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虚幻与真实
    啊……

    我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吸力,从地下倏然传来,这种吸力与之前夜先生的那种并不一样,是出自于现实的,而并非神魂。

    但它作用的,并不是我本人,而是我身体里面的聚血蛊。

    我能感觉到紧紧抱住我心脏的聚血蛊,仿佛承受了巨大的力量,而在这个时候,它虽然能够抵挡得住,但却给予了我更多的负担,让我有一种由内而外的疼痛。

    心脏的疼痛,远比被剥了皮之后的疼痛要强烈许多,每一次的呼吸和心跳,都能够让我抽痛不已。

    我双目几乎都快要掉出眼眶外面去。

    啊……

    我在心中默默地狂吼着,而那夜先生则终于停止了他持续近三个多时辰的疯狂舞蹈,停下来的时候,脸上居然一滴汗液都没有。

    无比古怪。

    事实上,直至如今,我都不能够将面前的屈胖三,完全当做是夜先生。

    好些时候,我的心中都生出了错觉。

    我觉得屈胖三应该会回来救我,对他也生不出太多的恨意来。

    然而当幻觉消失之后,我有悲哀地发现,这个就是夜先生,屈胖三再也回不来了,需要解救的,是他本人,而并非我。

    我才是他脱困的希望,而现如今我也落得如此田地,已经是一败涂地了。

    夜先生停下了动作之后,脸色苍白,凝望了我许久,突然间涌现出一抹潮红来,然后吩咐旁边的手下道:“白狼王,你和青鹿王两人需要轮流值守此处,保证他的存活,任何补给都不要断,我不希望十八天之后,面对的是一具尸体,懂么?”

    白狼王和青鹿王双双躬身,说知道了。

    夜先生此刻显然也是十分疲惫,他吩咐妥当之后,转身离开,旁边立刻走来一个模样还算周正的女子,过来将他扶起,然后朝着村子后面走去。

    此刻已经是夜里,平地四周,皆燃有篝火,火焰熊熊跳跃,倒也是将平地照得一片光亮。

    我在极度的痛苦之中,还能够瞧见周遭累积的犬尸和人头。

    血腥密布,将这儿弄得跟屠宰场一般。

    然而即便如此,周遭还是有一股莫名的炁场和力量,使得附近连苍蝇等虫子都没有,寂静一片,唯有地下传来那恐怖的吸力,将聚血蛊不断拉扯。

    感受着这样的力量,我突然间生出了几分害怕来。

    事实上,一开始我并不信夜先生能够将聚血蛊剥离下来,毕竟这玩意是本命蛊,与我的性命相连,怎么可能扯开去?

    但是一想起夜先生对于神魂的精确把控,以及此刻的情形,我的防线动摇了。

    我在想,也许,聚血蛊真的有可能被剥离。

    而没有了聚血蛊,我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凭恃,这个时候的我,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咩有了任何的利用价值。

    所以我唯一的下场,就只有一条路。

    死。

    我心死如灰,而就在这个时候,白狼王却跟青鹿王起了争执,而两人争执的点,却是在看守我的顺序之上。

    两人在抢夺夜里的看管权,这两人大概一直都不太对付,所以你一言我一语,吵得还是挺凶。

    到了后来,却是青鹿王败下了阵来。

    他最终被迫选择了白天看守我,至于白狼王,则是夜里。

    不管如何,冤越一族终究还是白狼王的地盘,而且从我的观察来看,白狼王嚣张跋扈,青鹿王阴柔深沉,到底还是斗不过白狼王。

    我不知道两人为何会为了这个而争执,不过在瞧见青鹿王离开之后白狼王的表现,我终于明白了。

    青鹿王一走,白狼王唤来两人,让他们看住我,然后自己就在附近找了一个房间,直接休息去了。

    这家伙大概是知道夜先生布阵太过于疲惫,不会出来监视,所以就显得有些敷衍了事。

    他夜里睡觉,白天又不看守,肯定自由许多。

    从这里来看,我知道,白狼王对夜先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毕恭毕敬,面前服从,背后还是偷奸耍滑的。

    而青鹿王与他之间,似乎也不是很和睦。

    然而这些信息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我也没有办法利用这些做什么。

    我此时此刻,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等死。

    闭上眼睛,我在痛苦之中饱受煎熬,无论是身体的,还是精神的,感觉自己一辈子受的罪,在这几天都感受到了。

    日后若是真的还能活下来,回首起来,我的心境绝对有着巨大的不同。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又听到有人在叫我。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做梦,过了好一会儿,我感觉有人在拍打我的脸,睁开眼睛来,发现居然又是那个叫做维子的小姑娘。

