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主要矛盾转移了
    屈胖三点出了自己的功劳,不过最终却还是说出了他之所以如此淡然自若的原因。

    聚血蛊小红附着的那玩意,是无名的本源力量。

    我不太明白什么叫做本源力量,但却从无名化身成为了户田尹,跪下来给我磕头,恳求我原谅它,放它一马这情形,就知道这家伙是被掐住了命根子。

    也只有这样,它才可能放弃旧日支配者的尊严,过来跟我下跪。

    不过正如屈胖三所说,它此刻有多无耻、多不要脸,日后翻了身,就有多恐怖和残忍。

    所以绝对不能够给这样的家伙半分希望,因为一旦给它翻了盘,我们面临的将是无尽深渊,和永远都无法挽回的后悔。

    只是,连身为聚血蛊小红主人的我都没有办法知道里面的具体情况,屈胖三又如何这般笃定呢?

    我还是有点儿晕。

    不过不管我到底什么情况,屈胖三却是伸了一下腰,得意地说道:“总算是搞定了,我们上去吧。”

    啊?

    我说这儿就不管了?

    屈胖三说这块肉太肥了,你家小红馋归馋,但一时半会儿还吞不下去,只要是控制住了本源力量,无名就算是再厉害,也没有了任何反抗的能力,我们上去看看,大家商量一下再说后面的事情。

    我有些担忧地回望一眼,感觉到小红紧紧包裹着那团玩意儿,十八根触须不停吸收,显然我也阻止不了。

    此刻瞧见肉山一般的无名就仿佛死物一般,我也选择相信了屈胖三的话语,点头说好。

    两人在封印之地的门口处找到了平沙子,他此刻醒了过来,只不过身体有些崩溃,甚至连爬都爬不起来,话也说不出,我不得不过去扶住他,结果屈胖三这边一个踉跄,却也倒了去。

    我不得已,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将两人扶着,往外走出去。

    事实上,经历过这一系列的战斗,我本人也处于极度疲惫的边缘状态,不过到底还是比他们好一些,也唯有咬着牙强撑着。

    回到了之前下来的地方,我歇了好一会儿,方才有了一些气力,开始使用遁地术往上回返。

    没过多时,我们三人出现在了圣心殿之中。

    刚一出现,我便感觉到劲气耗空,脚下顿时就是一软,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去。

    “陆言、屈胖三……”

    我们一出现,立刻有人朝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我感觉天旋地转,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瞧见陆左、杂毛小道等人就在近前,一脸关心地看着我们。

    我舔了舔嘴唇,感觉疲倦欲死,说不出话儿来,好在这时屈胖三恢复一些,问道:“外面怎么样了?”

    陆左让开身位,让我们能够瞧见外面的情形,然后说道:“敌人都已经退了。”

    我透过空隙往外望,瞧见王明扶着柱子,元晦大师盘腿而坐,旁边躺着两人,却是大通和尚和古二爷,两人身体残缺,大通和尚的左边臂膀不见了,而古二爷的双腿齐膝而断。

    不过让人庆幸的,是两位居然都还活着,气息尚存。

    而让我有些意外的,是除了这几个人之外,居然还有一个让我有些意想不到的角色。

    依韵公子。

    自那日变故之后,我们聚集候选人,最终找到了三十来人,但是这里面没有依韵公子,后来的几天里面,也没有瞧见他回来。

    我们都以为依韵公子是落了难,不知道被哪个异兽给杀害,方才会如此。

    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大概是瞧见了我们脸上的诧异,陆左帮忙解释道:“这一次多亏了依韵公子,最后那一波若没有他帮忙,只怕我们都得死在这里,大通禅师和古二爷恐怕也会没了性命……”

    他这般说着,依韵公子倒是谦虚,说我也没有做什么,即便是没我,只怕以诸位的实力,也能够稳稳守住。

    古二爷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尚小哥你客气了,别的不说,老头儿的命可是你救的。”

    大通和尚说我的也是。

    依韵公子谦虚两句,然后跟我们说道:“我前些日子有点儿倒霉,被一头黑熊困在了洞里,僵持了几天,这一次异兽暴动,我却是掩藏了气息,藏在了一头象拔之上,跟随而来,这才有机会跟大家汇合……”

    他这般说着,言语之间十分平淡,然而我却能够从里面听出许多的风险来。

    不过依韵公子没死,这倒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儿。

    我瞧见大通和尚和古二爷两人虽然还活着,不过眉目之间却充满愁容,仿佛自暴自弃一般,知道他们在难过自己此刻的残疾伤势,勉强爬起来,对他们说道:“两位也别难过,在下知道一种能够让断肢重生的奇物,叫做毒龙壁虎,它心脏的精血能够让人的断肢重生,完好如此……”

    听到这话儿,无论是大通和尚,还是古二爷都为之动容,说真的?

