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剥皮狂魔
    活剥人皮?

    虽然之前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知道落在这帮人的手里,我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但我终究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对生剥人皮这事儿,还有一口爱好。

    这尼玛真的是让人蛋疼。

    不过想想也是,之前的时候,我对待兔六和寞离长老的时候,也好不到哪儿去。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时也势也,这就是命。

    我既然可以狠心以待别人,别人用任何的方法来对待我,也都是合理的。

    事实上,我更惊讶的,是对方居然对聚血蛊起了歹心。

    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如果不是因为聚血蛊,估计我在对方的眼里,根本没有太多的利用价值,顶多也就折磨一番,然后就直接弄死得了;而有了聚血蛊,对方就琢磨着将这玩意移植到自己的身上去,这使得我的性命或许能够勉强延长一些,却必然会受到许多的磨难。

    且不说聚血蛊这玩意能不能移植,就算是能,失去了聚血蛊的我,人生也就失去了希望。

    在这个时候,我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

    从刚才与白狼王的接触来看,这个家伙绝对没有在无忧宫中,安的面前那般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恰好相反,这是一个恶心变态、绝不循规蹈矩的人。

    这样的人,你去撩拨他,跟他刚正面,并不是一个太好的办法。

    最适合不过的,就是闭嘴,这样子,或许还能够给自己多一些安宁,就算是死,也不至于那般的痛苦。

    我没有再说话,而白狼王却笑了起来。

    他走到了我的跟前,伸手过来,拍了拍问我的脸,说小朋友,荒域很危险的,还是赶紧回你们那儿去哦,错了,你既然铁了心跟我们对抗到底,那我也让你尝一尝,我白狼王这些年的立足手段……

    说着话,他突然间一伸手,却有一把细小狭长的刀刃从指间浮现出来,随后落在了我的左胳膊之上。

    他轻轻地滑动着,让我感受到刀刃之上的冰凉与锋利。

    白狼王缓缓说道:“以前的时候,我懵懵懂懂,什么都不知晓,一直到了夜先生出现,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让我知道在皮肤之下,还有许多的结缔组织,还有肌肉,以及中间的黏膜,也让我知道为什么胖子的皮是最难剥的,因为他们皮肤与肌肉中间,会有许多的脂肪,这个很不好处理……”

    他的话说得很慢,一字一句,落在了我的耳边,却是无比的冰冷。

    我不断地控制呼吸,调节着自己的心跳,让自己尽量不去想象被剥了皮之后的恐怖景象,然而白狼王冷静的话语,却又无情地向我描述出了那样的一副场面来。

    白狼王跟我缓缓介绍着剥皮的步骤和历史,以及在荒域之上的发展过程。

    许久之后,他方才对我说道:“你放心,这些年来,被我剥过皮的人,没有五百,也有三百,而畜生更是不计其数,我是绝对的剥皮大师,保准一张皮剥下来,你还能有气,有意识,再加上我调配的草药汁液,你还能活过好几天,不必就此而亡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那把在我身上不断游走的锋利小刀,终于带给了我第一丝的刺痛。

    啊……

    痛感是从后背上传来的,一开始的时候,我并未有觉得,然而很快,随着冰凉刀锋掠过的,是一阵火烧一般的灼热,以及麻麻痒痒的黏稠感出现。

    随后我身上的衣物被那家伙给割开,露出了光溜溜的身子来。

    这个时候,有人搬进了两面宽阔平滑的铜镜来,并且将好几扇窗户给直接打开,太阳光斜斜地照了进来,让我能够通过面前的铜镜,瞧见自己身后的景象。

    白狼王的手异常稳定,就像一名外科医生的手。

    或者说,如果这个家伙生在现实世界之中,又恰好考了医学院,绝对是一名十分不错的医科大夫。

    然而此时此刻,他只是一个剥皮者。

    在他的手中,那把锋利的小刀娴熟地从我的后脊梁处下手,往下滑动,一直落到了我的尾椎骨处,随后他又在我的脖子处开始落了几刀。

    鲜血顺着他的刀痕开始往外流出去,就好像是浓墨重彩的国画,在宣纸上开始迅速渲染起来。

    大概做好了线之后,白狼王咧嘴,露出了一口的白牙来。

    他笑了,伸过脑袋来,在我的耳边轻声低语道:“为了保持人皮的完整性,我一会儿会通过一些撕扯揉捏的手段,将你整个的皮肤都给扯下来,这过程会有一些痛,不过你放心,你的身材很不错,并不肥胖,没有太多的脂肪,所以不至于太痛苦哦,对了,我这儿有一个木棍,你若是真的受不了了,含住它,别叫,会咬到舌头的……”

    他递过来一根木棍,就想要往我的嘴里塞,而这个时候,我终于知道了他的决心,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韩信都能受胯下之辱,我又有什么可以骄傲的呢?

