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形势险恶
    能够让白狼王这样的家伙一心求死,说明了小观音的这百虫螺旋丸,还是挺猛的。

    他想要死,而不是求我们绕过他,主要的原因,大概也是对自己逃离我们的手掌,不抱太多的希望,方才会这般。

    只不过,我虽然恨白狼王,却知道想要将屈胖三找回来,就不得不借助他的力量。

    说来也惭愧,作为敦寨苗蛊一脉,苗疆巫蛊传人,我在蛊毒之上的造诣,实在是太低了。

    对于蛊毒来说,实践永远比理论重要。

    纵使我通读了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以及两部巫蛊上经,终究还是难以使出通天的手段来,而之所以如此,到底还是因为我这几年来,一直都在四处奔波之中,根本没有闲心停留下来,将十二法门之上的那些育蛊手段,将其实践。

    而此刻从小观音的手段来看,简简单单的一个百虫螺旋丸,却是比那血腥无比的活剥人皮要来得更加有刺激性。

    我心中有点儿尴尬,不过这并不妨碍什么。

    也许有一天,我能够闲下心来,将陆左传我的手段一一实践,但是此时此刻,我已经来不及去过那种悠闲的生活了。

    因为生活逼迫着我,倘若是不奔跑,那就只有倒下。

    小观音通过百虫螺旋丸控制住了白狼王,随后处理掉了所有助纣为虐的冤越一族之后,我们踏上了前往汉城的路程。

    而让我意外的,是白狼王这儿的营地里,居然带着好几分毒龙壁虎的精血。

    这些都放在一个不起眼的背篓里,用一种古怪的铜器盛着,能够保持精血的活性。

    我大约估计了一下,总共有五份。

    如果是这样的话,不但古二爷和大通和尚能够使用,就连在金陵的制器大师南南,也能够分到一份,从而摆脱他长期乘坐轮椅的尴尬处境。

    如果从目的来说,我们此次前往西南的目的,已经是达到了。

    只可惜,我丢了屈胖三。

    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这是我最不能容忍的,而且这一次被生剥人皮的经历,也是我人生中最不堪回首的一幕。

    那种身陷绝望的痛苦,让我每每回忆起来,都忍不住浑身寒颤。

    太恐怖了。

    一想到这个,我的心中其实都有着十足的火气,想要以及之道还施彼身,将这种痛苦加诸于白狼王的身上来。

    这个家伙不但对我如此残酷,跟让我耿耿于怀的,是他还骗了安的身子,而且还把安的肚子给搞大了。

    他倘若是有原因的,那还就算了,但事实证明,这个家伙完全就是一个畜生。

    就连维子那样与他有血缘关系的姑娘,他居然都能够生出淫邪之心来。

    这得是多畜生的人,方才能够干得出来的事儿?

    这样的人渣,多活一天,都会浪费空气。

    但我不得不忍受着与他同行的痛苦,穿越千山万水,朝着汉城的方向赶了过去。

    当然,旅途艰辛,而且又漫漫长,小观音总是在特定的时间,念起了咒诀来,让白狼王感受到百虫螺旋丸的酸爽。

    每一次瞧见白狼王痛苦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我的心中,多少都安静许多。

    我说过,我不是那种享受别人痛苦的变态。

    但瞧见白狼王的报应,我却十分开心。

    而一路的相处,也让我与小观音的关系变得亲近许多,到了后来,我开始叫她嫂子。

    我不确定她的年纪到底有多大,因为从相貌来看,她估计也就刚满二十,比我小上许多,但我却知晓,她应该是跟黑手双城一辈的人,但又是王明的女朋友,这关系,当真是比较复杂。

    我只能理解为她这是青春不老,容颜永驻。

    不管如何,她都是我的前辈。

    一路上我对她都是客客气气的,而小观音对于我这新得的手段,也是十分的好奇,总是在空闲的时候,让我给她展示这种变化。

    托了小观音的好奇心,使得我对于这个被我命名为“大易容术”的手段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

    我可以变成男人,变成女人,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

    我甚至可以变成妖怪。

    但超过我体型三成以上的,我都无法完成,因为体积的总量在这里,拉伸缩短这些事情,我可以通过减少或者增加某个部位的肌肉或者骨骼密度来实现,但不可能超出一定的界限。

    这是有限制的,而且我不可能做出太超出想象的变化。

    而且如果不了解的话,也弄不出太过于神似的状态,从而会被人一眼勘破。

    但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一点,在于有了这门手段,我从此就能够成为一个千面人,只要是有人群,就能够很好的融入人群之中去。

