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折扇青衣女
    这是一个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美丽女子,她的出场好像自带圣光一般,让我感觉她就仿佛天上的仙女。

    她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裙,很漂亮,个子高,眼睛微微眯着,并没有太多的惊慌失措,而是微笑着看着我,就仿佛很寻常一般地说话,在这样的女子面前,我都有一些自惭形秽,不过更多的,则是激动得不能自已的兴奋。

    因为我瞧见看守我的那两个白狼王下属,已经倒在了地上。

    而地上那血色弥漫的法阵,则被破开了一道缝隙来。

    我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然后点头说道:“走,走……”

    那青衣女子走上前来,右手一抖,却有一把折扇,倏然展开来,上面桃花一片,随后她往我身处的大瓮之前猛然一劈,那布满了符文的大瓮化作了两半,一股臭不可闻的气息从中间弥漫开来。

    这里面有药液,也有我这些天来的排泄物,气味臭得我自己都有点儿闻不下去,而那女子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又挥了一下折扇。

    我腰间捆着的那捆仙绳,终于断裂开来了。

    我当时的感觉,就仿佛是背上背负的大山,突然一下子就卸开了去。

    不过即便如此,经过了这些天来的折磨,我整个人的身体都垮掉了去,即便是没有了捆仙绳的束缚,也没有办法调动任何的气息,甚至连走路的劲儿都十分勉强。

    因为全身的皮都给剥去了的缘故,我双脚踩在地上,火辣辣的疼。

    白狼王虽然给我准备了药液,让我不至于因为被剥了皮失血而死,但并没有准备让我好受许多,所以那药液里面,添加了许多让我伤口无法愈合的药物,所以此刻从大瓮之中走出来,我浑身都留着发脓泛臭的鲜血,无比恐怖。

    然而这些在那女子的眼中,却都没有太多的惊慌。

    她只是稍稍地皱了一下眉头,然后指着脚下的其中一人说道:“换上他的衣服,然后我们走吧。”

    我点头,说好。

    说罢,我向前走了一步,结果身子一下子承受不住,朝着旁边歪歪倒去。

    我跌倒在了地上,那女子瞧见,伸手过来,说需要帮忙么?

    她的亲切让我感动,不过我却不敢拖累别人什么,毕竟我此时此刻的模样,连我自己都害怕,又何必去连累别人呢?

    我拒绝了她的帮助,咬着牙,将那人身上的衣服、鞋子给剥下来,然后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随后我跟着她,走出了这片空地的法阵。

    刚刚走出来,那女人扔了一个小香包给我,告诉我戴上,说这个东西能够掩藏住我身上的血腥气,不至于太早的暴露。

    我按照她说的去做,然后咬着牙,凭借着坚定的意志力,跟上了她的脚步。

    说句实话,这个时候的我,每一步都感觉难如登天。

    我的身体早就已经垮掉了。

    但是我却知晓,这是我唯一逃离这地狱的机会,倘若我没有足够的勇气和意志,恐怕就会被人发现,并且留下来,而那个时候的我,所要面对的,只能是死亡。

    我不愿,所以需要搏命。

    女子往前走,头也不回,她对于这儿似乎很熟悉,每一个转弯,都能够避开村子里的耳目。

    我们一直走到了村子的边缘处,这时左前方突然间冲出了一个黑影来。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却听到那女子开口说道:“找到了么?”

    那黑影一扬手,开口说道:“找到了。”

    我听声音,才知道这黑影就是之前跟我传递消息的小姑娘维子,而她手中挥舞的那玩意儿,却是我的乾坤囊。

    原来她是去帮我偷这个东西。

    女子接过了维子手中的乾坤囊,翻看了一下,然后丢给了我,说这是你的么?

    我接过来,点头,说对。

    女子说你看一下,东西有没有少?

