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章 羞与为伍
    扩音器里传来了“屈胖三”三个字,来来回回地震荡,而念名字的黄天望脸色都变黑了,这时角落处方才传来屈胖三的声音,说哎呀,别喊了,刚刚拉肚子,去了茅房,屁股都还没擦呢,能别催那么急么?

    他这话儿一说出来,周遭顿时就是一顿哄堂大笑。

    这台上除了宗教总局的头儿、民顾委的黄天望和全国道教协会的理事长海常真人之外,还有一位,却是个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大人物。

    我们简称为大领导吧。

    此时此刻,大领导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大概是觉得在这样庄严肃穆的场合里,一大帮老头儿和有为青年组成的天下十大里面,居然混进了这么一个画风截然不同的熊孩子,着实是有一些儿戏。

    屈胖三这人本来就不讨上面喜欢,若不是好多人死保,估计早就排出去了,此刻又闹得这般模样,自然更是讨人嫌。

    他笑嘻嘻地走到了台上来,结果大部分人都是一张黑脸,显然都不太爽他。

    屈胖三却是我行我素,还一个劲儿的往前挤去。

    他这般胡闹,黄天望顿时就不太爽了,盯着他,说屈小哥,且往旁边站站,一会儿就要正式授衔了,每一位都会得到朝堂授予的金字授印,以示正统。

    屈胖三说你叫我往后站对吧?

    黄天望点头,说对。

    屈胖三指着海常真人,说为什么不叫他往后站呢?

    呃?

    我在台下坐着,瞧见屈胖三这个家伙来了劲儿,便知道他肯定不是在随心而为,估计早就憋着坏了,而身为大佬之一的海常真人却是首当其冲遭了秧。

    不过海常真人这位前辈呢,他大概也是知道屈胖三的性子,回过头来,平静地笑道:“屈小友有所不知,我在前面呢,是因为我头上的帽子,倒也不是别的,你若是再长几岁,说不定也能够把我这帽子摘下来,自己戴着。”

    屈胖三一副天真烂漫熊孩子的模样,说真的?

    海常真人抚了一下长须,然后说道:“以小友的修为,只要是长了些年纪,还不是手到擒来?”

    他这话儿说得屈胖三十分舒服,然而落在旁人眼里,堂堂以道教协会理事长,居然还得拍这小孩儿马屁,这事儿可就真的有些稀奇了。

    最不爽的,恐怕就是民顾委的黄天望,他阴着脸,说两位可谈完了?完了的话,便有请领导授衔了?

    屈胖三干脆利落地举手,说我没事了。

    海常真人伸手,说请。

    黄天望恭敬地将话筒交给了大领导,而大领导接了过来,开口说道:“经过历时大半年的考察和筛选,组委会从全国不计其数的修行者之中,挑出了十名代表着当今天下修为最强、人品威望最高的高手出来,成为这一届的天下十大,他们分别是白云观的海常真人、龙虎山的善扬真人……众所周知,天下十大的评选最早是在改革开放的初期,当时我们……”

    大领导的话还没有说完,这个时候,突然间屈胖三举起了手来,开口说道:“等等,打断一下。”

    他一开口,整个场间一片寂静,正在发表重要讲话的大领导也是停下了话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望向了屈胖三。

    在场的这些人,很有可能代表着当今天下最高水平的一群人,寻常人若是被这般注视,必然是心中惊诧,忐忑不安,然而屈胖三却偏偏是个人来疯,越多人瞩目,他越是跳脱得欢畅,走到跟前来,从一工作人员的手中夺过了另外一个话筒来。

    他看了一眼面前的大领导,然后又看向了场下的无数人。

    我与他的目光在半空相遇,却瞧见他居然朝着我眨了眨眼睛,显然心情是无比的高兴。

    屈胖三轻轻一咳,声音通过话筒传遍了全场。

    在确定话筒有声音之后,屈胖三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刚才呢,都是领导们发言,说了好多,感觉这辈子开过的会,都在刚才开完了,我去拉了一泡翔,回来发现还没折腾完,我瞧大家在下面坐着,估计心里面在嘀咕,说我艹,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啊……”

