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万毒窟嫡系
    看着面前的陆言和屈胖三,从外表上来看,简直就是以假乱真。

    事实上,无论是剥了人皮之中化成了我的青鹿王,还是换了神魂的屈胖三,都有着与我们一般无二的气息,从这一点来看,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破绽,而即便是平日里的那些细节,相比夜先生也是早有谋算的。

    这个家伙能够撒谎,通过虎皮猫大人的角色转换,来打消我的疑虑,自然也能够用类似的手段,来取信于陆左他们。

    毕竟夜先生听说过了我的自白,知道我与陆左之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紧密和熟悉。

    我踏上这江湖,跟陆左一起混的时间,其实并不多。

    以这个家伙的智商,很难会出现什么大的纰漏。

    而一旦如此,那么就不只是我和屈胖三的事情了,连陆左、杂毛小道甚至王明等一群人,都会受到谋算,甚至陷入危险境地。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中就仿佛有无数毒蛇吞噬一般痛苦。

    这种精神上的痛苦,并不会比肉体上的轻松太多。

    昨夜那尴尬的梦境,到了此刻来,我也没有了太多的高兴,因为只要对方将我的修为限制,用那捆仙绳将我困住,我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是施展不出来的。

    我低下了头,不想让对方瞧见我眼中的惶恐和惧怕。

    然而这事儿,哪里是能够藏得住的?

    夜先生微笑着看着我,说正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左道一行人横行天下,差点儿包揽了“天下十大”的数半席位,威势一时无两,却不知道,最终却落败于此处;哈哈,你说说,这是不是命?

    我听到他得意的话语,顿时间吸了一口冷气。

    我说你到底是谁?

    天下十大的事情,刚刚发生不久,倘若夜先生是荒域土著的话,不可能得知这样的消息。

    而即便他不是土著,也必然跟外界保持频繁的联系,方才会有这般灵通的信息。

    夜先生看着我,微微一笑,说你觉得我是谁?

    我看着这张曾经无比熟悉的脸孔,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你是沈老总,对不对?”

    哈、哈、哈、哈……

    夜先生一阵大笑,随后摇了摇头,说你能够想到沈老总这一层,证明你并非太蠢,只不过你还是高估了自己,倘若是陆左的话,他或许会在,但对付你这样的小角色,我一个人足以。

    我又猜:“你是王秋水?”

    夜先生没有给我答案,而是笑着说道:“我到底是谁,这个事情,你不需要知道;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你身体里的聚血蛊取出来,移植到我的身上去。”

    我摇头,说这个不可能,它已经是与我性命相连的聚血蛊了,根本没办法移植。

    夜先生冷笑,说你当初不过是一个引蛊而已,真正的宿主另有其人,你既然能够浑水摸鱼,别人为何不能?你放心,我自有办法……

    啊?

    听到夜先生的话语,我先是一愣,随即感觉到了一些什么。

    我当初的确是跟他说过自己的事情,但许多的细节,其实并没有说出来。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觉得没有太多的必要去解释,然而现在想起来,这个家伙知道的,也未免太多了。

    他怎么知道移植聚血蛊的办法?

    除非……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你是……”

    没有等我说出来,夜先生便呵呵笑了起来,说没错,这聚血蛊的法子,就是我传出来的;事实上,不只是夏夕,我在苗疆之地,还布了三十六组人,不过最终成功的,却是只有你一个而已。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懵住了。

    虽然我猜到了一些,但最终都没有想明白,这个家伙,原来并不只是在荒域之中,有着庞大势力。

    他在现实的世界,也有着许许多多的手下,在帮他做着事情。

    我的心脏剧烈跳动着,而夜先生则傲然说道:“当初曾经创建苗疆万毒窟的那人,是我的先祖,本来继承那万毒窟的,应该是我这一脉,谁曾想最终居然没有获得那虫子的认可;我心中有恨,更有梦想,我梦想着终有一日,我能够重现祖先的荣光,再一次创造出聚血蛊来,没有想到,唯一的一只,居然出现在了你的身上,而且还出现了意外……”

    我冷笑,说其实我的这个,也不是意外,倘若没有我的种种努力,你最终收获的,也不过是一个半成品而已。

    夜先生看着我,说所以我对你还算客气,让你保存着男人的威严,也没有把你的脸给扒下来,你说对吧?

    我说这就算是客气?

