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辞别华族
    啊?

    听到虎皮猫大人的话语,我顿时就愣住了,好一会儿,方才发现他并没有在开玩笑,而是很认真地在说话。

    这个时候,我方才感觉得出屈胖三和虎皮猫大人的区别来。

    尽管我与这位虎皮猫大人相处得并不算多,但还是能够感觉得出区别来,特别是这一句“杀人越货”,让我感觉到了虎皮猫大人玩闹背后的冷酷。

    我忍住没说话,安慰自己,也只有这般感情冷静的人,方才能够成就大事。

    要不然陆左和杂毛小道,怎么就把他当做人生明灯了呢?

    在夜市里吃过夜宵,我和虎皮猫大人这才发现兜里没钱,华族这边的通用货币是一种贝壳,好在瞧见一熟人,叫什么名字我记不起来了,就知道他跟龙云他们是一伙的,便叫了过来。

    那人听到我的呼唤,屁颠屁颠儿就跑了过来,毕恭毕敬地说道:“陆爷,你叫我?”

    他前些日瞧见我凭着一己之力,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河佛、莫离两人都给擒住,又与白狼王大战,心中自然是敬佩不已,跑过来的时候,两脚生风,感觉荣光不已,却不曾想我却有些尴尬地说道:“那啥,你带钱了没有?我这儿,这个……”

    那人瞧见我搓着手,一脸尴尬的样子,再加上桌子上堆叠的海碗,顿时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霸王餐。

    好在这是个懂事的家伙,赶忙帮我结了帐。

    他准备离开,我叫住了他,说你叫什么名字,回头的时候,我让龙云把钱给你送过去。

    那人笑了笑,说俺叫冯溪,是牛二哥的手下,就这点儿钱,权当我请您了,您揪出了河佛、莫离两个大蛀虫,帮不落长老报了仇,还华族一个朗朗乾坤,我们都不知道怎么谢您才好呢……

    冯溪?

    我并不是纠结之人,听到他的话语,笑了笑,说那就谢谢你了。

    听到我的话,冯溪像喝了蜜一样,高兴坏了。

    离开夜市,我和虎皮猫大人一起,回到了医馆这边来,坨鹊二老居然都还没有睡,在小厅那儿聊天,我过去,陪着聊了几句,而虎皮猫大人则打了一个呵欠,说他困了,去睡觉,明日记得不要太早叫他起床。

    我在小厅坐下,跟坨鹊二老聊天,谈及了关于大荒山的事情来。

    这两位都是华族少有几位高龄之人,年纪大的老人,在荒域这种危机重重的地方,当真是个宝,因为活得太久,所以知道许多秘密,包括大荒山之事。

    他们告诉我,说在一百多年前,的确有恶魔从大荒山上下来,肆虐荒域的事情。

    那个时候,恶魔带着上百只的小恶魔,蛊惑无数猛兽和部落民众,肆虐荒域,一时之间,仿佛要建立魔鬼王朝,还好当时的大荒山三族站了起来,联合着荒域之上的几个大族部落,在几位神灵的带领下,与之斗争。

    那一战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无论是荒域,还是大荒山三族,都饱受重创,简直可以称之为“伏尸百万、流血漂橹”。

    百万之数,或者太过夸张,但那一役,事实上也改变了荒域的格局,无数的部落族群融合,形成了像华族、九黎这样的超大型部落,也有的部族衰落,分成了数个小部族,散居各地,更有的部族被恶魔感染,遁入深山之中,或者隐没于荒域之间。

    这些人,代表着荒域的恶,从而导致了百年来部族之间的不断征战杀伐,双方都会在祭告上天的时候,指责对方族群的血脉之中,流了恶魔的血。

    事实上,一直有人认为临湖一族,就是当初溃败之后的恶魔之族。

    至少那几个领头人,绝对拥有着恶魔之血。

    听坨鹊二老说完了百年前的旷世大战,我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问那所谓的“恶魔”到底是什么啊?

    坨老说你且等等,我去书房拿个东西给你看。

    说罢,他起身离开,没一会儿,他回到了这边来,拿出了一副纱绢来,在我面前缓缓展开。

    纱绢是一幅画,上面有几个身材高大的人形生物,他们拥有着健硕而流线的身材,浑圆的光头和一条蝎子般的角质尾针,双目是复眼,有拳头那般大,闪烁着诡异的光芒,给人的感觉,有点儿像是日漫龙珠里面的弗利沙。

    坨老对我说道:“传言中那些恶魔是从修罗道中出来的恐怖怪物,有不同的形态,说着同样的语言,而它们的领导者,或者说是贵族,则是这副模样。”

    我眯眼,仔细打量着绢画上的图像,问这些家伙,有多高?