    这话儿一说出来,台下轰然大笑,而大领导的脸色也变得铁青了起来。

    旁边好几个人都黑着脸,不过却没有人上来抢夺屈胖三的话筒。

    他毕竟是新一届的天下十大,不管怎么说,都不是寻常的小人物所能够比拟的,如果说连天下十大都没有说话的权力,估计很多人都会把这当做笑话的。

    屈胖三可不管这些人的脸色有多难看,他继续说着自己的话:“……听完了领导讲话呢,我代表我自己来说两句。”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举起了右手,一个手指一个手指地数着:“第一届的天下十大,大部分凋零了,也有还存留于世的,无论是几百年来的第一位地仙陶晋鸿陶真人,还是一剑挑破邪灵总坛的黄晨曲君,又或者战死金沙江的东彪禅师,以及为了正义和公理挥洒无数鲜血的诸位前辈,我心中是怀着最大的敬意和敬仰的,在我的心中,他们都是神一样的人物……”

    他说得情真意切,台下众人也收敛起了看戏的心情来,忍不住使劲儿的鼓掌,大声叫好。

    屈胖三最擅长这种人多的场面,继续说道:“正是有着这些前辈的挥洒鲜血,方才有了大家今日对于天下十大的推崇和敬仰,认为只有成为了天下十大,方才算是走上了人生巅峰,实现了自我的价值,而我也正是出于这样的目的,才会参与其中的。”

    “不过就在刚才的时候,我站在这儿,看着我身边的这些同仁,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感觉到有一些不自在和失望。”

    “是的,我不自在,很不自在,有着第一届天下十大那样高山仰止的前辈,现如今跻身其中的我,却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因为我觉得相比第一届的经典,第二届的天下十大人选,除了几人之外,其余的人,都有点儿搞笑。”

    啊?

    当屈胖三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时,原本还算是平静的台下一下子就闹成了一团。

    无数人的心中恐怕都如我一般,心道:“来了,来了……”

    众人翘首以盼的事情终于来了,到底还是有人站了出来,表达了对于这一份名单的不满。

    只不过让人没有想到的,居然是屈胖三最先跳出来。

    这事儿……

    我下意识地朝着陆左望了过去,发现他面无表情,眼观鼻鼻观心,就好像是入定了一般,一动也不动。

    其余的人,或者惊讶,或者释然,或者愤怒,脸色各不相同。

    这时有工作人员朝着屈胖三那儿跑去,而屈胖三却瞪住了这些人,在他严厉且森寒的目光之下,那些人渐渐放慢了脚步,不敢上前来抢夺话筒。

    而这个时候,大领导已经退下了台去。

    我没有注意到他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屈胖三继续说道:“我不知道编排这天下十大名单的人到底是谁,又或者是怎样的一个考量弄出来的,那个最终敲定这名单的人,他到底懂不懂修行这事儿,还是只懂得平衡和政治?而天下十大的评选沾上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到底还有没有公信力呢?这些我都不懂,但是从我内心来讲,这份充满了重重内幕和平衡的名单,玷污了第一届那些为了维护天下十大公信力而付出生命的英灵先辈们,就这一点,我就不能接受。”

    “所以,我仅代表我个人宣布,本人屈胖三,退出这个狗屁天下十大,不想与某些靠舔屁眼混进榜单的败类为伍!”

    屈胖三最后这一句话,振聋发聩,让人感觉仿佛头顶一阵惊雷。

    太火爆了。

    这种指名道姓的指责,让场上好几个人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十分难堪了起来,而天下十大之中,无论是马烈日还是符钧,脸色都直接黑了。

    旁边的民顾委黄天望更是一脸涨红,直接冲上了前去,想要一把夺下屈胖三的话筒。

    结果屈胖三把手一晃,却没有让他捉到。

    黄天望再上,结果还是没有抢到,被再一次的晃过,结果弄得台下顿时就是一阵哄堂大笑了起来。

    这时黄天望也没有再抢了,而是指着屈胖三的鼻子,厉声喝道:“黄口小儿,你到底是受谁指使的,居然敢在这样的场合里面闹事,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语来?”

    屈胖三微微一笑,说没有谁指使,我只遵从我的内心。

    这时马烈日也是怒火攻心,冲上了前面来,指着屈胖三的鼻子,厉声骂道:“你个还没断奶的孩子,你的确是该退出去了,天下十大有你这般的人,简直就是耻辱!你这个……”

    还没有等他说完,三绝真人却是站了出来。

    他开口说道:“诸位……”

    三绝真人到底还是颇有威望的,他一开口,台上顿时就是一阵肃静,所有人都看向了他,而真人则举起右手,平静地说道:“我仅代表我个人宣布,本人退出本届天下十大……呃,没有理由。”

    轰……

    全场震惊。

    <b>说:<b>

    这只是开始&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