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抵达汉城
    什么?安要结婚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当时就感觉到有点儿懵,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这个当初在临湖一族被当做女奴对待,而后来被我救出之后,开始迅速蜕变,成为了青鸾天女,随后又成为藤族族长,一直到最后被龙不落推举为荒域之中实力和规模数一数二的华族族长,她轻松完成了三级跳,实现了人生的逆转。

    现如今的安,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可怜兮兮的小女孩儿,而是一个权柄巨大的领导人。

    而在我的心目中,不管安的身份如何改变,我都一直把她当做小妹妹一般看待。

    事实上,我其实也能够明白安对我的心意。

    那是一种混合了崇拜、报恩以及男女之间的仰慕情愫,而我相信如果没有虫虫的存在,我或许会接受她的感情。

    但很可惜,我先遇见了虫虫,而且心已然挂在了那个女子身上,就不可能跟别的女孩子再有任何男女之间的交集。

    然而即便如此,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是有一些难过。

    这种难过,或许是男人可笑的占有欲在作祟,不过与此同时,我还是觉得有一些太过于突兀了。

    这是安内心真正的想法呢,还是别人的意愿?

    我不得而知。

    不过如果安是自愿的,甚至是憧憬的,对于这事儿,我除了祝福,也没有别的办法。

    毕竟我不能够给安一个承诺,也无法给她需要的幸福,自然也不能够阻止她追求幸福的权力。

    但如果安不是自愿的,而是别人将自己的意志强迫加诸于安的身上。

    这我可就不能忍了。

    听到那藤族掌柜的话语,旁边的屈胖三在偷偷暗笑。

    他知道我与安之间的关系,自然也知道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复杂的心情。

    离开了药店之后,我借故支开了那个向导,然后几人来到了一处僻静之处,而洛小北则笑着说道:“没想到啊,当初那个小女奴,居然变成了华族的族长,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居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实在让人诧异……”

    她说着话儿出来,笑脸盈盈,而我却并没有回应。

    我只是在思索着这件事情背后的东西,而这时屈胖三开口了,对我说道:“怎么样,你女人给别人抢走了,就一点儿想法都没有?”

    我一脸无奈,说安跟我之间,是纯洁的友谊关系好吧,你别乱扯。

    屈胖三笑嘻嘻地说道:“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很正常的,你心底里怎么想的我还能不知道?男人嘛,该硬的时候千万要硬起来,别软下去,要不然以后后悔莫及的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

    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来,说还三妻四妾,你敢把这话儿当着陆左的面,再说一遍么?

    屈胖三陡然变色,摆着手说道:“别啊,我这是跟你举个例子而已。”

    我用语言挤兑了一下屈胖三,也不想再穷追猛打,而是将我刚才的想法跟他提及,听到我的分析,屈胖三摸着下巴说道:“你讲得有道理,既然你对那小姑娘没啥意思,人结婚了也就结婚了,你没有什么可说的;但如果那姑娘不是自愿的,这边肯定就出了问题……”

    安之所以能够成为华族族长,并非是她青鸾天女的身份,若是因为她是我们在荒域的利益代言人。

    她有底气成为华族族长,又或者说龙不落将她推出了,最主要的,是想要获得我,或者说我身后陆左等一些列人的支持,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

    只不过无论是我,还是屈胖三,又或者陆左等人,都不可能长期驻扎在华族。

    正因如此,所以我们对于这边的变化,反应有些迟钝。

    或许有的人会有一些异样的心思。

    不过这些都是我们的猜想,至于到底是什么,还得亲自前往华族聚居地汉城,亲眼看一看,方才能够知道真相。

    尽管临湖一族的灭亡,使得小香港成为了这一代的贸易中心,但这并没有改变荒域的社会属性。

    因为险恶多变的山川地理,以及凶猛恶兽的存在,使得这儿大部分都是部落族群的方式存在,因为各种不稳定因素的存在,消息之间的流通并不算强。

    华族虽然在荒域之中,算得上是屈指可数的大势力,但并非一家独大。

    这也是当初轩辕野想要掌控华族的缘由。

    那家伙雄心勃勃,想要一统荒域。

    其实这件事情如果真的让他干成了,说不定会对荒域的社会模式产生很大的刺激,现如今松散的部落时代,或许就会形成部落联盟,继而成国家和民族,最终在荒域之中,诞生出璀璨的文明来。

