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章 迟到
    酒喝到这个时候,大家喝得都有些高了,虽然说凭着我们这些人的修为,劲气一驱,酒意顿时就消失一空,但这样弄,反倒是没有了饮酒的乐趣。

    所以大家都没有刻意用修为去弄这事儿,反倒是喝得自在飘然。

    事实上,当今之世,能够凑到这么一伙人在这里吃涮羊肉火锅,还真的是难得。

    我喝得有点儿多,又一直在跟闻铭聊着天,就没怎么注意陆左他们在说什么,杂毛小道这么骤然一提音,我顿时就转过了头去,想要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却没有想到陆左在旁边微微一笑,说这事儿呢,想来想去,还就得是我们来做。

    杂毛小道说你确定了?

    陆左拿起一根筷子,敲了敲铜火锅的边缘,然后用小调唱了起来:“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王明、杂毛小道和威尔等人轰然大笑了起来,说别在这儿拽文了,弄得好像谁不会似的。

    威尔也是喝得有点儿飘,也拿筷子敲起了碗儿来,一边敲一边拽了一大段的英文,抑扬顿挫的,弄得大家都傻了眼,陆左也愣了,说说的是什么鬼啊?

    威尔一脸诧异,说莎士比亚的名著,你们居然不知道?

    陆左说鬼知道你什么莎士比亚呢。

    威尔说我们西方也是有文化的好吧,别在我面前表现,莎士比亚的二十一部剧,我都能够倒背如流……

    陆左翻白眼,说我懒得跟你这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不死比这个。

    他们一番打岔,倒是让我忘记问之前讨论的话题。

    随后又是喝酒,他们备的酒是陶缸,拿瓢舀的,真的是放开肚皮来喝,吓人得很,喝到后面的时候,我都有点儿犯晕了,说不行,再这样喝下去,我要吐了。

    迷迷糊糊之间,有人扶我上床,然后把我往里面一挤,那人自个儿也爬上了来。

    我一开始还有些惊讶,睁眼过来,瞧见是闻铭,不过他倒也老实,转过了背去,我懒得再理会,也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第二天早晨我起来的时候,有些头疼,勉强爬起床来,闻到自己一身酒味,自己个儿都有些恶心,再瞧旁边,闻铭倒是穿着睡衣,弄得整整齐齐的,比我这惨模样儿好了许多。

    我推了闻铭一把,说洗手间在哪里?

    闻铭睡意正浓,指着角落,说那儿,这里是改造过的,每个房间都有独立的卫生间。

    我下了床,扶着头,走到了卫生间旁边来,却听到有一东西朝着我这儿飞来,我顺手抄了,却是一个纸袋子,躺床上的闻铭说道:“这是我让人准备的,你洗个澡,顺便把那一身换了说实话,你这一身挺难闻的……”

    呃?

    我朝着他竖起一根中指,说得了吧,当初读书的时候,我们去网吧包夜,你们几个跑我宿舍睡的时候,可没这么讲究。

    闻铭听了,哈哈大笑。

    我进了洗手间,又闻了闻身上,一股酒臭味,衣服也发了酸,赶忙脱下来,在淋浴间里冲洗了一下。

    瞧见托盘上面的肥皂,我有些心惊,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菊花,想着还好,闻铭那小子应该没有这个爱好,我昨天晚上,好像也没有什么感觉,应该不会……

    收拾妥当,我换了一身运动装出来,闻铭也起了床,进卫生间去。

    我隔着门,说他们人呢?

    闻铭说昨天都喝高了,估计还睡着吧?你去看看。

    我点头,推门而出,来到了堂屋,瞧见收拾整齐,估摸着我们这里除了昨天吃饭喝酒的几个大老爷们,应该还有其他人,要不然不会这么整齐的。

    我走到院子里,瞧见都没有人,也不着急,在院子里练了一会儿功,头顶冒汗,热气腾腾。

    一套动功练完之后,还是没有人出来,我有些意外。

    这时闻铭也出了房间,瞧见院子里就我一人,说啊,其他人呢,还没有醒么?

    我说不可能吧?

    说这句话儿的时候,我的脑子突然一动,心中咯噔一下,说糟糕,今天是那个什么授衔典礼,这会儿几点钟了?

    今天是之前约好的授衔典礼,天下十大里面,陆左、王明和屈胖三名列其中,需要去白云观那边接受册封,据说这一次会搞得挺大的,至少比起第一届来说要隆重许多。

    在此之前,组委会三番两次的派人过来确认过的,而陆左也是答应得头头是道。

    如果这个时候迟到了,大家都会难看。

    闻铭抬起胳膊,看了一下手表,说九点一十。

    我说糟糕,那个典礼好像是十点半,这时候正是塞车的时候,现在出发,也未必能够赶得到白云观啊,赶紧叫他们起来。

    闻铭说你别急,受衔的又不是你,干着急什么呢?

