那人,肯定是杂毛小道,但现在……

    天知道还剩下几成。

    就在两人僵持之时,屈胖三插了一嘴,说这事儿咱们能不能搁到后面去谈,陆言,黑手双城也跑了,追不追?

    啊?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想起了来。

    黑手双城今日的表现,说明他已经战胜了心魔,如果是这样,我倒是希望跟他见一面,往深的聊一聊,希望让他跟左道去见上一面,大家摊开来说,说不定能够让他情绪稳定的情况下,让王明将那心魔给斩去。

    然而让人失望的,是他在见到虚清老道借我身体还魂之后,居然没有再与那千通王拼死,而是各自逃离。

    这事儿就做得让人有点儿意味深长了。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呢?

    谁也弄不明白。

    不过我却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去追一个与千通王斗得不相上下、态度却又十分暧昧的黑手双城,那将意味着什么。

    被人“上”过之后的我,身体依旧发虚,这种虚弱更多的,是精神上的疲软,但身体上也有许多的副作用反应,做不了太过于激烈的对抗,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弃了这样的机会。

    我摇头,没有敢当着茅山众人的面,说出黑手双城入魔的事情,而是附在屈胖三的耳朵边,低声细语,说出了我的担心。

    屈胖三点头,说你倒是考虑得挺周到的,这个时候去,的确容易引发误会。

    他沉思一番,随后回过头来,看向了施长老。

    他斟酌着语气,然后说道:“施长老,我看你在这儿的地位最高,能否说明一下山外的情况?”

    施长老知晓屈胖三的名头,并没有因为他的年纪幼小而看轻,而是恭敬地回答道:“山外的敌人堵在了山门之处,大约有一两百人的样子,在茅山内的机动力量损失大半,估计还有几十人的样子,高端力量大部分投入了后山这边来,刚才有几个女人逃脱,想必消息应该会传回去了……”

    我们刚才在于剑主和千通王交战的时候,那些跟随在千通王身边,喊他“老公”的妖艳贱货也在与茅山众人争斗。

    一开始她们还能够僵持,而形势急转而下,她们有的被杀,有的则转身逃离了去。

    当然,敌人在茅山的机动力量损失大半,其实主要的原因,也是我和屈胖三。

    之前的两场交战,我和屈胖三不知道斩杀了多少人。

    这部分人正是秦归政等人计划用来屠杀茅山各峰各门的人手,结果被我和屈胖三杀得都没有剩下几个,已经形不成优势力量,在顶尖力量被我们吸引到了后山之后,已然形不成了攻击力。

    屈胖三问施长老,说你们的人呢,还有多少存余。

    施长老说被送出茅山密道的,有两百多人,大部分都不是修行者,或者是刚刚入门的人,还有几百人分散在密道各处,另外其余峰上,应该还有幸存者,难以计算。

    听到这话儿,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叹息。

    事实上,茅山在此之前,别的我不知晓,光山脚下的那个小镇子,就有一千多人。

    至于各峰各堂,各位长老门下,更是不知道多少子弟,此时此刻,却只剩下这么一些人。

    此遭浩劫,即便是茅山熬了过来,也定然是大动筋骨。

    几年之内,茅山都得藏着,舔舐伤口。

    说完这些人数,施长老还忍不住地说道:“多亏两位施以援手,倘若不是你们,只怕茅山这一次,存留下来的人,只有两位数了……”

    的确,倘若是让那帮全副武装的家伙施展开来,杀人如宰鸡,一梭子子弹射过去,还真的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活下来。

    屈胖三之前牛皮哄哄,此刻却还算谦虚,说倘若是没有黑手双城帮忙,抵住了千通王,我们也得死在这里。

    他说这话儿的时候,旁边地上被绑得结实的秦归政忍不住笑了。

    他说道:“黑手双城?这事儿他也有一份呢……”

    啪……

    屈胖三反应很快,反手一个耳光去,将秦归政给直接扇晕了去。

    他从秦归政身上撕下一块布条来,塞进了那家伙的嘴里去。

    做完这些,屈胖三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也不解释那家伙的话语,而是对施长老说道:“千通王逃离,茅山危机未消,特别是那帮出手对付茅山的人,在计划受阻之后,定然会选择撤离施长老有什么打算?”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被秦归政一句话弄得震惊不已的施长老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又给弄晕了去,有些焦急地说道:“可不能放走那帮家伙……”

    周围的人群情激奋,说对啊,千万不能放过那帮狗贼!

    的确,秦归政这帮人做得实在是太过分了,不但买通了茅山的内鬼,将山门大开,而且还不知道从哪儿调来了野战炮,炮轰茅山,这才导致了茅山最开始的大量伤亡。

    这事儿,是可忍孰不可忍,只要是有血性的人,都不会那般轻易放过的。

    屈胖三说既如此,陆言的身份虽然不定,但我代他指挥,大家可愿意听我指挥?

    我们做的事情摆在跟前,众人此刻如同一盘散沙,最希望的,莫过于强力的领导,听到这话儿,包括施长老在内的众人都点头,说愿意,敢不听从?

    屈胖三说这后山乃茅山的重中之重,为了防止敌人再杀一个回马枪,需要重兵把守,大家既然来到了这儿,就别再离开,守在这儿施长老,你们这儿,可有什么传讯手段?

    施长老掏出一根令箭来,说有这个。

    屈胖三点头,说好,一会儿倘若是有什么动静,你们鸣箭而示。

    施长老有点儿犹豫,说那你们……

    屈胖三指着地上晕倒了的秦归政,说这人也交给你们看管,如果他有任何不对劲儿,又或者有人要救他,对准脖子,一刀捅进去,别给我面子。

    他说罢,又对着施长老说道:“你,再叫一个人,跟着我们去上前,联络其余人。”

    施长老点头,说好。

    她回头吩咐,屈胖三在旁边催促,说时间紧迫,我们得敢在那帮人逃走之前,堵住出口,瓮中捉鳖。

    施长老不敢怠慢,三言两语,吩咐妥当之后,走到了我们跟前来,掏出一堆纸扎之物,对我们说道:“这是纸甲马,在茅山之中,行走如飞,可用来赶时间。”

    屈胖三一拍手,说如此正好。

    经过简单介绍,我们穿上了纸甲马,开始往上前跑去,一路疾奔,路上倒也没有瞧见别的什么争斗,来到了山前,瞧见四处依旧有烽烟,到处都是火光,然而却并没有瞧见什么人影。

    施长老带路,来到了一片林子里,掏出了一个黑乎乎的玩意来,放在嘴里吹响,却听呜呜两声,没多时,从黑暗中跑出一人来。

    来人正是冯乾坤。

    施长老扬眉,问人呢,怎么都不见了?

    冯乾坤激动地说道:“左道来了,萧掌教来了,他们正在堵门而战,其余人听说了,都过去准备帮忙……”

    <b>说:<b>

    堵门而战,关门打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