    屈胖三在旁边佐证,说是真的。

    我也说道:“不知道你们认识一个叫做洛小北的女孩子没有?她的外公是王新鉴,前代的邪灵左使。”

    古二爷说道:“如果不知道?天王左使且不说了,洛小北可是当今最为著名的法阵师,当初她姐姐洛飞雨也是因为她,方才叛出的邪灵教。”

    我点头,说洛小北出邪灵教,一只手臂曾被斩断,但是服用了那物,手却已经长回来了。

    古二爷问道:“那物哪里有?”

    我拱手,说在下知道一地,回头离开这儿,尽力帮两位找寻。

    听到这话儿,原本脸如死灰一般的两人莫不是喜笑颜开,十分激动,说有劳陆言小哥了。

    屈胖三和我劝慰住两位重伤之人,稳定情绪,然后又问起后面的事情,才得知上面这儿抵住了一波又一波的进攻,屈胖三用无数黄金和珠宝重新布置在圣心殿中的“十方俱罗大恐怖阵”,最终也是悉数溃败,最终进入了正面相搏的境地。

    在无尽兽群的攻击之下,七位剑主发挥了极为恐怖的战斗力,大通和尚和古二爷都是在那个时候受的重创。

    事实上,不止这两人,其余人也都到了极限之处。

    并不是他们不强,只不过那些异兽源源不断,实在是杀之不绝,众人都有些疲乏了。

    而在这样的拼杀之中,也有五位剑主殒命于此。

    无论是陆左,还是杂毛小道,又或者王明,都是当世之间的顶尖强者,即便是在这样巨大的压力之下,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这帮剑主到底还是轻了敌,方才会送去性命。

    就在大家觉得有些难以为继的时候,突然间那些异兽潮水一般的退下,而随后没多时,我们也出来了。

    事实上,战斗也是刚刚结束,大家都来不及收拾。

    大殿之中,除了我们这一块儿还有一些空地,其余的地方,已经被无数的尸体给堆积,小山一般。

    圣心殿的顶儿之上,不知道破出了多少的洞,我还瞧见了许多雷击的落点,一片焦黑。

    显然杂毛小道也使用过了神剑引雷术。

    这上面的战斗,远比我们下方更加激烈,若不是有陆左、杂毛小道和王明这三人当定海神针,只怕早就崩溃了。

    陆左倒也是个沉稳的性子,谈完了自己这边,方才问起了我们的情形来。

    事实上,从我们带着平沙子出来的时候,他脸上的疑惑就有了。

    平沙子在,就说明了我们之前的计划落了空。

    因为平沙子若是使出了天人五衰,就不可能活着出来。

    天人五衰这种玉石俱焚的顶级手段,可不是开玩笑的,你想退,未必能够退得出。

    事实上,如果真的施展出了,我和屈胖三也未必能够退出。

    那是在搏命。

    而此刻异兽退却,说明无名那边是搞定了,但平沙子没有死,说明没有使用天人五衰。

    那么到底怎么回事呢?

    不光是陆左,在场的所有人都十分好奇。

    我没有开口,留给屈胖三来说。

    毕竟他才是大腿。

    然而屈胖三在我与他两人之时,对我毫不留情的讥讽,但当着众人的面,却极为给我面子,微微一笑,说这一次,还真的得亏了陆言,若不是他,只怕我们大家可就都死了。

    呃……

    这一顶高帽子戴上,众人惊诧的目光望过来,我顿时就好像是三伏天吃了小雪糕,那叫一个美。

    屈胖三说我之前的时候,觉得陆言应该不够格跻身天下十大,但这回我觉得不管如何,那里面都得有他一个位置。

    杂毛小道没有陆左那般能忍,说到底怎么回事,你别卖关子,赶紧说啊。

    屈胖三说别担心,那杂种给我们控制住了,再也使不出幺蛾子。

    陆左不愧是苗疆蛊王,眼睛一转,立刻就把握到了关键的东西,看着我,说陆言,是小红起了作用,对吧?

    我可不敢像屈胖三那样故弄玄虚,点头说对,它现在正包裹着无名的本源力量,无名已经不足为无惧了。

    听到这话儿,陆左使劲儿一拍大腿,兴奋地说道:“嘿,真是太好了。”

    屈胖三在旁边浇冷水,说高兴得别太早了,我们现在未必能够离开这里,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b>说:<b>

    累死累活