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六章 陆左落败
    战意,黑炎灼。

    无边黑火滚滚而出,朝着陆左翻涌而去,而在陆左的双手之上,恐怖的毁灭与希望之光反复闪耀,两人的立场瞬间相撞,然而眼看着黑手双城的黑火蔓延场中,仿佛有铺天盖地的气势,却还是给陆左给死死压住了去。

    一时间两人的身体都陷入静止,反而是气息在攻城拔寨,你来我往。

    从手段上来看,陆左的这一手似乎更加高明一些。

    黑手双城的战意黑炎灼连绵了整个场中,却无法将陆左给包裹,而陆左这边却不断累积,恐怖的气息从他的双手之中涌向出来,仿佛摧拉枯朽一般。

    轰!

    眼看着陆左这边憋到了一定的程度,陡然爆开,那劲气山呼海啸一般地扑向了黑手双城,仿佛要将他给淹没了去一般。

    然而下一秒,黑手双城不见了。

    不但是他不见了,陆左也不见了,两人在气息爆开的一瞬间,同时消失无踪,我瞧见,下意识地一愣,然后跟着使用了大虚空术。

    我想知道他们是不是遁入了虚空之中。

    然而当我进入虚空之中,却发现两人其实都还存在于现实世界,只不过在另外的一个地方拼斗。

    他们居然在白云观外的广场。

    校场之内,两人消失不见,却出现在了外面的广场,这是准备将白云观祸害到底么?

    我弄不清楚这里面到底是一个什么讲究,不过还是下意识地跟了过去。

    我出现在了白云观之外,骑墙而坐,看见陆左和黑手双城在拼斗,他们抛开的长剑又落在了两人的手中,然后开始快速交击,每一次的交集,都能够传来铮然之声,随后就是拼斗的劲风吹起,整个空间的炁场都为之浮动。

    两人这个时候的拼斗,与之前又是截然不同。

    如果说刚才的时候,陆左和黑手双城还是有来有往,胜负难料的话,那么此刻的情形,却是陆左被全面压制。

    黑手双城的每一剑,都有一种堪称化境的效果,每一剑都仿佛预知到陆左的动作,攻其必守之处,不断地在空隙之中找寻机会,让陆左根本没办法喘过气来,甚至都没办法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同样是作为学剑的人,我觉得此刻的黑手双城,就仿佛一位剑神一般。

    他手中的剑已经不再是一把剑,而是道。

    技近乎道。

    这边是我对于黑手双城的感觉,他的每一剑、每一个动作和躲避,都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就仿佛面前的无论是陆左一人,还是千军万马,都不在他的关注之中。

    他所要做的,就是找到自己的对手,然后将对方给斩杀。

    在我看来,陆左已经很厉害了,能够在黑手双城这种堪称神迹的剑术之中坚持那么久,简直就是了不起。

    但陆左却在不断地被压制过程中,开始陷入了极度的劣势。

    铛、铛、铛、铛……

    快速的长剑交击之声传出,也引来了不少的人,我回头望去,却见杂毛小道、王明、屈胖三、善扬真人以及一众顶尖人物,都纷纷腾空而起,朝着这边而来。

    我朝着我们的人招了招手,表示我在这儿。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巨大的爆响,猛烈的冲击波将我给直接掀翻到了墙下去。

    而当我费力爬上来的时候,却瞧见陆左已经躺在了地下,而黑手双城则在他的十米之外站着。

    他手中那把红光萦绕的长剑,此刻已经收了起来,不知所踪。

    陆左败了?

    天啊,这个男人居然败了,这真的是让我有点儿难以想象。

    事实上,在他刚才不费几分力气赢下黄天望的时候,我甚至都以为此时此刻的陆左,有机会问鼎天下第一的头衔,然而转眼之间,他就落败了?

