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世界太可怕
    荒域是个荒蛮无道的地方,同时也是一个实力至上的地方,只要你有本事,就能够得到别人的尊重。

    我与松熊的拼斗并没有多么酣畅淋漓,在无忧宫中,众人之前,两人其实都保留了手段,这一点越到后面,却是越能够感觉得出来,不过即便如此,两人的底子和基本盘都差不多了解,知道这些之后,倒也没有再撕破脸皮争斗的必要。

    松熊在通过感激我揭穿白狼王真面目的事情,与我缓和之后,主动为我介绍起了刚才喊停的那个三眼少年来。

    这人果然不出我的意料之外,正是那落日一族的少族长金乌鸦。

    我上前,与其拱手相见,双方相互见礼。

    真正碰面,我立刻感觉到这一位并非是什么人类,而是某种妖物或者说他应该是某种异兽化身成的人,联想到他的名字,我隐约能够猜测得到,它或许是古代洪荒时期的金乌神兽。

    金乌又称三足金乌,是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一种神鸟,相传它是驾驭日车的坐骑,又称“踆乌”,居于日中,有三足。

    更有传说讲金乌其实就是太阳的化身,后羿射日,射的就是这金乌鸟。

    当然,那些都是传说,并不足以为信。

    除了金乌鸦,他还给我介绍了祝千秋、祝万代,这两位来自于嵩阳一族的兄弟俩,名字里都透露着一股子的劲儿,马屁拍得震天响,真不知道他们的父母,到底是一个多么“仙福永享、寿与天齐”的人物。

    对于有真本事的人,无论走到了哪儿,都是受人尊敬的,这些从大荒山上下来的客人,倒也没有了之前莫名的疏离,与我相谈甚欢。

    聊了一会儿天,便有饮宴。

    宴席之上,蚩野代安祝酒,众人一片和睦,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大荒山上,生产力低下,自然无酒。

    若论酒,荒域之中,当属华族最为有名,松熊和祝家兄弟年纪大一些,还知道节制,那三眼少年郎则是对于酒物爱不释手,一杯又一杯,不一会儿便喝了一大坛子的酒。他喝多了,整个人就开始发飘,脚步轻浮,脸上红晕浮动,隐然之间,竟然有一只巨大的金色巨鸟从后背浮现而出来。

    好在他随行的人第一时间发现,赶忙上去,拍打几下,将这灵体收回体内去。

    而即便如此,那少年郎依旧脚步轻飘,居然越席而出,走到了主席台前来,朝着安拱手,痴痴地笑道:“族长貌美如花,年华正盛,不知道可有婚配?”

    安正在劝酒,听到这话儿,下意识地回答道:“安专心族内事务,倒不曾考虑此事。”

    那少年郎一拍大腿,说人伦大欲,乃天道至理,阴阳调和,方才通达彼岸,我曾闻族长乃青鸾天女,地位甚高,凡夫俗子,焉能与你相配?在下不才,金乌之后,倾慕族长风姿,不知道、不知道……

    他说到后面,有点儿结巴,可见即便是用酒壮了胆,也说不出这样的话儿来。

    不过他虽然没有说出,但意思却表达清楚。

    安的脸上一片通红,显然被这家伙的唐突无礼给冒犯到了,有些不喜。

    她对这生瓜蛋子的少年郎自然没有什么意思,而且她刚刚受过情伤,肚子里还怀着一孩子呢,哪里会考虑这等事务?

    好在这个时候松熊是个人老成精的老家伙,走上前来,挽着金乌鸦的手,说小金,人家安族长自有良配,你小孩子家家的,在这儿捣什么乱?来、来,与我喝一杯,这酒是真不错,大荒山上,可没有这样的酒来喝。

    他三两下,将金乌鸦给劝走了去,而那金乌鸦许是有些醉了,没多一会儿,便趴在了桌面上,呼呼大睡了去。

    饮宴过后,我与安聊了两句,听她谈起大荒山一族的安排,准备在明天谈正事儿的时候,多留一些高手在华族,这样子就有足够的人手对付轩辕野的颠覆了。

    如此一来,华族无忧矣。

    我有点儿担心,说大荒山之上,这些人的心思我们琢磨不透,恐怕会另有所图。

    安说是人都有目的,不过大荒山来客的根本,在大荒山,而不是荒域,所以只要能够利用妥当,问题应该不会大。

    她的话语里展现出了很强的政治手腕来,这是众人都愿意看到的,因为他们都希望安能够成为一个强力的族长,带领着华族走下去,但对于我来说,这样的安实在是有一些陌生,让我不由得联想起了,我或许在她的谋算之中,也算是一颗棋子。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便多了一些莫名的滋味来。

