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二章 五龙夺嫡
    高手较量,当真不是寻常交手所能比拟的,但见恐怖的气息从两人交击之处蔓延而来,就好像狂风一般,稍微弱一些的人,甚至都有些站不住。

    而就在此时,不远处的海常真人开口说道:“启动防护法阵,别让这两位爷爷把我们道观给拆了去。”

    战斗在继续,刚才交手,双方只不过是在试探对方,超过十米的圆坑在双方脚下出现,深达几十公分,却是地下青砖受不了两人劲力的冲击而崩溃,而随着白云观防护法阵的升起,在校场边缘处有宛如实质的炁场屏障之后,那种如刀一般的劲风就不再朝着周遭扩散。

    而这玩意不但保护了白云观的安全,也使得周遭围观的吃瓜群众没有太多的担忧和顾虑。

    毕竟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当世之间的两大高手交手,倘若是稍微有一个闪失,谁要是吃了一点儿劲风剑气啥的挂了,那事儿可就蛋疼了。

    本来是看热闹的,现如今却变成这样,哭都哭不出来。

    而在最初的试探较量之后,陆左和黄天望开始了激烈的正面交锋,两人都是双手空空,在校场之中游动。

    与我们寻常人的拼斗不同,他们两人时而快时而慢。

    快的时候,宛如疾电,快得让人双眼捕捉不过来,而慢的时候,就好像是公园老头老太太练太极一般,举手投足之间,皆有一股便秘的感觉。

    十几个回合之后,仿佛约好了的一般,双方一起朝着后面跳了开去。

    这个时候,黄天望往腰间一摸,却是有一把软剑弹了出来。

    这把剑平日里藏在腰间,而此刻拔出来,微微一弹,却有一股铮然之音,只穿云霄之上。

    叮!

    黄天望将长剑前指,然后平静地说道:“拔剑。”

    刚才的拳脚,不过是试探,而此刻却是真正打出了火气,用起了法器来。

    陆左没有示弱,手往前方一抓,却从虚空之中摸出了一把木剑来。

    这把剑外表看起来仿佛金铁,然而却是是十分轻。

    鬼剑。

    这把剑并非什么传承之物,而是杂毛小道给他做出来的一把寻常法器,只不过因为斩杀的邪恶太多,方才会变称如今模样。

    它也是陆左与杂毛小道两人情谊的见证。

    黄天望眯眼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未满三十岁的陆左有一种超越他此刻年纪的淡定和大气,面对着他的时候,也不像他遇见的其他人那般紧张,双目平静,仿佛此刻的他,和街边卖煎饼的大爷没有什么区别。

    陆左重视任何人,也蔑视任何人。

    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定位。

    这样的人,才是可怕。

    黄天望大概是感觉到了什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下一秒,远处打量的我也能够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凶戾之气。

    旁边的杂毛小道瞧见,开口说道:“那个家伙,动杀心了。”

    啊?

    听到杂毛小道的话语,我这才知道黄天望此刻的想法,并不仅仅只是将陆左关进白城子,坐上十年大牢。

    他要陆左死。

    这个敢于挑衅他权威、以及朝堂威严的年轻人,必须死在这里,他黄天望方才能够保住自己几十年来建立的威严。

    唰!

    两人对视了几秒钟,短暂的宁静之后,是陡然而出的厮杀。

    黄天望手中的软剑,在那一瞬间,化作了万般银蛇,闪露寒光,仿佛在一瞬间,就将整个校场都给充斥了去。

    好大气磅礴,势若万钧的剑法。

    我扪心自问了一下,如果面对黄天望的人是我,只怕我唯一的应对之法,就是使用大虚空术,避开对方的剑。

    因为这一下,实在是太犀利了。

    然而陆左不是我。

    他不会大虚空术,而且他似乎也不需要大虚空术。

    面对着黄天望宛如繁星一般的剑法,陆左抓着手中的鬼剑,不退反进,却是撞向了那漫天的剑网去。

    倘若说黄天望此刻使出来的手段,如同一张密布蒺藜的大网,那么陆左便要做那撞入其中的鲨鱼。

    到底是蒺藜大网厉害,还是鲨鱼的牙齿尖锐?

