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六章 生死存亡
    黑手双城。

    这人不是别人,却正是我一直怀疑,心中警惕的黑手双城,宗教总局的副局长,茅山大师兄。

    他居然出现在了这儿,而且还与千通王干了起来。

    两人简单寥寥的对话,也充满了让人无限遐想的空间,而还没有等我弄清楚,两人便已然撕破了脸皮,猛然撞到了一起去。

    轰!

    两股力量轰然撞在了一起来,就仿佛最为恐怖的波澜乍起,整个空间都为之一晃荡,之前加诸于我身上的诸多力场,在这一瞬间也陡然破碎了去,而感觉到了一丝空隙的我,也在那帮人奋然扑来的一瞬间消失不见。

    大虚空术。

    对我的逃离有着绝对封锁能力的,只有那位千通王,而当他被逼着与黑手双城对上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封锁我的精力。

    他必须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与黑手双城交锋的斗争之中去,也将我这个旁观者给释放了出来。

    虚空之中,我并没有选择逃离,而是出现在了另外的一个角落。

    我想要看看黑手双城与千通王的交手。

    前者是被左道为之敬畏的传奇人物,入魔之后,更是敬而远之,陆左他们对其的评估十分谨慎,认为想要将其擒住,需要用上七大高手之力,而这七个人,每一个都拥有着“天下十大”或者准十大级别的实力;至于后者,在刚才的交手之中,也证明了他的实力。

    我和屈胖三在他面前,几乎没有什么还手之力,根本就是被追着吊打。

    以前的时候,我一直觉得自己即便是没有站在了天下之间的顶峰,也能够仰望触摸,然而此时此刻,我方才知道什么叫做“学无止境”的道理。

    而更让我心中好奇的,是黑手双城与千通王之间的对话。

    如果是真的,那么此时此刻的黑手双城,应该是那位让左道为之敬畏和服帖的大师兄陈志程,而不是入魔的黑手双城。

    这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他回来了,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用不着了,他就能够带领着我们,战胜一切未知的敌人。

    只是……

    我对于这件事情的判断力并不算强,也分不清楚对方到底是在骗人,还是别的什么。

    战斗在继续,不管我如何猜测,双方在动手的一瞬间,都展现出了让人为之惊骇的恐怖实力来。

    双方都拔出了长剑来,黑手双城手中的剑红光四溢,充斥着无间地狱的喋血与恐怖,反而是千通王的短剑比较正派一些,纵横交错的剑气充斥空间。

    两人交手的三十米范围之内,凌厉的剑气充斥在空间之中,如同狂暴的龙卷风,将一切的山石、泥土、树木、建筑都给碾成了碎片去。

    没有人胆敢闯入这范围之内去,四五人高的巨石,一言不合就裂开,化作碎石无数。

    几秒钟之后,无数碎石又化作漫天粉尘。

    即便是没有身临其境,也能够感受得到那其中的恐怖风暴,也感受得到这两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恐怖力量,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之前的时候,我对黑手双城了解不多,但对于千通王还是有着直观的感受,下意识地觉得千通王会胜。

    能够让刑堂长老刘学道说出那样的一番话来,可没那么简单。

    但双方这一交手,我方才感觉得到,为什么陆左和杂毛小道对于黑手双城的评价会那么高。

    除了那令人为之敬畏的底蕴之外,我还瞧见了黑手双城的剑法。

    比起之前击败陆左的时候来说,此时此刻他所展现出来的剑法,才是真正让人敬畏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有着统御一切的战斗玄奥,让人觉得这剑法就仿佛是一种艺术,一种化繁为简的道。

    无论是曲线,还是直线,长剑掠过,都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丽。

    平心而论,如果我在黑手双城这样近乎于道的剑技之前,恐怕撑不了十招,要么就遁入虚空之中,要么就跪了。

    世间人,怎么可以将杀伐之道化作这般的艺术呢?

    然而作为黑手双城的敌人,那千通王的剑法,又有着一种另辟蹊径的美。

    他的剑法走偏锋,古怪刁钻,无论是出剑还是转手,或者其他手段,都充满了绝佳的创造力,超越了人类的想象,让人为之诧异,觉得“怎么可以这样”、“这怎么可能”……一般的惊叹。

    不但如此,他奇峰诡出的剑法之中,还带着一股莫名的磅礴之气,随手一击,都让人感觉到山呼海啸的壮观和巍峨,仿佛整个世界一下子就撞了过来一般。

    如果说黑手双城的手段,是几十年来的积累,那么这个模样看起来也就比我大个一两岁千通王,他又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有这般的手段?

