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兵贵神速 为@公子依韵 加更
    听到我的话语,洛小北杏眼竖起,瞪着我说道:“陆言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是怕了,临阵逃脱么?”

    我摇头,说不,我突然间想到了,如果我这一次真的不能成功的话,的确需要有一人帮忙去通传消息,那个人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你一个了……

    洛小北的心情这才好了一些,叹了一口气,劝我道:“我知道你和屈胖三之间的感情,不过既然知道希望渺茫,又何必去华族那儿送人头呢?龙不落既死,华族就已经不再是我们所熟悉的华族,你真以为凭着你的一己之力,就能够力挽狂澜?别说是你,就算是陆左他们都来了,也未必能够力敌全族啊?”

    我点头,说你说得对,但屈胖三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倒下了,总得做些什么;的确,我不确定抓住河佛和莫离,是否能够逼出那人来,但我却知道,我必须要去做。

    洛小北叹了一口气,说那行吧,我陪你。

    我摇头,说不,你现在就走,离开荒域,帮忙把消息传出去,告诉陆左,沈老总的真身,很有可能就在这儿。

    洛小北顿时就恼怒了,说你怎么跟个倔驴一样,就是劝不动呢?

    我说我已经决定了洛小北,我很少有这般独断专行,但我有我的理由,也有我的坚持,所以请你尊重我,谢谢……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再坚持下去就是矫情了,对于洛小北来说,此刻返回华族去,跟拥有着庞大势力的河佛、寞离长老这种地头蛇硬刚,特别是在沈老总或者邪灵教插手的情况下,简直就是送人头的行为,她原本就不愿意,此刻劝也劝了,说也说了,她已经仁至义尽,实在没有必要陪我去送死。

    所以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铁青着脸,说好。

    我当下也是将黄胖子的联系方式告诉了他,然后与他就在这儿直接告别。

    洛小北离开之后,我又找到了无尘道长,望着他和他怀里的屈胖三,长身到地,深深一鞠躬,然后说道:“道长,我此次一去,如同荆轲刺秦,九死一生,你老就在华族外围等待即可,用不着陪我去……”

    无尘道长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来,说贫道也没有想跟你一起。

    呃……

    好吧,我不是屈胖三那样的天才人物,实在理解不了无尘道长此刻疯癫状态的思维能力,在确定他能够保护好屈胖三肉身的情况下,也没有再多的计较,回过神来,将刚刚直好血的兔六给扶了起来,然后用藤条将他与我绑在了一起。

    弄完了这些,我又朝着无尘道长鞠躬三下,方才使用遁地术离开。

    半个小时之后,我回到了汉城。

    这一次回来,我没有惊动任何人,而是小心翼翼地走着,赶到了龙云的家中来。

    这个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凌晨四点多,再过一个时辰,天就要亮了,不过我敲门的时候,里面一下子就有了回应,说谁?

    我听到是龙云的声音,立刻回答道:“我,陆言。”

    院门吱呀一响,龙云跟着且介、牛二和他弟弟龙风等人都走了出来,瞧见我站在门口,后面还背着一人,赶忙说道:“先进来。”

    我进了院子,龙云立刻把门关上,并且神情紧张地把我引入屋子里去。

    大家进了屋,龙云便问道:“陆爷,人抓到了么?”

    这时有人点燃了一盏油灯,而我则解开了藤条,将兔六扔在了地上,说你们看……

    众人瞧见地上这家伙,却正是兔六那个叛徒,顿时就群情激奋,上前去踩,踩了两下,方才发现这家伙的右臂居然变成了白骨,下意识地吸了一口凉气,说我艹,这是什么情况?

    我没有时间跟这帮人沟通,直接拔出了止戈剑来,轻轻一弹。

    嗡。

    长剑微微一震,散发出了凝重如山的龙威来,将情绪冲动的众人都给镇住了来。

    龙云等人都停下了动作,看向了我。

    我表情严肃,一字一句地说道:“兔六交代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河佛长老指使的,谋害不落长老的人,也是河佛在背后操纵的……”

    听到这话儿,龙云等人顿时就炸了,纷纷骂道:“我靠,那老狗好演技,我们都给他骗了。”

    “对啊,狗日的真不是个东西。”

    “还好我们没上当,要不然真的给他算计了……”

    众人纷纷说起,而我却是又弹了一下长剑,等大家都安静了一些,我方才缓声说道:“抓兔六的过程中,出了一点儿岔子,我们给算计了,屈胖三的神魂被人禁锢走了,兔六只交代了那人是河佛长老的人,具体也不知道是谁,所以我现在得去把河佛长老给抓了,从他那儿逼问出拘走屈胖三神魂的家伙,我现在就要去,你们谁愿与我一起?”