    说句实话,无论是这大易容术,还是大虚空术,又或者地遁术,以及一剑斩,归根到底,对于作为一名刺客最绝佳、以及梦寐以求的手段。

    只可惜我的对手,总是太过于高端。

    我能够在弱鸡的队伍里所向披靡,但是在顶尖高手的跟前又显得太过于鸡肋。

    这事儿终归到底,还是因为我的底蕴太浅。

    一路波折,奋力赶路,我们终于在五天之后,来到了汉城的外围之地,不过却并没有敢立刻进城。

    这么多天的时间过去,我们不确定这边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

    披着我皮囊的青鹿王是否已经来到了汉城,与夜先生做了些什么事情,而洛小北的报信,是否将陆左他们给带到了这里来。

    这些事情,我统统不知晓。

    前方一团迷雾,我们不可能一头撞进去,所以经过了一番商讨,我们决定小观音带着白狼王在外面的一处地方暂时等待,而由我乔装打扮之后,潜入汉城之中,将当前的局势弄清楚。

    我选用的,是一个记忆中的小部族头目,之前在剿灭临湖一族过后,小香港歃盟之时的人。

    我大概还有一些记忆,而且对于他的背景都很清楚。

    黄昏时间,我施展了大易容术,然后朝着汉城走去,结果刚到了城门口这儿,就给拦住了。

    一个陌生的小头目询问了我一些基本的事情,我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和背景之后,告诉他,说我是过来找寻医馆的坨老看病的。

    那人许是对我这模样有一些印象,倒也没有刁难什么。

    他发给了我一个竹牌,当做是这几天的通行证,并且告诉我,说最近汉城这边正在严查轩辕余孽,让我保管好这竹牌,不要丢了,否则到时候会很麻烦的。

    我拿了竹牌进了城,感觉到城里面的气氛有一些紧张。

    看得出来,我走之后,安开始施展出了铁腕,将曾经属于轩辕野的残余势力,以及河佛、莫离等长老的势力,逐渐清除出去。

    这件事情,对于一个政权来说,是十分必要的。

    只有掌权的人都是自己人,这样的政权方才得以稳固,要不然走到最后,不过就是一个傀儡而已。

    我在城中行走,夜幕降临的时候,来到了医馆这儿。

    就在我琢磨着怎么进去,跟坨鹊二老讲明此事的时候,那医馆的大门打开,走出了两人来。

    这两个人,是我为之熟悉的。

    一个是我,另外一个,则是屈胖三。

    或者换一个说法,其中一个是青鹿王,而另外一个,则是夜先生。

    他们上了一辆车,朝着城中行去。

    那辆车我也认得,正是无忧宫上一次过来接我的座驾,所以这一幕我是十分的熟悉。

    看着那辆车在驭者的驾驶下渐渐远离,我的心不断往下沉去。

    看得出来,夜先生不但回到了汉城,而且还获得了安的信任,我虽然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想要干什么,但总感觉他是那种满肚子坏水的家伙,绝对的老江湖。

    可怜的安,之前给白狼王骗了一回,这下又要给夜先生和青鹿王再一次诱骗。

    不行,我得阻止他。

    不过……

    现如今的情况有点儿特殊,首先一点,我们不确定敌人的实力虽说我们能够瞧见的人,只有夜先生和青鹿王两个,但我不会幼稚到认为他们就只有这么两个人。

    事实上,对方的势力其实是很大的,在华族这边,除了河佛和莫离之外,必然还有别的帮手。

    如果再加上轩辕野的势力,他们在暗地里的实力,应该会十分恐怖。

    我不确定会不会又蹦出几个如同白狼王一般的凶狠角色来。

    其次就是屈胖三。

    我的兄弟现如今掌握在夜先生的手中,那家伙倘若是拿这个来威胁的话,我真的是束手无策。

    所以我必须潜伏在暗处,然后等待着机会,从夜先生的手中,将那息灵瓶给夺过来。

    只要夺了这个,我就有了足够的底气。

    我沉思了两分钟,最终还是决定进医馆去,找到坨鹊二老,跟他们点明身份,获得他们的帮助。

    这两人是老江湖,看透世事,有了他们的帮助,我才能够游刃有余。

    我没有走正门,而是从后院翻墙而入,却不想我这边刚刚翻进里面去,没有走几步,身后却有人低声喝道:“蹲下,抱头,不许动,否则弄死你!”

    <b>说:<b>

    来者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