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章 各方反应
    得知马烈日找上了门来,陆左却并不惊讶。

    他对着旁边的杂毛小道微微一笑,说有的人当真是利益熏心,猪油蒙了眼,这样的事情都还看不出个蹊跷,跑我们这儿来探底……

    杂毛小道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说哎呀,他对于天下十大这名头太过于执着了,可以理解。

    陆左带着杂毛小道和我走出了屋子,我叫屈胖三过去,那小子却拿捏着,不肯来。

    他宁愿跟朵朵黏一块儿,也不想浪费精力在马烈日这样的人身上。

    瞧见陆左过来,马烈日恢复了当初的客气,拱了拱手,说陆先生,我这里有点儿小事,想跟你单独谈谈,不知道可赏脸,给个面子。

    这话儿……

    尽管马烈日的姿态摆得这么低了,但陆左却十分平静地说道:“马先生进院子里面来谈吧。”

    他将马烈日引到了院子的葡萄糖下,那儿有石桌石凳,纳凉谈事儿,是最不错的。

    陆左带头落座,而我和杂毛小道也各自落座,马烈日犹豫了一下,跟着坐下,然后说道:“陆先生,我们能不能私下……”

    陆左伸手,说老萧和阿言,是我的手足弟兄,我没有什么事情需要瞒他们。

    他表明了态度,向马烈日传达了一个意思。

    那就是你想要谈,就当面谈。

    不想谈,滚。

    面对着陆左这般的态度,马烈日当时的脸色就是一变,给我的感觉好像怒火憋不住了、就要爆发出来了一般,不过他最终还是压抑住了自己的情绪,然后露出了虚伪的微笑,说如此也好。

    陆左没有让人上茶,而是平静地看着对方,等待着马烈日的说辞。

    斟酌了好一会儿,马烈日方才说道:“其实这一次过来,主要也是想谢谢在坐的各位,若不是你们和王明先生的出手,只怕我们现在还留在员峤岛上,不得离开。”

    这话儿说得有些太假,他若是要感谢我们的话,之前就没有必要向陆左提出单独面谈的要求了。

    所以说这是他没话找话的一种无意识举动,估计也是有一些卡了壳。

    而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他本来想要说的话,却因为我们而难以张口。

    如果是这样,马烈日这一次过来的目的就很好猜测了。

    他估计是想谈一下陆左的底细,并且请求陆左能够接受上面的安排,安安稳稳地弄好这一次的受衔典礼,别闹出什么大动静来。

    因为他现如今已经在大名单上了,是稳稳的天下十大,只要不出篓子,等到受衔典礼之后,这身份就能够公布天下了。

    到了那个时候,他马烈日所要的一切,都会实现,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但如果陆左这个时候出什么幺蛾子,那问题就麻烦了。

    挡人前途,犹如杀人父母。

    他要表明的,就是这个态度。

    果然,尽管有我和杂毛小道这两个“失意者”在旁边,马烈日还是没有太多的收敛,十分隐晦地跟陆左提及了自己的态度,而大概是怕陆左没有能够理会到他话语里面的中心思想和精髓,临走之前,他还特地说得比较露骨了一点儿。

    这话儿对于我和杂毛小道来讲,就没有那么友好了,杂毛小道怎么想我不太清楚,至少我这边是比较尴尬的。

    我本以为陆左这个时候会站起来,对马烈日一番痛斥。

    但是他没有。

    陆左就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老好人一般,笑眯眯地跟马烈日聊了几句,开口闭口道前辈,场面被弄得十分融洽,弄得我还以为刚才两人是相谈甚欢呢。

    马烈日走了之后,我忍不住地抱怨了一声,说天知道他那什么天下十大是怎么跪舔得来的呢,跑我们这儿来耀武扬威是什么意思?

    杂毛小道晒然一笑,说牛逼的人,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牛逼,只有心中虚弱的人,方才会小心翼翼。

    陆左板着脸训我,说不管怎么说,人马烈日也是江湖前辈,西北大豪,现在又当选了那什么天下十大,如日中天,该得意时且得意,我们多多少少,还是得保持一些敬意的……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正话还是反话,总之脑袋有点儿疼,笑了笑,也没有再理会。

    当天晚上,除了马烈日,倒也再没有人来拜访,我们睡了个好觉。

    一夜无事,次日清晨起来,我没敢怠慢,在院子里连功,一身热腾腾的汗,听到外面有人敲门,我去开门,却见三绝真人在门外守候。

    我瞧见他的脸色有一些憔悴。

    我之前对这位老道人的影响不多,听别人说过机会,说第一届的天下十大里面,三绝真人属于垫底的几人之一,甚至有人评价他是鱼腩十大,不过他给我的感觉,依旧是顶尖的高手,并不像别人所说的那般不堪。

