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章 陆左的选择
    除了隔壁老王之外,王明还有另外一个外号。

    那就是王妈。

    当然,这只是我们私底下交流的时候谈到的一个称呼,就如同陆左之于小毒物,萧克明之于杂毛小道一般,都是有一些典故和缘由的,而王明这个外号的起源,在于他真的就是男人生孩子,生出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那女孩子,真的就是从他肚子里面爬出来的。

    那就是现如今苗疆万毒窟的主人,小米儿。

    而小米儿,其实就是传说中的蛊胎。

    苗疆三大奇蛊,金蚕蛊、聚血蛊和蛊胎蛊胎是一种以蛊为人的神奇造物,至于怎么神奇,这个暂时无法得知,不过它据说是由纯洁的少女相思,最终凝聚于男子身体,化作蛊胎之后,在男子身体里生长,最后吸尽男子精力,如同澳大利亚的蟹蛛一般,出生之时,吃掉自己的母体,快速成长。

    有历史以来的蛊胎之中,王明是唯一没有被吃掉的宿主。

    所以他便成了蛊胎的父亲。

    但从生物学上面来说,他其实是那个小米儿的母亲。

    所以我们叫他王妈。

    这件事情在很大的一个范围内流传,并不是秘密,只不过王明刚才的话语,是在自嘲而已。

    他不可能再怀上一个蛊胎,说自己怀孕,只不过是开玩笑,表达自己另外的一句话。

    他恶心了,所以不愿跻身其中。

    本届的天下十大,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个恶心的笑话而已,比起那些屎尿屁来说,更加让人难以接受。

    元晦大师和王明的话语一出,整个现场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如果说屈胖三的话语是引子,三绝真人的话语是意外,平沙子的话语是肆无忌惮的挑衅的话,那么元晦大师和王明的话语,则是强而有力的怒吼。

    天下十大里面,有五个人选择了放弃。

    这是什么意思?

    自己选出来的人,结果到了最后,居然反对自己,我估计最终敲定名单的那帮人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如此,还真的不如像平沙子所说的一般,找个完全支持自己的人来当选呢。

    当然,也不可能找自己的司机。

    但譬如说民顾委的黄天望啊,宗教总局的老大啊,黑手双城这样的人物,其实也是可以跻身其中的啊,而且实力绝对是够得上的。

    这样的实力摆出来,有谁胆敢质疑?

    至于什么公职人员不得入选,这是什么狗屁规矩?

    天下十大嘛,天底下十个最强的人,并不能够因为跻身公门,就剥夺了人家参与其中的权力嘛,要不然这样弄出来的天下十大,也不过是阉割版的,对不?

    当然,世间没有“如果”,也没有“早知道”。

    事到如今,无数人都茫然了,不知道为什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之前的时候,不是挺好的么?

    而这个时候,当元晦大师和王明连续发声之后,几乎所有人都看向了陆左去。

    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陆左发声。

    他的发言,将是最后的一锤定音,也极有可能是这一场闹剧的最后一幕。

    而有心人其实也发现一件事情,那就是事情之所以闹得如现在那般不可开交,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有两个人没有入选。

    一个萧克明,一个陆言。

    这两个人,按照表现和修为而言,其实是不输于榜单上的几个人,特别是萧克明,这位茅山宗的前代掌教真人,居然落选了,这事儿估计才是此次事件的导火索。

    但凡知道一些江湖典故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个人,曾经携手陆左一起,在2012年的年末,在天山,拯救过世界。

    这件事情,只要是有心人,都还会记得的。

    那一次的事件,给陆左和杂毛小道笼罩了一层绝对强悍的光环,也收获了无数江湖人物的敬仰。

    而他居然被排除天下十大之外,这才是最让人意外的。

    不过如果真的这两人进来,那事情可就好玩了。

    王明、屈胖三、萧克明、陆言,这四个人,与陆左的关系都是极好的,几乎都是同进同退,天下十大里面,“陆左帮”如果占到了半壁江山,那么以后还怎么管理这帮人?

    难道要放权,把手中的权力都让给这帮江湖后辈?