    两人一站一躺,僵持了几秒钟,陆左方才从地上缓缓地爬起来。

    他刚才躺的地方,方圆十米,全部都是巨大的蛛网裂痕,一直蔓延到了马路牙子那边去。

    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已经守在了陆左的身边。

    他这是在防止黑手双城乘胜追击。

    如果这个时候,黑手双城杀了陆左,然后称比斗的时候留不住手,估计陆左死了也就白死了。

    所以杂毛小道出现在了陆左的身边不远处,而王明和屈胖三在远处,也是虎视眈眈。

    只要黑手双城有半分杀人灭口的异动,他们就都会第一时间扑上去阻挡。

    不过黑手双城却并没有动。

    他将陆左击倒在地之后,一直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显然是没有进一步的想法。

    这也许是因为他本来就是点到为止,并没有过多的想法,而另外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因为杂毛小道和其他人来得及时,让他打断了这个想法。

    不过是什么都并不重要,将陆左击倒之后,黑手双城收了剑,然后对陆左说道:“今天的事情,就到这里吧。”

    陆左爬了起来,脸色有些苍白,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说道:“好。”

    他居然二话不说,直接转身就走。

    杂毛小道看了自己大师兄一眼,也没有说什么,朝着远处走去。

    而这个时候,黑手双城开口说道:“对不起。”

    他实现了之前的赌约承诺,那就是他倘若是赢了,就不需要黄天望的道歉,而他依旧会向所有的无辜死者表达歉意。

    听到这一声“对不起”,陆左的脚步停住了,大概过了三两秒钟之后,他举起了右手来。

    陆左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离开。

    陆左和杂毛小道两人走到街边去,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离开了白云观。

    居然不等我们?

    我愣了好一会儿,有点儿摸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而这个时候,有人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愣着干嘛?你难不成还等着被人请你吃饭?

    啊?

    瞧见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我身边的屈胖三,我一脸无奈,说你们到底搞什么鬼啊?

    屈胖三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走吧。

    他带着我跳下了院墙,没有理会白云观一大堆的人,而是走到了远处去。

    王明过来,跟我们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离开了。

    而跟在我们身边的,则是两个小女孩儿,一个朵朵,一个包子。

    不过我瞧见包子的脸色有些不太好,时不时地回头看。

    她看的是黑手双城,那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只不过黑手双城却仿佛没有瞧见包子一般,转身进了白云观去。

    屈胖三领着我们朝着停车场走了过去,我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了,说到底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

    屈胖三瞄了我一眼,说什么怎么回事?

    我说你们今天跳出来给人家拆台,还有左哥突然间去挑战黄天望,这些事儿,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没什么意思啊,如果是天下十大的话,我到不介意当上一回,结果天下十大的头衔,居然要颁发一个皇家大内高手的头衔和证书,我就有点儿不能忍了,所以就弃权了呗。

    啊?

    我说什么叫做颁发大内高手的头衔和证书?

    屈胖三斜眼打量了一下我,说你觉得这一次的授衔典礼,给我们授的是个什么东西?

    我这时方才听懂了他的意思,说也就是说,只要你们接了那什么证书啊之类的玩意,就相当于是大内聘请的皇家高手了,属于有责任、有负担的公职人员,或者一条狗了?

    屈胖三笑,说对,霸王合同谁都不喜欢,对我而言,更是如此。

    我说也就是说,你们刚才的一场闹剧,其实只是在表达不满,不想成为朝廷的人?

    屈胖三拍手,说这会儿聪明了。

    实际上,我还是有一些糊涂,不过瞧见屈胖三虽然没了天下十大的头衔,但却并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一副开开心心的样子,也就懒得再多作追究。

    我们在停车场找到了马师傅的车,然后跟车返回了许老的大院去。

    结果来到门口的时候,当我们出示了出入卡之后,却还是被拦住了,不准我们进去。

    有武警守卫的这大门,离许映愚的小院还有一段路程,被告知出入证无效的时候,我一开始还有点儿懵,到了后来,方才琢磨过来。

    许老的小院是宗教总局那边分配的,既然有权分配,也有权收回。

    我们今天大闹了天下十大的授衔典礼现场,没有想到报复转头就来了,被拦在外面的我们跟着解释了半天,最终还是无奈的离开。

    马师傅却不管我们,直接将车开进了大院里去。

    他却是扔下了我们不管。

    我心头气愤,想起别人对那马师傅的评语,当真是感觉有一些不对劲儿。

    当真是狼子野心。

    不过好在这个时候,陆左打了电话过来,问我们到了没有,是不是被拦住了。

    我说对,你怎么知道的?

    陆左笑了,问清楚了这边的情况之后,告诉我,让我带着其他人赶到我们上次吃火锅的地方去,有要事商量。

    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努力一番,将身后的眼线全部都给清除干净。

    <b>说:<b>

    为什么要出去打?为什么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