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百虫螺旋丸
    白狼王勃然大怒,恨声说道:“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偷袭者!”

    的确,这家伙一身本事,倘若不是刚才的时候,后背给我一剑重创,即便是我状态神勇,也未必能够把他给拿下,对于这一点,他到底还是怨念丛生。

    不过我既不是头脑进水的傻子,也不是七擒孟获、准备纳为己用的孔明叔叔,所以对于他的激将法完全免疫。

    我平静地笑着说道:“若说偷袭,之前你们对我,还不是一样?”

    白狼王是个异想天开的人,居然开口诱导道:“你放了我,我们择日再战,再打一场,你若还能赢我,我便服你……”

    我哈哈一笑,说不。

    我摇着头,将止戈剑递到了白狼王的喉间来,而这个时候,小观音扔了一根绳索给我。

    这绳索比起之前我见过的捆仙索更加精致,上面有多重材质的丝线,还有许多符文缠绕,我知道她的意思,不管如何,还是得多一些防备,免得这个家伙再出了什么岔子。

    所以我没有任何犹豫,俯身下去,将白狼王给困得结实。

    这过程中,白狼王试图反抗,然而我对于这个曾经肆意伤害过我的家伙可没有太多的客气和耐心,当下就是一巴掌呼过去,扇得他满脸鲜血,脑袋嗡嗡地响,眼珠子都快要凸了出来。

    将人捆好,我平静地说道:“对不住,我对跟你交手这事儿,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不过对给你剥皮之事,倒是兴致盎然。”

    简单一句话,说得白狼王毛骨悚然。

    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别人跟自己的兴趣一样,特别是像白狼王这种独特的爱好。

    白狼王长期给人剥皮,对于其中痛苦与难过,自然是深有体会。

    他可能从未有想过有一天,这种残酷到了极致的刑罚会落在自己的身上来,但是此时此刻,一想到这件事情的发生,他立刻就吓得浑身发抖。

    他与我的眼神相对,能够感觉得出,我说着话儿的时候,并不仅仅只是吓唬人。

    正如同他之前说话,并不是在吓唬我一般。

    我们都是认真的。

    白狼王的余光,已经瞧向了周围,发现就在他刚才与我交手的时候,那个突然出现的女子,已经将自己的所有手下都给撂翻了去。

    他知道自己手下的实力,自然也明白了这个女子的可怕之处。

    他没有与我再多说,而是瞧向了小观音,开口说道:“姑娘,一切有话好说……”

    小观音走到了跟前来,微微一笑,然后说道:“你现在的态度,以及你一会儿说出来的话,将决定你的下场,所以我希望你谨慎一点儿,知道么?”

    白狼王赶忙点头,说好,您请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小观音看了一眼我。

    她怕我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做出一些为了发泄私愤而违背大局的事情来。

    不过我却冲她笑了笑,表示我能够控制好我的情绪。

    被人活生生的剥皮,这是一种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体验,但我并非是白狼王这样的变态,对于这种欣赏别人痛苦的事情有着莫名的痴迷。

    我有我的目标,解救出屈胖三来,这才是最终的目的。

    至于我个人的屈辱,在这个目标之前,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为了屈胖三,我甚至可以将这个让我恨之入骨的家伙放掉,毫不犹豫。

    小观音是一个很体贴的人,她在得到了我确定的答案之后,方才与白狼王开展了对话:“很好,我希望你能够保持此刻的谦卑和真诚,否则就连我也无法阻拦住我身边的这个小伙子,对你展开全面和残酷的报复请再跟我说一句,对于我的问题,你将会如何?”

    白狼王斩钉截铁地说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小观音拍了拍手,然后说道:“那好,首先告诉我,夜先生在哪里?”

    白狼王几乎没有半分犹豫,直接说道:“陆言逃离的时候,我们一起发动手下,在周围几百里找寻;不过在三天之前,没有得到任何结果的他带着青鹿王,去了中原之地。”

    小观音眯着眼睛,缓缓说道:“中原之地?”

    白狼王赶忙说道:“就是华族的汉城,那儿被荒域的人称之为中原之地,是荒域的中心。”

    小观音点头,说哦,原来如此……

    她没有再说话了,仿佛在沉思什么,好一会儿,白狼王反而有一些忐忑了,他慌张地说道:“我说的是真的,千真万确,不行你们可以跟其他的人求证……”

    小观音微微一笑,说我并没有说你在撒谎,只是在考虑另外一件事情夜先生占据了屈胖三的身体,而屈胖三本人呢,他在哪里?