    夜先生耸了耸肩膀,说不然呢?我其实一直都在关注着你的消息,你每一次的成长,都让我颇为感动。我知道,如你一般的废人,都能够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声名鹊起,站上这世间的巅峰,最主要的,都是聚血蛊的功劳,而如果聚血蛊归了我,我也将能够征服这个世界,而且比你更加强大。

    我冷笑,说你却不知,世间还有这么一句话,叫做多行不义必自毙。

    夜先生走上前面来,盯着我,然后缓声说道:“你以为你的身边有团队,我就没有?”

    我说沈老总就是你的同伴,对吧?

    夜先生说对,也不对,他只是其中的一个,而我们身边的同伴,有远远超出你想象的强大,所谓天道啊,正义啊,对于我们来说,都不过是骗小孩子的玩意而已。

    他嚣张地说着,然后没有再跟我多说什么。

    他伸出了手来,往虚空之中一抓,我立刻感觉到了自己整个人的神魂都仿佛被他抓到了一般,瘫软无力。

    我眼睁睁地瞧见自己离开了那大瓮,朝着对方飘了过去。

    这并不是我的身体,而是神魂和意识。

    因为我能够“看”到自己,其实还是被禁锢于那大瓮之中,不过双目却是一片迷茫,仿佛死物一般。

    这个家伙,对于神魂的操控,绝对是一代宗师。

    要死了么?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神魂离体,却不曾想就在此时,突然有无数的力量,将我的神魂紧紧地拉扯着,让我不得离开。

    夜先生的脸变得一阵涨红,双目瞪了起来,双手呈现出鹰爪模样,青筋毕露。

    这模样出现在屈胖三的小脸之上,显得无比诡异。

    我感觉到他似乎用了许多的力气,但最终还是剥离不开,而我这个时候,却感觉到了一种无比强烈的痛楚,回眸望去,瞧见自己浑身都在颤抖,口鼻冒血,仿佛在了濒死之时。

    而我也瞧见了是什么拉住了我的神魂。

    聚血蛊。

    它虽然还在昏迷之中,却本能地拉扯着我,十八根触手紧紧捆着我,让我的神魂无法离体。

    如此僵持了不知道多久,也许几分钟,也许十几秒,极度痛苦的我根本无法把握这时间,也没有办法思考太多的东西。

    夜先生最终放开了我。

    他大概是怕我死掉,而聚血蛊也随之一起消弭,出于这样的考虑,他没有一昧地使用暴力,而是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间拍起了手来。

    他拍了几下,然后笑道:“聚血蛊比我想象之中的更加厉害,既然如此,我就多跟你玩玩。”

    他用手一挥,在大瓮之前,却是浮现出了聚血蛊的模样来。

    这只是虚影,能够瞧见它紧紧地抱着我的心脏部位,随着我的心跳而动,触手无疑是地游动着。

    夜先生一脸迷醉地望着这个,许久之后,他对旁边的白狼王吩咐道:“布阵吧,剥离这聚血蛊,需要用十八天的时间,相应的材料都准备好了吧?”

    白狼王毕恭毕敬地说道:“之前就按照你的吩咐准备了,您亲自布阵么?”

    夜先生点头,说这是当然,我不想有任何闪失。

    说罢,他转身离开。

    夜先生走了,白狼王也跟着走了,而那顶着我皮囊的青鹿王却没有走,而是留了下来,看着我。

    他尝试着与我聊天,显然是在学习我说话的语调和语气,我倘若是不理他,他便冲我笑,说你若是识相的话,就配合一些,而倘若是真的要让我翻脸,请记住,我的手段,并不会比白狼王差多少……

    经历了之前的磨难,我知道没有任何底牌,硬扛这事儿,并不明智,所以最终还是选择了服从。

    不过我表面服从,但背地里却不断挖坑。

    我在行为和语言之中,布下许多的陷阱,希望能够通过这些,提醒到陆言他们。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够这般做了。

    半个多小时之后,夜先生再一次的折返回来,将我连同大瓮直接端出了外面的一片平地之上,然后开始布阵。

    这法阵相当血腥,除了许多灵媒的布置之外,还杀生。

    之前我瞧见那小牛犊子一般的猛犬,一连被杀了十八头,鲜血在周遭开出来的血槽之中流淌着,狗头按照规律分布在了周遭。

    随后他们又开始杀人,依旧是十八个。

    夜先生一直在忙碌,随后开始跳大神,巫步不停,一直到了月上中天的时候,第十八个人头落地,他朝着天空猛然一扔,大声喝道:“聚血而生,乾坤走移,来……”

    一股恐怖的吸力,从地下陡然传来。

    啊……

    <b>说:<b>

    要被取而代之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