    倘若说之前千通王与我们的交手,纯粹是以力压人的话,那么此时此刻,他显露出来的手段,则让我刮目相看。

    这样顶尖的高手,着实是一种传奇。

    双方的战斗还在继续,而我的战斗也在继续,在大虚空术的加持之下,那帮家伙疲于奔命,两名剑主的脸色阴郁,急得那帮妖艳贱货不断地大叫“老公帮忙”。

    然而相比我们这边且战且逃、宛如儿戏一般的争斗相比,那边的战斗已然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每一点儿小小的疏忽,都会导致胜利的天平,到底会向何处倾斜。

    千通王根本没有办法顾及到我这儿来。

    我有心见证这一场旷世大战的最终结局,心中也隐隐期待着黑手双城能够力挽狂澜,将千通王给击败了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山道的另外一边,却又冲来了一群人。

    到底是谁呢?

    再一次遁入虚空之中的我,第一时间打量过去,却发现赶到这儿来的,不是旁人,正是白衣秦归政和另外的三名剑主。

    至此,千通王投入到这场茅山灭门之役的顶尖高手,都已抵达场中。

    让我欣慰的,是除了十来个随行者,我没有瞧见更多的人。

    很显然,经过我和屈胖三的一闹,对方的人手显然也有一些不足。

    而人手的不足,再加上顶尖高手都被吸引,抵达了后山之处来,也给许多茅山的幸存者得到了喘息的时间和空间。

    有了这些,也许就能够给茅山蓄一口大命。

    只不过……

    白衣秦归政和另外三名无面剑主这样的高端战力加入场中,也使得场中局势顿时发生了改变。

    我没有再吊在周围,而是朝着密林之中潜入而去,然后不断变换身位,再一次浮现出来的时候,已经藏在了某一处荆棘之处,开启了遁世环,将自己的身形给藏住了去。

    这一切我用得流畅无比,一瞬间对方失去了我的身影,顿时就愤怒地大叫起来。

    而白衣秦归政显然与这帮剑主的交情不浅,他进入场中之后,很快从另外两位剑主的口中得知了当前的局势。

    略微一思索,他开口说道:“各位,那人只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卒子而已,跳蚤一般的人物,当务之急,是得将这黑手双城拿住,要不然咱们可就得在这茅山翻船了。”

    众位剑主纷纷点头,说是极,这老匹夫反复无常,谋虑深远,三十四层剑主对他一直都不信任,早就想要将他除掉,现在不管是不是他,先将他的真身毁去。

    白衣秦归政掏出了一面锦囊来,说各位,一会儿我来布阵,你们随我而行,布大五行颠倒法阵观明端靖天剑主,你占金位;太安皇崖天剑主,你占木位;太焕极瑶天剑主,你占水位;竺落皇笳天剑主,你占火位;玄明恭庆天剑主,你占土位……

    那五位骄狂无比的剑主,对于这白衣秦归政倒是十分信服,口中称“喏”,然后四散而开,将场中两人遥遥围住。

    白衣秦归政从锦囊之中,摸出了一张金丝帛图来,将其猛然一抖,无风暴涨,竟然腾于百米上空处,将整个天空都给遮盖了去。

    那金丝帛图之上,中间却是绣着阴阳鱼,两边则是八卦图。

    这图录遮蔽天空,却有星光垂落而下,透过那图录,将八卦之象,印在了地下之处,如火通明,旋即八卦浮现,又开始游动,在四周之间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卦位来,那五位剑主踏在其间,长剑而出,舞动风云。

    瞧见这等场景,黑手双城尝试转身过来,击杀白衣秦归政,却给千通王死死缠住。

    情况紧急,黑手双城不由得冷哼,说王员外你可敢与某单独交手?

    千通王哈哈大笑,说我胜券在握,为何要做那脑子进水的事情呢?

    眼看着法阵既成,黑手双城败局已显,突然间从塔林废墟之处,又冲来了一群人,零零碎碎三五十人,身穿各色道袍,朝着这边厮杀而来。

    白衣秦归政瞧了一眼,轻蔑地道:“这帮茅山余孽,有意放他们一马,却还赶来送死?”

    而就在此刻,我却听到又一声吼声响起:“陆言,好男儿大丈夫,建功立业,拼命而为,当在今日,你还等什么呢?且随我杀敌!”

    这话音刚落,我瞧见屈胖三抓着量天尺,从某个角落陡然而出,冲向了白衣秦归政。

    他疯了么?

    <b>说:<b>

    大兄弟你这是疯了么

    黑手,黑手,你终于来了&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