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四章 永不甘心
    雒洋长老的死让我为之心痛,想起之前对他的误会,更让我心中难受。

    这是一个正直而内敛的老人,一辈子都在为了茅山而鞠躬尽瘁,即便是油尽灯枯、最终死去之前,他最放心不下的,并非是个人的事情或者其它,而是茅山。

    茅山在他的心中,太重要了,重要到让他放弃了所有。

    此时此刻,他唯一的想法,就是茅山不能亡。

    只是,可能么?

    瞧见雒洋长老闭上了气,再无声息,刑堂长老那冰霜一般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几分悲恸的表情来。

    他咬着牙齿,往自己的脸上恶狠狠地扇了一下。

    啪……

    我都愣住了,不知道他这是干嘛,却见刘学道一下又一下,执着地给自己扇耳光。

    三五下之后,旁边那个还在呕血的刑堂宿老从上了前来,抱住了刘学道,哭着说道:“学道,这事儿不怨你,怪只怪那帮家伙太阴毒了……”

    刘学道抬起头来,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他已然是泪流满面,双目通红,脸色冷得吓人。

    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若是听他两句话,就不会变成这般是我害了他,是我害死了他啊……”

    他想要挣扎,然而那宿老一口老血喷在了刘学道的肩头,这才使得老头儿清醒几分。

    我瞧见刑堂长老近乎崩溃的样子,走上前来,出言说道:“刘长老,雒洋长老豁出了性命,为的不是你的懊恼,当务之急,是如何就茅山我是一个外人,并没有什么发言权,介入其中,也不过是适逢其会而已,接下来该如何做,还得你来主持。”

    我三言两语,并不指望能够喊醒刘学道,只是想提醒他一点,我这个外人都在这里拼死出力,你茅山的自己人,在这儿伤春悲秋,未免太过分了。

    这个时候,刘学道仿佛才想起来旁边还有我这么一个人。

    他回过头来,看着我,好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刚才的神剑引雷术,是你弄出来的,对吧?”

    我心中一惊,没有想到他的职业性这么强,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我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含糊地说道:“什么神剑引雷术,我不知道。”

    刘学道死死盯着我,说你只需告诉我,萧克明来了没有?

    我这才明白他问起这个事情的目的,并非是想要追究我的责任,而是想要明白敌我力量的对比,所以也没有再犹豫,直接表明,说:“不知道,不过应该没有事实上,我们之所以去句容萧家,也是为了找到他和我堂哥……”

    刘学道说之前他们在宝鸡法门寺,帮助保护释迦摩尼的舍利真品,成功之后,在宗教局介入调查的时候,突然间消失不见,有人说他们去了天山神池宫。

    啊?

    我不知道刘学道为什么会对左道的行踪掌握为何那般清楚,不过也知晓如果是去了天山的话,恐怕他们未必能够赶回茅山来。

    除非是杂毛小道的金篆玉函达到了某个巅峰,能够掐算到茅山遭劫,提前过来。

    不过天机莫测,世事复杂,别说杂毛小道,就连教他的虎皮猫大人,这一世的屈胖三,也有许多事情都无法掌控于心,这种可能,几乎微乎其微。

    刘学道听到了我的话语,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当今之时,唯一能够拯救茅山的,只有先贤崖的那些老祖宗,然而有人将先贤崖处设置了空间壁垒,人无法从外界将其打破……”

    我挠了挠头,说什么办法都不行么?

    他摇头,说对。

    我说我能够进入虚空之中,是否可以通过那个什么空间壁垒呢?

    刘学道摇头,说这空间壁垒跟洞天福地与凡世的隔阂一般,是空间之力的体现,即便是你遁入虚空之中,也没办法进入其中……

    我说你刚才竖起了的壁垒,是否也如此?

    刘学道摇头,说很相似,但到底还是有一些不同,这茅山后院之处,其实也是一处法阵,乃我茅山列位先贤精心构筑而成,比那空间壁垒差上许多先贤崖那儿之所以能够建立,主要的原因,是那儿的空间极不稳定,只需要把守住几处节点,就能够完全隔绝……

    我说刘长老,事到如今,我想多问几句那千通王,以及所谓的圣光日炎会,为什么会攻打茅山,他们图什么?

    听到我的问话,刘学道犹豫了一下。

    不过他还是选择了坦诚:“茅山后院,埋葬着许多得道真修的遗骸,以及他们的法器,这些东西,对于某些修行魔道的家伙来说,是大补的东西;除此之外,茅山无底洞中,还镇压着许许多多的魔头……”

    我说比如阿普陀?