    特别是林齐鸣跟我们说起的内幕,说力保屈胖三的人里面,也有三绝真人在。

    要知道,三绝真人在天下十大里面属于吊车尾的一员,如果屈胖三上了,他很有可能就下去,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愿意站出来保屈胖三,说明人家也是挺有原则的。

    三绝真人别的我不能说太多,但至少人品我觉得其实还是很不错的。

    至少比马烈日强许多。

    瞧见开门的我,三绝真人也是有些诧异,随后便是尴尬,大概是听说了一些什么,冲着我笑了笑,说陆言,早上好。

    我说真人你好,请问你找谁?

    三绝真人说陆左或者萧克明在么,又或者你在也可以,我说几句话就走。

    我说都在,都在,您先进来吧。

    对于这个老人,我自然不能跟对马烈日一般,将他引进了堂屋坐下,先给泡了茶,又去将几个人都给叫醒过来。

    除了屈胖三之外,陆左和杂毛小道都已经起来了,赶过来相陪。

    三绝真人见大家都在,连忙阻止了两人的行礼,然后说道:“这几天我心里面一直憋着几句话,找不到人说,憋闷得很,几位要是不嫌弃我老头子啰嗦,就劳烦听一下我的心声……”

    陆左很有礼貌,说真人可别这么说,有话请讲。

    三绝真人说这一次天下十大的评选,无论是在小鹿岛,还是员峤岛上,诸位的表现都是有目共睹的,贫道上一届虽然腆居其列,但也知道这一次论实力,我绝对排不进里面,名单出来之后,风言风语的人甚多,我自己也没脸待在其中,本来打算跟组委会提交辞呈,却不料被海常、善扬两位道友拦住,这才拖到如今……

    他倒也是直言不讳,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接将这件大家心知肚明却又不太敢议论的事情说了出来。

    对于三绝真人的坦陈,陆左有些意外,说真人你的意思是?

    三绝真人说我并非恋栈不去的人,第一届入榜,本就十分勉强,这一届争议如此多,我再腆着脸位列其中,自己都没有脸回去,去面对东北的乡亲父老;之所以等到今天,主要是想当面跟几位说一下,那榜单并非我意,回头了,我便去辞了……

    他说得坚决,诚意十足,比起马烈日担心我们闹事而言,更加真诚。

    陆左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好言宽慰他道:“真人,天仙宫位于东北,家大业大,门下弟子众多,关系复杂,你若是去出了这个头,只怕不太好。”

    三绝真人惨笑,说这个时候,我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总不能让人家戳我脊梁骨啊?

    陆左笑了,说真人别急,这事儿到底是个怎么说法,说也不知道,你且按耐住性子,说不定后面还有什么变化呢?

    他好劝歹劝,将三绝真人给送走。

    人离开之后,陆左回来,问我和杂毛小道,说你们觉得他的话儿,有几分真,几分假?

    杂毛小道摸了摸下巴稀疏的胡子,说若说没有半点儿眷恋,这话有点儿假,但出家人最重要的除了名利之外,还有名节,看得出来,三绝真人是个要面子的修行者,这种嗟来之食,的确是受之有愧,意思也挺坚决的。

    陆左听完,叹了一声,说好端端的局势,何必要弄得这般糟糕呢?

    听到陆左的叹息,我的心里也忍不住一叹。

    按理说,三绝真人这样的前辈,如果能够成为朋友,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儿,但此刻名单一出来,大家的心里都有了嫌隙,真正想要走到一块儿来谈论交情,还真的是有些困难了。

    毕竟有这件事儿摆在这里,即便不去刻意想,都好像是横在心头的一根刺。

    你怎么拔,都难拔掉。

    陆左和杂毛小道似乎有过什么沟通,不过两人显得十分平静,也不跟我多说什么,连着两天,倒也是十分平淡。

    其间陆续又来了一些人,有的我在场,有的却也不在场,就不一一赘叙。

    受衔典礼前的头一天晚上,夜里八点多,陆左和杂毛小道带着我离开小院儿,又是一段路的周折,绕开身后的尾巴之后,我们来到了上一次见到威尔的四合院。

    推门进去,院子里站着一个人,瞧见我,又诧异又高兴。

    他冲过来抱住了我,说陆言,嘿嘿,真的是你。

    <b>说:<b>

    都是好人,怎么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