    铛、铛、铛、铛……

    一阵炒豆一般密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陆左与黄天望在电光火石之间,剑尖不断交击,发出声声厉响来。

    别看两人好像轻描淡写,但其实都是用上了毕生的精力。

    两大绝世高手的战斗,并不只是眼花缭乱。

    劲气纵横之间,校场处飞沙走石,就仿佛有什么风暴在其间酝酿,但事实上,这只不过是两个人拼斗是外泄的劲气而已,可以想象得到,身处其间、首当其冲的两人,受到的又将是怎样的恐怖。

    许多人,听到那剑击之声,甚至都在瑟瑟发抖。

    这并不是吓得,而是那声音中蕴含的力量,就好像是雷鸣一般,在人的心头炸响,每一下,都让人心头震撼。

    而无声之中的力量,更是让人心惊。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但事实上,像我这般差不多的人物,虽然明白其中的凶险,知道我若上去之后的结果,但很多时候,也看不明白里面的一些东西。

    两人的战斗,与其说是厮杀,还不如说是一种玄之又玄的交手。

    就好像是艺术,好像是道一般。

    每一步的选择、博弈和拿捏,都有着充满想象和极致的所在。

    狂风而起,长剑与人影在校场之中不断舞动。

    围观的众人之中,有人瞧得一脸茫然,有人激动得不能自已,而有的人则是手舞足蹈,兴奋莫名。

    世间百态,各不一样,但这些却都与场内的两人无关。

    当战斗进行到了十来分钟的时候,双方都已经抛开了所有的一切,真正打得兴起。

    这个时候,方才能够瞧见这两人的手段来。

    简简单单一剑,你看着毫无半点儿稀奇之处,但里面却蕴含着无数的杀招和变化。

    随后一剑,落在地上,就是长达几米、十几米的剑痕。

    随便一掌拍出,却有雷霆之明。

    足尖一点,整个大地都在颤抖,甚至都传递到了我们这边来。

    这样的战斗,让场边的无数人为之震撼。

    这才是这世间最顶尖高手的风范,而黄天望能够如此,这并不奇怪,人家成名已久,很久之前就已经是大内第一高手了,而陆左呢?

    他出道至今,满打满算也才七八年时间啊……

    当双方陷入僵局的时候,突然之间,黄天望一下子就变了节奏。

    他腾空而起,而这个时候,却有狂风凭空而来,随后五色浮现,分别是青、黄、赤、白、黑,这五色之气浮现之后,竟然开始快速凝结,最终化作了五条两米多长、活灵活现的……

    真龙。

    我的天,瞧见那五条活灵活现的真龙,颜色各异,但却仿佛都真实存在一般的样子,我顿时就心脏一阵狂跳。

    虽然知道这些应该并非实物,也不可能像我之前见过的麻绳儿一般真的,但也绝对是恐怖之物。

    传闻中大内高手安享龙脉,能够凭借龙脉修行,凝聚法器,此刻一见,果不其然。

    这才是黄天望为什么会如此厉害的原因。

    这时我听到有人抽着冷气喊道:“天啊,这是五龙夺嫡,居然是真的?”

    我一愣,低声杂毛小道:“什么是五龙夺嫡?”

    杂毛小道脸色严肃地说道:“五龙夺嫡是传说中的一种法器,就是抽取龙脉精髓,凝聚成五色龙魂,据说能够成就不灭本体,不过这样对龙脉的损伤十分大,按理说不应该让他炼成的……”

    亮出底牌之后的黄天望显然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亮相太久,所以五龙浮现的一瞬间,他便是一个踏步,冲向了陆左。

    这一回,他的气势与之前想必,截然不同。

    倘若之前的他是一头饿狼,那么现在就是一头猛虎。

    唰!

    黄天望再斩出一剑,剑光掠过,陆左躲开,却是在地上斩出宽达半米、长十几米的裂痕来,而那剑气蔓延过来,撞到了防护法阵上,却是使得法阵一阵晃动,仿佛要崩溃了一般。

    这时海常真人出声说道:“善扬道友,请帮忙与我一起,维持法阵。”

    善扬真人应诺,说好。

    两人一起去维持法阵,而场中的战斗越发激烈起来,拥有了五龙夺嫡加持的黄天望长剑所向,无往不利,整个白云观校场就好像给轰炸了一般,无数的碎石炸起,灰尘滚滚而出。

    面对着这样暴风骤雨一般的进攻,陆左似乎显得有一些哑火。

    他利用灵变无比的身法,不断地躲避。

    他在刀尖跳舞,每一次都仿佛与死神擦肩而过。

    他的脸上,还充满了笑容。

    黄天望使出压箱绝活,节奏一下子就加快了许多,而且之前一直藏着掖着的手段,纷呈而出,我不断地听到旁边有人在惊呼,说出各路绝学来。

    那位大内第一高手,开始重炮轰击了。

    在那一刻,我感觉到陆左仿佛在风雨飘摇之中,而灰尘已经弥漫了整个校场,让人瞧不清楚里面的具体情景去。

    只听到刺耳的炸裂声。

    我听到不远处有几人议论,说唉,可惜了,陆左应该是败了。

    陆左败了么?

    <b>说:<b>

    陆左会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