    听到我的话,众人都愣住了。

    把河佛长老给抓了?

    在没有任何结论得出之前,没有得到族长以及大部分长老的认可之下,贸然去将族中地位最高的长老给擒下来,这事儿几乎等同于造反。

    这跟他们之前所谓的清君侧,又有什么区别呢?

    不同的,是之前的时候,他们以为只要发动了,就能够得到河佛长老的支持,然而现在除了他们这些不知道有几人可信的团队之外,就只有我一人。

    这事儿……

    我的话一说出来,众人都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龙云大概是斟酌了一番,方才说道:“陆爷,真不是大伙儿不支持您,只是这事儿,得从长计议。”

    我斜眼瞧他是,说怎么个从长计议法?

    龙云说现如今虽说兔六在了我们的手上,他又招出了是河佛长老在后面指使的他,我们自然知晓,害死不落长老的人,便是那包藏祸心的河佛,但至于族人信不信兔六的说法,族长信不信,这个还是不能肯定的,而一旦我们发动了进攻,到时候又拿不出足够的证据来,我们可就真的“拉弓没有回头箭”了……

    且介点头,说对,不管怎么说,我们至少得获得族长的认可才行啊?

    我似笑非笑,说你们之间不是觉得不落长老是安害死的,准备把她从族长的位置上掀下来么,怎么现在却又开始尊重她的意见了?

    且介有点儿不好意思,低下了头去,不过还是说道:“之前是之前,现在大家都看清楚了,整件事情,其实就是河佛和莫离两人想要上位,方才在我们双方之间煽风点火,故意制造事端的我们虽然对安族长依旧不喜,但她在那个位置上,还是有着绝对的权威,能够得到他的支持,我们方才勉强有一拼之力。”

    对、对、对……

    其余几人也点头,说是这个道理。

    他们纷纷说出了自己的意见,七嘴八舌,我却保持了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龙云看向了我,说陆爷你说你的意见,先别管我们这些人。

    我点头,说大家伙儿的意思呢,我基本上了解了,我也知道,好多人其实都是有家有口的,父母亲人尚在,倘若是真的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只怕会连累家人;但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我等不了,时间拖得越久,我越不可能抓到河佛,也不可能抓到莫离,所以我得快,要足够快,才能够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直接捅出那一刀。

    停顿了一下,我又说道:“安是华族的族长,也获得了大部分中立长老的支持,所以你们说要得到她的认可,我没有意见,不过我没时间了,只有先斩后奏在,这件事情,是走钢丝,不成功则成仁,我不要求你们都跟我去做,害怕的,可以离开,当做不知道。”

    我亮明了态度,场中顿时就是死一样的沉寂。

    这个时候,地上躺着的兔六突然间笑了起来,说你们这帮蠢狗,知道我为什么不跟你们在一起不?就是因为你们瞻前顾后,犹犹豫豫,一点儿前途都没有,与其跟你们一起碌碌无为,还不如跟着河佛长老,多少也搏个未来,哈哈……

    他的话儿一出,众人皆怒,想要上前去打他,而龙云却伸手拦住了他来。

    这个男人的额头青筋一阵剧烈跳动,突然间抓着旁边桌子的一碗,朝着地上猛然一摔,大声骂道:“我艹,胆大的日龙日虎,胆小的日抱鸡母,不落长老对我恩重如山,救了我不知道多少次,陆爷你一个外人,拼了兄弟和自己的性命,都来帮我们,难不成我们华族的男人,真的连个几把都没有么?干了,干了……”

    他是众人之中威望最高的人,他这边一表态,众人也都豪气顿起来。

    这种事情,讲究的就是一个气势,毕竟都是刀口舔血的汉子,提上来了,谁也不是怂蛋。

    众人点头同意之后,龙云、且介和牛二立刻出去发动人员,而我则背着兔六,跟着龙风去河佛的府上。

    十几分钟之后,龙云带来了巡防队的消息,说河佛就在他府中。

    我让人盯住寞离长老府,又找人围住河佛府邸,然后将兔六交给龙云,走上门去,一大脚,将那大门给一脚踹开了去。

    老子,来踢馆了。

    <b>说:<b>

    不要怂,就是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