    白狼王为了证明自己有用,赶忙说道:“在息灵瓶中,之前在我的手上,现在在夜先生的手里。”

    小观音说息灵瓶?

    白狼王赶忙点头,说对,是一个能够让灵魂安宁的法器,那东西是夜先生的私房货,看上去应该传承许久了。

    小观音说夜先生是你的师父?

    白狼王摇头,说不,不是。

    小观音问那你的师父是说?

    白狼王犹豫了一下,不过在与目露凶光的我对视的一瞬间,立刻就崩溃了,赶忙说道:“是秋水先生,我是秋水先生的徒弟不光是我青鹿王也是秋水先生的徒弟,夜先生只是秋水先生的合作者,并不是我师父。”

    小观音摇头,说不可能,屈胖三的前身可是阵王屈阳,按照你的水准,又或者秋水先生的水准,不可能布出让他神魂离窍的法阵来的。

    白狼王慌忙说道:“不、不,那法阵不是我布置的,是夜先生的指导下弄的。”

    小观音依旧摇头,说就算是夜先生,也不可能弄出来的。

    白狼王说对,据他说,那法阵的原稿,其实是来自于一个叫做“养鸡专业户”的人之手,也并非是他的意思他也只是一个执行者,并不是全部的策划者。

    小观音这才点头,说哦,如果是这样,那么之前的夜先生,又是一个什么模样?

    白狼王说他之前是一头猛鬼,又或者颇有道行的鬼王。

    小观音点头,说你愿意投入我一方,供我们驱使,带我们找到夜先生,并且将那息灵瓶找出来么?

    白狼王赶忙说道:“我愿意,我愿意……”

    小观音看向了我,说你觉得呢?

    我在旁边绷着脸,冷冷说道:“答应得太快了,一看就知道是包藏祸心,到时候一定会反水的。”

    小观音同意我的意见,点头,说对。

    白狼王慌忙说道:“不,不,我小命都捏在你们的手上呢,哪里敢有半分别的心思?相信我,我一定能够帮你们找回那息灵瓶,并且将夜先生那老流氓给赶出屈胖三的躯体,请一定要相信我,求你们了!”

    小观音摇头,说如果我们相信了你,想必你转头就会把我们给卖了,所以得留一些手段……

    她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绿色的小瓷瓶来,又从里面摸出了一颗小蓝色药丸来。

    那药丸有花生米一般大小,散发着一股薄荷的清香。

    小观音说道:“这是我女儿送给我的一种药,叫做百虫螺旋丸,你且服下。”

    白狼王不知道此药厉害,不过却也是嘴巴紧紧闭着,脸色有些阴霾。

    小观音淡淡说道:“你若不吃,我便任由陆言帮你剥皮。”

    白狼王不敢抗拒,张开嘴巴,吃下了小观音喂的药丸,还装模作样地叫了一下,小观音却笑了,说你还在这里耍小心思,这是在歧视我们的智商呢?

    这话儿说得他不敢再使诈,终于将药丸吞入了腹中去。

    小观音确定他将药丸吞入腹中之后,平静地说道:“我刚才听陆言说起,夜先生曾经是苗疆万毒窟的嫡系后裔,正巧我女儿却是当今苗疆万毒窟的主人,这百虫螺旋丸呢,是她采用了百虫之精华凝练而成,被控制者,随时都能够体验到体内无数虫子钻入的畅快之感这种感觉,并不会比剥皮的痛楚低,而且由内而外,更有甚之……”

    她平静地说着话,详细地聊着这玩意发作的症状。

    涅罗谷中,本来就蛇虫无数,对于蛊,我觉得白狼王应该并不陌生,听到这些话儿,顿时就是脸色苍白,慌忙求饶,说自己心中诚恳,千万不要误会。

    小观音脸上含着笑,看向了我,说陆言,你的意见呢?

    我说需要让白狼王感受一下其中的微妙,方才会死去侥幸的心理,要不然他真的反水了,对大家都是不利的。

    小观音很认可我的话语,于是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金铃铛来,轻轻晃动,发出了“叮铃铃”的声响来,而与此同时,她还在默默念着咒语。

    几秒钟之后,被捆仙绳绑着的白狼王开始嚎叫起来,满地打滚,痛不欲生的模样,简直让人感同身受。

    过了十几分钟,小观音在得到了我的确认之后,方才停止了持咒。

    这个时候,白狼王浑身是汗,仿佛虚脱了一般。

    我半蹲在了他的跟前,再一次地问道:“如何?”

    白狼王鼻涕口水全部糊在了我的脸上,哭着说道:“杀了我吧,求你了。”

    <b>说:<b>

    冤冤相报何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