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安怀孕了
    那青色大鸟儿双翅一展,足有三四丈的宽度,腾然于半空之上。

    茫然间,那大鸟儿头象天,目象日,背象月,翼象风,足象地,尾象纬,巍然而上,舌诎伸,色光彩,冠矩朱,距锐钩,音激扬,此刻已然是清晨时分,它出现的一瞬间,东边的朝阳正好腾然而起,跃出了林原之上,光芒照在了它的身上,就仿佛天神降世一般,神光奕奕。

    无数华族人都跪倒在了地上去。

    白狼王的红色烈焰在一瞬间将安给包裹住,然而下一秒,那青鸾在火中沐浴,周身羽毛不但没有被燃烧,反而光华潋滟,更增添出几分明艳之色来。

    天啊……

    凤象者五,五色而赤者凤;黄者鹓鶵;青者鸾;紫者鸑鷟,白者鸿鹄安,真的是青鸾天女。

    那大鸟儿腾空而起,双爪宛如精钢一般锐利坚实,探出爪去,倏然间就抓住了白狼王的身体,然而在这个时候,白狼王却宛如一团液体似的,在青鸾爪中翻滚,双方角力,仿佛许久,却又是刹那之间,而当我冲着辉煌的场景之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白狼王居然消失不见了。

    留在那青鸾爪中的,却是一根枯木。

    尽管那根枯木雕得宛如一个人一般,但也改变不了它是枯木的现实。

    而在枯木之上,留着许多的鲜血,看得出来,白狼王为了这一次的逃遁,也是付出了许多的代价。

    只不过……

    那巨大的青鸾在半空之中徘徊半圈,然后落在了地上,倏然缩小,却是化作了安来,我瞧见,快步上前,激动地喊道:“他跑了?”

    安有些失神,听到我的话,只是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我心中焦急,赶忙问道:“他往哪里跑了?”

    白狼王若是跑了,那么屈胖三的神魂就没有了下落,他若在华族,我多少还有一个目标,然而现在那家伙的身份被揭穿了,自然不可能再回来。

    所以他跑了,我此刻若是追不上,以后恐怕就真的只能面对一具没有任何反应的身体了。

    这是我绝对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我才会如此着急。

    而这个时候,安的手掌一翻,却是摸出了一颗红色的珠子来。

    这珠子有大拇指一般大,透着一股红色的光芒。

    安说道:“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啊?

    安的话语让我为之一愣,随即从她的手中接过了那珠子来,用手一捏,然后将心神沉浸进去,发现里面有一股我很熟悉的气息存在。

    是屈胖三。

    直到此刻,我心头的大石块儿总算是落了地,直到自己这一晚上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

    我紧紧攥着石头,然后看向了安,说你怎么拿到的?

    安低下了头,说道:“他给我的。”

    啊?

    我说他给你的?

    安点头,说对,他刚才给我的其实他未必会怕我什么,只不过是不想让我为难,所以才把珠子给了我,然后耗费精血遁离,他,唉……

    我听到安那种纠结无比的话语,晓得她即便是知道了白狼王真实的身份,但对于那个家伙,心中还是有一些不舍。

    估计在她的心中,依然认为白狼王喜欢她,所以才会做出这般的抉择来。

    傻女子。

    我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而就在这个时候,安却是一阵摇晃,身子不稳,朝着旁边跌倒而去。

    我伸手过去,扶住了安,说你没事吧?

    安苦笑着摇了摇头,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之中,却又几分凄苦别离之情,我为之一愣,气息附着在了她的身上,本来只是想要检查一下安的身体是否有状况,结果当我感受到两个心跳的时候,浑身一僵,顿时就愣住了。

    好一会儿,我方才回过神来,用自己都感觉诧异的冰冷语气,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有身孕了?”

    安听到,并不意外我的话语,毕竟这事儿对于修行者来说,根本藏不住。

    她点了点头,然后低下了头去,两行清泪从眼眶之中涌了出来。

    她说嗯,是的。

    “你……”

    我一句话憋在了喉咙里,半天都没有办法说出来。

    我终于明白了安为什么这么迫切地着急去结婚,也明白了她为什么对披着松涛身份的白狼王抱着那么多的宽容。

    只是此时此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

    男女情事,这是一件很私密的事情,双方只要是你情我愿,就算是父母,也没有什么理由去干预,更何况我与安的关系,目前而言,其实还是挺尴尬的。

    我能够说什么呢?