    我不听他讥讽,去房间里挨个儿叫门。

    叫的第一个,里面是威尔,听到我的呼喊,说在隔壁,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呃……

    听说血族的起床气挺大的,我不敢惹他,赶忙又去隔壁,结果敲了半天没动静,反倒是对门那儿的门开了,杂毛小道揉着惺忪睡眼,说你干嘛啊,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

    我赶忙抓着他的胳膊,说萧大哥,左哥跟你在一起么?

    杂毛小道说没有啊,我没见他人啊。

    闻铭说昨天你们不是睡一个房间么,怎么,里面没人么?

    杂毛小道回头望一眼,把门打开,我透过间隙望过去,宽阔的大床上面一片狼藉,果然没有人在。

    我将今天授衔典礼十点半的事情跟他讲起,杂毛小道听了一会儿,揉了揉太阳穴,又想了一会儿,这才说道:“我艹,糟了。”

    我说怎么了?

    杂毛小道没理我,伸手去推旁边那门,结果推门而入,发现床铺都整理得整整齐齐的,不知道睡人了没有。

    杂毛小道说他们可能提前去了,你等我五分钟,我洗把脸。

    他回到房间,匆匆忙忙,没多久,人便出来了,然后对闻铭说道:“车钥匙借我。”

    闻铭去房间里找出了一把别克的钥匙,扔给了他,说你们去吧,我和威尔两个人身份不太好曝光,有什么事情,及时通知我们。

    杂毛小道也来不及客气,拉着我就往外走。

    我俩出了四合院,在外面的胡同走了一会儿,杂毛小道找到了车子,是一辆黑色的别克g18,他看我,说你开还是我开?

    我说去哪儿?

    杂毛小道说白云观啊,还能哪儿?

    我犹豫了一下,说左哥和王明提前去了,估计是怕我们触景生情,到时候心里难过,我觉得既然如此,不如遂了他的愿,就别过去了,免得大家尴尬。

    杂毛小道说你懂个屁啊,走了。

    他打开车,上了驾驶证,又摇下车窗,说你走不走?

    我赶忙跑到另外一边去,坐进了副驾驶座,然后问道:“怎么,难道左哥他们有什么想法么?”

    杂毛小道点火启动,然后一脚油门踩下去,轰的一声,车子就往前猛然窜了一下,紧接着他踩着油门往前冲,彪悍无比。

    杂毛小道开车绝对是野兽派的,跟他比起来,那些开跑车狂飙的家伙简直就是小儿科,而我觉得要是我路上碰到这样的司机,估计我也得骂娘。

    他没有回答我的提问,而是一路惊魂,鸡飞狗跳之中,赶到了白云观。

    我下车的时候,在向闻铭的这台车哀悼。

    不管车子的主人是谁,估计要被那无数个违章给气疯了。

    我们赶到白云观的时候,差不多是早上的十点十几分,进里面去的时候,才知道白云观已经封锁了,有武警拦门,还有十几个道装打扮的人物在那儿接待,不过都这个点儿了,来的人都很少,稀稀拉拉。

    我瞧见进入其间的,都得手持着邀请函才行。

    我们赶到门口的时候,果然被人拦住了。

    跟前这留着黑色胡须的道士一脸严肃地说道:“今天敝观被征用了,正在举行天下十大的授衔仪式,来的都是大人物,出于安保需求,所以恕不接待零星人员,还请见谅……”

    人说得不卑不亢,有礼有节,我差点儿都要自惭形秽,转身离开了。

    杂毛小道却很坚持,说让开,我进去找个人。

    黑须道士打量了他一眼,这家伙穿着一件夹克衫,却挽着一道髻,打扮得不伦不类,有些奇怪,不过还是拱手,说阁下想必是位道友,若是往日,本观自然双手欢迎,只不过今日有些特殊,还请包容则个……”

    他话还没有说完,这时来了一个年长一些的道士,打量了一下我们两个,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上前拱手,问阁下可是萧克明?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是我。

    道士拱手,说在下路辉子,负责今日的迎宾一事,萧道友且随我来。

    顾不得旁人的目瞪口呆,他带着我们进了白云观,然后越过几道殿宇,来到了一处宽广的广场处,而这里却是聚集了上千人于此,济济一堂。

    在台上,我瞧见有人在侃侃而谈,仔细打量,却是黑手双城陈志程。

    <b>说:<b>

    这是一次进步的、和谐的、伟大的、胜利的&hellip;&hellip;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