    我告诉安,说等到华族这边稳定之后,我便会离开荒域,毕竟中州之地,事情起了变化,我的朋友不断遭遇危难,我不可能在这儿袖手旁观。

    安对于我的离开虽然不舍,但并不意外。

    她告诉我,等她整合了华族的力量之后,会去中州见见世面,到时候倘若我有困难,她会多带一些高手,希望能够帮得上忙。

    听到这话儿,我笑了笑,却没有怎么说。

    离开了无忧宫,我回到医馆,跟闻铭、屈胖三和小观音谈及此事,闻铭点头,说既然这边的事情了结,我们的确应该赶回去了现在外面不知道什么情况,但如此混乱,我们的加入,说不定能够帮上许多忙。

    他之前匆匆赶来,是得知屈胖三失魂,又明白屈胖三的前身虎皮猫大人在左道心中的地位有多高,这才在那般危急的情况下前来的。

    此刻既然事情趋于稳定,那么就没必要再一直拖下去了。

    虽说荒域与现实世界的时间流有一些出入,但他并不希望在此久留。

    毕竟对于闻铭来说,荒域的一切,与他都没有太多的关系。

    我问小观音是否跟我们一起离开,她摇了摇头。

    她说不。

    我问为什么,难道你不准备见王明哥?

    小观音摇头,说从不周山翻越到了大荒山来,是在找寻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其实也是我们一直在找寻的东西,而从种种迹象来看,我已经快要找寻到答案了,所以必须将事情弄得水落石出了才行。

    闻铭这个时候突然说道:“要不然,我陪你留下来?”

    小观音看了他一眼,摇头,说不,你跟他们出去,我听陆言谈及了外面的事情,那里更需要你,至于蛇仙儿的事情,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她的。

    闻铭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头,说拜托了。

    小观音离开之后,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闻铭蛇仙儿是谁。

    闻铭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告诉了我一个故事。

    许久之前,在滇南之地,玉龙雪山之下,有一个叫做五毒教的地方,里面供奉着五位千年大妖。

    其中有一位叫做蛇仙儿。

    经过一些变动,那蛇仙儿离开了五毒教,四处游历,后来在西川一地落难,濒死之时,被他救起,随后两人便看对了眼,没两天就滚了床单。

    一开始的时候,他和她都是走肾不走心,只为了身体上的快活。

    然而后来,他听说她肚子里怀了一小孩儿。

    于是他走了心。

    然而然后,他才知道,那个小孩儿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完全就是一个意外,而与此同时,那个女人带着出生的小孩儿走了,人影不见,而他则踏上了找寻她的路途……

    听完这个故事,我舔了舔嘴唇,说闻铭,不爱就放手,既然她跟别的男人都有了孩子,你不如放手吧,何必去找她?

    闻铭看着我,说你觉得我找那女人,是干嘛?

    我说难道不是找她要个说法么?

    他摇头,说不是。

    我不由得深吸了一口凉气,说难道你要报那被戴绿帽子的仇恨?算了吧,何必呢,男欢女爱,你情我愿,又没有结婚登记,何必这般执着呢?

    闻铭说给我戴绿帽子的,是她肚子里面的孩子。

    啊?

    我愣了,问到底怎么回事?

    闻铭问我,说我听说你们之前在员峤仙岛的时候,你的聚血蛊降服了一头远古神魔?

    我点头。

    他说那孩子,其实就是一头远古神魔转世,而且恐怖的是,它还是导致众神陨落的祸根,小观音其实就是陨落众神之一,而且那个小东西应该还掌握了一定的恶势力,正筹谋着某种大事件呢……

    听到闻铭的讲述,我的身子一阵僵硬。

    我艹!

    直到如今,我才知道闻铭和小观音为何会如此小心翼翼,而听完之后,我忍不住地产生了许多的联想来。

    那个借腹而生的远古神魔,自名“三十四”,这和我们之前遇到的那帮剑主,以及它们幕后的大佬“三十四层剑主”,是否有一些联系呢?

    我不知道,闻铭也不知道。

    我们知道的事情是,对于这个世界,我们知道得越多,越懂得敬畏。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我以华族客卿的身份,参与了华族与大荒山三族的正式会谈,席间敲定了诸多的合作事宜,基本上确定了三族出动高手护卫华族的条款,然而在最后的时候,那位落日一族的少族长,却提出了一个正式的请求来。

    他想要入赘华族,成为安的丈夫。

    <b>说:<b>

    关于王明和老鬼闻铭,以及小观音的事情,还有蛇仙儿之类的背景,以及三十四层剑主的起源,这个具体的可以看苗疆三部曲的外传捉蛊记,文中便不多做描述,免得重复赘述,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