    我心中充满感激,手往里面一摸,大概查看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丢失什么东西,连止戈剑也在里面。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乾坤囊这东西,打开时需要一定的法诀,没有这法诀,在别人的手里就是一个空布袋,根本无法从中获得什么。

    夜先生自然知道这东西的宝贵,不过他此刻一门心思,是谋夺我的聚血蛊,对于乾坤囊,并不重视。

    他或许觉得有的是机会弄这玩意儿,却不知道,我居然还能够从他的手掌心里逃离。

    事实上,就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过。

    那个仙女一般的女子,不知道是怎么蹦出来的,为什么要救我,我也有点儿迷茫。

    不过这个时候并不是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得先逃离此处,方才有时间和兴致,慢慢地问清楚后面的一切。

    维子对于冤越一族十分熟悉,对于这涅罗谷也是如此。

    此刻夜色正黑,她带着我们离开了这村子,随后从村东边的一条小道,走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终于离开了那涅罗谷。

    一路上虽然也有许多惊险之事,但所幸没有暴露什么。

    一直到我们快要离开涅罗谷的时候,我方才听到一声又一声的钟声,在山谷之中突然间就响了起来。

    随后很远的山谷里,灯火陡然明亮。

    显然,我逃离的事情,已经败露了。

    这个时候,那女子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在我的身上嗅了嗅。

    此刻的我一身污秽,心中有些自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而她却笑了,手中一晃,那把折扇再一次地出现,随后她往我的身上扇了扇。

    一共三下,我感觉浑身轻松许多,火辣辣的体表也是一阵清凉。

    女子跟我解释,说别担心,我只是怕那帮家伙在你身上种了一些定位的邪法,所以给你祛除一下,免得到时候又给逮回去。

    我们继续走,而这个时候我的心情终于轻松了一些,长躬到地,说多谢姑娘相救之恩,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女子笑了,露出一口白牙来,在夜里都十分明显。

    她笑着说道:“我只是路过的时候,感觉有一些于心不忍而已,倒没有太过于刻意,举手之劳罢了,你不要太多负担。”

    我说倘若不是您,我真的就死定了。

    她显得很平静,对于我的感谢,也轻描淡写地讲了两句,便不再多言。

    身后的威胁还在,我们更多的时候,是在埋头赶路。

    如此又走了半个多时辰,她在一处悬崖山壁之前停下,然后攀着绳索,将我和维子带上了离地七八米高的一悬洞之中去。

    她显然在这儿住过,里面曲折,也有布置,在最里面的地方,还铺垫了一些干草。

    女子将我们引进了洞子里,然后吩咐道:“你们两个先在这儿待一下,我去将痕迹清除一下,会晚一些过来。”

    我和维子点头,说好。

    女子离开之后,我抱膝而坐,感觉到自己的屁股已经跟那粗麻裤子黏在了一块儿,十分难受,不过却又无可奈何。

    维子似乎并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她缩在角落里,睁着一对大眼睛,打量着我。

    这洞子里并没有光线,黑乎乎的,只能通过呼吸声感应到对方。

    我虽然油尽灯枯,不过却还是能够模模糊糊地瞧见一些,在沉寂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你、你们是谁?”

    维子屈膝抱胸,看着我,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我只是冤越一族的一个小角色而已。”

    我说为什么要帮我?

    她摇头,说帮你的不是我,是音姐姐。

    音姐姐?

    这是刚才那个青衣女子的名字么?

    我说那她是谁?

    维子摇头,说我不知道,只知道她愿意带我离开冤越一族,永远地离开,所以她叫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啊?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问道:“为什么?”

    黑暗中,维子的双眼眯了起来,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因为我恨白狼王。”

    这回我没有再傻乎乎地问为什么。

    她恨白狼王,我可以理解,事实上,我觉得冤越一族的大部分人,对这个疯狂而变态的家伙,都爱不起来。

    他们只是处于那家伙的高压之下,敢怒不敢言而已。

    那天夜先生作法的时候,我就瞧见了冤越一族不少人在爱犬被杀之后,低头一瞬间流露出来的恨意,不但如此,那天人头滚落的十八个人里面,未必个个都是外族之人,其中也有一些冤越一族的人,被当做了祭品。

    白狼王这帮家伙,根本就不把人当做人,维子恨他,并且期望着逃离,并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

    我又问了维子几个问题,她话语不多,说得也并不是很多。

    我后来就没有问了。

    因为感受到了安全感的我,绷得紧紧的神经突然间松了下来,极度疲倦的身体也就没有再撑住。

    我开始变困了,没多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感觉到了力量在回归,感觉到了痛苦渐渐地离开了我,还感觉到了身体正在逐渐变化。

    这些我都感觉到了,不过我却并不愿意醒来。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我,睁开了眼睛来,瞧见那青衣女子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说我的天,这怎么可能啊?

    我愣了一下,突然间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我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下,顿时就愣住了。

    c?

    <b>说:<b>

    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