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章 刑堂冲阵
    轰隆隆的炮声,在那一瞬间让我感觉到茅山宗可能要完了。

    这尼玛哪里是什么江湖纷争,根本就是一场战场。

    常年习惯于刀枪剑戟等冷兵器的江湖,在这一瞬间,顿时就感觉回到了清末民初之时被列强入侵的屈辱感,练了一辈子功夫的大家,很有可能就会被一颗铅弹夺去了性命,这对于中华的修行者来说,着实是一个很难接受的事情。

    而现在的情况,比那个时候更加可怕。

    这帮家伙,直接用上炮了。

    我之前看过一些国产的战争片,片子里面的男女主角,能够在炮火连天的阵地里吃饭睡觉谈恋爱,做什么都不耽误,生孩子都有可能,但是只有真正面临到这样的战阵之中,方才感受到那火炮的威力。

    轰隆隆的响声不断从炮组阵地中传来,震耳欲聋,而每一处的炮弹落点,都能够掀起十几米、几十米的破片范围,撕裂一切,根本不是片子里那种烟花一般的特效所能够比拟的。

    轰隆隆,轰隆隆……

    我也算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但是瞧见这炮声轰隆的阵地,以及远处厮杀的人群,下意识地就为之一愣,身体有点儿僵住了。

    屈胖三说得对,荒域虽然辽阔,但跟这儿比起来,当真是小孩子过家家。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很可能茅山宗被破门的时间并不算长,之前那个报信的得以跑出来,估计也是在山门处有过厮杀和争夺,我们赶过来的时候,正是最热闹的时刻。

    这边的人,暂且称之为“圣光日炎会”的家伙,也是刚刚稳住了阵脚,开始运用火炮,朝着茅山各处炮轰。

    四架口径很大的野战炮,正在朝着不同的目标吞吐炮弹。

    正在我发愣的时候,后面的人推了我一把。

    我不敢呛声,低着头往前走,跟着队伍前行,走了几步,结果给安排在了炮组这边守卫。

    而有一个留着爱因斯坦爆炸头发型的老头子在跟我们训话,叽里呱啦说些什么,声音很大,试图在炮声的间隙,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不过我却听不懂,而就在那个家伙叽里呱啦的时候,突然间脑袋一下子就炸开了来。

    轰……

    炮声在一瞬间响起,将这人脑袋爆裂的声音给掩盖了去。

    不知道为什么,瞧见这个嘴巴一张一合却不知道说些啥的老家伙脑袋爆开,大半个脑浆子迸射出来的一瞬间,我的心中莫名就是一阵舒爽,紧接着我瞧见一帮青衣或者黑袍的茅山弟子从黑暗中传了出来,手持桃木长剑或者别的利器冲出来的时候,心中又是一紧。

    这帮人,既是突击队,又是来拼命的啊……

    可以感受得到,这个炮兵阵地是圣光日炎会最重要的据点之一,也是茅山宗恨之入骨的所在。

    杀!

    熟悉的中文在耳边响起,我瞧见这帮茅山弟子从各处掩杀而来。

    被组织出来,成为突击队的,都是精锐之人,这帮茅山弟子出现得十分突然,立刻就撂倒了七八个人,显得凶猛异常。

    然而让我惊诧的,是那些被撂倒的人,大部分居然一个翻身,却是又爬了起来,与这帮茅山子弟拼搏了起来。

    一开始的时候我有点儿疑惑,随即我明白过来。

    这帮人是来要你们的小命,而你们拿出来的,却是那降妖除魔的桃木剑……

    这个桃木剑,就算是你贯足了劲气,恐怕也只能打得对方身受内伤,而并不能够夺人性命吧?都这个时候了,茅山还这般讲究,让我感觉到这天下之间的顶尖道门,未免也有一些太过于托大了。

    果然,在最开始的混乱之后,这边的人也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刚刚跟着我一起过来的那帮迷彩男显然是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家伙,在第一时间将手中的枪口扬起,然后朝着来人射击。

    砰、砰、砰……

    枪声大作,连成一片,我瞧见一瞬间就有四五个身穿道袍的茅山弟子栽倒在地,其中不乏又被爆头者,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鲜血在夜空中绽放,显得格外娇艳。

