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九章 背后有人
    屈胖三一句话,说得洛小北眉开眼笑。

    洛小北一直把屈胖三当成是小孩子,即便是说得如此直白,她也当作是童言无忌,说出了真相,反而是满心的欢喜,跑过去,抓着屈胖三的胖脸就是一阵揉搓,说好久不见了,给小北姐姐亲一下。

    她如此的毫无忌惮和提防,却不成晓得,这个小正太的身体里,可是藏着一个老流氓的灵魂。

    屈胖三将脸蛋儿贴到了洛小北的胸口,占尽便宜,如此亲热一番,方才问起洛小北出现在这儿的原因。

    洛小北告诉我们,说现如今的东海蓬莱岛,局势复杂,她母亲不想让她待在那儿,免得被波及,所以将她赶了出来,结果她想来想去,实在是没有地方去,便来到了这边,准备去荒域逛一逛,谁曾想居然会这么巧,远远地瞧着,就感觉像是我们,所以就过来打个招呼。

    我瞧见屈胖三的模样,就知道并不是我们的易容术不给力,若是屈胖三实在是太好辨认了。

    好吧……

    对于不少人来说,机灵古怪的洛小北着实就是一个妖女,但她与我们经历过生死,虽然之前的确是有一些不太愉快的地方,但后来我们去东海蓬莱岛,她还是尽了地主之谊的,这份情我可还记得。

    既然有交情,那么同行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的事情。

    我告诉洛小北,说我们这一次去荒域呢,主要还是想要再找一头毒龙壁虎,帮几位朋友治伤。

    洛小北笑了,说是提刑典狱的古二爷,和法门寺的大通和尚吧?

    我说你怎么知道?

    洛小北说你可别忘了,依韵公子尚晴天可是我亲戚,他这一次回来的时候,我们在宝岛碰过一次面,所以知道了你们在员峤仙岛发生的事情哎,没想到啊陆言,他说你现如今也是拥有顶尖实力的当世强者了,看不出来啊?难道跟陆左当了徒弟,真的有那么神奇?

    我挠了挠头,心虚地说道:“这个,呃,我这个比较混了,其实真正厉害的,是陆左啊、萧大哥、王明他们,另外屈胖三的表现也很棒呢,你知道么,他被评选为这一届的天下十大呢……”

    屈胖三刚刚从洛小北的怀抱里面离开,忍不住地嗅了嗅洛小北身上的香味,此刻听到我的话语,赶忙撇开关系,说别啊,说要说我是什么天下十大,我跟谁急啊!

    啊?

    洛小北大概是没有怎么听过这几日的消息,有些诧异,说为什么啊?

    屈胖三说这一届的天下十大lo爆了,与马烈日、符钧这样的人为伍,简直就是恶心我经过那天一闹,估计这一届的天下十大就成了个笑话,没有人在当一回事儿了。

    洛小北有点儿不明白状况,问到底怎么回事。

    我大概地讲述了一下当日之事,当听到宣布了本届天下十大的名单之后,屈胖三率先出来发难,三绝真人宣布退出,紧跟着平沙子、元晦大师、王明以及陆言都发表了意见,宣布退出这一届的评选,洛小北当时就震惊了。

    她愣了好一会儿,方才问为什么?

    要知道,经过第一届天下十大的沉淀,现如今的这个头衔,已经成为了无数修行者毕生梦寐以求的目标,为什么十个人里面,居然会有六个人站出来反对呢?

    别人给你这么大的一面子,你怎么就不接呢?

    这事儿实在是不合常理。

    屈胖三笑了,说其实大家对天下十大里面的大部分人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主要的问题,就集中在三绝真人、马烈日和符钧三人身上,不过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有点儿瞧不上三绝真人,结果后来的时候他倒也像是个真男人、纯爷们一般地勇敢站出来,从人品上,我还是佩服他的,而马烈日和符钧这两人,我当真是羞与其为伍……

    洛小北说这不是挺合理的么,各个方面都照顾得很周全啊?哎呀,横不能让你们这一大帮子人将天下十大的半壁江山都给占了吧?这事儿弄出来,除了你们,谁乐意啊?

    她一句话说到了点子上,而屈胖三则无奈地耸肩,说实力强大,怪我们咯?

    洛小北咯咯地笑着,然后说后来呢?

