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伤心抉择 为@yamime 加更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的命运会在安的一念之间中决定。

    当然这个说法有点儿夸张,“命运”这一个词眼用起来也着实是有一些深刻,但是瞧见面前这位高高在上的女子,让我很难回忆起当初她在临湖一族之时楚楚可怜的模样,以及后来蚩隆将她交到我手里时的柔弱。

    不可否认,我之所以愿意将安千里护送,除了两人相处之时培养下来的感情之外,还有一个,就是那珍贵的洛山魅灵。

    然而这一切都不是关键。

    到了后来的时候,在我回归现实世界之前,我已经将安当做了自己的妹妹,愿意将自己打拼出来的资源都交由她的手中。

    我觉得这是一份来自于兄长的馈赠,但我却没有想到,权力却让我和安之间变得陌生,生出许多的隔阂。

    之前我们来到汉城的时候,安请我去吃了饭,却并没有与我私底下见面的想法。

    这让我的心中多了几分疑惑和难过。

    而现如今,在我们受到了明显污蔑,情况极度劣势的情况下,她会作什么选择呢?

    我很难猜到,因为如果按照我们之前的交情,安肯定会义无反顾地站在我的这一边,但河佛长老既然提出由安来裁决,肯定是有一定的底气才会如此的。

    整个大厅之中,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之中。

    过了许久,安巡视堂中的目光方才收了回来,然后缓缓说道:“事情已经很清楚了,龙五与盼娘两人勾搭成奸,为了长相厮守,又害怕被不落长老发现而获罪,于是在汤药之中动了手脚,谋害于不落长老,其罪当诛龙五既死,盼娘罪不可赦,择日将其绞杀即可。”

    宣布完对这两人的裁决之后,她又看向了旁边的龙八斤,冷冷说道:“不落长老收你为义子,待你有如亲儿,结果你却受不了盼娘那贱人的诱惑,最终在了一起,铸成大错既然是错,就得罚,杖五十,赶出华族。”

    接着她又看向了灭口者兔六,说你出于激愤,对害死不落长老的龙五和盼娘痛下杀手,虽然情有可原,但毕竟是杀人罪过,同样杖五十,逐出华族……

    啊?

    听到安的判决,我顿时就愣住了。

    盼娘与龙八斤且不说,对于这个兔六的刑罚,居然这么轻?

    她这是误以为兔六跟我是一伙儿的,在给我面子呢,还是在给某些人打掩护呢?

    我闹不明白。

    安三言两语,连消带打地将事情处理干净之后,对众人说道:“今日之事,关系到不落长老的声誉,还请众人务必保密,不要将此事流传出去,也务必不要再起争端,各人返回自己的岗位,不要再多言……”

    这一句话结束之后,众人各有所得,也不再多作口舌之争,皆道族长处置妥当,然后告辞离去。

    我一脸麻木,几乎没有怎么说话。

    结束之后,我准备离开,都出了门,有一个侍女走了过来,对我低声说道:“陆爷,我们家族长请你去偏殿一叙。”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想要拒绝,然而想起我来这儿,还没有跟安仔细谈过一次,这一次跟她好好谈一谈,了解一下她内心真实的想法也好。

    所以我朝着屈胖三打了一个手势,然后跟着那侍女离去。

    在偏殿的一个小房间里,安早已在里面等待。

    我进了里面,侍女将门关上。

    房间里有十几盏油灯,错落而放,将整体空间渲染得一片昏黄温暖,而安听到声音之后,转过了身来,瞧着我脸上没有几分表情的模样,忍不住开口说道:“陆言哥,你可是怪我没有将此事深究下去?”

    原来安是知道这里面有深意的,却并没有挑明起来,而是利用太极拳的手段,将其压了下去。

    尽管知道这一点,但我的心里仍旧不舒服。

    因为这样的安,给我的陌生感实在太强,让我都有点儿认不出她来。

    不过我并不是小孩子,不可能将情绪一直摆在脸上,于是笑了笑,说不,你这样处理很妥当,要不然大家真的动起手来,谁都不好看。

    安松了一口气,说陆言哥你能够这么想,那就太好了。

    我微微一笑,说不过,你真的不好奇谋害不落长老的幕后主谋,到底是谁么?

    听到我的话语,安先是一愣,继而眯起了眼睛来。

    她看着我,说你觉得会是谁呢?

