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八章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在那剑元变得瞬间灼热、宛如烧红了的烙铁一般的时候,我也感觉自己的整个身子都变得古怪,就好像自己是被人操纵的提线木偶一般,在被那太焕极瑶天剑主提剑猛攻的当口,跳起了大神来。

    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之中,虽然也有相应篇章,但我却从未有做过这等的事。

    当我听到白衣秦归政喊出“茅山神打术”来的时候,心中隐隐感觉有一丝转机。

    如果这行为是不对劲儿的话,聚血蛊即便是陷入沉睡,也会出于本能地帮助我摆脱这困境。

    然而它并没有。

    显然在聚血蛊的判断机制里面,并没有把此事当做是一种威胁。

    那么什么是茅山神打术呢?

    我心中有一些犹豫,不过还是决定顺其自然,因为在这般古怪的姿势之下,那剑主的剑本来对我威胁挺大的,但每一次递过来,总是能够被我这古怪而扭曲的姿势莫名避开了去。

    这情况大概持续了十几秒钟,就在白衣秦归政大声招呼众人都过来帮忙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虚空之中,突然间被构建出了一个通道来。

    那通道处,有一股强大而熟悉的气息传递而过,进入了我的身体里。

    剑元在一瞬间散发金光,充斥我的体内,而我的意识则被挤到了一边儿去,没有了操纵身体的控制权。

    我就仿佛一个围观者。

    而随后,我,或者说跻身进入了我身体里面的那个意识却是开了口:“无量天尊,伏羲墓开,妖魔鬼怪涌进来,茅山千年大基业,毁于朝夕一旦间;前世的因,后世的果,晋鸿啊晋鸿,我将偌大茅山交予你手,却不成想,你居然这般让我失望……”

    晋鸿?

    世间倘若说有谁能够说出这般的话,我想出了陶晋鸿的师父,茅山宗上上一代掌教真人虚清之外,别无他人。

    只有他,方才有这般的资格。

    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会对这气息感觉到熟悉了,因为这股附身于我的气息,却是我在黄泉路那牢笼之中所遇到的老道士。

    他说完话,气息游遍了我的全身之后,目光落到了止戈剑上来。

    他点了点头,说道:“好剑。”

    这般淡定的他,又或者说是我,迎来了紧盯着我那太焕极瑶天剑主疾风暴雨一般的攻击,而面对着这样的剑技,他却显得很坦然,手中的止戈剑一抖落,淡然说道:“很完美的剑法,绚烂夺目,不过人却差了一点儿,少了灵性。”

    那太焕极瑶天剑主怒声叫道:“好狂妄的小子,等着吃屎吧!”

    他手中的剑在一瞬间变得灼热如烙铁,猛然斩落而来,却被虚清真人向前一跨步,将那太焕极瑶天剑主甩在了身后去,随后他的脚步一转,步踩斗罡,瞬间就是斗转星移,人却绕到了法阵的边缘处来。

    止戈剑从其中一位剑主的剑下,救出了一个女子的性命。

    那女子我还记得,正是之前发现我使用神剑引雷术的李诗楠,却不成想这女子居然这般有血性,竟跟着众人杀到了这茅山后院来,誓死守卫,生死两事,皆抛于脑后了去。

    只不过他们的实力虽然放眼江湖都属于佼佼之人,但在这帮变态之前,却到底差了许多,让其肆虐起来,却是没有几人有那还手之力。

    铛!

    止戈剑挡住其中一人的长剑,那李诗楠瞧见我手中的止戈剑,顿时就是一愣。

    她是有见过我神剑引雷的,自然也瞧见过我手中的剑。

    杂毛小道用的,是名剑雷罚,她作为茅山下面的弟子,自然是清楚的,之前情况紧急,来不及多问,此刻又瞧见我陆言也拿着这么一把剑,顿时就开始疑惑了起来。

    而这些并不是虚清真人所考虑的,他长剑纵横,将那三名剑主都给挡住,然后将一众茅山弟子都给拦在了身后去。

    面对着被逼迫离开的那三名剑主,虚清真人淡淡说道:“你们应该是我茅山的弟子吧?且退下,让我来。”

    在这边奋力厮杀的一众茅山子弟虽然都在血战,但并非没有明白之人。

    有人听到了“茅山神打”之事,知晓此刻状态的我,应该是请了茅山的老祖宗前来。

    有一人越众而出,却是秀女峰的施长老,此刻的她一身污秽鲜血,双手抱剑行礼,问道:“敢问前辈是?”

    “我”头也没回,挥手而出,威严地说道:“吾乃茅山虚清。”

    啊?

    听到这名号,一众人等全部都为之震骇,即便是白衣秦归政以及那些个剑主,都给吓了一大跳。

    什么情况?