    刘学道眉头一扬,你竟还知道阿普陀?

    我说你别忘记了,我跟萧克明、陆左的关系。

    呵呵……

    刘学道点头,说事实上,出了阿普陀,那些家伙最想救出来的家伙,其实是一个叫做“深空星海之主”的家伙,这个家伙是在茅山创教之前,就已经被镇压此地者,我从祖上流传下来的笔记之中,得知它的一些事情,据说它是混沌之前的神魔,能够吸收星空之力,打破空间的隔阂,是一个超乎想象的恐怖存在如果茅山还有什么值得这帮人来抢夺的话,我觉得也就只有这家伙了。

    深空星海之主?

    一听这名字的尿性,我就知道,这特么的又是一头远古神魔。

    与三十四、无名这帮家伙一般的存在。

    我说那我们现在是安全的,对吧?

    刘学道摇头,说之前的时候,或许是,但我现在已经不太确定了那帮家伙动用的手段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实在没有办法知道,他们还会有什么更多的手段使出来……

    我说那现在该怎么办?

    刘学道沉思了几秒钟,终于做了决断。

    他说你们两个在这儿吧,我去走一线天,如果能够通过那里,我说不定就能够抵达先贤崖,将那些潜心修行的茅山前辈唤醒过来,如果能够得到他们的出手支持,茅山或许就能够逃脱此劫了……

    那个唯一存活的宿老却瞪起了一双眼睛来,说死亡一线天?那个地方罡风无数,稍不注意,就会吹去三魂七魄,茅山有史以来,能够成功通过的只有寥寥几人,当代更是无人能过,即便是当年的陶掌教,也未必敢去尝试,师弟你疯了么?

    我听到了,不由得一阵心惊那个什么死亡一线天,竟然如此凶险?

    而刘学道却苦笑一声,说无需多言,这是唯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我若是死了,那就算是茅山的命吧……

    他往后退了两步,然后朝着我长身而鞠。

    他都快要鞠到了地下去,方才起身,对我郑重其事地说道:“后院之事,拜托了。”

    他说完话,居然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我瞧着他坚决而一往无前的背影,莫名之间,感觉到了几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萧瑟,知道他做这件事情,其实并没有什么把握,此刻前往,只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他与我临别之时的话语并不多,但那一躬,却表明了他的态度。

    一向高傲的刑堂长老,估计就算是面对着他的掌教真人,也不可能将腰弯得这般低。

    茅山啊茅山,他之所以如此,为的也并非自己。

    生死茅山。

    刘学道毅然而去,生死叵测,留下了一脸懵逼的我,还有身受重伤的那位宿老。

    这位老者眉毛、胡子和头发连在一起,如雪一般白,正是之前与我有过交流的那位,我瞧见他脸色宛如金纸,赶忙走上前去,说前辈,你身体还好吧?

    那老者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瓷瓶来,倒出了一大把丹药来,也不去数,往嘴里倒去。

    吃过药,他盘腿而坐,开口说道:“我本就是半截入土的老东西,死活勿论,用不着担心我……”

    他对生死看淡,我能够感受到他心中的悲愤与决绝,毕竟同行五人皆已身死,他就算是一人独活,估计也没有什么生存下去的斗志,只不过此刻茅山危机,他必须活着才行。

    我想说些什么,却不曾想迷雾的尽头处,居然传来了一声巨响。

    轰……

    先是一声,随即又是另外一声炸响,将整个空间都给震得一片晃荡。

    我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那帮人居然又拉了两门炮来,正对着这边的后山门户进行轰击呢。

    这时我方才明白刘学道的话语,所指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帮人居然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直接用炮火破阵。

    怎么办?

    就在我心惊胆战的时候,那边不断地用炮火轰射,轰隆隆的炸响将迷雾撕碎,火药味都蔓延到了我们的这边来。

    每一次的炮火轰击,让我的心脏不断跳动,眼看着后山法阵就要被轰开的时候,我也握紧了手中的止戈剑,准备履行对刘学道长老的承诺,然而就在此时,我却听到了迥异于前的炸响。

    这一回的爆炸,并不是法阵之处,而是远方,不但如此,还有一大串的殉爆声。

    轰……

    谁在力挽狂澜?

    <b>说:<b>

    刘学道弯腰低头,雒洋慷慨赴死,所为的,不过茅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