    她昨天对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让我心头生出几分希望,所以再见到她,莫名之间,我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轻松了一些。

    小维冲我笑了笑,然后说道:“喝水,吃东西。”

    她说完,开始给我喂水。

    我没有拒绝,在她的帮助下,完成了进食,而完成之后,准备再一次的闭上眼睛,却发现那小女孩子左右看了一眼,然后伸出了右手给我瞧。

    她的掌心上面,写着一行字;“别怕,会有人来救你的。”

    这字迹娟秀,红红的,被汗水弄得有点儿变形,不过还是能够瞧出大约的意思来。

    毕竟字并不多。

    我的双眼一下子就瞪了起来,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随后被法阵的吸力弄得剧痛无比。

    我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下来,强忍着不叫喊,而小维在确定我我看到之后,将手掌握紧,然后提着竹篓子离开了这儿。

    我望着她的背影,久久不能平静。

    到底是谁,在她的手掌上写了这么一句话呢?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不敢想太多,但是瞧见这一句话之后,顿时就浮想联翩了起来,感觉整个人一下子就有了希望。

    那娟秀的字迹,看起来像是一个女孩子的字迹,但至于是谁,我也不确定。

    是哪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女侠么?

    还是……

    虫虫?

    大概是太过于绝望了,我突然间一下子想到了还在东海蓬莱岛上闭关的虫虫身上去。

    当然,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不可能。

    难道是我的错觉?

    经历了太多的痛苦,以至于我都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处于现实与虚幻之中,精神仿佛错乱了一般。

    如此过了一夜,天色初明,我听到村前村后不断传来了犬吠之声,呜呜而鸣,显然是在为了昨天惨死的同胞哀嚎。

    青鹿王与白狼王完成了交接,不过看得出来,青鹿王似乎并不高兴,看向白狼王的眼神,都有一些难以掩藏的恨意,或者说他都没有刻意去隐藏,借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这一天,夜先生依旧没有出现。

    看得出来,他虽然占据了屈胖三的身体,但融合得并没有那么完美,以至于时不时都会发生排斥性的反应。

    这种情形,其实之前也有,不过我当时满心以为他就是虎皮猫大人,所以也没有当一回事儿。

    到了第二天夜里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与聚血蛊的意识连接,少了一分。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我却能够肯定。

    我知道,夜先生花费了那么多的精力,还耗费了这么多生命弄出来的法阵,已经起了效果。

    他的确有能力,将聚血蛊从我身体里剥离下来,然后弄到他的身上去。

    一想到这一点,我的难过不已。

    如此又过了几天,我整个人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近乎于死亡,也就是每天听白狼王和青鹿王吵架的时候,以及吃饭之时,会清醒一些。

    不过除了第一天之外,后面也都是那个叫做小维的女孩子给我送饭,但她却没有再多说一句。

    我差点儿以为那是幻觉。

    真的是幻觉么?

    我不知道,说句实话,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过程,尤其是肉体的痛苦和精神的折磨,双重重压之下,倘若不是一股极为坚强的意志在在支撑着我,只怕我早就崩溃了。

    时间一直到了第七日。

    夜里时分。

    经过了这几天的平静,白狼王完全就懈怠了,一开始的时候,他夜里还会出现几趟,装模作样地视察,而从昨天开始,除了交接之时露个面之外,其余时间,我都瞧不见他。

    在夜里的时候,小维送饭来了。

    依旧是喂水喂饭,而在结束之后,她又给我看了一下她的手掌。

    掌心处写着一行字:“打起精神,就在今夜。”

    原本浑浑噩噩,宛如死人一般的我,在这一瞬间清醒了过来。

    我知道,如果这是真的,那这将是我最后的一次机会。

    小维走后,我全神贯注,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然而连续这么多天的折磨,已经让我心交力瘁,近乎于油尽灯枯,根本无法保持长时间的清醒,而我与聚血蛊之间的联系,也已经失去了大半。

    就在我快要昏迷过去的时候,突然间我听到重物倒地的声音。

    接着有一个娇俏可人的小脸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冲着我嘻嘻一笑,说小哥儿,要走么?

    <b>说:<b>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