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章 反派没尊严
    夜先生有多狡猾,就有多骄傲。

    而他到底有多奸诈狡猾,和他交过手的人都应该能够清楚这是一个顶尖的帅才,要不然秋水先生教出了那么多的徒弟,个个的本事都吊炸天,为何还要让夜先生来统领这些人呢?

    想必他看重的,就是夜先生的狡诈。

    然而这位无论走到哪儿,都将是夜空中最亮那一颗星的大拿,此时此刻,却给屈胖三的一泡翔给取代了去。

    没有人去关注他的生死,都给屈胖三那“噗、噗”的声音弄得毛骨悚然,有多远跑多远去。

    唯有我关注到了他,有些诧异地问道:“哎,你还没死?”

    在午间太阳光的照射下,被小观音桃花阵困住的夜先生冒着腾腾的黑烟,身形越发黯淡了去。

    他的声音并非是口中发出,而是来自于空气的震动摩擦声。

    他说我还在说话,自然没死,不过熬不了多久了。

    我点了点头,说哦。

    随后我又看向了屈胖三去,说你能不能快一点儿啊,人家夜先生等不及了。

    噗……

    屈胖三正努力办着人生大事,哪里耐烦我催促,怒气冲冲地骂道:“管天管地,管不了拉翔放屁,陆言你什么意思,催什么催?”

    我说不是我催,夜先生这边怎么办,还等你吩咐呢,你给一个话啊?

    屈胖三对夜先生的印象十分差,不耐烦地说道:“让他等着……”

    我还没有说话呢,夜先生倒是叫了起来,说等不了了,等不了了大兄弟,再过一下子,我就直接灰飞烟灭了,到时候咱们还怎么谈条件啊?

    屈胖三说谁说我要跟你谈条件?

    大概是到了生命攸关的时候,这个时候的夜先生也绷不住了,求饶道:“行行行,算我求您了,帮我遮一下阳光吧,不管怎么着,多少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行不?我堂堂万毒窟一脉的唯一传人,就这般悄无声息地死去,想一想也太不值当了……”

    屈胖三听得不耐烦了,说陆言,你帮他挡一挡阳光,等我弄好了,再跟他掰扯。

    我知道屈胖三这是在打熬对方的耐心,不过眼看着夜先生的身子越发淡薄,仿佛透明一般,知道他是真的顶不住了。

    不管如何,鬼魂惧怕阳光,这是天地至理。

    即便夜先生修到了鬼王境地,但也不可能违背这样的常理,能够坚持这么久,已经算是很厉害了。

    我走到了夜先生跟前来,搜罗了一下兜里,却并没有什么遮阳的东西。

    我没有伞,也不需要伞。

    我目光跟在周遭巡视一圈,准备去捡一些枝叶来,而这个时候,那地上长起来的桃花枝却自动升起来,化作了一个草棚子,正好将夜先生给遮盖住。

    夜先生长长松了一口气,身形似乎稍微稳固了一些,也没有再冒黑烟。

    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则扯着嗓子说道:“陆言,有纸巾么?”

    我说有。

    他又问,说有换洗的裤子么?

    我说你自己不是有么?

    他又问,说有冲洗的水么?我特么的一裤子的那啥……

    呃?

    好吧,我没有再留在这儿看着夜先生,跑过去给屈胖三忙活一阵,片刻之后,换洗干净了的屈胖三有气无力地走到了夜先生的跟前来,打量了一眼他,说咦,你怎么还没有死呢?

    这个时候小观音和闻铭也拢了过来,一脸笑意地打量着这边。

    他们都不说话。

    夜先生堂堂一大阴谋家,呼风唤雨的人物,就算是落败了,也得有着绝对的尊严,本来还打算绷着的,结果屈胖三根本不拿他当人看,突然一句话,怼得夜先生欲哭无泪。

    不过俗话说得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夜先生乃当世人杰,自然是能屈能伸,当下也是低下了头去,赔笑道:“蒙您开恩。”

    错!

    屈胖三趾高气扬地说道:“开恩的不是我,你在我这儿反正是必死无疑的了,不过你也说了,好歹也是一代枭雄,有什么遗言你就说吧,别废话。”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手去,在夜先生的脸上揩了两下。

    夜先生此刻乃是鬼魂状态,尽管之前凝结而出的时候,十分古怪,不明觉厉,但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阳光暴晒,几乎不成了模样,但屈胖三却能够抓得住这灵体,三两下,搞得好像自己没洗手一样。

    如果夜先生这会儿是人的话,估计脸都是黑的。

    不过他依旧低着头,毕恭毕敬。

    他说道:“我这里有关于轩辕野的消息,你们若是肯放过我,我就告诉你们……”

    屈胖三翻了一下眼皮,说这就是你的遗言?没别的了?

