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一章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陆左提出了三个问题,然后向那位朝堂上的顶尖高手提出了挑战。

    这做法许多人都看不懂,而即便是我,也只能够猜到他的几分用意,这里面除了表达自己的不满之外,还有一个,就是露出爪牙、打破权威。

    毕竟黄天望从某一种程度来讲,是朝廷的脸面,打败了他,就等同于打脸定下重启天下十大评选的决策人。

    至于陆左为什么要打破权威,将自己陷入那种极端危险的状态,我就有点儿不懂了。

    但是……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这话儿喊了几千年,对于当权者来说,都是最为痛恶的事情,然而对于身处底层的平民百姓来说,却一直都是津津乐道的。

    正因为如此,使得“侠”文化在世间大行其道,寄托了无数人的希望。

    陆左站出来,肯定有站出来的道理。

    只不过,他能够战胜黄天望么?

    我不由得替他捏了一把汗。

    要知道,大内第一高手可不是白叫的,早在二十年前、三十年前,这位民顾委的黄天望黄老先生,就已经位列天下顶尖高手行列,早在第一届天下十大评选之前,就曾经与宗教局王红旗、龙虎山善扬真人和茅山宗陶晋鸿真人齐名。

    而后两者因为闭门封山的缘故,在顶尖的修行者圈子里,评价其实要低于前两人。

    也就是说,黄天望此人,是一道几十年来常人都难以逾越的鸿沟。

    而陆左,他是一个出道不过七八年的江湖后辈,他能够对付得了早就如日中天、名声鼎盛的黄天望么?

    我估计在很多人的心中,都有着这样的疑虑,也有无数人不看好陆左。

    即便他创下了偌大的伟业,有着震惊众人的成绩,即便他是本届天下十大的三位评选委员,即便他跻身在了天下十大之中,但大内第一高手就是大内第一高手,不是凡人所能及的。

    他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也太狂妄了吧?

    就在无数人的质疑目光下,陆左平静地伸出了手来,摆出了一副准备开打的架势。

    瞧见这个,黄天望不由得冷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我们方才发现,这个一直被我们嘲弄的长者,有着我们看不到的一面。

    他大概是在人前做惯了低姿态,故而给我们产生了许多的错觉,但当他眉头微微皱起,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些许狰狞的时候,我们方才发现,这个人,很恐怖。

    就好像电影剑雨里面的转轮王一般,平日里的时候,他是人畜无害的宫中老太监,而当真正黑下脸来的时候,方才察觉得出他的恐怖来。

    此时此刻的黄天望,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那位转轮王。

    冷笑中,黄天望平静地说道:“我已有几十年没有与人拼斗了,当年的名声已经渐渐淡去,却没有想到江湖小辈已然这般瞧不起我了……”

    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陆左便平静地说道:“黄公,你这话儿说得有点假,邪灵总坛一役,你与你弟弟黄公望的和谐之战,至今我回想起来可都还是历历在目的,怎么能够说没有与人拼斗了呢?”

    呃……

    陆左的话语毫不客气,也使得强行装波伊的黄天望一下子气势弱了许多。

    周遭众人顿时就是一阵轰然而笑。

    而这个时候王明却也满怀恶意地上前补刀,说黄老先生怕是忘记了你当初在金陵城外蒙着脸偷袭我的事情了吧?难不成那只是偷袭,也不算是与人拼斗?

    黄天望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极为难堪起来,恼怒地说道:“血口喷人!”

    王明却轻描淡写地说道:“是与不是,你心里清楚,现在是陆兄向你挑战,我不想夺了他的威风,你们继续……”

    他这四两拨千斤地轻轻一推,弄得黄天望脸色极度难看,不过却也对他无可奈何。

    陆左和王明两人的插科打诨,顿时就将黄天望刚才积累的气势连消带打,弄去了许多,而此刻的黄天望也没有再端着架子,而是往前走来,说既然有人挑战我,按照江湖规矩,我若是不应战,倒是落人口蛇,以为我怕了你,不过咱们这比斗得有意义,你且说一说,比个什么?

    陆左平静地说道:“您是前辈,你先讲。”

    黄天望一脸严肃,说尔等目无朝纲,罔顾王法,扰乱会场,肆意践踏朝堂威严,而众人之中,以你为首你若输了,去那白城子坐十年大牢,以儆效尤,可敢?

    陆左洒脱一笑,说有何不敢?

    黄天望眼皮一掀,说当真?