    我说我刚来这儿,什么都不了解,只是感觉好像暗流潜涌,哪儿都别扭,但具体的事情,又说不上来……

    安叹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陆言哥,华族太大了,人多,就有江湖,有圈子,有各种各样的利益集团你不该让我走到这个位置上来的,在华族这样的巨无霸之上,各种势力的纠缠,让我有点儿难以维持,就好像是走平衡木一般,随时都有可能跌落下去,这让我很累……”

    听到安的诉苦,我叹息了一声,能够感觉得到她身上由外而内散发出来的疲惫。

    的确,像这样的局面,让安这么一个年纪的少女来应对,实在是太残酷了。

    我之前的时候,还在感慨屈胖三和洛小北的种种手段,相比河佛、莫离这些人,未必会比屈胖三他们差多少,我都是自叹弗如的,而让安来应付这些人,着实是有一些太勉强。

    她能够做到现在的样子,其实已经很好了。

    我说了声抱歉,然后犹豫着是否跟她说起我之前的推测,以及松涛的身份,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安却对我说道:“陆言哥,你是不是对我跟松涛的结合,有一些不同的意见?”

    啊?

    我先是愣了一下,方才适应她跳脱的话题,开口说道:“其实,我觉得在这件事情上,你还是应该谨慎一些……”

    安认真地说道:“可是我觉得松涛哥哥很好啊,他的修为很高,甚至比我见过的许多华族长老还厉害,而且他很懂我的心思,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合我的心意,而且他很爱我,愿意时时刻刻陪在我的身旁,对我好……”

    她说这话儿的时候,脸上荡漾着满满的心腹,容光焕发,而我听在耳中,却感觉一阵不舒服。

    我说或许这并不是他本来的样子呢?

    安摇头,说不,我能够感受得到他的真心诚意,他是爱我的……

    我说要万一他其实不是松涛,不是骊风一族的人,而是别人刻意接近你的呢?

    安摇头,说不,不会的!

    瞧见她言之凿凿的话语,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的。

    这个傻女子,已经完全陷入了爱情的魔咒之中,被虚妄的一切迷住了双眼,而如果我将我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的话,也许不但没有能够唤醒安,还会打草惊蛇。

    如果安跑去质问松涛的话,不但让对方知道我们所有的计划,而且还有所防范。

    想到这里,我将都快要到嘴边的话语,又给咽了进去。

    冷静,我需要冷静。

    此事的后续,我得跟屈胖三他们商量一下,再作决定,而在此之前,我需要忘记自己与安之前的所有交情,把她当做一个外人来对待。

    这是为了我们的安全。

    有了这样的想法,我接下来没有跟安聊太多,大约地了解了这几年的事情之后,我提出了告辞。

    安嘱咐我,说她大婚的时候,让我一定来。

    我点头,说好。

    随即我告诉她,参加完了她的婚礼之后,我将会离开华族,前往死亡蝴蝶谷去找寻毒龙壁虎的踪迹。

    离开了无忧宫,我回到了医馆,这才得知坨鹊二老明日准备动身,前往小香港。

    医馆仍在,由他们的徒弟坐镇。

    我们可以继续在这儿住着。

    对于坨鹊二老的离开,我能够理解,毕竟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华族肯定是风波不断,与其在这乱糟糟的地方,还不如去小香港躲个清静。

    我回到了房间,屈胖三、洛小北和龙云、且介、牛二都在,反倒是无尘道长不见了踪影。

    屈胖三问我谈得如何?

    我简单说了两句,问无尘道长去了哪儿?

    屈胖三指着头顶,说在上面睡觉呢,说安稳的地方睡得不习惯,硌着骨头。

    我点头,然后看向了龙云几个,说你们中间有叛徒。

    龙云脸色沉痛地点头,说对,我们之前的时候,就已经在探讨这个问题了,刚刚才把有可能被收买的人给盘出来。

    我看向了屈胖三,说接下来怎么办?

    屈胖三笑了,说说句实话啊,华族于你我而言,关系真的不大,我们找到了毒龙壁虎的精血,就回去了,这儿的纷争是非,说不清楚,而你或许想要帮一下安,但你现在觉得,她需要你的帮助么?

    我摇头,说不,她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

    屈胖三说照我说,明天我们跟坨鹊二老一起离开,眼不见心不烦,多好?

    他这话儿一说出来,龙云、且介和牛二几个人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去,以头触地,哭着说道:“诸位别走啊,你们若走了,不落长老的大仇,可就无人可报了……”

    屈胖三看向了我,说你觉得呢?

    <b>说:<b>

    加更奉上,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