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八章 老流氓与小流氓
    谈完这些,陆左看向了闻铭,对了,之前你负责跟踪程程的这个点,现在有什么具体的结果么?

    闻铭点头,说有。

    停顿了一会儿,闻铭说道:“程程目前也位列宗教总局下属的一个特别分组,跟王清华是同一个部门,不过级别没有王清华高,但据了解,私底下的时候,王清华对待程程十分尊重,有点儿离谱了,看得出来,在他们系统内部,程程的级别要高于王很多;除此之外,他们在内蒙一带,有一个特别训练基地,或者是一个后备培训学校,里面隐藏着许多高级别的高手,其中有一人,想必你们听了,会十分的惊讶……”

    陆左眼睛眯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可是岳楠?”

    闻铭愣了一下,然后点头,说对,正是通天猿岳楠,我听说当初他曾经出现在了陆言和屈胖三小哥他们在长城外摆设的擂台上,而此人其实当初正是王明擒住,交给宗教局的。

    王明点头,说对,我记得一些,这个人别的本事没有,但天赋异禀,双臂仿佛有千钧之力,十分难缠。

    闻铭继续说道:“这个人后来的时候,便出现在了那个被我们称之为克烈旗的训练基地里。”

    陆左沉吟一番,然后说道:“你有查过那个训练基地么?”

    闻铭说那儿是在一大片的草原深处,一望无际,周围没有什么树林或者别的遮蔽物,所以想要接近很难,我的人差点儿折在了那里,后来也就没有再尝试,而大概是感觉有人在查那儿,后来周围的戒备就更严了,巡逻的范围也大了许多,就一直没有进入其中。

    他停顿了一下,又说道:“不过我还是通过别的方式,侧面了解了一下,知道那个地方以前是一个备用的军事基地,隶属于总后勤部,后来交到了宗教局手中,当做一个二级培训基地,负责一些军事力量的训练工作,而后来被黑手双城接管,不断加入了一些人员,听附近村镇的人聊过,那里面的人很怪,似乎用一些比较古怪的称呼,我知道得也不多,不过有一个词眼,却被反复提及……”

    陆左说什么词眼?

    闻铭沉默了两秒钟,方才开口说道:“魔将。”

    魔将?

    听到这个话语,我顿时就睁大了眼睛来。

    我脑海里的第一个反应,不是旁人,而是我在荒域那儿收到的便宜徒弟陈留劫。

    他就自称魔将,后来又神秘离去。

    两者之间,莫非是有一些联系的?

    想到这里,我犹豫着要不要提及,而陆左则是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看起来陈老大并非是孤军奋战,而那个程程,估计就是帮他维持麾下势力的关键人物,所以想要找他落单的机会,必须要先解决这个程程,要不然最终落到人海战术里面的,很有可能是我们。”

    王明点头,说对,寻常人我们倒也不惧,但如果都是像通天猿岳楠那般级别的,一旦累积成了数量,就容易产生质变,到时候危险的,反而是我们。

    陆左说对,说不定套子早就设好了,就等着我们来钻呢。

    杂毛小道依旧有些着急,说那该怎么办?

    陆左沉思了一番,然后说道:“一动不如一静,现如今我们将那天下十大的授衔典礼给闹得天翻地覆,无论是朝堂上,还是江湖中,估计都不得安宁,而这件屁事儿上面估计是没脸再弄了,但影响其实还是有的;出于避嫌的想法,朝堂之上暂时是不会动我们的,但我们若是有任何闪失,也绝对不会留情,既然如此,我们就充分利用这段档期,做一些事情……”

    威尔说有什么吩咐,你就直说吧。

    陆左看着他,说威尔你的任务很简单,那就是回欧洲去。

    啊?

    威尔脸色一变,说你这话儿说得可真有意思,我千里迢迢地跑过来,摩拳擦掌地准备干架呢,你怎么就把我给撵回去了?