    陆左平静说道:“君子一诺值千金,我陆左说到做到,我若输了,白城子里,十年大牢;不过我虽然同意了你的提议,但却还是要反驳你一句我陆左对天发誓,此次事件,我绝对没有串联过任何人,众人愿意站出来,是因为你们做得太过分了,太没有吃相了,而不是我陆左的蛊惑!”

    黄天望不置可否地冷哼一声,说你的条件,说吧。

    陆左看着黄天望,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之前我提出的三个问题,不管你如何狡辩,众人心中也都如同明镜。人死不能复生,我希望你能够代表你身后的某些人,给那些死者道一个歉。”

    啊?

    黄天望为之一愣,说你说什么?

    陆左笑了,说我若输了,十年大牢;你若输了,我只要你的一个道歉。

    黄天望凝视了陆左好一会儿,终于点头,说好。

    他的一声“好”,引来了台下无数人的欢呼和怒吼,这里面竟然也包括了前几排的那些候选人。

    这个世间顶尖的高手圈子其实并不算大,很多人其实都是彼此认识的,既然认识,自然有敌人仇家,也有亲朋好友,总之不管如何,那些在员峤岛上死去的人,终归是这些人的熟人。

    这些人的死,直到如今,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也没有说谁能够站出来,愿意负责。

    据说员峤的通道被封,只是意外,而宗教总局也只是说相关的事情,都还在调查过程中。

    这话儿怎么听起来,都像是套话。

    陆左他要黄天望的道歉,其实也是给这些人一个说法。

    你牛波伊,你耍赖,你掌握着太多我们无法抵抗的东西,我拿你没办法,但你道个歉总行吧?

    陆左的这一个行为,赢得了无数人的尊敬。

    他这是在刷声望。

    然而即便黄天望知道这一点,却也没有任何办法,只有选择答应。

    要不然你平白无故抓陆左去坐十年牢,人家要求你一个道歉,你都不答应,这也太霸道、太无耻了吧?

    不过他也知道另外一点,那就是哪怕你民心所向,那又如何?

    最终还是凭实力。

    你打赢了我,才能够逼我低头,打输了,对不起,白城子里的小白鼠走起吧。

    黄天望没有再给陆左说话的机会,而是腾身一跃,落到了西边的校场去。

    那儿是白云观的道士平日里用来修炼的地方,一大片的空地,用于两人交手,其实是正好的。

    他的身法十分玄妙,微微一闪,人便落到了那边,就好像是用了地遁术一般,但实际上,真正的高手还是能够发现,他并没有使用任何五行遁术。

    黄天望单纯凭借着自己的身法,在陡然之间,提到了极限速度。

    那一下,超越了肉眼的捕捉能力。

    黄天望凭着这一下,将喧闹的会场压得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想起了这个人的恐怖之处来。

    这个时候,那个什么天下十大的授衔典礼已经大乱,无数人都起了身,朝着校场那边涌了过去,而我和杂毛小道也跟着人流往那边走。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有人高声喊道:“天啊,飞起来了。”

    啊?

    我抬头一看,却见陆左居然就这般凭空飞了起来。

    御使风火水土四元素,这是陆左破而后立之时思考出来的东西,尽管他也跟我说过一些,但最终能够真正使用的,却只有他一人。

    而依托着风元素的承托凭空浮起,这手段有人知道,有人却并不知晓。

    但不管如何,陆左曾经凭借着这手段,在茶荏巴错的地底世界加冕王者,此时此刻又使出来,却也收获到了极大的奇效,因为在场的人虽然大部分都是修行者,却很少有人见过御空而行的人。

    而且陆左是肉体凡胎的人类,而不是什么天赋异禀的妖魔鬼怪。

    陆左的起手式,也赢得了无数的欢呼声。

    我全部的精力,都击中在了黄天望的身上,然而他瞧见陆左的这手段,却并不怎么惊讶,脸上反而浮现出了几分轻蔑来。

    没有了金蚕蛊,陆左还是以前的陆左么?

    没有人知道。

    但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都知晓,结果即将分晓。

    陆左双脚落地,那一瞬间,黄天望开口说道:“可以了么?”

    陆左伸手,说请。

    话音刚落,黄天望化作一道电光,带着一股卷动整个空间的力量,猛然冲到了陆左的跟前来,而陆左则是后发先至,双手往前一拍。

    两人瞬间交手,而在下一秒,一个巨大的圆坑,从两人的脚下陡然浮现,无数碎石飞溅而出。

    轰!

    <b>说:<b>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