    一个与茅山几乎没有半分关联的外门之人,居然通过茅山神打术,召唤出了近百年来茅山之上,除了地仙陶晋鸿之外,名头最响亮的茅山先祖来,这事儿怎么可能呢?

    然而虚清真人却没有等这些人反应什么,而是将止戈剑一抖,喃喃自语地说道:“小子,念你遵我嘱咐,于茅山生死存亡之时前来此地,力挽狂澜,我且让你见识一下道门之中的最高剑法,到底是何等奥妙,能学多少,你自己领悟吧。”

    他的长剑先前,宛如暴风,迎向了那三位剑主去。

    长剑宛如游龙,剑尖游动,每一颤动,都有一种玄之又玄的奥义,就仿佛星辰垂落,大地复苏的蓬勃气息。

    有人在我身后喊道:“这是清池宫十三剑招。”

    啊?

    我在自己的体内,感受着虚清真人的动作。

    我有见过这世间顶尖剑手的交战,无论是刚才的黑手双城战千通王,又或者是一剑神王对战整个中原方士,然而此时此刻,如此清醒的情况下,感受着虚清真人的每一个动作,劲道在经脉之中的流动,每一处肌肉和血管的舒张和用劲,每一处的变化,都在我的心头浮现而出。

    我感觉一个全新的世界在自己的眼前展开,相比一剑神王的化繁为简,虚清真人的手段,却是走了另外的一个路子。

    玄之又玄。

    他的每一剑,给我的感觉,都好像谙合了某种天地至理,让人有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而只要是对方出了半分纰漏,就将雷霆一击,将敌人给击垮。

    不管敌人到底是谁。

    长剑纵横,迎战三名剑主,游刃有余,而第四位剑主的加入,则使得虚清真人处于被围困的境地,然而他却不慌不忙,一套浑圆无漏的剑技再一次的施展出来。

    有人喊道:“真武八卦剑,这是真武八卦剑。”

    真武八卦剑,一经施展,周遭浑圆无漏,根本无法进行任何破解。

    然而这些都只是小菜,双方交手二十几个回合之后,虚清真人突然朗声说道:“小子,剑有形,而人无形,再厉害的剑法,也得看使出来的是什么人,对于天道的触摸,方才是剑道的极致,且随我来,感受着天道的伟大,万物的渺小吧!”

    他一声话语陡然而出,止戈剑在一瞬间开始鸣叫了起来。

    而随后,我感觉自己就如同坐了过山车一般,整个人的意志陡然之间拔高,就仿佛一下子提升到了云层之上,而下一秒,通过双眼,我瞧见了无数绚丽多彩的光芒来。

    这些光芒有的是圆形,有的是方形,而更多的,则是不规则的、棉絮一般的波澜色彩,幻化万物,无数的图像和色彩从其中诞生,又于其间泯灭。

    一直到了最后,所有的光华都凝聚成了一个点。

    一个黑点。

    我凝望着那黑点,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黑点瞬间爆炸,飞速扩散,化作漫天星云,宛如整个宇宙,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急速拉伸,不断坠落,一直落到了某个黑色星空的蓝色星球之中,一直落到了云层之下,落到了一个如我一般的人身体之内……

    啊……

    我的灵魂忍不住大声疾呼,然而耳边却听到了有人在朗声喝道:“操天道、化两仪,生阴阳、转乾坤,应赦令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法由心生,生生不息。

    乾坤无极,风雷受命;龙战于野,十方俱灭。

    伏化天王,降定天一;天地玄黄,阴阳妙法。

    天罗维网,地阎摩罗;慧剑出鞘,斩妖诛精;一切灾难化为尘。太乙天尊,急急如律令!”

    杀!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一道疾光从止戈剑中陡然迸射而出,却听到几道断剑之声,随后我瞧见止戈剑掠过无数空间,斩落在了某一处地方,随后毫不停留,又落到了另外的一处地方去……

    最后,它竟然直接飞了起来。

    飞剑,飞剑!

    我感觉自己心潮澎湃,因为止戈剑飞掠而过的,是人的脖子。

    而随后飞起来的,除了飞剑,还有人头。

    刚才在与我交战的四位剑主,每一个人的头颅都飞了起来,在高空之中腾起。

    鲜血喷洒,恐怖的剑气纵横,气息甚至让那边在拼生死的黑手双城和千通王的动作都为之一僵,而随着人头飞起来的,还有四樽小鼎。

    它们在往千通王方向飞掠而起的时候,被我身体里浮现而出的丝线给紧紧束缚住。

    而就在此时,我听到了屈胖三的一声呼喝:“青云图,物归原主吧!”

    <b>说:<b>

    操天道、化两仪,生阴阳、转乾坤,应赦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