    陆左摇头,跟他解释道:“之所以叫你回去,一是因为你的身份特殊,如果关系曝光的话,很容易被人污我们一手,说我们勾结外国势力,这事儿对江湖的风评来说,不太好;再有一个,你在欧洲的处境也不太好,各种压力袭来,必须亲自坐镇,而我们这边倘若是败走麦城,国内待不下去,估计还得去你那里暂避风头,你那儿得稳住,这是我们的退路。”

    听到他的话语,威尔这才宽心,说好,我先回去,有什么变化,随时通知我。

    随后陆左看向了王明和闻铭,说你们也是,老鬼的身份特殊,很容易会被他们找到攻击点,而如果上面的人引入清辉联盟的人过来,只怕老鬼会很难受。

    闻铭摇头,说我倒是不妨事……

    王明却说好,我接下来,会去找寻那七人联手之法,只要有了那手段,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有一战的信心。

    陆左说对,其实想要救陈老大,最终还是得落在你手中的斩魔决,这件事情,拜托了。

    王明笑了,说客气,这都是应该的。

    随后陆左回过头来,对我说道:“我与老萧,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而之前的时候,你曾经答应过给古二爷和大通和尚找到那毒龙壁虎的精血,助他们断肢重生君子一诺值千金,既然说出了口,就得办到;这是其一,另外无论是古二爷,还是大通和尚,都代表了一部分江湖势力,现如今形势严峻,我们需要团结大部分江湖同道,所以这事儿我就拜托你了。”

    我点头,说这事儿包在我身上,没问题。

    陆左看向了旁边的屈胖三,说至于你,我可不敢跟你安排工作,你自己谈一谈吧。

    屈胖三看了陆左一样,说你会带朵朵走?

    陆左点头,说对。

    屈胖三说那我就跟你走。

    陆左笑了,刚要说话,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却开了口,说你一男人,整天跟你小女孩儿黏黏糊糊的,又占不到便宜,那又是何必呢?等到长大了,功能齐全了,再你侬我侬,也是没问题的嘛……

    呃……

    他这话儿说得直白,陆左顿时就翻起了白眼来,骂了一声“老流氓”。

    而屈胖三一听,眼睛一转,笑嘻嘻地说道:“还是你懂我,既然如此,那我还是跟着陆言吧我怕没有我在身边,他找到猴年马月去,搞得人家对我们的信心都打了折扣,那可不好……”

    陆左一拍手,说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各自分散吧。

    王明说等等,我们这帮人,居无定所,联络方式也是变换不同,必须得留一个固定的联系办法才行,要不然到时候谁也找不到谁,那可怎么办?

    陆左笑了,说这个我早就想好了。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慈元阁的首席供奉黄小饼是你们南海一脉的人,恰好与我们、胖三和阿言都还算是熟悉,既然如此,就由他来做中转联系人,我们任何人的联系方式,随时变换,但到时候跟他报备一声,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听到这话儿,无论是王明,还是闻铭,都点头,说是这个道理。

    大家又商量了一会儿,最后叫厨房做了菜,然后大伙儿凑在一起,吃了一顿散伙饭、离别酒,当天夜里的时候,各自分散而走。

    临行前的时候,屈胖三拉着朵朵的手,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他这矫情的模样搞得我都快吐了,朵朵也有些脸红,赶紧躲开。

    包子这个流浪儿童最终选择了跟随陆左他们一起,而我听说陆左和杂毛小道所去的地方十分危险,很有可能会送两人去藏边诡地。

    当然,这些都不是我了解的,当天夜里,我和屈胖三出了京都,前往鲁东。

    坐的车是高铁,一路到泉城,我们倒也没有改名换姓。

    只不过抵达泉城之后,我们开始隐匿身形,然后想办法几经辗转,赶往烟台。

    一路上倒也没有什么风波,唯一的事儿,就是离开了朵朵,屈胖三的懒筋发作,越发地疲惫了,后来我没办法,只有背着这小胖墩儿,赶往荒域的出口处去。

    我们是中午的时候坐船出的海,抵达蓬莱长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

    屈胖三懒洋洋地在岛上走着,不过我们并没有接着赶往九丈崖。

    想要去荒域,得算时间。

    大白天过去,到底还是有一些不太对。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岛上逛了一会儿,结果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吓了我一大跳。

    什么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我旁边,还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扭头望去,却瞧见来人居然是洛小北。

    这个短发平胸女冲着我笑嘻嘻地说道:“嘿哟,大忙人,你还有时间跑这里来玩儿?”

    我捏了捏脸,这儿可是经过屈胖三加工过的,她怎么认得出来的?

    洛小北瞧见我一脸懵逼的模样,笑嘻嘻地说道:“别弄了,就你那模样,隔三里地我都能闻得出味儿来……”

    这是屈胖三却突然笑嘻嘻地说道:“小北姐姐,嘿嘿,你咪咪好像变大了!”

    <b>说:<b>

    真的么真的么真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