    夜先生焦急地解释道:“轩辕野这家伙在南蛮之地卧薪尝胆,奋发图强,就准备重新返回华族来,夺回属于他的所有一切,他有大阴谋,关系到华族的生死,难道你就不担心么?”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这儿小孩子过家家,关我屁事啊?

    呃……

    他简单一句话,将夜先生给打击得不行。

    不过夜先生并没有选择放弃,而是继续说道:“你既然不关心轩辕野和荒域的事情,那么邪灵教的事情你总想知道吧?如果你们能够放过我的话,我就把佛爷堂的秋水先生,以及养鸡专业户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你们,包括邪灵教在破灭之前,于此处布下的暗子……”

    邪灵教?

    听到夜先生的话语,我的心中狂跳,对他言语之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大为震撼。

    然而屈胖三却显得十分的不耐烦,翻了一下白眼,说需要我再一次跟你强调一下么?让你说遗言,别跟我扯这些有用没用的……

    呃?

    夜先生将自己的底牌一个又一个地抛出来,试图打动我们这些人。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屈胖三对于这些似乎统统都不感兴趣,仿佛要一心置他于死地似的。

    这让他陷入了恐慌之中。

    一个人被利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利用的价值,因为这样一来,他就只有唯一的条路可以走。

    那就是死。

    沉默了好一会儿,就在屈胖三显得不耐烦的时候,夜先生突然间抬起了头来,对屈胖三说道:“哥,我不想死。”

    听到这话儿,屈胖三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说好,很好,这是你唯一让我喜欢的一句话。

    我有点儿摸不准屈胖三的脑回路,说什么话?

    屈胖三说他叫我“哥”,说明他已经放下了自己的尊严和身段,而说出了“不想死”,这是真心诚意的,没有半分虚假,这才是我想要的那谁,夜先生对吧,不想死,就得证明自己有利用价值,还得保证对我没有任何威胁,这件事情,你能够做得到么?

    夜先生毕恭毕敬,说一切都听您的。

    我想起这家伙的奸诈狡猾,下意识地提醒他,开口说道:“你别听他胡扯,那个家伙,一定你骗你的,准备渡过这难关,然后再想办法阴咱们呢。”

    夜先生忙说不敢了,不敢了……

    屈胖三却笑了,说我就喜欢这样有野心的家伙,越是如此,我越有整人的快感和乐趣。

    说罢,他看向了我,说你刚才手中的那瓶子,借我一用。

    我将空了的息灵瓶扔给了他,仍然没有忘记提醒他,说最好还是小心一点,别用自己血淋淋的现实,给我们上一堂农夫与蛇的故事。

    屈胖三笑了笑,也没有说话,而是将息灵瓶往空中一扔。

    小观音适时放开了束缚,那夜先生呜咽一声,便进入了其中去。

    屈胖三摇了摇瓶子,将其扔进了崆峒石里面去。

    弄完这些,他朝着我挤了挤眼,说这个家伙,活着比死了重要,利用好他,我们就能够步步先机,不再被人蒙在鼓里了。

    我苦笑,说你能驾驭好他再说吧。

    夜先生被收进了息灵瓶中,这一场大战也算是终结了,我们随后开始打扫战场,这才发现青鹿王和白狼王都已经趁乱逃走了去。

    白狼王身上中了小观音的百虫螺旋丸,就算是逃得了,也只有死路一条,没什么可担心的。

    唯一让人担忧的,就是青鹿王那家伙。

    那混蛋用术法套住了我身上剥下来的皮囊,化作了我的模样,无论是外貌还是气息,都看不出什么差别来。

    他若是凭着这个,在华族招摇撞骗,还真的是害了我的名声。

    我们这边收拾妥当之后,决定返回华族去。

    那里也有许多的首尾需要处理,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也都去那边之后,再商量出一个结论来。

    小观音和闻铭都没有什么反对的,所以我们在将死者焚烧之后,便离开这儿,前往华族而去。

    一路走,很快就来到了华族这边来。

    刚刚进程,就有人拦住了我,却是跟我还算是相熟的牛二,也就是龙云的一个兄弟之一,他告诉我,说族长有吩咐,一旦见到了我,请我立刻去一趟无忧宫,她有急事找我。

    我正巧也想跟安见上一面,说一说这段时间的事情,于是便点头同意。

    我问其他人要不要去,得到的回答都是否定的。

    他们在医馆等我。

    我跟着牛二独自前往无忧宫,一路且不多谈,进了无忧宫,还没有等我明白过来,周遭立刻生出了无数古怪气息,整个天空都暗了下来,无数烈焰浮动而出。

    <b>说:<b>

    给点尊严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