    后来的戏份更加精彩,陆左代表一众死者寻求公道,然后孤身挑战大内第一高手黄天望,结果最终竟然战而胜之,随后与黑手双城车轮战,虽败犹荣……

    听完这些事,洛小北完全就是一迷妹状态,横不能双眼都冒出星星来。

    她忍不住地舔着嘴唇,说陆左好帅啊,怎么办,怎么办,我光是听一听,都感觉快要晕了。

    我也忍不住翻起了白眼,说你放弃吧,陆左有自己喜欢的人了。

    洛小北哼了一声,说就那个小妖?她根本就不是人好吧,连种族都不同,怎么谈恋爱?

    我瞧见洛小北有一种深度着迷的模样,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也不再管。

    时间还在,我们去找了一家饭店吃饭。

    包厢内,洛小北告诉我们,说她在宝岛那边,也听到了一些关于我们的传言,特别是我和屈胖三在长城之外摆下擂台,迎战天下英雄之事,一桩一桩的比斗,听得她是热血沸腾。

    洛小北告诉我,说你们的事情,不光在大陆江湖上流传甚广,现如今连港澳台、东南亚乃至全世界,都能够有事迹传出,真正是出了名。

    她有的时候,忍不住想要告诉别人,说她跟我们很熟,是好朋友咧。

    那是发自内心的自豪。

    吃着饭,聊着天,饭后我们还去附近的小超市采购了一番,而这一路上,洛小北对我和屈胖三十分热情,这种热情相比一开始的冷漠和歧视,就显得格外显眼。

    最开始的时候,我根本入不得洛小北的法眼,甚至被当作是仆从。

    而现如今,我已经不知不觉间成长到洛小北不得不重视的高度了当然,作为外公曾经是邪灵教天王左使王新鉴的洛小北,对我也仅仅只是另眼相待,如此而已,还到不了心生敬仰的份上。

    七七八八弄完,已经是夜里时分,这会儿寒霜有点儿重,我们避开了寻常人的目光,开始往九丈崖那边走去。

    越到了海边,海风越是呼呼吹来,如刀割脸。

    我们仨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因为之前聊得太多,彼此都有些疲惫,所以也是默不作声地赶路。

    很快就来到了九丈崖,屈胖三开始琢磨起了空间通道的构筑来,而洛小北则在看时间。

    两人对于此事都是十分娴熟,唯有我这人比较闲。

    所以我便站在崖边,望着远处大海。

    远处的海面一片乌黑,即便是用上了火眼,也看不到太远的地方,海浪不断拍打礁石,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远处的深海中藏着一头巨大的怪兽,在不断地发出怒吼。

    我痴痴地瞧着,突然间心中一动,感觉人力有时尽,人再强大,也抵不过天地之威。

    我知晓道经里面,有一句话,叫做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人穷尽一生之力,最终想要征服的,其实就是自然。

    然而古往今来,有几人能够征服自然,能够摆脱命运的束缚,活到今天呢?

    少之又少。

    那些远古大能们呼风唤雨、移山填海,而流传到了今日,也不过是给我们天上一些虚无缥缈的神话故事而已,谁也不知晓真假。

    十几年后,几十年后,或者百年之后,还有谁能记得我们今天的奋斗呢?

    这般想着,我的心中不由得多出几分惆怅。

    惆怅之后,我又开始极度地思念起了留在东海蓬莱岛的虫虫来,只有她,她那温暖的笑容,能够治愈我心中所有的伤。

    我思绪万千,而这个时候,洛小北走到了我的身边来,猛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她说嘿,想什么呢?

    我下意识地问起了她关于虫虫的事情来,她的回答却只有一句话。

    没出来呢。

    天知道什么时候能够从那个鬼地方出来啊?

    我叹了一口气,说好吧,当我没说。

    洛小北说差不多了,你如果再伤春悲秋,我们可就自己走了哦?

    我回头看了屈胖三一眼,说可以了么?

    屈胖三点头,说走吧。

    三人走到了崖边来,手牵着手,屈胖三在中间,而我和洛小北分列两边,望着九丈崖下黑乎乎的海面,迎着那呼呼吹来、宛如刀子一般的海风,三人同时吸了一口气。

    而就在我们准备纵身跳下,前往荒域的时候,突然间从我们的身后传来一声笑声:“唉哟?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嘿嘿,能不能带我一块儿玩啊?”

    啊?

    听到这话儿的时候,我们三人都为之一愣,竟然没有感知到话语是从哪儿传出来的。

    我下意识地想要回头,结果感觉身子被一股极为强大的意识给锁定住了。

    这种意识说不出善恶,只是将我给遥遥控制住,仿佛我有任何异动,对方就会陡然袭来,让我难以解脱。

    来者何人?

    我的后心一凉,止不住就留下了冷汗来。

    <b>说:<b>

    谁人这般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