    只是……

    一想起安的肚子里有了白狼王的野种,我的心头就仿佛被无数只蚂蚁给啃噬一般难受不已,瞧见她垂泪欲滴的模样,更是心疼。

    她以为自己找到了如意郎君,觉得松涛此人又帅、又有能力,而且还贴心,而且背景也还算不错,认为这辈子是有了依靠,结果等到事实的真相暴露出来的时候,才发现是如此的血淋淋。

    我心中难受,却不及安的百分之一。

    我此刻若再添油加醋,只怕安一时想不开,就会做出一些谁也无法预料到的事情。

    许久之后,我方才苦涩地笑了笑,说你有什么打算么?

    安苦笑一声,说之前的时候,准备结婚,然后将小孩儿生出来,好好培养教育;只是现在,呵呵……

    我沉默了,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该道歉么?毕竟我的出现,事实上改变了安所有的计划和安排,让她原本的如意郎君原形毕露,最终狼狈逃窜而走;只是,尽管这里面有着许多的未知,但我却可以肯定不落长老的死,绝对与白狼王以及他身后的夜先生有关系。

    安是我的朋友,不落长老也是我的朋友,我怎么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不落长老含冤而死,死不瞑目呢?

    而就在这时,有几个眼熟的长老走上了前面来,恭恭敬敬地对安说道:“族长,您看接下来的事情,该如何处理?”

    安长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河佛长老和寞离长老勾结外人,谋害不落长老,并且有意颠覆华族政权,引狼入室,将其关押,责由护卫军龙云审理此事,待证据确凿之后,择日昭告全族,绞杀这两人,其余从犯,一律关押!”

    说出这番话来的时候,安再没有了刚才的柔弱,而是英姿勃勃,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一般。

    她通过自己刚才化身青鸾的举动,赢得了无数人的崇拜与敬仰,随后将龙云推了出来,又准备以快刀斩乱麻的雷霆之势,将河佛长老、寞离长老留在族中的残余势力清洗出去。

    这里面自然会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桥段,河佛、莫离两人骄狂一世,势力的确很大,只不过现在变成了阶下囚,有几人还会选择他们,这个估计不多。

    这世道,雪中送炭者少之又少,锦上添花者不计其数。

    痛打落水狗这事儿,甚至都用不着安来考虑,自然会有人帮着他来动手。

    那几名长老听到,点头,表示知晓。

    过了没一会儿,龙云等人押着河佛、莫离等人赶了过来,安又给这些人加官进爵,让原本属于不落长老这边的人地位大增,与此同时,其余中立长老也获得了足够的筹码和地位。

    众人皆欢,然而我瞧见正在发号施令的安,却感觉到一阵说不出来的陌生。

    而当她吩咐完毕之后,回过头来的一瞬间,我能够瞧得见她眼角处的泪水。

    以及一抹怎么都抹不去的落寞。

    唉……

    作为一位族长,安无疑是成功的,或许之前还会有人质疑她的实力,但刚才的表现一出来,许多华族高层都把她当做神人一般,携着这样的威势,安进行了后续事情的安排,将利益分配得十分老道,在众人都有获益的情况下,那些跟着河佛、莫离长老失势的人们,再也形不成了威胁。

    我之前所担心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安还是牢牢地掌控了族长的权力,在这个位置上,稳稳地坐了下去。

    安处理完了一切,并没有全程跟着,而是宣布返回无忧宫。

    她走得很干脆,而龙云等人得了命令,临走之前,找到了我,想要听我训话,我告诉他们,说用不着跟着我,好好辅佐安就行了。

    安今天的行动也把龙云等一众人都给折服,之前或许还有一些怨恨或者别的心思,但此刻却都心服口服。

    我处理完这些事情,回到了医馆。

    这个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多,本来准备前往小香港避难的坨鹊二老并没有离开,而是询问了我昨夜发生的事情。

    我心系屈胖三,与这边简单聊了几句之后,便出了城。

    我一出城,无尘道长就出现了。

    好像他知道我会这个时候来一般,抱着屈胖三的身体,迎着朝阳,朝着我咧嘴笑。

    我走上前,掏出了珠子来,开始将神魂引渡过去。

    这是一个漫长而又谨慎的过程,因为复杂,所以就不赘言了,总之半个小时过后,一直处于昏迷的屈胖三终于睁开了眼睛来。

    然而他醒过来说的第一句话,却是:“呃?你是谁?”

    <b>说:<b>

    黑手双城黑化了,如果屈胖三也黑化了,你们会不会打死我?

    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