    于是我说道:“我愿意配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求做这些了……”

    啊?

    白狼王愣了一下,笑了起来,说怎么服软了?这不是你的性格啊?

    我连忙点头,说服软了,服软了。

    我本以为那个家伙吓了吓我就得了,达到了目的就行,所以方才会选择服软,拖延一些时间,等待机会,却没有想到白狼王咧嘴一笑,却说道:“不!”

    啊?

    这回愣的人是我了。

    我焦急地说道:“你说什么?”

    白狼王认真地说道:“我拒绝你的服软求饶。”

    我说为什么?

    白狼王指着旁边部下手里提着的两桶绿色草浆,说你知道我为了给你剥皮,做了多少准备么?这些可都是最为名贵的玩意,其中还有毒龙壁虎精血这般让身体保持最大活性的天材地宝,就是为了剥了你的皮之后,还能够让你活下来,你就这般服软了,我所做的一切,岂不是白费了?

    我艹……

    这是什么理由?就因为不想浪费那药液,便把我给剥皮了?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瞧见他并不是在开玩笑,顿时就一股怒火冲到了头顶去,怒声吼道:“你特么的敢动我试试?”

    白狼王却是咧嘴笑了,说试试就试试。

    他伸手过来,拈住我的一点儿皮肤,然后开始在尖刀的配合下,开始撕裂了去。

    啊……

    皮肤与肌肉分离时产生的剧烈疼痛,让我在一瞬间脑子就陷入了空白之中去,然而过了几秒钟,那种真实的痛楚,却又如同潮水一般,一波又一波地袭来。

    人皮与肌肉、筋骨和脂肪之间的依附关系是十分紧密的,而且还有许多复杂的身体机能,本来就是一个整体。

    然而此刻,那家伙却反自然地想要将其剥离下来,简直是……

    啊!

    我忍痛了几秒钟,终于受不了了,就算是有钢铁一般的意志,对于这个,也终究是忍不住。

    我叫了起来,愤怒地大吼,而每一点儿挣扎,都会加剧痛苦,让它以更凶猛的形势,朝着我扑面而来。

    一开始的时候,我痛声大骂,恨不得手刃白狼王,让他去死。

    然而到了后来,我开始求他。

    到了最后,我整个人的神经都有点儿麻木了,全身上下火辣辣地疼,钻心的疼,这种疼痛足以让我昏迷过去,然而修行者强大而敏锐的意识,却又不容许我就这般昏倒,所以我在近乎无意识状态的呻吟着。

    我低低呻吟着,感受到了这世间最大的恶意。

    而这种让人无法释怀的痛苦,也让我知道自己,在此时此刻,是我踏入江湖以来,最为危险的一次。

    我很有可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了。

    一想到这里,我就开始盘算着自己的底牌,然而在内有修为被限制、外有法阵束缚的情况下,无论是地遁术,还是大虚空术,我都无法施展开来。

    连最大的底牌聚血蛊,此刻它都陷入沉睡昏迷之中,无论我的意志如何呼唤,它都没有半分反应。

    这个时候,我真正感受到了绝望。

    江湖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多姿多彩,更多的时候,它有着太多的残酷,残酷得让我产生出了逃避的想法,想要赶紧离开这个纷纷扰扰、恩怨情仇的世界。

    到了最后的最后,我甚至觉得,死亡也未必不是一种解脱。

    它就如同永远都坠入虚空之中一样,思维停滞,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去猜,这样无欲无求的状态,远比此刻的煎熬要好得多。

    然而……

    就在我整个人都要崩溃的时候,我却突然间想起了一个人来。

    虫虫。

    那个女孩儿的笑容,在我最绝望的时候,突然间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她就像阳光一般,温暖着我的心,让我生出强烈的求生欲望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狼王双手满是鲜血,来到了我的面前,盯着我的胯下,冲我露齿一笑,说你觉得是用锤子砸呢,还是一刀削下比较痛快?

    <b>说:<b>

    锤子砸,还是刀削?

    你们决定。

    不好意思,晚了一点,昨天晚上加更之后,一直没有睡,找了好几个泰国恐怖片,将剥人皮的场面翻来覆去地看了又看,就是想要写得比较有味道一点,不说了,我去吃点培根,吐太多了,有点儿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