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章 炮火茅山
    我这人平日里看起来温和良善,仿佛人畜无害,谁都可以欺负的样子,但那仅仅只限于表面,也只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而已。

    屈胖三可以欺负我,虫虫可以欺负我,陆左杂毛小道他们都可以欺负我。

    甚至一切我所尊敬的人,我都会在他们的面前摆出低姿态。

    但我并不是一个没有脾气和傲气的人。

    事实上,从一开始到现在,我的心头,都藏有猛虎,骨头坚硬,并不是谁都可以触摸的,而一旦对方流露出了敌意,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或者当人看,我也绝对不会保留多少的温情,而是会以最为激烈的手段,进行还击。

    这一点,曾经死在我手下的许多人都能够瞧见,兔六、莫离长老这些人,也能够瞧得见。

    杀人如饮水。

    止戈剑毫不停顿地将那人的脖子抹断之后,那个家伙再也没有办法持枪射击,而是用手捂住了自己脖子处的断口,希望让那飙射的鲜血流得慢一些,让温暖的血液留在体内。

    但这一切,都阻止不了生命力的迅速流失。

    而我并没有等这人闭气,便已经奔赴了下一个隐蔽位置去,收拾另外的枪手。

    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和简单,毫无凝滞,就好像是农民伯伯去田里面,收冬天的萝卜一样。

    拥有了大虚空术和一剑斩这样顶尖手段的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是一个高明的刺客或者杀手,特别是对于那些并不算顶级的修行者来说,拥有着很大的震慑力。

    十几秒钟之后,我将最后的一个枪手给挑翻倒地了去,然后伸手过来,从他的手中接过了那把自动步枪。

    这玩意看起来有点儿像是ak枪族,不过细节处却是又多出了几分精致感。

    我在脑海里搜寻了一下,这才知道它是加利尔突击步枪,来自以色列。

    这种枪,除了国内几个模拟外军的顶尖特种部队之外,不可能走私到国内来的,无论是从成本,还是其他的方面考虑,都是不现实的。

    想到这里,我俯下身去,将那人的头盔解开,然后抹去了他脸上的迷彩。

    天空一片黑暗,不过我凝聚双目,还是能够瞧见些许影像。

    这并不是国人的脸孔,甚至都不是亚洲人的脸。

    对方给我的感觉,有点儿像是白种人,又有一些南美混血的感觉,至于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过江猛龙啊……

    从对方的口号上,我已经大概确定了这一帮围住茅山的家伙,应该就是那个神秘的圣光日炎会,不过让我有些疑惑的,是这样一个全副武装的神秘团体,带着这么多的管制枪械,强行攻打那么多的江湖宗门,而且都还是与有关部门保持着良好关系的宗门,上面真的就不管?

    我从戴局长口中听到的上面态度,着实有一些心寒。

    就在我陷入沉思的几秒钟之后,旁边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我扭过头去,瞧见屈胖三正在快速接近而来。

    尽管这家伙生龙活虎,我还是忍不住问道:“没事吧?”

    屈胖三笑了,说你觉得呢?

    像屈胖三这样的顶尖高手,基本上很难会被这样零星的枪击给击中,除非是走了神,或者运气是十分不好,我知道自己的问话有点儿太过于关心了,笑了笑,然后说道:“这边发生枪战,肯定会引来大量的机动力量,我们得先离开,一旦被人缠上,到时候想走可就困难了。

    我们并不是惧怕什么,而是如果被人缠上了,即便是这些人不如自己,但双方交手,必然是费时费力,要万一被围住了,到时候想要做什么,都会很麻烦。

    屈胖三点头,说好,走。

    此刻这山中,处处都是法阵,对于地遁术的影响颇大并不是不能施展,而是施展一次,宛如逆水行舟,费时费力,难度颇多,损耗也比平日里多少许多,不如行路。

    我与屈胖三朝着左边狂奔而走,没走百米,便感觉周围有身影在暗中飞快疾走,朝着枪战爆发的方向冲去。

    比起这些人来,我和屈胖三的动静要小上许多,几乎如同鬼影一般。

    双方互不干扰。

    几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茅山的山门之前,瞧见这儿围着超过百人,有一半以上的人是刚才那种迷彩武装打扮,而且都配枪,而且我还瞧见在不远处,居然还有两个炮组。