    坨老说据文献记载,大概有八尺。

    八尺?

    我心中默算了一下,一尺三十三厘米,八尺的话,得有两米五六的样子。

    哗……

    这可真高了,相当于姚明还要高出一头儿……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当夜也是跟两位聊到了很晚的时间,一直询问起荒域过去的事情,一直到后来瞧见两位老人有点儿撑不住了,方才满是歉意地催促两人去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有人过来找我,我稍微洗漱之后,出门一看,却发现居然是一个熟人。

    来找我的人,却是昨天夜市里面帮我付账的年轻人冯溪。

    不过他过来,并不是找我还钱的,而是被无忧宫派来给我带路,前往冤越部落的他之前负责的是商贸护卫,曾经去过西南一带,虽然并没有去过冤越部落,但是附近的离桑、瘰疬和布衣部族,他都去过。

    到时候只要再在那儿找到向导,问题应该就不大。

    我本来担心派来的向导是个不太好相处的人,到时候挺麻烦的,这回瞧见了冯溪,多少还是放了一些心。

    他对我的态度十分不错,几乎算是我的迷弟,这样的人,路上总不会有太多的麻烦。

    我伸手过去,与他相握,说路上就麻烦你了。

    冯溪一开始有点儿拘谨,不过被我的热情感染,笑了起来,激动地说道:“能够跟您一起,是我最大的荣幸;只不过我没有去过冤越,到时候可能会多一些周折,还请您不要见怪才是。”

    两人客套一番,冯溪告诉我,说如果要离开华族的话,还请去一趟无忧宫。

    我点头,说好。

    此番前往无忧宫,一是为了辞行,二来也是拿一件信物,让冤越的人知道我的身份,是华族的贵宾。

    华族在荒域的名声还算响亮,于情于理,他们应该都不会太过于抗拒。

    虎皮猫大人所说的“杀人越货”,这事儿倒是不值得提倡,毕竟太没有底线了,但如果对方不愿给,威逼利诱,这事儿还是得办的。

    真正有了冲突,我也不是弱鸡,哭哭啼啼没法子。

    虎皮猫大人还在睡觉,我也不想去打扰他,反正他对于无忧宫和安没有什么见面的想法,于是便与冯溪一起,去了无忧宫。

    安并没有出去,显然是在无忧宫等着我,我来的时候,她已经准备好了介绍信和一块代表华族族长的青鸾美玉,交到了我的手中,说冤越一族与华族还是有一些商贸往来的,有了这个,想必对方多少也会给一些面子。

    倘若不给,回头的时候,她这边自有手段去对付,让我不要太过于担心。

    另外她这边也会在华族以及小香港全力收购毒龙壁虎的精血,也会在附近百族传播消息,算是双管齐下,不管如何,总是要帮忙将东西给找到的,让我放心。

    对于安的承诺,我表达了感谢,而安则告诉我这都是她应该做的。

    两人客客气气,我莫名就觉得多了几分疏离。

    这些不谈,我说我准备今天中午就离开,安询问我,说一个向导实在太少,是否需要派一个护卫队随行,这样子,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到时候大家路上都有个照应。

    我摇头,说算了,你这边还未稳定,人手不够,再派人的话,影响不好。

    安依旧劝我,不过瞧见我如此坚持,便也不再多说。

    她知道我的实力,真正论起来,这世间其实没有多少人能够拿得住我。

    我这边见过了面,也算是辞行,离开了无忧宫之后,我带着冯溪回到了医馆,叫醒了虎皮猫大人,将事情跟他讲了一遍。

    虎皮猫大人倒也随和,说走就走,说没关系啊,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我们与坨鹊二老告别,离开了医馆,朝着城外走去。

    走到集市门口的时候,突然间有人叫我名字,我回头一看,却见来人是龙云,他骑着马,匆匆赶来,到了我跟前之后,他跳下了马,然后对我说道:“这是要走啊?怎么也不说一声?”

    我笑了,说对,准备去一趟西南的冤越一族,你这几日繁忙,我也就不去打扰你了。

    龙云说我也是刚刚得了无忧宫吩咐,族长怕你路上疲惫,特别让我带来这圣物,与你一路相伴,免去腿脚辛苦。

    他吹了一声口哨,却有一头斑斓猛虎陡然窜了出来。

    我抬头一看,却见正是之前我送给安的那一头。

    她,果然还是关心我的。

    <b>说:<b>

    布了一些小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