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章 回国
    林齐鸣能够找到我们,是因为其他候选人告知的位置,而他说出了这三个人的名单之后,我们都知道,古二爷给我们的名单,极有可能是真的。

    不过为了确认,陆左还是询问了一下天下十大的评选结果。

    在我们众人的目光注视下,林齐鸣颇为尴尬地说出了全部的名单来,果然是海常真人、善扬真人、符钧、平沙子、陆左、元晦大师、王明、马烈日、三绝真人和屈胖三,共计十人。

    这话儿说出来的时候,众人都沉默了许久,迟迟不说话。

    我们的沉默让林齐鸣有些尴尬,在旁边低声地解释道:“各位,若是对这名单有什么意见的话,直管说出来,组织上派我来呢,就是要听大家意见的。”

    陆左听到,忍不住笑了,说他们派你过来,摆明了是让你来挨刀的,狗屁听意见我们的意见,管用么?

    林齐鸣尴尬地说道:“这个,其实还是有用的……”

    陆左冷哼了一声,说恐怕海常真人和善扬真人的意见,都未必有什么屁用吧?

    林齐鸣一脸苦涩,说我的哥哥们,有什么怒气,都撒我身上吧。

    陆左说别人来了,我骂一顿就是了,也懒得说那么多,不过那帮人把你派过来,显然还是想将事情放在一个可控制的范围之内,所以把你拿给我们撒气;不过咱们都是老熟人了,骂你再多,也都是内耗,我就问你一件事情,你还是我朋友不?

    林齐鸣说我若不是,都不敢来了。

    陆左说得,那我问你实话,你就得给我一五一十地交代了,若有半点儿保留,林齐鸣,咱们朋友没得做,以后见面了,就当不认识。

    林齐鸣拱手,说哎哟我的哥,别这么决绝,我说,我说还不成么?

    陆左说好,坐。

    得,人来这儿半天了,总算是给了一个好脸色。

    事实上林齐鸣这个人还是不错的,我们心中纵然是真的有怒火,也不能发在他身上去。

    这事儿跟他也会半点儿关系都没有,好端端一东南局大佬,跑过来受我们的闲气,也真的是为难他了。

    六人围坐,陆左开口问道:“首先一个问题这个狗屎一样的名单,到底是谁拟出来的?”

    林齐鸣尴尬地说道:“呃,这个陆左,你先消消气,平心静气地想一想,这个名单,跟第一届的其实差不多,不但考虑周全,兼顾得当,而且政治正确,对你们也是足够的友好,就比如说屈胖三,按道理说一个小孩儿能够排进里面来,已经是做了很大的让步……”

    屈胖三摸着下巴,说你觉得我不够格?

    林齐鸣赶忙摆手,说不,不,在我心目里,我觉得你比榜上的好多人都强。

    屈胖三白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林齐鸣又小心翼翼地解释道:“不过天下十大这东西,毕竟是官方的一个排名,有的时候并不都是按照实力来排的,便比如说三绝真人,他老人家这些年来一直传扬道学,培养和提携了不少晚辈,名声昭彰,而且每一次有事儿,他也是拼死出力……”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老林,我刚才说了,你若是朋友,就跟我讲真话,若不是,便把这些别人给你的套话说完,然后回去,大家以后一拍两散。

    呃……

    林齐鸣被陆左这般警告,顿时就投降了,说得了,实话告诉你吧,盯着名单的人,有政治上的考量。

    陆左伸出了右手食指,指向了头顶,说这儿?

    林齐鸣点头,说对。

    陆左又问,说这个名单,过了陈老大的手没有?

    林齐鸣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才说道:“大名单总共拟定了十五个人,这里面也包括了萧兄和陆言,这份名单是过了组委会的,这里面也包括了他和其他人,然后递到了民顾委,再往上我就不知道了。”

    陆左说后来呢?

    林齐鸣说后来的名单落下来,萧兄和陆言就不在了,不但如此,屈胖三也没有在这里面,所以这名单落到了组委会里面的时候,好几个委员闹得特别凶,特别是善扬真人和海常真人,还有三绝真人,说如果没有屈胖三,他们没脸待在这名单里面。再后来的事情,我也不是很知晓,最终得到的名单就是这个……

    听到这话儿,我们都释然了。

    这情况基本上附和我们的猜测,那就是上面的人不太想我们这一帮人占据太多的名额,所以就弄了一些手段,用来平衡。

    而善扬真人和海常真人有着之前的诺言,死保屈胖三,这才有了现如今的名单。

    只不过三绝真人也搀和其中,倒是让我们想不到。

    也不知道最后被屈胖三挤下名单里面去的那位仁兄到底是谁,不过想一想,其实也挺悲催的。

    我估计这个名单,其实上面的人也不太满意。

    毕竟王明跟我们的关系不错,而且从目前来看,基本上是抱成团的,也就是说,天下十大里面,有三个人是铁杆,拉帮结派,这事儿可就蛋疼了。

    不过他们蛋疼,我们也蛋疼。

    争论实力,无论是杂毛小道,还是我,哪个不比里面的几位强?