    这种炮组可不是之前我们在神池宫那儿瞧见的迫击炮,而是真正的野战炮。

    口径不知道,反正感觉挺猛的,也不知道射程多少。

    但我感觉就算是顶尖的强者,挨上这么一炮,那也得够呛,绝对的懵逼。

    这家伙……

    除了那帮迷彩武装,还有四五十人,这些人有的穿着传教士一般的黑色长袍,有的则是正常打扮,有的穿西装,有的穿一大褂子,有的则是运动服、练功服,乱七八糟,而且我这么一眼望过去,瞧见国人长相的人不在少数。

    看得出来,那个什么圣光日炎会虽然是过江猛龙,但招揽的江湖渣滓却也不少,估计这里面有不少是茅山的仇家,说不定还有许多邪灵教或者黑暗教派的余孽。

    这些人平日里隐匿江湖之中,不声不响,无足轻重,然而此时此刻,却都浮现了出来。

    攻破茅山,这对于江湖的士气而言,意义十分重大。

    就如同当年满清攻占中原的时候,搞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一样,想要从精神上打垮国内江湖的脊梁,让其余的人从此低头做人,达到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目的。

    只不过,这帮外来的和尚,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呢?

    他们的收益在哪里?

    满清的目的是维持统治,而他们呢?

    我有点儿懵,不过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在茅山山门之前,之前的那些伪装全部都破去了,我瞧见的,是一片突兀出现的山崖,山崖之前,有一个巨大的洞口,这儿被开启了,里面有红光冒出,不断的人进人出,弄得十分热闹。

    很显然,茅山的山门已经被开启了。

    屈胖三打量着茅山山门的真面目,当一切障眼法都消失不见的时候,原本神秘无比的入口也变得平淡无奇。

    不过……

    屈胖三皱着眉头,说茅山的山门,别说用大炮,就算是用原子弹来轰,他们只要断开洞天福地与现实世界的连接,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这就是为什么当初朝堂拉拢茅山的原因,因为动用武力,是根本没有任何办法的,现在山门被破,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我点头,说有内奸。

    屈胖三说不但是有内奸,而且还是有权力掌管山门的级别,如果是这样的话,茅山十大长老之中,一定有里应外合者。

    我在脑海里琢磨了一圈儿,忍不住说道:“会不会是黑手双城?”

    黑手双城是我们已经确认入了魔的人物,这个家伙的心思到底是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但总感觉如同一座高山似的,压在我们的心头上。

    我总是在潜意识里面,把他当做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仔细想想,恐怕还是因为我一直都在怀疑他极有可能是杀害小妖的那个神秘人吧?

    小妖身死,化身为鸟,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是我的原因。

    内疚和悔恨,让我时不时地想起这件事情来,又将负面情绪,转嫁到了黑手双城的身上去。

    屈胖三却摇头,说不,不管黑手双城到底如何,但茅山宗终究是他的基本盘,是他在江湖上的支撑点,茅山大师兄的定位,也是他之所以能够在朝堂上呼风唤雨的根本,他在茅山的地位十分超然,没有人会选择自毁长城,断掉自己的根本就算是他入了魔,也不会如此的。

    我说那会是谁呢?

    屈胖三指着那山门,说到底是谁,我们进去一探究竟,不就知道了?

    我为之一愣,说啊,这么多人,我们怎么进去?

    屈胖三会着我,笑了,说你不是刚刚学了一门新手段么,这不就正好赶上了?

    大易容术?

    我心领神会,与屈胖三收敛气息,开始悄悄摸了过去,来到了外围边缘处,屈胖三朝我打了一个手势,然后一低身就不见了。

    没多久,那家伙便拖了一个大块头过来,对我说道:“赶紧穿上他衣服,换模样。”

    几分钟之后,我变成这个家伙,而屈胖三则被我塞进了厚厚的背包里面去。

    在处理完了那人之后,我端着枪,开始往前跑。

    刚刚进去,就有人冲着我说了一通话,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接着就被抓着,进了茅山宗的山门里。

    通道中一片混乱,到处都是鲜血和死人,之前那辉煌的壁画和浮雕大部分都给破坏,满墙的弹孔,我不敢说话,低着头,一路往前,没多一会儿,就到达了出口处,人一冲出来,便能够瞧见偌大的茅山宗里,一派通红,不但那小镇子陷入了火海之中,就连远远近近的山峰,也满是熊熊焰火。

    而在出口的不远处,居然有四个炮组,正在不断地吞吐着火焰,朝着远处轰击。

    茅山宗,要完了。

    <b>说:<b>

    洞天福地隔绝电磁,但老式的火炮是可以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