    这的确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特别是轩辕野这样的人,他不但拥有着广阔的视野,而且还有着极强的执行能力。

    他有一股堪称强大的势力,而以这些人为发动机,在掌握了华族这么庞大的人力资源之后,他绝对能够成就伟业,构建他心目之中所想的庞大国家。

    只可惜这个人有着唯一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过于骄傲。

    因为骄傲,所以太过于自信,也无法容人。

    正因为如此,使得他走到了我们的对立面。

    而与我们为敌的人,就算是他的理想在远大,跟我们也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大家都看着自己眼前的利益不受侵害,于是就有了冲突和矛盾。

    而轩辕野自以为他拥有着绝对的实力,但最终还是给我们打败了,只有身负重伤,狼狈而逃。

    一步错,步步错。

    我们聊了一会儿,决定即日出发,也不去什么死亡蝴蝶谷了,而是直接赶往华族的聚居地汉城。

    一来我们想借助华族的力量来搜寻毒龙壁虎精血,而另外一方面,也是想了解一下,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那汉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的婚姻,到底是不是自己愿意的。

    我们当天午后出发,那位管事长老说要派人护送我们过去,说是最近山林中的野兽越发猖獗,不断听说有人被袭击的事情,他担心我们半路出意外,所以会派一个十人队的巡逻人员,陪同我们一起去。

    这个提议被我们拒绝了。

    我们告诉他,说我们这一次是去死亡蝴蝶谷的,去的人不是越多越好,反而人员稀少,会照顾得过来。

    听到这话儿,对方也是没有再坚持,顺水推舟地收回了客气。

    死亡蝴蝶谷的名头流传得很广,在许多人的心中,几乎跟死亡挂了钩,虽说在荒域之中,人人都崇拜勇士,也没有人愿意被当作是胆小鬼,但去送死的事情,还是很少有人去做的。

    他若强行摊派,指不定有少人会恨他呢。

    只不过我们这一次并没有说实话。

    我们下一程的目的地,是汉城,而不是死亡蝴蝶谷。

    对于为什么说谎,我觉得主要的原因,是我觉得这位管事长老给我们的观感并不是很好。

    正因为如此,使得我们一开始对他就有了防范。

    离别之后,无尘道长与屈胖三一起,两人骑着一头猛虎,快乐地在草原上飞奔着。

    我因为聚血蛊小红再一次进入了休眠期,无法控制猛兽,只有用双脚赶路。

    不过对于我来说,只要是没有特别的法阵限制,通过地遁术,脚程并不会弱于任何人。

    现在的我,对于地遁术的理解已经很深了,对于劲气的把握也强了许多,不会再出现那种赶了一会儿路,就直接累得躺倒在地的现象。

    我能够把控好自己的状态,随时随地,应对各种问题。

    而洛小北则就惨了。

    她想搭上无尘道长,结果那头猛虎根本加不下她这么一个人,埋头赶路又实在太慢,我不得已,只有拉着她的手,用地遁术带她。

    一开始的时候,洛小北是拒绝的,尽管她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女性的矜持。

    她害怕这般手牵手,我对她会有什么非分之想。

    对于这事儿,我大概能够感觉得到,一脸无语,找了一双手套穿上。

    这时她方才勉强同意。

    结果没多久,她对于地遁术就兴致盎然起来,还主动脱去了我的手套,与我手拉着手,试图感受到我对于气劲的运用,以及对于奇门遁甲术的理解和研究。

    洛小北的手冰冰凉凉的,不知道为什么,多少还是让我有一些旖旎的心思。

    我感觉得出来,她假小子一般的性子里面,其实还是包裹着一颗温柔的心,只不过寻常人很难瞧见而已。

    不过,这也许是因为我单着太久的错觉?

    一路上埋头赶路,没有什么多余的事情,唯一头疼的,就是无尘道长对于荒域显得十分好奇,路上花费了多余的时间去到处晃悠,耽搁了一些时间。

    不过三天之后,我们也抵达了汉城这儿来。

    我们在外围的警戒地,遇到了巡逻的部队,又或者说是卫队,他们显然是认识我的,在我们说明了来意之后,立刻抽调出一个小队来,护送我们抵达城区去。

    一路来到了汉城聚居地外,却有一个将军朝着我们迎了过来。

    来人却是龙云。

    不过他的头上,带着白色的孝布。

    谁死了?

    <b>说:<b>

    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