    啊……

    我听到有一声娇喝,却是茅山人群之中传出来的,却见到一个女子捂着胸口,一边痛叫,一边与其中一个全副武装的敌人扑倒在了一起。

    那女人论起修为来,绝对算是一流高手,只不过手中的桃木剑虽然伤到了几人,却并没有致命,反而给好几人缠住。

    近身交战,除了手枪,便是军刺。

    眼看着被围住,她也是发了狠,双手之中竟然有火焰冒出,将对方给染成一团火焰,然而就在这翻滚的时候,却给一枪打进了脑袋去。

    那子弹从后脑勺进入,前面出来,巨大的动能将她还算是姣好的脸翻滚扭曲,成了一个巨大的血窟窿。

    这个人,我仿佛认识,叫做程狸来着,是传功长老萧应颜的师妹,现如今在秀女峰中,算是一号人物。

    我当初被审判的时候,与此人有过一面之缘,记忆中她的人还是挺不错的。

    而现如今,她却在一枪爆头之后,化作了一具没有任何意思的尸体。

    同样的场面还有不少,圣光日炎会在炮组阵地外围处布置了不少的人,在经历过了最开始的混乱之后,恢复了秩序,开始有力的回击起来。

    难道茅山就派了这么些人来,就准备拿下阵地?

    我心中好奇,犹豫着要不要出手,而就在这个时候,却见一道黑影从天而降,猛然一甩手,立刻就有四五个圣光日炎会的家伙翻腾倒地,而这个时候,我也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气劲射到了我的跟前来。

    这是……无影剑?

    我猛然一转身,避开了这一剑,却见我身后的地上,被那劲气轰出了一个浅坑来,末端处,还有黄色符纸燃烧之后的灰烬。

    的确是无影剑,那么袭营的人,想必就是茅山宗武力强大的刑堂长老刘学道咯?

    我抬头望去,却见有一个身穿黑袍的老者落在了炮阵前方,道袍飘飘,脸色冷峻,身边还有六个穿着灰色道袍的古拙老者,他们每个人的灰色道袍之上,都刺着“道法归尊”的是个锦绣隶书,面容古拙,胡子眉毛几乎都连在了一起,须发俱白。

    来的人并非只有刘学道一人,还有刑堂六老。

    茅山显然是动了真格。

    这七人的加入,使得原本趋于平静的场面变得十分混乱,其中的一组炮兵阵地给游走不定的刑堂六老给直接掀翻,正在操纵得火热朝天的炮手和协同人员,直接变成了碎肉无数。

    胜利的天平仿佛在朝着茅山倒下的时候,突然间旁边传来了一阵狂笑声。

    这是好几人在笑,随后有人得意地说道:“原以为留在这个鬼地方,会捞不到什么好目标,却没有想到,刘学道和他的六条老狗出来了,哈哈……”

    又有人说道:“老狗,不错,这名字好观明端靖天、太安皇崖天、太焕极瑶天,三位剑主,不如杀了他们,炖狗肉吃?”

    前面那人笑了,说是极,白衣秦归政,要说老谋深算,还是你们这帮人啊……

    说罢,奋力往前冲锋,势不可挡的刑堂长老刘学道,和他身边的六老被三个人给挡住了。

    这三个人带着一副白色面具,除了狭长的眼缝之外,别无它物。

    这是一张脸孔的面具。

    三个无面人,三把长剑,宛如高山一般,拦在了茅山宗刘学道的跟前。

    而在另外一头,有一个身穿白色儒衫的男子,玉树临风,朝着这边遥遥往来,在他的身边,有三十多个身穿传教士长袍的家伙,全身黑色,将头都给罩住,看不出模样来,不过在一时之间,全部都口念咒诀,无数梵音缠绕,连成一片,却是将此间封锁。

    “唵、帕摩、无许尼夏、毕玛雷、吽呸……”

    无数的咒诀连成一片,整个天空仿佛凝固住了一般,而一晃神之间,刘学道与刑堂六老已经跟前面的三位无面人交起了手来。

    这三位无面人,应该就是那神秘的剑主。

    我见过这帮剑主的手段,也与其交过手,甚至还斩杀过,不过大部分时间是瞧见他们身单影只,而很少有一同出现的,而即便是一同出现,也没有瞧见过他们联手。

    这是我第一次瞧见,三人联手,漫天都是剑影,尽管我在侧面处,却也感觉得到那惊人的凌厉。

    几乎是三四招会后,第一个人倒下了。

    那是一个刑堂六老之一,我记得他的模样,因为当初我就是被这些人给擒住的。

    细碎的长剑将他的身体刺成了筛子,而且还是来自于不同的剑。

    很恐怖的剑法。

    三位剑主不但将刘学道和刑堂六老给挡住了去,而且还死死压制,不断杀人,而这边的白衣秦归政,手下有九人越众而出,手中居然拿着火剑,冲向了刘学道一群人,断其后路,而其余一同参与攻击的茅山弟子,则被分割成了不同的战团,各自为战,乱成一团。

    我瞧得触目惊心,就在这时,肩膀被人猛然一撞,有一个满脸迷彩的家伙冲着我吼道:“八格牙路,你愣着干嘛?fuck!”

    我回过头来,止戈剑陡然出来,怒吼道:“去你大爷!”

    <b>说:<b>

    回老家的路上&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