    这才是最根本的矛盾。

    而此刻,所有人都看向了陆左,同样也看向了台上没有表明立场的五人来。

    白云观的海常真人,他是全国道教协会的理事长,属于半官方人物,而善扬真人代表的是顶级道门龙虎山天师道,符钧代表的则是顶级道门茅山宗,再加上一个西北豪门出身的马烈日,还有一个陆左。

    马烈日刚才跳出来对屈胖三的指责,已然表明了他的态度,那就是谁闹事,谁就是他的敌人。

    而事实上明眼人都能够瞧得出来,无论是屈胖三所说的“羞与其为伍”,还是王明所说的“恶心”,又或者其他人无言的反对,其实大部分的矛头,指向的其实都是马烈日。

    或许也有指向符钧的。

    也有可能是对三绝真人不满。

    总之,场上立场不明的人其实只有四个,而有三个人,他们的背后都有着三股强大的力量,而正因为如此,家大业大,估计是不会发声的。

    就算是江湖威望和颜面有损,他们最终也不会发声。

    这个叫做政治正确。

    果然,等待了许久,陆左终于站了出来。

    就仿佛一场戏剧,到了这个时候,终于压轴的一幕上场了,而为了这一刻,陆左在后面等待了许久,仿佛都快睡着了一般。

    这个时候,他走到前台上来。

    他伸出手来,而最早发声的屈胖三则是屁颠屁颠儿的跑到了他的跟前,十分狗腿地将话筒递给了他。

    这架势,嘿哟,真够给面儿的,我瞧见好多人都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

    不知道为什么,陆左这个人看着十分中庸,从来不出挑,但莫名之间,却有一股能够服众的气度。

    这也是为什么明明每一个人都是千差万别的,但别人却会将王明、杂毛小道、屈胖三和我,都认成是“陆左帮”,而不是“王明帮”、“萧克明帮”……

    他们下意识地把陆左当成是领头的人。

    而此时此刻的陆左,也的确很沉静,他接过了麦克风,环视了一下周遭。

    每一个与他目光相对的人,都下意识地想要低下头去。

    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很少有人敢跟他对视。

    环视一周之后,陆左开口说道:“首先很感谢有关部门把我选入这个天下十大里面来,我知道领导们肯定也是做了许多的考量和权衡,方才会有今天这样的一个结果;对于这个名单,我不多做评价,只是想要问幕后主办方几个问题。”

    他的目光朝着黄天望等人那边望去,然后说道:“第一,我想问一下,到底是谁重启天下十大评选这个事情的?那个躲在背后的人,到底是何居心?”

    “第二,因为这一次评选而死去或者失踪的上百号人,这个责任,该由谁来负?”

    “第三,我很想知道,因为重重内幕而使得天下十大成为了笑话,金字招牌弄砸了,谁来负责?”

    说完这三个问题,陆左看向了黄天望,然后说道:“我缺席了最后的评选,不过据我所知,十五人大名单最终落到了民顾委的手里,那么我想问一下黄委员长,你能够回答我的这三个问题么?”

    他的话语犀利,直指本心,而率先发难的对象,则是民顾委的黄天望。

    他不找海常真人,不找总局老大,而是找黄天望。

    这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除了因为名单最后是经过民顾委的手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他对黄天望这个人,一直都挺不喜欢的。

    这里面有许多的恩怨,而据我得到的消息,是黄天望这个家伙,在陆左还很弱小的时候,曾经欺负过他。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现在陆左强势起来,却是准备把黄天望放在火上来烤了。

    只不过,他拿这些问题来质疑黄天望,这有什么意义?

    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黄天望也不是最终做决定的那个人啊……

    果然,黄天望心中毫无歉意,面对着陆左的指责,他眯着眼睛,冷冷说道:“你说要负责,那么除了你之外,就没有更合适的人了。”

    陆左摇头,说我说的是负责,而不是收尾。

    黄天望冷笑,说还是你。

    陆左哈哈一笑,然后说道:“现如今的天下十大,已经是一个笑话了,我陆左也不敢位列其中,失了身份,不过我对于另外一个称号比较感兴趣,传说黄老先生被誉为大内第一高手天下十大有十个人,大内第一高手却只有一个人,所以我刚才一直在想,阁下的这个帽子,戴太久了,不如脱下来吧?”

    啊?

    所有关心结局的人万万没有想到,陆左居然来了这么一个神转折。

    连黄天望也愣住了。

    他看向了陆左,说你这是准备挑战我?

    陆左点头,双手抱拳,立于胸前,恭敬地说道:“对,请指教。”

    <b>说:<b>

    居然要当面斗黄天望?

    杀鸡给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