    凭什么把我们给拉下来?

    要我说,其实这事儿完全就是有人蛋疼弄出来的,你要是不提这一茬儿,大家可不就是安安稳稳地过着小日子,哪里会有那么多的屁事儿?

    聊完了这些,陆左看着林齐鸣,竟然不再遮掩,而是直接说道:“老林,名人面前不说暗话,我有事情要问你,你这回不能敷衍我。”

    林齐鸣听到这话儿,脸色终于变得严肃起来。

    他没有等陆左发问,直接说道:“你是想谈陈老大的问题?”

    陆左点头,说对,你应该知道我要说什么。

    林齐鸣说这个问题别问我,我这几年一直在外面,除了工作以外,跟陈老大的联系真不多。

    陆左说那你应该有感觉的,对吧?

    林齐鸣点头,说对,从尹悦突然消失不见之后,我就有所怀疑了事实上,这两年来,七剑早就被拆开,我们跟陈老大的关系,也已经慢慢疏离了……

    陆左说这事儿你得帮我们。

    林齐鸣摇头,说不,陆左,别的事情都好谈,但对付陈老大这事儿,我绝对不可能答应你。

    陆左皱着眉头,说就算他现如今已经入魔了,也不行?

    林齐鸣的表情显得十分痛苦,不过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不,不行。

    陆左有些失望,叹了一口气,说老林,你或许觉得对于这件事情,你可以置身事外,但你这样的愚忠最终导致的后果,是在真正的害他不过我理解你的心情,也不会对你有任何要求,只希望日后我们不要成为敌人。

    林齐鸣摇头,说这个不会的。

    陆左说关于那个什么受衔典礼的事情,什么时候弄?

    林齐鸣说一个星期之后,不过有些事情需要提前安排和确认,对了,你们在这儿也没有什么渠道,要不然跟我一起走吧?

    陆左摇了摇头,说不,我们自己想办法,你先回去了,跟那些人说,我们三个,到时候一定会出席的。

    林齐鸣盯着他的双眼,说这事儿你可确定哦,要是不去,到时候板子可就打在我的屁股上了。

    陆左摇头,说不会。

    林齐鸣离开了,留下了三份邀请函。

    他走了之后,王明问陆左,说真的要去么?

    陆左点头,说去,干嘛不去?我们拼了这么久,选拔的时候又死了那么多的人,说不去就不去了,多不给面子啊?

    说罢,他又看向了我,说陆言,别沮丧,这事儿讲究的是资历,你出道晚了一些,不过能够跻身五十候选人名单,就已经是认可了这世间那么多牛波伊的人,没有入选天下十大,还不照样活着?一样受人敬重,你比如说藏边的宝窟法王,你去问问海常真人,问他能完胜法王么?

    我说左哥你就别安慰我了,我什么资历我不知道,还是安慰安慰萧大哥吧。

    杂毛小道却无所谓,说都说左道、左道,小毒物入了选,就等于我入了选,无所谓……

    我们私底下聊了一会儿,都没有再多说。

    不过虽然大家都不说,但我却感觉得到,我和杂毛小道是真的无所谓了,但陆左、屈胖三和王明却不是。

    他们心里面藏着事儿,憋着火。

    又过了两天,屈胖三在这入口处做了十八层的禁制,保准是地狱级别的难度,这才罢手,随后陆左带着我们离开了冈山县,前往东京。

    在东京,有人帮我们搬好了一切手续,直接乘飞机,从东京飞往国内京都。

    飞机是头等舱,陆左睡着的时候,我偷偷地问杂毛小道,说怎么陆左在日本这儿,还有这么强的关系啊?

    要知道,我们可都是没带护照的,结果人家不但包吃包住,还把护照、机票等一切手续,全部安排妥当了,这能量也太大了吧?

    杂毛小道嘿嘿直笑,说你这个堂哥啊,吊爆了。

    睡着的陆左突然睁开了眼睛来,恶狠狠地瞪了杂毛小道一眼,说闭嘴。

    <b>说:<b>

    真的就这样屈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